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他突然放声,笑声冰冷恐怖,透露着赤裸裸的威胁恐吓,随后,他伸出手指,探进了嘴巴里,用力一按,拿出手指,笑着看着所有人:“专案组不是在我家中找出了氰化钾吗?我口供说是本打算杀害范长根夫妇用的,后来考虑到氰化钾作用效果太快,选择了三氧化二砷,其实,我也在说谎。真正的用途,你们很快就知道。”他用力一咬牙。

    那一刻,全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注目着陈进的异常举动。

    徐增的心在那一刹那突然崩塌,他想起了那次在快餐厅见到陈进时,陈进没有吃饭,说自己刚拔了牙。原来……原来……一刹那,他心中透亮,瞬时明白了陈进拔牙的原因,因为他在假牙里放置了剧毒物氰化钾,为了是最后时刻自我了断!

    这也就是为什么陈进曾经告诉他,他不惧怕警方的刑讯逼供,警方不敢也不会对他用刑,他声称自己有双重保险。一重保险是他是脑癌中后期,警方不敢对他用刑。另一面,他顾虑到万一警方如果依旧对他用刑,他吃不住折磨,还能用嘴里的毒药自我了断!

    好一个双重保险!

    从陈进咬破氰化钾到昏迷,随后抽搐死亡,整个过程仅持续了几分钟。

    现场一片混乱,法警拉扯倒地的陈进,试图抢救,结果当然徒劳无功。就算专业医生在旁边,服下高剂量氰化钾,同样也救不活。陈进在死前对这一点完全心知肚明。

    他在最后抽搐前,脸上是挂着笑容的,因为他的所有计划在这一刻全部达成了。

    他让所有的人都相信了他有犯罪同伙这一点。

    如果他没同伙,他是个同性恋,怎么会替甘佳宁复仇?要知道,大学同学全部说陈进几乎没和女生接触过,也没印象他和甘佳宁有关系。

    如果他没同伙,杀害江小兵何必选择更有风险的方法移尸?

    如果他没同伙,杀害李、范两家时,那个骑电瓶车的身影为何偏瘦许多?

    如果他没同伙,如何能做到12月22日杀害范家时,他自己却一直住在浦江大酒店客房内,并且有酒店的监控作证?

    如果他没同伙,何必要销毁牙刷、毛巾等带DNA的东西,却根本没办法把家中地上的毛发全部弄干净?

    如果他没同伙,他真心要害徐增,为什么不是正盒雪茄都装了TNT?

    在这之后,公安一定会重新调查他的同伙,到时会查浦江大酒店的记录,通过8楼走廊的监控,可以清晰地看到陈进在12月21日晚上进入房间,直到12月22日早上9点才离开房间。在此期间,他寸步未离开过806房。

    可是当公安再想调查他的同伙到底是谁时,会发现寸步难行,因为没有他同伙的任何线索,陈进已死,再也找不到人录口供了。即便查陈进的同性关系,会发现更是一无所获。

    因为陈进,压根就没有同伙。

    徐增掩上脸为陈进叹息,他也不清楚陈进的同伙会是谁。但一瞬间,他脑海中浮现出陈进第一次回国见面交谈时的对话。

    那时,陈进告诉他,甘佳宁“至少还有两个心愿。第一,她不愿自己儿子以后过上天天提心吊胆,受人欺凌的日子。她不想儿子这辈子就此毁了。第二,始作俑者还没死,炸死的三个,我打听了下,都是小卒子。”

    是的,陈进所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甘佳宁的这两个遗愿!

    第二个心愿,陈进已经杀了范长根夫妇和张宏波,甘佳宁的直接仇人全部已经死了。

    可是对甘佳宁的第一个心愿呢?保护她的孩子。

    陈进曾想过无数的办法来保护她的孩子,但都是不可行的。因为甘佳宁炸死了一个江平,自己要替甘佳宁复仇,杀掉剩下的仇人。

    自己这么做,毫无疑问,犯罪动机是必然会暴露的。

    犯罪动机暴露后呢,该怎么办?

    陈进倒是有办法能把犯罪做得天衣无缝,自己逃回美国,过剩下几个月的生命。

    但犯罪动机根本没办法掩藏。

    如此的结果只有是仇人的家属会继续像江平、李刚家属那样,对何家进行疯狂的报复!

    人是杀不完的,就像范家那样,在金县拥有只手遮天的能力,他们要让一家毁灭,要让一个孩子的一生悲剧,他们做得到,很容易就做得到。

    谁敢管?

    没人敢管范家的报复行为,这在他看到江平、李刚家属侵犯何家时,已经完全心知肚明。

    为了复仇,害活着的人饱受仇人家属的欺凌,甘佳宁若是在天有灵,也一定后悔难过。

    陈进想着怎么样才能完成甘佳宁的第一个遗愿,保护她的孩子。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牺牲自己,来营造一个不存在的“同伙”,让那个永远找不到的同伙一直威慑着范家,使他们不敢再去欺辱何家!

    那个同伙是他最重视的人,才是他要用生命保护的朋友。

    只有警察永远查不出这个“同伙”,甘佳宁的第一个遗愿才能完成!

    所以他必须做出轰轰烈烈的大案,在被抓之后,要给出充分的理由,让警方相信他是一个人犯罪。而在最后法庭上的机会,当着省市县三级领导,当着范家家属的面,最后一辩,爆出那个永远找不到的同伙,并进行赤裸裸的威胁,让所有人再也不敢找何家的麻烦!

    不这样做行吗?

    不行。

    这案子一开始他的犯罪动机就会曝光。而警方也早晚会查出是他干的。就算他逃回美国,度过剩下时光,警方早晚会通过一一排除甘佳宁同学,查到他的出入境信息,发现他在案发后回国了。

    如果一旦曝光案子是他干的,范家还会放过何家的婆孙吗?

    即使他在犯罪中营造出另有同伙的迹象,但那些迹象不是坚固的证据。警方如果迟迟找不出他的同伙,最后一定认为案子是他一个人干的。

    唯有在最后时刻,当着所有人的面,摆出铁一般的证据,证明另有一个没抓获的同伙,才能彻底震住所有人!

    这是可行,也是唯一的办法!

    还有其他办法吗?

    如果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法律会制裁范家。可是在金县可能吗?

    江平硬生生弄死了何建生,他得到制裁了吗?

    甘佳宁事后他们找到何家,甚至对幼子都动手,警察管了吗?

    没有,他们没有管,不想管,不敢管,也管不了,因为他们这个关系网实在太恐怖了。

    陈进唯一能做的,只有走这条路,牺牲自己,来彻底完美地达成甘佳宁的两个心愿。

    没有人会知道陈进是怎么做到的,徐增也想不出来陈进到底是怎么营造出一个不存在的朋友。

    尤其是12月22日杀害范长根那次,警方的后续调查会找到监控中陈进走进806房间时的清晰面部特征,从而形成坚定的不在场证据。

    这是陈进精心设计的一个铁证。

    他一共有三张身份证,除了购车买房的那张外,他用真身份证订了806的房间,再用第二张假身份证订了楼上906的房间。

    在晚上,趁着夜色笼罩,他先来到906房间,这是顶楼,他从窗户上挂下一条软梯和一根保险带,那天是风雪天,陈进早在前几天的气象预报中就得知,没人会看到一个风雪天夜晚的顶楼房间会有这么一幕。随后,他来到806客房,用保险带固定自己后,顺着软梯爬进906房,把保险带和软梯收了后,一晚上他都住在906房。第二天早上作案时,他离开906,并且经过化妆打扮,戴上帽子,离开酒店,使酒店的一楼大厅监控也拍不到他的脸。

    在作案后,他回到酒店的906客房,按同样方法爬回806,在这个风雪天依然没被任何人看到。此后,他一直等到9点,这才正大光明地离开了806房,从而营造了一个坚定的不在场证据。

    当然,他考虑到如果警方有极端聪明的家伙,会怀疑他一个人作案,并且想出了楼上楼下转换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可能性。

    好吧,如果真有那么绝顶聪明的警察,警方依旧会一无所获。因为警方会发现,那一天九楼的监控或许是被清洁工的拖把幢歪了,拍不到906房的画面,从而根本没办法确定陈进是否用上下楼的方法制造身在806房的不在场证明。

    而他登记的906房间的身份证,经查确实有这个人,但查了后会发现不是。

    但凭这点能判断陈进没有同伙,一切都是他死前虚张声势吗?

    没办法,逻辑上要证明一样东西存在很简单,找出这样东西。

    但要证明一样东西不存在呢?很难。就像你没办法找出证据证明上帝不存在。

    他们找不出陈进的同伙,难道就能说陈进是在唬人,根本没有同伙吗?

    找不出只因这个同伙被陈进保护得太好,线索太少,而陈进在法庭上的最后一辩,简直铁证如山,各项证据都指向了他还有另一个同伙。

    通过随后的尸检,警方会发现陈进的肛门括约肌松弛,这也是他在前几个星期弄出来的。所以看守所的人会告诉徐增,前段时间陈进上厕所在呻吟,以为是癌症发病,事实上根本不是,而是他用很痛苦的方式,让自己的肛门扩张,从而再次制造出自己是同性恋的铁证。

    而警方问遍陈进同学,得到的供述都将是他整个大学期间从未和女性有接触。

    其实那是因为他大学时的自卑,根本无关同性恋。

    在美国多年他也从未谈过恋爱。这是因为他一直深爱着甘佳宁!

    但警方呢,一定认为他是同性恋!

    至于杀害李范两家的骑电瓶车男子,无疑是陈进本人。只不过他穿了紧身的薄衣服,并且整个人缩着骑车,造成视觉上这人不是陈进的印象。

    事实上,陈进在警局交代的犯罪经过,才是真实的。所以测谎仪都证明他没有说谎。唯独涉及到他的犯罪动机,他和甘佳宁的关系,这些的交代是他编造出来的。

    他不惜冒着更高的风险设计处理江小兵的尸体,不惜在后面的每次犯罪中,都画蛇添足,无疑是要营造出他有另个同伙的坚实铁证。

    他的整个犯罪计划无疑是让人嗔目结舌的。他明明独自犯罪,却要让犯罪在警方侦查过程中,看起来是合伙犯罪。同时,在被抓获后,他又能给出十足的证据与合理的解释,让警方放弃案件是合伙犯罪的判断。最后,在法庭的最后一辩,他还要能列出更坚定强大的证据链,来推翻前次的解释。

    三重的动机嵌套在一场犯罪计划中,并且每一重的犯罪动机都需要有足够的证据支撑,而每一重的犯罪动机又能找出更坚固的证据来推翻前一重的犯罪动机。

    这需要多么强大的智慧,这需要多么精妙的构思!

    可是这一切,他做到了,陈进做到了自己的终极计划。

    只有这样,才能在最后来一句赤裸裸的威胁:“虽然我进去了,可我那位朋友依然还在外面,哼哼,上门找过何家麻烦的还要小心了,哈哈。”

    后来的事实证明,陈进赢了这一局。

    所有受害人家属,包括范家,再也不敢找何家的丁点麻烦,对于何家的事,更是闭口不谈。

    这其中一方面原因是每个人都是爱惜自己生命的,尤其亲眼见证了这四起凶残的杀人案,并且得知还有一个凶手始终逍遥法外,警方再也没抓住。更得知了陈进并非为甘佳宁复仇的,那个没抓住的凶手,才是真正替甘佳宁复仇的。

    这就像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挂在他们头顶,让他们做事不禁收敛许多,并且凡事都留有余地。

    另一方面,当省市县领导在当天审理完商讨抓捕另个凶手,保护受害者亲属的应急会议上,都下了指示,要求他们亲属以后绝对不能再骚扰何家,否则公安机关一律进行抓捕,按照法律严格审判。

    这是省级领导下的指示,下面的人当然要听,没有领导会想这案子还有新情况发生,所有人都想尽快把这一页翻过去。

    不管是干干净净翻过去,还是糊里糊涂翻过去,随着时间淡化,总之,绝对不能再出事了。

    而让徐增最意外的是,在陈进生命的最后,他不光是牺牲了自己,更为了甘佳宁的两个心愿,把自己带上了同性恋的标签。

    徐增很清楚,陈进从来都不是同性恋,他十多年来一如既往深爱着甘佳宁,怎么可能是同性恋。也正因他爱着甘佳宁,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谈恋爱。

    他竟不惜毁坏了自己的声誉,给自己贴上了异样的标签,来营造出另一个同伙,完成甘佳宁的心愿!

    可徐增从来都想不明白,像陈进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爱着甘佳宁这么多年,更重要的是,所有人,包括甘佳宁自己,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默默爱着她。

    陈进从来没有向甘佳宁表白过,甚至从头到尾,他和甘佳宁都没说过几句话,陈进也从不让徐增告诉甘佳宁自己爱她。

    徐增逢年过节来看望甘佳宁,并不是自己对她有好感,而是为了这个老朋友想知道她的近况。

    甘佳宁从不知道陈进会如此深爱着他,她的世界里,或许根本没有陈进这样一个人的位置。可是陈进的世界里,全部是她。

    这个秘密,恐怕只有陈进一个人知道,永远被带入他临死前的微笑中。

    陈进永远记得那个故事。

    刚进入大学时的他,瘦小丑陋,在班级中的学习成绩又差,从来不被人注意,他很自卑,极其自卑,感觉所有的生活,所有的未来都是黑暗的。看着周围的同学一个个活泼开朗,享受着大学的自由和对未来的憧憬,他心中更无法承受,他觉得那是他这辈子最难以忍受的时光,他甚至想着自杀来结束这没有趣味的生命。

    那一天晚上,他在学校后山的林子中,对着一棵树,一边低声流泪抽泣着,一边脱下裤子,对着树做那种事。这是他唯一发泄的途径。

    很不巧,甘佳宁偏偏在那个时候路过,并且看到了这一幕,她吓得马上逃走了。

    陈进极度惶恐,他对未来的一切更是彻底心灰意冷,第二天,恐怕所有同学都会知道了,自己再也没有脸面活下去了。

    他一夜没睡,整夜都在想着如何结束自己的生命。

    第二天,他心灰意冷地前去上课,在上课前,甘佳宁从他身旁经过,微笑着朝他点点头,偷偷递给他一个信封。

    他恐惧地拆开,看到里面写着几行隽秀的字:“你放心,我什么也没看见。我想你一定有很多心事,我希望你平时能与大家多沟通,如果有什么困难,相信同学都会热心帮助你的。当然,我也会。希望你尽快从低落情绪中走出来,做一个开朗、积极的人,热爱你的明天。”

    “热爱你的明天”,陈进顿时热泪盈眶,把这封信偷偷折好,放进自己的书包里,一直保存着。他回头看了眼坐在另一侧的甘佳宁,甘佳宁对他抱以一个亲切的微笑,伸出手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这个微笑,陈进永远忘不了,这是天使的笑容,这是人间最美丽的笑容。

    从那一天起,陈进的一生都改变了,他开始对未来有着憧憬,他开始努力学习着,希企通过努力,明天一定会美好。

    后来,他偷偷给甘佳宁一封信,信上只写了“谢谢”两个字。

    或许对于甘佳宁,这点小事不算什么,恐怕她早已淡忘了。

    可是陈进永远忘不了,如果不是那一份鼓励,恐怕他早已选择了过早结束自己的生命,他的所有生活都是这位天使给予的。他深爱着这位天使,他并不是想成为这位天使的另一半,他只是想这位天使能永远快乐地生活下去。

    当得知甘佳宁结婚了,陈进替她由衷开心。

    当得知甘佳宁有了孩子,陈进仿佛是自己有了孩子一般高兴。

    大洋彼岸,永远有一颗坚定的心期待着她的美好生活。

    只不过,这一切甘佳宁永远都不知道罢了。

    法庭一片乱,各个相关人员都在处理着后事,徐增悄悄离去,他心在颤抖,他的心在流泪。

    刚步出法院,徐增就接到了女朋友的电话:“喂,我听我爸说庭审现场出状况了,他那边正在处理,发生什么事了?”

    徐增抿抿嘴,不情愿回答:“没什么大事。”

    “陈进判了吗?”

    “判了。”

    “死刑立即执行吗?”女朋友对于这个差点害自己没老公的凶手依然很记恨。

    “差不多吧,”徐增无力地回答一句,过片刻,又笑了起来,莫名其妙说了一句,“不过他现在应该挺好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是的,陈进的目的达到了,他是应该挺好的。至少他死前是开心的。

    可是,这一切从头到尾难道不是悲剧吗?

    何建生因自己的倔强被打死了。

    甘佳宁为了何建生付出自己生命。

    陆卫国无缘无故牺牲。

    李刚的生命时钟被改写。

    江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上代价。

    江家、李家、范家为此灭门。

    张宏波死不瞑目。

    陈进也闭上了眼睛。

    王格东的仕途彻底走到了尽头。

    但是,这一切悲剧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徐增拾级而下,当走下金县人民法院最后一级台阶时,他找到了答案。

    水泥平台上立着一个大理石的巨型地球仪,地球仪上刻着两个大字——“法律”。

    哈哈,法律算个球!

    他终于找到了答案。

    (全文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