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附:隐藏版结尾

    二零零四年一月四日,早晨八点零五分。

    手术时施用的麻醉剂渐渐失去了效果,罗飞开始感觉到伤口的疼痛。不过这点痛感对他来说几乎没什么影响,他的心情平静,正轻松地享用着热腾腾的早点。

    病房门口忽有个人影晃了一下,罗飞眼尖,提醒身旁的慕剑云:“尹剑来了。”

    慕剑云“哦”地站起身,向着门口迎去。尹剑这时已经进到屋内,他的脸色绷得紧紧地,看起来很是不安。

    慕剑云正想告诉尹剑手术挺成功的,后者却对她视而不见,只直勾勾地看着罗飞道:“罗队,出状况了!”说话间,他已步履匆匆地从慕剑云身旁掠过。

    慕剑云心一沉。她知道尹剑并不是个唐突的人,此刻表现得如此失礼,那所谓的“状况”恐怕还不是小事!

    本来依靠在床头的罗飞应声而起,努力向前倾着身体问:“怎么了?”

    慕剑云在一旁担忧地提醒:“你慢着点,别动到刀口!”

    尹剑这才想起罗飞的伤势,瞟了一眼问:“你的腿没事吧?”不过他的关怀并不热切,因为某块沉重的石头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没事。”罗飞摆着手催促,“快说,你那边怎么了?”昨天罗飞受伤以后,尹剑便替任大会现场的总指挥,负责善后工作。罗飞现在很担心:某非现场终究有群众伤亡?

    尹剑说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文成宇的尸体失踪了。”

    “怎么会呢?”罗飞一愣,同时脑子飞速旋转,开始回忆昨天的情形。他记得自己在黑暗的礼堂中追上了那个化名为Eumenides的年轻人,他亲眼看着对方停止了呼吸。随后他呼叫了增援警力,尹剑和柳松等人陆续赶来。大家把他和文成宇抬到了礼堂外,分别送上了两辆救护车。再后来发生了什么罗飞就不知道了。

    尹剑一开口正接上罗飞的思路:“运送文成宇的那辆救护车后来失踪了!”

    “失踪了?”罗飞的心蓦然沉下,隐隐有了极为不安的预感。他开始进一步回想当时的情形:当时小E在重伤之下慢慢阖上了眼睛,脉搏也停止了跳动。但对方是否已确定在医学上死亡?自己并无判断的把握。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让救护车栽小E去医院抢救,或许能挽回对方万一的生机。难道小E真的没有死透,竟劫持了那辆救护车?

    不过罗飞随即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对方即便没有死亡,那两处重伤也不是闹着玩的。一处右肩部的枪伤,失血已经染透了他的半边衣袖;另外一处则是脖子上的刺伤,伤口黑肿一片,确是中了剧毒无疑。而罗飞在现场已摸不到对方的脉搏,这说明对方至少已是濒死的垂危状态。就算他命大能侥幸存活,怎么还不得在重症室抢救个两三天的?若说他转眼就能劫持救护车,那简直和神话无异了。

    可那辆失踪的救护车又怎么解释呢?会不会是交流不畅失去了联系,想到这里罗飞便追问:“没有我们的同志在救护车上吗?”

    “本来是安排了人的,但护士说那是无菌车,我们的人不能上去。所以我只好派了辆警车在后面跟着。”

    这样的处置倒是没问题,但效果显然不尽人意。罗飞脸色深沉,继续问:“后来呢?”

    尹剑沮丧地回答:“那救护车开得太快,我们的人跟丢了。”

    罗飞皱起眉头,带着责怪地口气反问:“这事你昨天怎么不说?”罗飞说的“昨天”显示是指自己进手术室之前。

    “当时没觉得事情有多严重,只以为救护车司机都喜欢开快车。只要到120调度中心查一下,看看是哪家医院出的车就行了。”

    罗飞听出尹剑话中的潜台词,追问:“那现在呢?事情有多严重了?”

    尹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说:“一个小时前,我们在郊外找到了那辆救护车。司机和护士都被捆在车后厢里,但文成宇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罗飞一边听一边分析尹剑的用词。司机和护士被“捆”在后厢,并没有被杀害,那警方必然已得到他们的笔录。而尹剑两次提到文成宇的时候,都加上了“尸体”这个词。这说明从警方已掌握的情况看,文成宇尚没有复活的可能。

    罗飞稍稍放心了一些,问:“是什么人干的?”

    “一个女人。她装扮成护士混上车厢。随车有两个真正的护士,当她们质疑那女人的身份时,却被对方用电棍迅速制服。”

    罗飞联想到前面的一个细节,敏锐问道:“这个假护士是不是就是阻拦警察进车厢的那个?”

    尹剑点头道:“就是她——那个女人带着口罩,所以遇袭的护士说不出她的容貌。”

    罗飞边想边问:“就她一个人?没有同伙?”

    “有一个同伙,从身材看应该是个男人。这个男人事先袭击了救护车司机,把对方捆绑后塞在驾驶室里,自己则取而代之。等把车开到郊区后,男人来到车后厢,和那个女人一块带走了文成宇的尸体。”

    虽然不抱希望,罗飞还是问了一句:“这个男人露出容貌了吗?”

    尹剑摇摇头:“他全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

    罗飞陷入深深的困惑。一对莫名杀出的男女,这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是小E的同伙?可是小E一贯独来独往,根本就没有任何同伴!

    又或者是Eumenides理念的追随者?在这座城市中,Eumenides还是颇有一批拥趸的。这次小E公开发布“死刑通知单”,也确实吸引了不少追随者来到现场。这次劫车行动会不会是粉丝们疯狂的行为呢?

    就在罗飞难得其解的当儿,尹剑递上了一个证物袋,说道:“罗队,你听听这个吧。”

    罗飞的目光一挑,看见证物袋里装着个小小的mp3。他随即又看向尹剑,传递出询问的神色。

    “这是那个假护士留下的。”尹剑解释说,“她还留下了口信,说一定要让刑警队罗队长亲自来听这里面的内容。”

    “哦?”罗飞连忙把那证物袋接过来,同时问道,“你听过没有?”

    尹剑摇头说:“没有。我担心有什么机关,别听一次就毁了。”

    这担心倒也不无道理。罗飞赞许地点点头,说:“给我双手套。”

    尹剑掏出白纱手套给罗飞,罗飞戴好手套,取出连接在mp3上的耳机塞进耳孔里。然后他按下了mp3的播放键。

    片刻之后,罗飞听到了一个噩梦般的声音。那声音是如此地出乎他的意料,带起一团浓密的黑雾,将罗飞紧紧地包裹着,几乎令他无法喘息。

    尹剑和慕剑云站在罗飞床前,他们虽然听不到mp3里的内容,但一股彻骨的寒意仍在向他们汹涌袭来。因为在罗飞的脸上,他们看到了从未出现过的神色:不可思议般的惊愕,还有着无法掩藏的深深的恐惧。

    他们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能如此迅速地击垮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

    Mp3里录制的那段声音很短,但罗飞却足足有俩三分钟没有回过神来,当他终于把耳机取下的时候,他的神色仍然恍惚无常。而那段声音也兀自在他的耳畔回响。

    一个嘶哑的,非人一般的声音。最熟悉,却又最陌生。

    “我的孩子迷路了,我带他回家——”那个声音稍作停顿之后,又继续说道,“罗飞,我的老朋友。你以为我们之间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可事实上,它才刚刚开始……”

    (完)

    关于谜题的解答:

    1.“我的网易的博客”是个叙述性诡计,这个已经说过了,不再重复。

    2。我把一件东西藏在朋友家里,我的朋友说:“我来自南方,最怕热了。”这是在提示大家,隐藏结尾是藏在qq空间里,这个很多人都猜出来了。接着要解决的就是具体是哪个qq的问题。

    3.我拍了张照片发给朋友,朋友说对着这照片就能找到他家的名字。可是他根本还没有起名,而照片的内容他也没看。所以这个名字只跟照片生成时的属性有关,而和照片的内容无关。

    4.我追问名字的问题,朋友生气了。生气的原因是他当时也回答不出来,进一步追究,前面有伏笔的,朋友不会做乘除法。所以这名字是和乘除法有关的,朋友生气是觉得我在故意刁难他。

    5.鼠标右键查看照片属性,出现一个乘法(照片的分辨率),如此清晰。这个乘法的结果就是目标qq的昵称。注意是昵称而不是qq号,对应的是可以改变的容易查找的家名而不是固定不变的复杂而又难记的地址。

    6.这样就找到了目标qq,当然要进入空间的时候需要凭密码访问。关于密码的提示已经非常清楚,就是那句“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注意文中强调了音调不准是进不去的,所以密码是这具歌简谱数字而不是歌词。

    7.没有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