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2香笺泪

楔 子民国三十七年,初秋。

时间是距离戚雅仙演出《香笺泪》一炮走后的第二年,整个上海到处是她和徐玉兰的海报宣传。

段五娘坐在剧院的后台,拿着眉笔一画一横地描摹着线条,镜子里的女子眉眼清秀,杏眼薄唇,简直就是《香笺泪》里面的秦愁红。正是因为这个娇美惹怜的容貌才让她取得了今天演出秦愁红的机会。所以她格外慎重,如果演砸了,别说老板赔个精光,恐怕她这一辈子都会离开舞台。

这个时候,一个女孩连跑带叫地从后门钻进来,一下跑到她面前,笑嘻嘻地喊着,“小姐,小姐。”

“环儿,什么事,如此慌张?”段五娘皱了皱眉头看了她一眼问。

“苏少爷给你的,信。”环儿把一个粉红的纸笺放到桌子上。

“淘气。”段五娘白了她一眼,拿起那个纸笺展开看了看。

上面的文字很清秀,如同苏林本人一样。

“演出结束,我请你吃馄饨。”

“五娘,快点儿,演出要开始了。”老板在后面喊了起来。

段五娘慌忙放下纸笺,拿起粉饼做最后的化妆。

这是林家班第一次在江海剧院上演,因为重演轰动一时的《香笺泪》,所以受到很多人的关注,甚至来了一些高官政要。

随着奏乐开始,段五娘缓缓走向舞台。这个机会她等了太久,每个动作,甚至每个音调都熟稔不已。

台下的观众掌声雷动,叫好连连。

一个时辰的演出成功结束,段五娘偕同其他演员答谢观众,然后离开了舞台。

“五娘,你演得太好了,简直把秦愁红演到了极致。仿佛你就是秦愁红一样,为了和爱人团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杜锦文。”一同回到后台的演员由衷地赞叹道。

“我可不愿意像秦愁红一样,为了爱情那么曲折。苏林他就在后院等我 ”

段五娘的话没说完,突然戛然而止,一个女人站在她面前,然后左手往前一伸,一把冰冷的尖刀插进了段五娘的心口。

啊,整个后台尖叫连连,一片混乱。

段五娘倒在了地上,殷红的血从心口流出来,染红了还没有来得及脱下来的戏服。她怔怔地看着那个女人转身离开后台,最后眼前慢慢模糊,继而一片漆黑【1】

走出出租车,我看到了前面的路标,梅花巷26号。此刻是晚上七点,距离我和天鹰教约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不要奇怪,这个天鹰教不是武侠小说里面的门派,而是一个猎头公司的称呼。因为他们希望能像天空的老鹰一样敏锐、雄壮,所以起了这一个有些不伦不类的公司名字。

我的名字叫夏明,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影视传媒公司,享受了一年工作最多薪水最低的待遇。上个星期,我在报纸上看到天鹰教的招聘,先不说工资要比我之前的工作高出两倍,最主要的是工作和我的专业非常对口。

根据天鹰教人事主管的介绍,他们公司坐落在梅花巷26号。但是,眼前这个有点像上海民国时期弄堂的地方,真的难以和我想象中的天鹰教合为一体。

“如果你不爱我,就把我的心还我。”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正是天鹰教人事主管打来的电话。

“你好,我已经到了梅花巷。”我接通电话说道。

“你沿着前面街道往前走30米,左边有一个老宅,上面挂了一个灯笼,我们在里面。”电话里面很嘈杂,对方的声音时高时低,不知道是因为信号的缘故还是他故意那样。

我还想说什么,对方却挂了电话。

按照他的提示,我沿着街道向前走去。走了几分钟后,果然看见前面有一个老宅,上面挂着一个白色的灯笼,灯笼上面还写着三个黑色大字,祝尤科。

看到灯笼上的字,我不禁愣住了。祝尤科,是以前巫术医生的代称,大都是用来赶尸才拿出来的名号。怎么这个宅子面前挂了一个这样的称号?

我走到宅子面前轻轻推了推门,门吱扭一声闪开了一条缝,一股阴冷的风从里面窜出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后背的汗毛骤然寒噤。

疑问从心底冒了出来,然后争先恐后地钻进脑子里面,这个天鹰教究竟是什么公司?如果只是猎头公司,为什么把办公地点设置到这种地方?现在社会上经常有一些骗子利用人们求职心切的心理设置骗局,眼前这个会不会是骗局呢?又或者这个天鹰教根本就不是什么猎头公司,他们是一个鬼魂公司,专门招聘活人,然后来到这个老宅,进去以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滴,滴,滴,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尖锐的声音差点让我跳起来,我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短信只有几个字,我们在宅子里面第三个房间等你。

思来想去,我一把推开了宅子的大门。既来之,则安之。如果真有什么意外,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宅子不大,但是院子里面摆设颇为齐全,竟然还有一些假山凉亭。我径直走到宅子的前面,然后来到了第三个房间面前。

砰砰,我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沉闷的男声。

我正了正身体,推开了房间的门。

一股浓重的烟灰味瞬间钻进眼睛里,房间里面有些昏暗,只能看见几个人坐在前面。其中一个站起来指了指旁边一个凳子说,“坐吧。”

我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你是夏明?”那个人说话了,想必他就是天鹰教的人事主管。

“对,我是。”我沉着应对。

“我们公司的情况想必你已经了解清楚,其余的我就不说。做我们这行,首先得胆子大,然后心思要缜密,否则根本不可能给客户挖到合适的人才。”

砰,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人冲了进来,他的衣服上全部是殷红的血迹,头发也是又乱又脏,最恐怖的是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滴血的刀。他大声喊着什么话,向人事主管冲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等我反应过来,那个人已经跑到人事主管面前。

我的心骤然紧缩,慌忙跟了过去。

在他的刀落向人事主管的时候,我一下抱住了那个人的腰,然后甩到了地上。

“好,好,好。”忽然,那个人事主管拍起了手,坐在他旁边的几个人也站了起来。

本来昏暗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那个持刀伤人的人也站了起来,把刀扔到了一边。他们全都笑呵呵地看着我。

“恭喜你,夏明先生,欢迎你正式加入我们天鹰教。”人事主管微笑着说道。

【2】

现在,我正式成为了天鹰教一名员工。

人事主管名叫赵子成,那名持刀假意杀他的人是他的助理张力。

这种奇特的面试方式是赵子成想出来的,因为天鹰教和其他的猎头公司不太一样,天鹰教除了负责帮助客户寻找合适的人选外,他们还负责另一种工作,那就是帮人们解决一些警察办不了的事情。

现在,我坐着赵子成的别克向市区返回,他们将带我去天鹰教的大本营。那个老宅不过是他们之前为一个影视公司寻找的拍摄风景点,因为最近要交还给房主,所以他们暂借一下,对我进行面试考核。

别克车在南城明珠大厦停了下来,现在我才知道天鹰教的大本营就在这座南城最大办公楼的18楼。

赵子成带着我和张力走进了电梯,同时他也向我讲述了一下关于天鹰教的基本情况。整个天鹰教除了赵子成和张力以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天鹰教的老板秦雪菲,另一个则是公司的业务总监杜德。

“夏明,加上你,我们天鹰教一共五个人。要知道一般的猎头公司是不超过三个人的,大部分都是他们雇佣的一些业务员。所以老板这里看重个人能力非常强,如果稍有不慎便会被开除。”赵子成说完这句话,电梯升到了18层,然后开了。

我没有想到老板秦雪菲竟然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女孩,她穿着一件得体的职业装,淡黄的波浪卷发衬托着她清秀的面容,让我想到《倚天屠龙记》里面的殷素素。

“夏明,你做了一年编剧,再加上你是导演系毕业,让你独立完成片子拍摄应该没问题吧!”秦雪菲开门见山对我说道。

“没问题,可是,猎头公司部是负责帮客户寻找资源吗?”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不错,我们是为客户寻找资源。现在公司接了一个大CASE,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所以只能等你来了,整个CASE才可以运营。”秦雪菲说着,打开了前面的投影机。

几分钟后,画面出现在前面的墙壁上,秦雪菲所说的CASE也一点一滴地钻进我的眼睛里面。

一个月前,一个影视公司找到天鹰教,希望天鹰教帮他们挖一个女主角。他们公司准备做一个名为《香笺泪》的话剧。按照正常的情况,应征这样的演员其实很多,但是这个公司却有着非常奇怪的要求,他们希望参演这个话剧演出的女主角对外宣称假死。正是因为这个条件让很多演员拒绝演出,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距离我们给影视公司交人的时间越来越近,我们是急火烧到了眉毛。夏明,你的专业应该可以找个正当的理由找到合适的人选吧!”秦雪菲说道。

“如果说让演员在剧情里面死去,这个没问题。但是在现实中对外称死,的确很多人不愿意。不过,我的确有办法。”我点了点头,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天鹰教会从那么多的应征者中选中我,最大的原因应该是我以前写的一个名叫《死亡体验》的剧本。

“不错,我看了你的剧本后,我觉得你的这个剧本完全可以解决我们这次遇到的问题。你放心,我们天鹰教绝对会好好对你。如果可以,你的剧本我们会推荐给影视公司拍成电影。”秦雪菲微笑着对我说道。

“好,既然已经成为了天鹰教一员,我就该为公司着想。我现在就开始做准备工作,只是你们有合适的人选了吗?”我问道。

“这个自然。”秦雪菲自信满满地说道。

【3】

这是南城的十里滩,前面是一片树林,树林的背后则是南城墓园。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此刻十里滩一片安静,前面的树林在夜风的吹动下张牙舞爪,鬼魅阴森。

“杜德,你的消息准不准?你确定段兰会从这里经过?”赵子成看着手腕上的表,有些担心地问道。

“放心,我已经跟踪过她很多次,除非有什么特别情况,她每天10点40分,准时从这里经过。”杜德一脸确定地说道。

段兰,就是委托天鹰教寻找的女主角。之前我对于话剧并不了解,经过资料查阅发现这个段兰并不是什么名角,她只是参与过几次话剧演出,有的甚至只是在里面客串。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公司指明要她。也许是因为之前那些演员都拒绝演出,所以影视公司只能步步退却吧!

10点40分,这个时候,前面传来一个微弱的响声,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向这边行驶过来。借着微弱的光亮,可以看出来,她正是我们这次选中的目标 段兰。

坐在主驾驶的张力,此刻发动了车子,轻轻向前驶去。等到段兰快接近车子的时候,张力猛地加大油门,只见前面的段兰躲闪不已,她的身体连同自行车撞到了车上,然后栽倒在地上。

“靠,你不会油门小点,别他妈的撞死人。”杜德横声骂了张力一句。

“放心,没事,她绝对是晕过去了。”张力摆了摆手,一副自信十足的样子。

赵子成没有说话,拉着我走下了车,然后把段兰抬进车里。与此同时,张力和杜德从车子后面抬下一具和段兰身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尸体扔到了路边,造成是被车撞死的假象。

这个就是我的策划,如果想让外人知道段兰死去,只能找一具尸体来代替。那具尸体是秦雪菲从医院花钱买出来的无名尸,为了避免别人认出来,我特意交代医院的人对尸体的脸部做一些特别处理。

这样一来,段兰被撞死的事情就成事实。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段兰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在我的计划中,我们会把段兰带到梅花街30号的老宅里,那里环境昏暗,再加上之前是一个电影公司拍摄恐怖片的场地,非常适合在心理上给段兰压力。

可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车子走到半路的时候,段兰竟然醒了过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段兰醒过来的第一句话,让我们颇感意外。

“我们,我们 ”赵子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愣愣地看着我。

“苏林,我们要去哪里?”段兰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我,我不是苏林。”我慌忙挣脱她的手。

“怎么,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段五娘啊,我是五娘啊!”段兰死死抓着我的手,身体扑到了我怀里。

面对如此变化,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段兰被撞傻了。

“自从那次演出结束,我被人打晕,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这些年,苏林你去了哪里?你知道五娘我好生挂念啊!”段兰连哭带说,那样子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那我们要去哪里?”张力回头看了看赵子成问。

张力的问题也是我心里所想的,现在计划有变。段兰被撞傻了,能不能演戏还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要是耽误了人家的演出,秦雪菲一定会开了我们的。”赵子成也显得有些慌乱。

“苏林,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演出啊?”段兰抬起头问道。

“就是,就是演出,你还会演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胡乱问着。

“当然会,苏林,你忘了吗?五娘我一生都是为了戏而活,你还记得我的《香笺泪》吗?你不是说我的秦愁红是最好的吗?”段兰说道。

“你说你演的秦愁红?”杜德惊叫了起来。

“是啊,你们没见过,自然不明白。民国三十六年的时候 ”段兰开始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在舞台上的戏。

“民国三十六年?你,你在哪个时候演戏?你是人是鬼啊!”张力吸了口气,惊声问道。

“我,我,我是鬼。”段兰低下了头,“我知道,我不该在这个世上流荡,但是,但是我舍不得,舍不得啊!”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陡然一惊,旁边的赵子成也睁大了眼睛。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我们本来只是想找个假鬼,这下竟然找来了一个真鬼。我听人说过,有时候一些鬼魂会站在路边等待转世附身的机会,等到有人晕倒或者出事的时候,会附到那个人的身上。难道是刚才我们把段兰的魂魄撞飞了,这个段五娘的鬼魂附了上来?

想到这里,我不禁浑身发抖,毛骨悚然。

【4】

明珠大厦,18楼,天鹰教大本营。

房间没有开灯,这个是段兰要求的,不,现在她是段五娘,来自民国三十七年的鬼魂。

“你真的是段五娘?”秦雪菲毕竟是个女流之辈,她躲在我们后面,颤颤巍巍地问道。

“是,我是陵南段家五娘,为了学戏,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后来终于进了一个戏班子,可惜,可惜在我唱主角的第一天,便被人害死了。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看清那个杀死我的人是谁。我一直游荡着,不愿意轮回转世,为的就是找到我心爱的人。呜呜呜呜。”段五娘低声哭了起来,昏暗的房间顿时显得鬼气森森。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简直无法相信。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段兰的瞎编乱造,这也太离谱了。所有的事情是我们策划好,撞车,假换替尸,最后把她拉到车上。难道说真的是段五娘借尸还魂?

这个时候,秦雪菲把我喊出了门外。

“不管这个段五娘是鬼还是人,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她给我们解决问题。既然事情已经做了一半,那么另一半也要做下去。”秦雪菲的话很硬,容不得我辩解。

“她不是说你是她的心上人吗?你就假装是,把戏给我演下去。再说她之前说自己唱的正是《香笺泪》,这不是天意吗?”秦雪菲已经顾不得对方是人是鬼,她只希望能按时把人交给客户,完成这个CASE。

重新回到房间,段兰已经停止了哭泣。

秦雪菲拉着其他人走了,房间内只剩下我和段兰。

“段,五娘,我,我其实不是苏林,我叫夏明。”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

“我知道,几十年的时光,也许你早已经死去,此刻不过是轮回之人。你是苏林也无妨,夏明也无妨,我已经想通了。”段五娘轻声说道。

“不管如何,我都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能答应吗?”秦雪菲本来想让我骗段五娘,但是我还是没有说出口。

“什么忙?”

“请你演一场戏,《香笺泪》。”

“《香笺泪》?是真的吗?”段五娘惊声叫了起来。

“是的,我们需要一个女主角,如果你愿意,我会非常感谢你。”

我的话音刚落,段五娘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然后不由分说地把身体靠了过来,“苏林,我知道是你,就算轮回转世,你依然记得五娘最喜欢的曲段,这些年,我没有白等,我没有白等你。”

月光低垂,整个房间泛着淡淡的银光。面对怀里的段五娘,我无法想象,她真的是死了几十年的鬼魂。

“苏林,你能陪我去一趟陵南府吗?”忽然,段五娘说话了。

“陵南府?”我愣住了。

“是啊,五娘死后一直没有回过家。现在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我想,我想回家看看旧宅。”段五娘说着又哭了起来。

“好,好,只是陵南府现在又在何处?”我皱了皱眉头,这个难题恐怕只有让秦雪菲去解决了。

【5】

陵南,历史并没有这个地方。唯一的解释是陵南府其实是岭南府的谐音。秦雪菲和赵子成拿着中国地图在办公室折腾了半天,然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地方。从段五娘所说的话以及地图上对岭南分划的位置来看,段五娘的老家就在南城30里外的一个小镇。以前那里名叫岭南镇,解放后那里改名变成了林头镇。

“我们真的要去林头镇啊!”杜德坐在沙发上,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如果你现在能找到比段兰更合适的人,我们就不用去。”秦雪菲冷声说道。

“可是,林头镇那么大,我们去那帮一个鬼魂找老家。这个也太晕了吧!”杜德一脸无奈的样子。

“没办法,段五娘已经答应我们,这是她唯一的要求,我们还是遂她心愿吧!”我看了看杜德,轻声道。

“夏明说得不错,段五娘对我们有很大价值。我手头还有个项目想让段五娘做,到时候我们可就发大财了。我们天鹰教就会发展为明教了。”秦雪菲兴奋地说道。

秦雪菲说的这个项目我听赵子成说过,因为段五娘太离奇了,所以秦雪菲想从她身上炒作一下。甚至准备做一个《借尸还魂》的独立栏目卖给电视台。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满足段五娘的要求,让她能够完整地和影视公司合作。

“你们说段五娘会不会把我们带到鬼窝,然后把我们全部杀掉啊!我听说一些鬼之所以能出现在阳间,是因为在寻找替身。”杜德转了转眼珠子,冒出了一句话。

“应该,不会吧!”杜德的话的确吓人,刚才一脸兴奋的秦雪菲有些害怕了,说话都颤抖起来。

“其实,我压根就不信段兰是什么段五娘转世,她一定是脑袋被撞坏了,变成神经病了。”坐在旁边沉默许久的张力说话了。

“那撞成神经病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啊,你看她说得头头是道,合情合理。如果真是撞坏了,她咋不说自己是孙悟空呢?”赵子成反驳道。

“孙悟空不是男的吗?”张力说道。

“她都撞成神经病了,怎么知道自己是男是女?”

“好了,都别扯了。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早上5点,准时出发去林头镇。”秦雪菲拍了拍桌子。

“凌晨5点?怎么这么急?”赵子成愣住了。

“你们是不是准备大白天拉着段五娘从街头过,如果有人遇见更好,段兰的尸体还在她家,她人却从明珠大厦出来了?”秦雪菲白了赵子成一眼。

走出秦雪菲的办公室,赵子成把我拉到了一边。

“怎么了?”我疑惑地看着他。

“有件事,我们商量下。”赵子成的声音很低,生怕别人知道。

“什么事?”我愣住了。

“我们去趟段兰的家,替段兰要点钱。”赵子成嘿嘿一笑,伸了伸手指做了一个钞票的样子。

“什么意思?”赵子成的话让我越发疑惑了。

“现在段家一定以为段兰死了,如果我们告诉他们可以让段兰出现,他们一定会满足我们的条件。”

“你想骗段家钱?那怎么行,不可以,不可以。”我顿时明白了过来慌忙摆了摆手。

“怎么?怎么不可以?你不会因为段兰说你是她生前的心上人,便真爱上她了吧?”赵子成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没有,只是这样也太不道德了吧!”我摇摇头说。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秦雪菲给我们的钱够做什么?就这么定了,现在是晚上10点,我们等到12点去,这样不是显得更加有气氛。”赵子成说完向前走去。

【6】

段兰家在中海路一个居民巷。

赵子成和张力坐在前面,我和段兰坐在后面。

在路上,我们和段兰约好,要她听从我们的暗号。此时的段兰对于我们的要求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车子停在了中海路口,前面就是段兰家,隐约可以看见有灯光从巷子里面窜出来。赵子成让张力留在车子里,他拉着我下了车。

我跟着赵子成来到了段兰家门口,然后走了进去。

此刻的段兰家里人比较多,院子里面乱哄哄的,到处是人。这是南城丧事的风俗,出殡前三天,所有的亲戚都赶到家里帮忙。

走进大屋,我们一眼就看到了段兰的父母。他们穿着白色的孝服,坐在客厅中间。段兰的死显然让他们悲伤过度,神情憔悴。我看了看旁边的赵子成,示意他要不要离开,欺骗如此凄楚的老人,实在有些过分。

“如果他们的女儿真死了,那才叫凄楚。”赵子成看出了我的心里话,他附到我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向段兰的父母走去。

果然,赵子成不过对段兰父母说了几句话。段兰的父母神情顿时紧张起来,先前的憔悴也变成了兴奋。他们紧紧拉着赵子成的衣服,生怕他走掉一样。然后,赵子成向我挥了挥手,和段兰的父母向客厅里面一个房间走去。

我犹豫了几秒,跟了过去。

这里是段兰的卧室,一张单人床,墙上还挂着段兰的艺术照。前面是一个书柜,上面密密麻麻摆满了书和影碟。

“赵先生,你真的可以让我们见到女儿?”段兰的父母一进屋子便急急地说话了。

“当然,如果不能你们完全可以不付钱。只不过通灵这种事情比较恐怖,稍有不慎便会丢掉性命。如果不是你们女儿委托,我是万万不会做的。”赵子成装着为难的样子说道。

“那就麻烦,麻烦赵先生了。”段兰的父亲恭敬地说道。

赵子成回头看了我一眼,“那我们走吧。”

我知道赵子成和段兰的父母说的是,让他们到中海路的十字路口,然后张力会让段兰从那里出现几秒。

段兰的父母似乎对此深信不疑,也许是他们太想念女儿了,在出门的时候就把一叠人民币塞给了赵子成。

赵子成和我带着两个老人走出了巷子,然后走到了那个十字路口。然后赵子成开始喃喃自语,几分钟后,他睁开眼睛说,“你们看着对面,段兰会出现。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不能说话,也不能出声。”

很快,段兰出现了。她似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站在那里。

守在我们身边的段兰父母却情绪大变,尤其是段兰的母亲,她定定地看着前面的段兰,然后突然大声喊出了段兰的名字,跟着竟然冲了出去。

为了避免段兰的母亲发现,对面的张力喊出了暗号,段兰快速离开了。段兰的母亲却发疯般地追了过去,走到前面一个路口,正好撞向了一个疾驰的小轿车。

等我们追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段兰的母亲重重摔倒在地上【7】

张力发动了车子,兔子般从中海路消失了。

坐在车上,我和赵子成依然心有余悸。段兰的母亲被车撞死了,她临死前的那个样子简直让我们恐惧到了极点。坐在后面的段兰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盯着车窗外发呆。

此刻,我可以完全确定,段兰绝对是被鬼魂附体了,否则看到自己母亲被撞死,怎么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我更恨赵子成,为了一点小利,结果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我们,我们直接去林头镇。”赵子成忽然说话了。

“秦总不是让明天五点去吗?”张力愣住了。

“不,晚上就去。夏明,给杜德打个电话,算了,别打了,别让他去了。”赵子成的语气有些慌乱。

张力没有再说话,专心开着车。

我明白赵子成此刻的心情。他急于去林头镇,是害怕警察查到我们去中海路的事情。如果警察调查段兰母亲的死,肯定会顺藤摸瓜抓到我们身上,最后牵连出整个事情的真相。赵子成办了一件天下最愚蠢的事情。

车子没有向南城市区赶去,而是走向了大路。

夜路漆黑,三人一鬼。

半个小时后,前面出现一个分岔路。张力盯着旁边的路标,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左边是通往林城的高速路,右边是一条崎岖的山路。

“这边,走这边。我能感觉到,就是这里。”段兰忽然说话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仿佛一个多年未归家的游子临近家门,事实上她的确是一个多年未归家的鬼魂。

车子开始颠簸起来,两边也被一些树木枝叶取代,偶尔有几间破败的民房。张力的车开得非常稳,远灯近灯轮流替换,生怕一不留神看错了前面的路。车子走上一个小坡的时候,突然一颤,路面瞬间倾斜起来。

“不好。”张力大叫一声,车子还没有来得及刹住,整个车身已经翻了个跟头,眼前天旋地转,我的头重重撞到了车门上,然后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一个人压在我身上,我想推却没有力气。眼皮聚集了所有力气,眼前的情景慢慢清晰。我看到段兰压在我身上,张力和赵子成靠在车前面,我们的车已经侧翻了。

我用脚踢开上面的门,然后用尽力气把段兰举了出去,自己跟着站了起来。我把段兰从车里面举出来,拖到外面,做完这一切后,我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了。

休息片刻后,我拿出手机找到秦雪菲的电话,打了几次却怎么也打不通。杜德的电话我没有记,无奈之下,我只能站起来走到车子边,拿起赵子成的包,找到他的手机。

联系好后,我把赵子成的手机重新塞到了他的包里,无意间我摸到一个东西,竟然是一个DV摄像机。

“他们没事吧!”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女声。

我回头一看,是段兰。

“你不是鬼魂吗?怎么也怕摔啊!”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

段兰看着我没有说话,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片刻后,她的神情缓了下来。走到我身边说,“先把其他人救出来吧!”

【8】

侧翻的车子被我们一起推了起来,张力检查了一下,车子没有什么大的毛病。我们重新坐上车子向林头镇赶去。

刚才的事故让张力开车更加小心了,赵子成被玻璃撞到了额头,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我和段兰则坐在后面沉默不语。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拐上了一条大路。根据前面的路标,我们很快找到了去往林头镇的方向。沿着大路,没过多长时间,车子终于开到了林头镇。

时间是凌晨三点,整个林头镇一片寂静,就连一丝光亮都没有。张力打着远灯,小心翼翼地向镇子里面开去。

猛地,张力一下刹住了车。车里面的人身体往前面一倾,前面的赵子成差点撞到前面玻璃上。我们这才看见车子前面竟然站着一个老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的上衣,头发花白,目光怔怔地望着我们。

幸亏张力眼神好,要不然这个老人估计早被车子撞飞了。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那个老人跟着走过来,敲了敲窗户。

“我们,我们来找人的。”张力看了看赵子成,回头说道。

“找谁啊!”老人问道。

“岭南段家。”这个时候,坐在后面的段兰接口说话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那个老人表情一震,目光惊恐地望着我们。

“这个你别管,反正我们不是坏人。你知道段家在哪吗?”赵子成似乎不愿意和眼前的老人多说什么。

“前面那个庄园就是。”老人指了指前面。

赵子成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张力开车。

车子启动了,那个老人侧了侧身体,很快被甩在了后面。我看了看身边的段兰,她的目光望着前面,神情有些奇怪。刚才翻车的时候,她的样子就很奇怪,她到底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林头镇以前是越剧之乡,很多戏子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她们从小就跟着师傅学戏。没有人知道戏子的生活有多苦,无论寒冬酷暑,她们都得起来练嗓子,伺候师傅。每个戏子的梦想就是能够有朝一日成为红角,光耀门楣。”段兰停顿了几秒,竟然哼唱起来,“想不到,情深也曾盟生死,一旦相弃轻如烟。”

车子在段兰的哼唱中停了下来,眼前是一座空旷的老宅,夜幕下,如同一个幽灵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着靠近它的人。

“是这里吗?”张力说话了。

段兰停住了哼唱,打开车门,径直向前走去。

“等等。”我喊了她一声,跟着下了车。

段兰走得很快,没有等我追过去,她便一转身走进了前面的老宅。

“我们,我们要跟进去吗?”张力说话了,望着前面鬼气森森的老宅,他有些害怕。

“当然要跟进去,要是她出事了,你怎么跟秦总交代。”赵子成白了他一眼,提步向前走去。

我没有说话,跟着赵子成向里面走去。

段家老宅似乎多年没有住人,一进去便感觉一股阴森之气。赵子成拿着手电走在最前面,他四处晃着,然后喊着段兰的名字。只可惜,空旷的老宅里面偶尔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类似于老鼠窜跑的声音。段兰如同一滴水落进了大海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闷向酒杯吞日月,恨将怒言问苍天。”这个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似乎是段兰的声音。

“她在楼上,快。”赵子成一惊,喊着向前面跑去。

我和张力跟着追了过去,楼梯刚走了一半便听见上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惨叫声赫然就是赵子成的声音。

“赵子成,你怎么了?”张力大声喊了起来,拼命向楼上跑去。

赵子成躺在地上,本来在他手上的手电此刻在地上滚来滚去,手电的光芒不停地晃来晃去,让整个场景诡异而恐怖。

我走过去拿起手电,赵子成的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正一点一点往外冒。他双手用力捂着自己的脖子,嘴角溢出一些血沫,他嘴唇动了动在说着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9】

张力呆坐在地上,面对如此情景,他显得束手无措。

“我们,我们报警吧!”思索片刻,我拿出了手机。

“不,不可以,不可以。”张力慌忙摆了摆手。

“为什么?”我愣住了。

“这,这 ”张力低下了头。

“到底怎么回事?”我又问了一句。

“是,秦总安排的。赵子成的死,是,是个意外。”张力哆嗦着嘴唇讲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事情应该从我被招进天鹰教的一周前说起,秦雪菲接到一个影视公司的大Case。当然,这个Case并不是《香笺泪》女主角选拔,而是一个真实纪录片。这样的纪录片在国外并不少见,但是在国内却非常少。那个影视公司希望天鹰教能利用自己猎头公司的身份帮他们拍摄一个这样的片子。

于是,赵子成和秦雪菲策划了一个完美又诡异的计划。

他们在报纸上发了几则非常有诱惑力的招聘广告,最终选择了我作为这次计划的核心纽扣。因为我在影视公司做过一年,再加上我是导演系毕业。所以他们按照计划让我顺利进入天鹰教,然后给他们策划了一个让段兰离奇死去的事情。

当然,段兰被段五娘附身这个是节外生枝。本来他们计划当段兰被我们设计假死后,他们会安排段兰去一个特殊的地方,在那里他们要通过心理以及各种暗示让段兰相信自己已然死去。但是遗憾的是,段兰却在半路醒了过来。所以,计划不得不改变。

就在他们商议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段兰忽然说要去岭南段家。于是,他们把重点戏份安排在了岭南。所有的一切都是秦雪菲和赵子成计划好的,他们不但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并且全程都被赵子成用摄像机拍了下来,因为这个是他们最终要交给影视公司的真正答复。

“那这么说,去段兰家里也是计划里面的?”听到这里,我打断了张力的话。

“是,那个桥段其实是为了让整个拍摄效果更加诡异。可是没想到段兰的母亲出了意外,所以,如果报警,警察一定会调查到。到时候,我们就全完了。”张力说道。

“这个貌似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吧,是秦雪菲和赵子成的主意啊!”我皱了皱眉头说。

“不,这个的确和我没什么关系,可是之前有些事情我参与了。反正不能,不能报警。”张力摇了摇头说道。

此时,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张力极力不让报警的原因,原来天鹰教做过的事情不仅仅这一件。

可是,面对赵子成的尸体,我们该怎么办呢?片刻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们必须找人来背黑锅,既然你不想背,我也不想背,那就找个人来背。”

“可是,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啊,难道你想找段兰背?”张力疑惑地问道。

“不,我们找公司另一个人。”我若有所指地说道。

“杜德?”张力忽然明白了过来。

“不错,为了自保,我们只能这样。要不然,我们就报警,反正我是一点责任都没有。”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好,就找他。”张力毫不迟疑地答应了我的提议。

【10】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淌,我能感觉到赵子成的尸体也在一点一点僵硬,继而全身会出现一些斑点,见证他死亡的时间越来越久。

张力在电话里告诉秦雪菲,他们在林头镇出事了,必须派人过来支援。如同我们想的一样,秦雪菲答应马上让杜德赶过来。

与此同时,我和张力开始在段家老宅寻找段兰。虽然段家老宅并不大,可是我们寻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段兰的影子。

张力认定赵子成是被段兰杀死的,因为段家老宅就我们三个人,不是两个人一个鬼。可是我却不这么认为,如果段兰真的要杀死赵子成,何必等到我们来到段家,她在车翻的时候完全可以下手。

“列位看官,秦愁红和杜锦文相逢马上开始。”这个时候,我和张力又听见了声响,这一次我们凭着声音准确地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在赵子成死去的不远处,有一个正在运转的录音机。

我按下停止键,然后后退了一段时间,重新播放,然后听见了之前我们听到的所有声音,包括类似于段兰的唱段。

“这个录音机是谁放这里的?”张力愣住了。

“也许,段兰刚进来就被人控制住了。有人藏在我们背后。”我分析道。

就在我们疑惑不解的时候,张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杜德打来的。

“我现在就在老宅的外面,你们在哪里?”杜德问道。

“我们在二楼,你进来吧!”张力按照计划说道。

挂掉电话,我和张力躲到了一边,同时打开了摄像机。现在我们静静地等着杜德入网。

几分钟后,楼梯传来一个声音,然后一个人走了过来,他正是杜德。他喊着赵子成的名字。

“在这里。”张力喊了一句,把杜德的目光引到了前面靠着墙壁的赵子成尸体上。

“怎么回事?”杜德走了过来,跟着拍了赵子成的尸体一下,赵子成的尸体顺势倒了下来,同时事先被我们塞在赵子成手里的尖刀刮倒了杜德的身体。

“你他妈的干什么?”杜德一脚踹了过去,把赵子成踹倒在地。

“OK。”我和张力从旁边走了出来,然后我关掉了摄像机。

“你们搞什么鬼?”杜德捂着被割破的左手看着我们。

“刚才你错手杀死赵子成的情景已经被我们记录下来,你现在最好想想应该怎么和警察解释。”张力得意地说道。

“你说什么?”杜德愣住了。

“你还不明白吗?你错手杀了赵子成。”张力冷笑一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妈的胡说八道,我不过踢了他一脚。”杜德恍然大悟,他疯了一样冲过来和张力揪打在一起,“你害我?”

慌乱中,两人摔倒在地上,张力的身体颤动了几下,不再动弹。他的背后插着一把刀,那把刀正是刚才他塞在赵子成手里的。

“现在,你真的杀人了。”我看着杜德,无奈地说了一句话。

【11】

我离开段家老宅。

当然,和我一起离开的是段兰。

事情现在开始还原。

当张力开着车发生侧翻的时候,我看到赵子成包里面的摄像机以及里面拍摄的整个内容,我顿时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虽然秦雪菲的计划我并不是全部知晓,但是至少明白了一半。而这个时候,段兰醒了过来。

这一次段兰的苏醒,不再是段五娘的附身,而是真实的段兰。

面对侧翻的汽车,晕倒的赵子成和张力,我只能如实告诉她一切事情。当然,摄像机里面的画面也被她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她的母亲被车撞到的一幕。她愤怒得要马上杀死赵子成,但是被我拦了下来。

我们进行了一个周密的计划,所有的杀机等到林头镇再进行。

于是,段兰依旧是被段五娘附身的段兰,所有的事情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等到了段家老宅后,段兰消失了,跟着赵子成被杀。

杜德没有死,他被打晕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面对的是两具尸体,相信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因为那把杀死赵子成和张力的刀,已经塞在了他的手里。

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段兰说她并没有杀死赵子成。当时她下车后,感觉迷迷糊糊地便走进了段家老宅,之后发生的事情她一点都不记得。说实话,那个时候的段兰的确有些奇怪,她唱着《香笺泪》的唱词,声音活灵活现,简直就是个活脱脱的戏子。

对于自己被段五娘附身的事情,段兰显得很坦然。因为她经常做梦梦到自己站在一个舞台上,底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段五娘。

天亮的时候,我和段兰分手了。

我离开了南城,去了林城。

一个月后,我在新闻上见到了秦雪菲被抓的消息,在她被抓的同时牵连出了一个地下猎头公司所犯下的罪过,其中包括洗黑钱,偷运尸体,甚至杀人越货。画面上的秦雪菲低着头,一语未发。在她身边一起受审的是杜德。

这个昔日名为天鹰教的猎头公司彻底走到了尽头。根据新闻上面的解释,杜德并没有选择自首,而是把张力和赵子成的尸体埋掉,并且和秦雪菲一起掩埋了事实。但是后来有一个神秘的举报人给警察局发送了一个视频,上面显示着张力被杜德杀害的画面。

当然,那个举报人就是我。只有秦雪菲和杜德彻底落网,才不会影响我以后的发展。

现在,我受聘于林城一家最大的影视文化公司,我们正在制作一部惊心动魄,卖点十足的真实纪录片,当然这个片子的主角正是段兰。

段兰现在正在林城一家心理诊所接受治疗,为她治疗的是我的朋友,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心理医生,他叫夏安。夏安告诉我,段兰之所以会出现被段五娘附身,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她曾经受到过《香笺泪》的暗示,再加上她本身喜欢话剧,还是话剧演员。所以很多时候过于投入,当外界撞到记忆神经末梢的时候,便会让自己置身于曾经的幻想中。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夏安,那天在段家老宅,当我把杜德打晕,在楼下找到段兰的时候,亲眼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她的身上缓缓走出来,昏暗的光线下,我看见她的样子赫然就是民国时期的装束。

如果我把这个事情告诉夏安,他一定会说我是看花了眼,但是世界上本来有很多事情就不是我们所掌握的。

【12】

段兰睡着了,夏安站起来往门外走出去。

最近几天,段兰的情绪好了很多。这种多重人格分裂在心理学上并不是少数,但是和民国时期的戏子产生重叠倒真的是很难遇到。

为了能改善段兰的情况,夏安除了自己做功课,他还让段兰写一些东西,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些东西。

现在,夏安拿起那些段兰写的只言片语看了起来秦愁红为了杜锦文,不远千里寻访他。而我的苏林你在哪里?我一直不相信那个杀死我的人是苏林派来的,但是当我死后看到那个杀死我的女人和苏林抱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碎了,我无法转世,无法轮回。

我在等待什么?

看着眼前的文字,夏安皱紧了眉头。前天,夏安刚刚查到了段五娘生前的一些事情,她的确是被一个女人杀死的,但是具体被杀原因却并没有找到。当然,夏安也对段兰的资料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除了发现段兰也姓段,并且也是个越剧演员外,其余和段五娘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

难道说段兰当初真的被段五娘附身了?

这个时候,夏安身后的门开了,段兰从里面走了出来,她走得很慢,如同飘一样,轻轻来到了夏安的身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