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2南城医学院

楔 子很多人说过,南城医学院有个神秘的地下通道,在那个通道的尽头有一扇门,那扇门便是生死门。有人说那道门是通往阴间的界限,也有人说那道门是异度空间的出口。这样的说法如同武侠小说里面的一个高手传说一样,没有人见过那扇门,因为见过那扇门的人都已经死了。

今年是一个多事之年,接二连三的灾难事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再加上一部预言世界末日的电影《2012》的放映,让很多人对于未来忐忑不安。这种不安一直延续到南城发生的一次地震,那天早晨,人大都还在梦里,感觉到地震的同学们疯了一样喊着从宿舍跑了出来,如同连锁反应一样,整个南城医学院的宿舍楼像是真的要倒塌似的,学生们如同潮水一样倾巢而出,其中不乏一些没有来得及穿好衣服的同学。生死面前,谁也顾不上面子。

其实,只是一次不到三级的小地震,但是因为人们对未来过于担忧,所以一点小事都会惊天动地。虽然这次事情在一定程度上让学校领导有些担忧,但是并没有什么意外出发。但是没有人知道,事情的发生往往总是出人意料。如同一只在巴西的蝴蝶扇动翅膀,甚至可以让德克萨斯州引发一次飓风行动。

科学家给这种行为赋予一种说法,名叫蝴蝶效应。

【1】

医学院的解剖楼到了夜晚总是显得特别阴森。

昏黄的月光从窗边摇曳而入,将窗棂的影子拖得奇形怪状。

盛着器官与尸体残骸的各色瓶罐玻壁反射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周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叹了口气。明天解剖课需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次的解剖工具都是刚刚从厂家发货过来,所以看上去银光闪闪。尤其是手术刀,刀头并不像之前的那样圆钝,而是尖锐锋利。如此崭新的工具,如同一个带着磁性的磁石,深深吸引了周浩的心。他可以想象出,崭新尖锐的手术刀划过尸体僵硬的身体时那种感觉,一定要比之前的手术刀顺利得很。

“吱,吱 ”这时候,头顶上的白炽灯忽然闪了几下,整个房间忽明忽暗,如同恐怖片里面的场景一样。周浩皱了皱眉头,走到灯下面,伸手捏了捏闪烁的灯泡,白炽灯恢复了之前的光亮,不再闪烁。

周浩把手术刀放到了工具箱袋里,然后向房间外面走去。

解剖楼是整个南城医学院里面最破的楼,墙面外翻,楼梯简陋,木头铺的地板,踏上去吱嘎作响,简直就是个百病缠身,垂死的老人。不过没办法,上面不拨款修建,下面的员工也没有办法。因为解剖楼陈旧的问题,这里之前的助教都离开了,就连以前守夜值班的老更夫也辞职回家了,现在整个解剖楼就只有周浩负责。

回廊上没有人,两边堆着白森森的骨架模型。

空气里氤氲着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的刺鼻气体,但遮掩不住尸体的那股腐臭霉烂的气味。

周浩的宿舍就在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间挨着窗户的房间。他住到这里已经快两年了,虽然别人对解剖楼总是充满了恐惧与忌惮,但是他却很喜欢这种感觉。

周浩知道,自己的这种和别人不同的性格全部是继母给的。小时候一犯错他便被关进小黑屋,那里是周浩家里的屠宰仓库,里面全部是动物的尸体,腐烂的尸臭,还有随处可见的动物骨头。当然他也从最初的排斥到后来的习惯,再到后来的喜欢,这个过程在心理学上叫做顺应法则。

打开台灯,周浩拿起一本书躺在床上。昏暗的光线把房间照得很清楚,房间内东西不多,但是书很多,尤其是一些医学上的书籍,几乎应有尽有。

在房间的一个角落,还有一个巨大的人体骨骼模型,仿真的人骨矗立在那里,如同一个风干的尸体,张着嘴巴,似乎想喊着什么。

时间慢慢流淌着,周浩的眼前开始模糊,他有些瞌睡了,就在他准备把书放到桌子上睡觉的时候,他听见外面传来低沉的脚步声。他刚刚犯困的脑子突然清醒起来,瞬间坐了起来。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可以感觉出来它们的主人是蹑手蹑脚,生怕惊动别人。

现在已经快一点了,根本没有人会来解剖楼。周浩站了起来,然后慢慢走到了门边。那脚步声已经开始向前走去,声音也越来越远。周浩打开门,透过门缝望去,他看见几个身影正向旁边的停尸间走去。

周浩把门打开,钻了出来,然后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

很快地,周浩跟着那几个人来到了停尸间,从后面可以看出来,前面一共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还穿着南城医学院的校服。他们走得很慢,也很谨慎。特别是后面一个女生,每走一步,身体都会哆嗦一下。

“我们到了,大家别怕啊!”这个时候,前面一个男生喊了一句。

“这个地方真是阴森啊,真的还刺激啊!”另一个女生胆子比较大,嘿嘿笑着。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周浩大声喊了出来,跟着走到了停尸间的门口。

“啊 啊 ”两声尖锐又犀利的尖叫,整个解剖楼几乎都要震响了。走在那些人最后面的那个女生惊恐地叫了起来,如同一只小猫一样全身哆嗦着,她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看到周浩的时候,神情才渐渐缓和下来。

这是周浩第一次见到薛林子,一个如此胆小羸弱的女生,却屁颠屁颠跟着几个同学来停尸间探险。

周浩不知道是该笑她,还是夸她。

【2】

一共四个人,为首的叫郑家豪,坐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女朋友谢晓敏,另一个男生是郑家豪的舍友张明山。

“周老师,我们真的没别的意思,我们只是好奇,我们是打赌的。”此时的薛林子看起来似乎是这四个人里面的头头一样,替其他人向周浩求情。

其实,刚才郑家豪已经把事情说得很清楚了 四个平常关系不错的同学,因为喝了点酒,开始吹谁的胆子大,几个回合以后,他们决定来学校解剖楼的停尸间走一趟。

这种事情,周浩以前也做过。在医学院的时候,和宿舍的几个人一起去停尸间练胆,还拍过手机视频,第二天扬扬得意地给自己喜欢的女生炫耀。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明天还上课。”周浩笑了笑,对他们说。

“谢谢周老师。”薛林子听到周浩这样一说,立刻眉开眼笑起来,和之前在停尸间门口的惊恐不安简直是两个人。

送走这几个调皮的学生,周浩重新躺到床上,这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看见自己抱着薛林子,轻轻放到停尸床上,然后他拿起那些崭新的手术刀,在薛林子的身上开始比画起来,他想要控制着自己的手,但丝毫没有用,那把手术刀慢慢落到薛林子的身上,然后用力刺进去,殷红的血顿时喷到他的脸上。

啊!周浩一下坐了起来,他感觉脸上热辣潮湿,用手摸了一把发现全部是汗。

窗外已经微微发亮,有淡淡的晨曦透过窗帘渗进来,他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之前的噩梦渐渐远去。他从床上坐起来,开始洗漱。

每天早上,周浩都会去学校对面的一家早餐店喝一碗豆浆,温和的豆浆让他想起一些东西。

早餐店的老板是个和善的老太太,坐在早餐店,他总会遇见一些学生。当然,脱下白大褂和口罩的周浩,很少有人认出来他就是那个终日守在解剖楼的助教。

八点半,周浩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来到解剖室的门口。那里已经站满了等待上课的学生,他们穿着白色的实验服,一个个看起来纯洁清秀。

打开门,那些学生蜂拥着走了进去。

“周老师。”人群中有人喊了一下,周浩抬起头看见一个熟悉的人,竟然是昨天晚上见到的谢晓敏。

周浩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助教的工作很简单,大多是辅助主教老师的一些工作。周浩喜欢这样,不用费多大功夫,如同他的性格一样,更喜欢当别人的配角。

一个小时的课程很快结束了,主教老师离开了,周浩开始负责收拾工具,学生们也跟着离开,谢晓敏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伸手塞给他一个纸团。

周浩抬头愣了一下,谢晓敏已经融进了人流中。

他展开那个纸团看了一下,上面写着一句话:“周老师,我们谢谢你昨天晚上的宽赦,所以决定请你吃饭,地点是学校外面的和记快餐,晚上八点。如果你不来,我们买好东西去宿舍找你。”

周浩笑了笑,把纸团收了起来。

【3】

晚上八点。

南城医学院的外面此时人来人往,一些小商贩在路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商品,吸引着学生们纷纷围观。

周浩穿过人群,看到了前面的和记快餐,然后走了过去。

第一个看见周浩的是张明山,他站起来喊道,“周老师,这边,这边。”

周浩点了点头,走过去,坐了下来。

“周老师,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旁边的谢晓敏嘟了嘟嘴说道。

“怎么会?我看周老师是怕我们再去解剖楼。”郑家豪笑了起来。

周浩没有说话,端起面前的杯子倒了一杯水。

“别,周老师,怎么喝水?来,喝酒。”这时侯张明山一下按住了周浩的手,拿起一瓶啤酒说道。

“不,我不喝酒。”周浩笑了笑,推开了他。

“我觉得周老师简直帅呆了,说话温和,还不抽烟不喝酒。哪像你们。”一直沉默的薛林子说话了。

“也不是,我只是不喜欢而已。”周浩笑了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周老师,我听说你是毕业于西南医学院,那里有很多恐怖传说啊!是不是真的呀!”谢晓敏看着周浩问道。

“什么恐怖传说,咱们学校不是也有吗?开水房的魔影,图书馆的敲门声,还有那个神秘的生死门。”郑家豪打断了谢晓敏的话。

“对,我也听说过生死门。据说那个生死门只有到午夜十二点才会出现,如果有人不小心走进去,就永远回不来了。”薛林子跟着说道。

“说起这个生死门,我这有个真实的故事,是我老乡告诉我的。”生死门的话题很快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张明山看着其他人声音顿时低了下去,“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我老乡的舍友,他叫杜强,就是大三的学生 ”

杜强是个无神论者,这一点除了他自身的感觉外,最主要的是他来自一个良好的科学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物理老师,母亲是一个心理医生。这个世界上,很多无法解释的诡异事情大多是物理现象或者心理反应。从小到大,杜强的父亲和母亲都用科学知识给他破解了无数个看似诡异其实正常的现象。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东西无法用物理和心理解释的话,那么就剩下医学。所以杜强选择医学,他希望也能像自己的父母一样,可以利用知识来破解一些所谓的鬼神之说,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喜欢医生这门职业,尤其是那一身纯洁的白大褂,还有苏格拉底誓言的豪迈与骄傲。

南城医学院和其他医学院一样,都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说。有人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在南城医学院流传最广泛的故事自然是“生死门”,那个隐藏在人们心里,让无数人感到好奇的生死之门究竟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杜强当然不相信所谓的生死之门。

为了破解生死门的秘密,杜强开始寻找生死门,他希望可以通过科学的知识破解所谓的诡异之门。最开始,人们对他的做法嗤之以鼻,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趣。可是后来,杜强的持之以恒让其他人开始有了新的看法,甚至有同学帮他一起寻找。

一个根本没有事实依据的传说,就连大概地点都没有,所以杜强查遍了整个南城医学院也没有找到。

就在别人以为杜强放弃的时候,他却有了新的发现。那天晚上,他带着两个同学一起去了一个地方,然后第二天人们发现晕倒在操场上的杜强,等他醒过来的时候,精神已经崩溃了,而跟随他一起去寻找生死门的那两个同学失踪了。

“这件事情是真的,就是大三四班发生的事情。我那个老乡就是杜强宿舍的。”张明山说完特意补充了一句。

【4】

张明山的故事讲完了,其他人都没有说话。

周浩端着杯子,轻轻吹着里面的热水,然后一口一口地喝着,仿佛那是一杯美酒佳肴。

“我也听说了,都说杜强的那两个同学走错了门,所以回不来了。还有啊,那个杜强疯了以后就一直住在明安精神研究院。”谢晓敏接口说道。

“难道生死门真有啊!我以为是传说呢!”薛林子有些害怕地问道。

“生死不过一线,也许只是表面而已。”这个时候,周浩说话了,他的声音不响,但非常清晰。

“周老师,你也知道这个事情吧!”张明山看了看他问。

“不错,我来这里的时候听以前的助教说过。不过这些东西,只是传说。你们是学生,你们的任务是学习,然后出来做一名好医生,救死扶伤。”周浩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莫名地抽动了一下。

“周老师,你怎么不去做医生啊!”薛林子问道。

“当然想,不过没有机会进入医院。”周浩愣了一下说道。

一个小时后,周浩走出了餐馆。

街上已经没有先前人多,偶尔有情侣经过。周浩的心情有些低沉,每到夜里,他的心里都会低沉,有时候甚至会隐隐作痛。

“周老师,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这个时候,身后的薛林子跑了过来,面色腼腆地问道。

“不好意思,我没电话。你要找我,打宿舍的电话。”周浩笑了笑说道。

“那我把我的电话给你吧。”薛林子不等周浩说话,把一张纸条塞给了他。

周浩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纸条,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他默默地把纸条装进口袋,然后向学校里面走去。

回到宿舍,周浩把薛林子塞给他的纸条扔到桌子上。他走到水池面前,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桌子上放着一本书,书的名字叫《第一次亲密接触》,这本书是一个朋友送给他的。书里面夹着一张女孩的照片,女孩面容清秀,笑容灿烂,周浩静静凝视着那张照片,眼泪潸然落下。

“铃铃铃 ”突然,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周浩身体一震,稳了稳情绪,拿起话筒。

“周老师,我是薛林子。你睡了吗?”电话里传来一个怯怯的女声。

“还没,你呢?”周浩问道。

“我在被窝里面给你打电话,嘿嘿,我睡不着。”薛林子调皮地说道。

“呵呵,你不怕吵到别人休息啊!”周浩边说边站起来,结果身体一下撞到了桌子腿上,一阵剧痛牵连着他整个身体顿时哆嗦起来,他感觉全身开始漂浮,仿佛有无数个人在拉扯着他的身体,他把话筒扔掉,嘴里发出惊恐的喊声。

“周老师,你怎么了?”电话里传来薛林子焦急的喊声,周浩看着那个话筒伸手想抓却怎么也抓不住。

最后,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5】

周浩的耳边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声。

“这里是心脏。”

“不,这里是心脏,切开这里里面的血就全部出来了。”

两个人在争执,时不时传来一阵嬉笑声。跟着是手术刀,开腔器的碰撞声,叮叮当当,这些声音如同一个锥子深深扎进周浩的脑子里,他感觉大脑开始短路,呼吸被切断,只能用力喘气。

周浩睁开了眼睛,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周老师,你醒了。”一个女生走了过来,她是薛林子。

“你怎么在这里?”周浩坐了起来,脑袋有些沉重。

“我们不是在通电话,后来你便叫了一声,我怕出什么事便赶了过来。”薛林子说着坐到了床边。

“谢谢。”周浩走到桌子前,收起了那本书。

“那照片是你女朋友?”薛林子说话了。

“她叫依兰,可惜离开了我。”周浩轻叹了口气。

“她很漂亮。你们为什么分手啊?”薛林子的语气有些酸楚。

“这个我不想提,现在很晚了,你应该回去了。”周浩下了逐客令。

“可是,你身体没事吧?”

“我没事。”周浩的语气很坚定。

“那好,我走了。”薛林子往前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了什么,跟着说道,“对了,周老师,谢小敏说郑家豪他们昨天晚上去找生死门了,好像有什么眉目。他们准备今天晚上去,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周浩没有再说话,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

门被关上了,薛林子的声音在走廊里越来越远,最后消失无踪。

唉,周浩深深叹了口气,整个身体顿时松弛下来,他一下瘫到了地上。此刻,他很清楚薛林子的心思,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这时候,门外传来三下响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到地面一样。周浩慌忙站了起来,先前松弛的身体顿时绷紧了。他打开门走了出去,那个声音依然在继续,如同一个篮球在断续敲打地面一样。

“谁在那里?”他想起刚刚离去的薛林子,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前面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周浩走过去,然后看见一个人影,他拖着一个人快速走进旁边一个房间。周浩紧跟了过去。

推开那个房间的门,周浩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她正是先前离开的薛林子。

疑问顿时蹿了出来,先前拖她进来的人是谁?

这个房间不大,一眼便可以看个清楚,眼前根本没有藏身之处。

难道 周浩想到了什么,他身体一侧,转头望向门后。

一个人站在后面,面目阴沉地看着他。那是个大概二十多岁的男孩,他的头发很长,遮着眼睛,但是却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仿佛可以看透人的五脏六腑。他穿着一件破损不堪的运动服。双手紧握,一脸警惕。

“你是谁?”周浩问道,同时握紧了拳头。

“呜呜呜,呜呜呜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一个类似风吹的声音,那个男孩听见响声,两只手慢慢放了下来,他从门后走出来,慢慢向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

周浩刚想追过去,薛林子醒过来了,发出呻吟声。

“你怎么样?”周浩扶起了她。

“鬼,有鬼,有鬼啊!”薛林子像被电到了一样,大声尖叫起来。

“我是周浩,我是周浩。”周浩拍了拍她的脸。

“周老师,吓死我了。”薛林子一下抱住了周浩,大声哭起来。

门外一个白色人影愣愣地盯着房间里面的两个人,昏暗的光线下,可以看出她清秀的面容【6】

薛林子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她说出了那短短几分钟的惊魂经历。

带着一片黯然心情,薛林子走出周浩的宿舍。

空荡荡的走廊上,外面的光线透进来,带着说不出的鬼魅。此时的薛林子内心忽然一阵慌乱,她不禁加快脚步,走到停尸间门口的时候,她听到一个微弱的喘气声,那个声音一下一下钻进她的耳朵里,让她禁不住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一个房间的门突然开了,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那个人似乎没有想到外面有人,当他看到薛林子的时候,顿时愣在了那里。薛林子也被来人吓呆了,几秒钟后她张嘴刚想大叫,那个人却一下扼住了她的脖子,然后用力打了她脑袋一下,她便晕倒了。

讲完这一切,薛林子依然惊魂未定。而周浩则陷入沉思,薛林子描述的那个房间位置应该是停尸间旁边的尸池间,那里以前是南城大学的停尸间,最开始的尸体都被浸泡在一个尸池里,后来学校引进了一些新的设备,那个尸池便被空了下来。

薛林子没有回宿舍,而是躺到周浩的床上睡着了。周浩拿着一支笔在纸上画来画去,最后,他站起来走出宿舍。

推开那个房间,周浩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腐朽味。他按了一下旁边的开关,房间的灯瞬间亮了起来,整个房间泛着死一样的灰光,让人感觉莫名的不舒服。周浩沿着整个房间的边边角角仔细找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是薛林子看错了?还是这个房间根本没有什么秘密?

周浩呆坐在房间里,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出来了。最初他以为这个房间就是秘密的大门,现在看来不过又是一场空欢喜。

回到宿舍,薛林子已经起来了,她把周浩的宿舍整理了一下,整个房间看起来不像之前那样凌乱。

薛林子离开的时候,周浩对她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希望她能保密。虽然薛林子不知道周浩的意图,但是还是点头同意了。

8点,周浩离开了学校。这是他来到南城医学院第一次请假。他坐上了18路公交车,他的目的地是明安精神研究院。他的手里紧握着一张画像,那个画像是昨天他依照那个打晕薛林子的男生样子画的,他觉得杜强应该认识他。

半个小时后,公交车停了下来,这是最后一站 明安精神研究院。周浩下车向前面走去。

明安精神研究院被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包围着,看起来更像一个郊野公园,但矗立在中央的这栋房子,却保留着古代建筑风貌。若不是前面的招牌,很多人会以为这里是死囚犯的监狱。周浩走进走廊,两边的铁栏杆上面铁锈斑斑,阳光照着上面投射进眼里,犹如一张黑色的网。走廊很安静,除了偶尔从窗户飘出的幽幽哭泣声,几乎使人联想到停尸房。

几分钟后,周浩来到一个病房门口。一个护士推着车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周浩她笑着说道,“周先生,你来了。”

周浩点点头,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7】

杜强坐在床边,他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他刚刚吃过药,脸色红润,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精神病人。

周浩默默坐到他身边,把手里的画像放到了他的面前,“认识这个人吗?”

杜强没有动,目光缓缓落到眼前的画像上,然后他身体一震,一下抓住了画像,嘴角哆嗦着,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

“他是谁?”周浩紧声问道。

“啊啊啊 ”杜强大声叫了起来,和之前的平静判若两人,他死死地捏着手里的画像,嘴角剧烈地抖动着,然后吐出一个名字来,“肖子健。”

杜强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护士,他们冲进来按住了他。但杜强像疯了一样用力挣扎着,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周浩,嘴角蠕动着,仿佛在说着什么。

护士拿着一针镇静剂给杜强注射进身体里面,他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

肖子健,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男孩竟然是肖子健。周浩简直无法相信,他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杜强说错了。难道昨天打晕薛林子的男孩真的是失踪了一年多的肖子健。当时他和杜强以及另外两名男生一起去寻找生死门,后来杜强疯了,肖子健和另外两个男生却失踪了。

回来的路上,周浩感觉内心有一股暗涌在剧烈地翻动。

阳光透进来,他感觉特别灿烂,他守候了两年,终于出现了。他的直觉是没错的,南城医学院的生死门是真的存在,如同当初依兰对他说的时候一样,所谓的传说一定是建立在事实依据上的。

现在,这个坚持有了结果。生死门的秘密终于露出了一点蛛丝马迹。两年了,周浩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但是却是这一丝希望把他拉回人间。他应该谢谢薛林子,如果不是她昨天的遭遇,自己可能永远不会发现这点痕迹。现在他还清晰地记得依兰离开时候的那个夜晚,无论他怎么挽留,依兰都铁了心似的离开。

一个月后,依兰从人间蒸发了。

周浩找遍了任何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唯一可以给他解释的就是,依兰找到了南城医学院的生死门,然后离开人间。

为了寻找依兰,周浩放弃医院对他的厚爱,甘心委屈于南城医学院做一个助教。每个夜晚,他甚至能感觉到依兰就在他身边徘徊。他每天晚上走在解剖楼,仿佛回到了之前在医学院的日子,那时候他和依兰经常半夜一起来实验室,然后研究一些医学问题。依兰相信人体每个器官都是可以嫁接再活,她最大的梦想是做一个心脏移植医生,而周浩则希望平平淡淡地做一名内科医生。

有时候,人的梦想总是和现实差距太大。

车子停了下来,周浩下车回到学校。他拿着那个画像来到学生处,在值班老师的带领下找到学生档案,在那一堆档案里面很快便翻到了肖子健的档案,果然,肖子健的照片和他昨天见到的那个男孩子一模一样。

走出学生处,周浩深深叹了口气。

“周老师,周老师。“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喊声。

转过头,周浩看见一个女孩向他跑来,竟是谢晓敏。

“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聊。”谢晓敏说道。

“好。”周浩点了点头。

两人向前面的操场走去,谢晓敏的话匣子很快打开了,她告诉了周浩一个难题,是关于她和郑家豪的事情。

郑家豪和谢晓敏是高中同学,高二那年郑家豪就开始追求谢晓敏,后来两人便谈起恋爱。当然,那时候正是高考时期,所以他们的恋情也是地下的。他们高考报了同一志愿,后来竟然真的来到了一所大学,这样的缘分,让他们的爱情更加沸腾。于是,从到大学的第一天,他们的爱情也从地下转移到了地面,彻底成了一对情侣。

其实,郑家豪家境富裕,父母一直希望他能出国留学,即使现在他考上了南城的医学院,他们依然希望他能去国外完成学业。这一点也是郑家豪和谢晓敏两人在一起唯一的矛盾,有时候,因为这一点,他们总是吵架不开心。

现在,郑家豪的父母又一次开始商讨让郑家豪出国的事情。并且为了能让郑家豪的托福以及其他能力提高,还帮他报了很多科班,最近几天,郑家豪天天都被父母带出去,很少回来。今天早上,谢晓敏接到了郑家豪的电话,他告诉她说,他要被送去一所快速提高能力的学校,一星期后才能回来。

这真是让谢晓敏烦死了,她想和郑家豪分手,但是又舍不得多年的感情。现在她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

【8】

听完谢晓敏的话,周浩沉默了片刻,然后说话了。

“其实,大学的恋情都是这样。即使你们真的爱得死去活来,到毕业也会经受劳燕分飞的打击。如果你们真的相爱,是根本不会分开的。即使一个人离开了,另一个也会一直等下去。如果你真的爱郑家豪,你应该相信他。”

“我不是不相信他,我总觉得这样很不好。反正我现在很迷茫。”谢晓敏捂着头,显得有些烦躁不安。

“对了,我听薛林子说你们要找生死门?”这时候,周浩想起昨天晚上薛林子说的话。

“是啊,本来张明山说他发现一些线索,可是郑家豪又去不了,所以大家也就不提这件事情了。”谢晓敏点点头。

“不如我们去,你问下张明山,看有兴趣,我们一起看看。”周浩说道。

“真的吗?哈哈,我还以为周老师你是个世外高人呢!好的,我这就找他去。”谢晓敏忽然笑了起来,然后兴冲冲地向前跑去。

看着谢晓敏的背影,周浩笑了起来,他想起了依兰。依兰说过,每个女孩的天性都是孩子。她们都是折翼的天使,落在尘间,寻找属于自己的王子。

所以,如果天使迷路了,她的王子一定要找到她。

晚上八点,薛林子、张明山和谢晓敏找到了周浩。

张明山说他是从老乡嘴里听到生死门的事情的。

半年前,南城发生一次地震,那次不到三级的地震,却让整个南城医学院沸腾一片。因为今年接二连三的灾难,再加上2012末日预言,所以人们的心里都是胆战心惊。正是因为这一次小小的地震,让一直寻找生死门的杜强一行人发现了生死门的存在。

当然,告诉张明山这个消息的老乡正是杜强的那个舍友。

“据我所知,咱们学校在那次地震中唯一受到影响的就是一些老楼旧宅。我估计了一下,最大可能性就是图书馆后面的老教师楼,那里已经很久没有住人,生死门一定藏在那里面。”张明山分析道。

“说得跟真的一样,我们不会真的去老教师楼吧,我听说那里以前有人吊死过。不会闹鬼吧!”薛林子有些害怕地说道。

“怕什么,我们都是医学院的学生啊,那么胆小,以后怎么救死扶伤啊!”张明山鄙夷地看了薛林子一眼。

“周老师,你觉得呢?”谢晓敏看了看周浩问道。

“我觉得张明山分析得对,我们就当作去探险。放心,有我在。”周浩拍了拍薛林子的肩膀。

“哦,有人保护你,知道吗?嘿嘿。”谢晓敏鬼笑着看了看薛林子,和张明山向前走去。

薛林子脸顿时红了起来,低头不再说话。

有人说过,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因为有鬼魂的传说,也不是因为有吃人的魔鬼,而是死一样的安静。

犹如此刻的老教师楼,这座建筑楼太老了,外面的墙面有些已经岌岌可危,再加上之前的小地震,让本来就够危险的楼面显得更加危险。

张明山和谢晓敏走在前面,周浩和薛林子跟在后面。他们的手里拿着手电筒,除了月光,这是整个建筑楼里面唯一的光亮。

虽然张明山的推测很有道理,但是并没有事实依据。

他们四个人把整个建筑楼找了一个遍,最终也没有找到传说中的生死门。

一个小时后,张明山和其他人垂头丧气地走出来。

周浩对于这种结果显得很镇定,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重新回到解剖楼下面,张明山和谢晓敏在前面等薛林子。此刻的薛林子似乎有些不愿意和周浩分开,她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

“时间不早了,

回去吧!”周浩看了看她说道。

“周老师,不行就让她跟你上去吧!哈哈。”张明山笑着说道。

“胡说什么。”薛林子瞪了他一眼。

“我说错了吗?你说呢,晓敏?”张明山坏笑着推了谢晓敏一下,谢晓敏却没有动,目光直直地望着前面。

“你怎么了?”张明山又问了一句。

“我好像看见郑天豪了。”谢晓敏指着前方,一脸惊恐地说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张明山皱了皱眉头。

“可是,他好像跟着,跟着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往后面走了。”谢晓敏疑惑着说道。

周浩怔住了,谢晓敏说的后面是解剖楼的后门,他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顿时紧缩起来,然后慌忙向前跑去。

【9】

解剖楼的后院一直以来都是南城医学院的禁区,所谓的禁区并不是有什么不让看的东西,那里其实是一个废品区。因为那里连着后面街道的通口,所以为了方面垃圾运出,学校便从那里开了个门,方便清理垃圾。

周浩感觉自己的内心被风吹得鼓鼓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胀出来一样。如果说那天晚上薛林子被人打晕是整个事情的转机,那么今天谢晓敏的发现将会是所有真相的线头。他在南城医学院守候了快两年,就是在寻找这个线团。

前面是随处可见的垃圾,臭味彻底将外面的世界隔离出去。周浩的目光在眼前这些不起眼的垃圾堆里面徘徊,终于,他的目光锁定到了一个地方,那是垃圾通道。众所周知,垃圾通道一般都是左右两个,但是这里的垃圾通道却多了一个,左边两个,右边一个,并且在左边那个垃圾通道里面非常干净。

没有多想,周浩走了进去。随后而来的张明山、谢晓敏和薛林子也跟了进去。

这个通道很长,似乎是一条甬道,随着温度越来越低,周浩感觉自己来到了南城医学院的地下。整个南城医学院,周浩几乎都来过,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地方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地下通道。

前面出现了一个光点,慢慢的,光点越来越大,然后周浩看到了一个铁门,那个光点正是从那个铁门里面透出来的。

周浩的心跳越来越厉害,他慢慢走到那个铁门面前,把耳朵贴了上去,与此同时,他闻到了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

“陈医生,人来了。马上收拾。”一个男人在里面喊道。

“好的,马上。”一个女声回应着。

听到这个女声的声音,周浩的心跳骤然停顿,仿佛有无数双手拉扯着他一样,他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粗重的喘气声让他眼前开始模糊,他伸手想从口袋里面拿药,但双手却在一点一点僵硬,最后他身体往前一倾,一下栽了进去。

恍惚中,他看到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走了过来,她伸手按住他的人中穴,对方的手指传来一个熟悉的温度,他想喊却喊不出来,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他听见了天使的翅膀划过天空的声音。

周浩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白色,洁白的床单被罩,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就连窗帘也是白色,只是外面没有阳光。

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福尔马林味道,桌上摆满书,还有一个相框,相框里有一张合影照片,上面的女生笑容灿烂,仅仅依偎着旁边男生的身体,那个男生正是周浩,而女生是他的女友,陈依兰。

这里是什么地方?

地狱?人间?

周浩摇了摇头,记忆瞬间点亮,他想起自己在晕倒前的一切。他找到南城医学院的生死门,他听到了依兰的声音,后来他的病犯了,跟着身体推开了那道铁门,然后他感觉到依兰来到了他身边。

门,响了一下,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他正是周浩寻找两年的陈依兰。

“是你吗,依兰?”周浩的眼泪流了出来,此刻他脆弱得如同一个孩子。

“是我,周浩。”女人点点头,走到了他身边。

【10】

现在,所有的谜底揭晓。

两年前,陈依兰接到医学导师的电话,然后来到南城医学院。从此以后音讯全无。

这个组织名叫“重生”。他们研究的科目是如何让器官重生,他们甚至已经成功地做出让路人甲的器官移植到路人乙身上继续运行的实例。这种研究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只能在地下。

陈依兰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心脏移植手术师,虽然现在换心手术并不稀奇,但是并不是每个医生都可以操作的。在“重生”里面,导师给了她所有的权利。她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并且这里聚集了很多优秀的人才,他们各司其职,为一些求助“重生”的人们进行手术。

“重生”的规定非常严格,进入组织以后便不可以向外界透漏一丝一点的秘密。所以他们犹如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信息。但因为之前的一次地震,让这个隐藏在南城医学院地下的研发基地差点暴露,并且杜强带着三个同学找到了这里。为了让“重生”的秘密不被别人知道,所以他们只能扣留他们四个人,对他们进行了催眠。可惜,杜强的主管思维太过强大,最后竟然跑了出去,当然,他的精神也彻底崩溃了。

“你们,你们在这里害人?”周浩听完这一切,简直惊呆了。

“不,我们没有害人。我们在研究如何救人。你忘了吗?苏格拉底的誓言。”陈依兰摇摇头说。

“你们扣留了肖子健他们,难道还不是害人?”

“那是逼不得已,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疑难杂症,有太多人需要我们。即使有几个人牺牲,也是值得的。就像你,你的病一直无法救治。我现在已经找到了办法。本来我打算偷偷带你来的,现在你来了,正好可以治疗。”陈依兰说道。

“我的病能治?这是遗传性癫痫,根本无法医治。”

“可以的,只要把你的病变神经换掉,一切就会好起来的。相信我。”陈依兰说道。

“谁跟我换?你们抓到的那些人?”周浩问道。

“这个你别管了,你听我的就行。”

“不,我不要害人。”周浩固执地摇摇头。

“你变了。”陈依兰顿了一下说道,“是因为那个女孩吗?”

“哪个女孩?”周浩愣住了。

“上次在停尸间被肖子健打晕的女孩。”陈依兰说道。

“你怎么知道她?”周浩越发疑惑了。

“那次肖子健的精神出现意外,从这里跑了出去,我负责把他带回来,无意中见到你们。”陈依兰说完叹了口气。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现在在哪?”周浩忽然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时候,张明山、谢晓敏和薛林子也跟着来了。

“放心,他们会和肖子健们一样,成为这里的研究对象。”陈依兰说道。

“不,你们不可以这么做。他们不见了,学校一定会查的。他们家长会报警的。”周浩咆哮了起来。

“放心,我们会做得天衣无缝。对了,这里还缺一个内科医生,你有兴趣吗?如果你想加入我们,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会让他们放你出去。”陈依兰说道。

“你们不怕我出去后报警吗?”周浩冷笑了一下。

“当然怕,所以在出去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跟你做一些东西,犹如杜强那样。”陈依兰说完向房间外面走去。

【11】

蝴蝶效应依然在继续。

郑家豪现在办理退学手续,他要去国外进修了。他在离开学校之前来到明安精神研究院,他来这里看望朋友,不是杜强,而是他以前的女朋友谢晓敏。

如同之前的杜强一样,谢晓敏也是因为去寻找学校的生死门而疯掉了,现在她和杜强住在同一个病区。

谢晓敏似乎并不记得郑家豪,他们默默地坐着,直到护士推开门走进来,郑家豪才走了出去。

“你为什么来看我?”离开的时候,谢晓敏突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们说我们以前是男女朋友。”郑家豪说道。

“是吗?呵呵。”谢晓敏笑了笑。

朋友,现在这个词语对于谢晓敏来说有些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意思。很多时候,她总是梦见一个长长的甬道,四周漆黑一片,她总是听见有人在前面喊她的名字,她记不起来那个人是谁。

与此同时,南城医学院解剖楼下面,周浩穿着一件白大褂,戴着口罩,他的面前躺着一个女孩,女孩面容清秀,他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胆战心惊地跟在郑家豪、张明山和谢晓敏后面,浑身哆嗦。

现在她闭着眼睛,麻醉剂让她暂时处于昏睡状态。周浩知道,她此刻再也不会害怕,再也不用害怕了。

想到这里,他手里的手术刀轻轻扎了下去。

生死门,人间与地狱的分割门。

如同我们的人生,偶然一次好奇,换来的却是一生的无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