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1-完结

    第一百二十一章鬼号响起的时候

    (130)

    短信说的,沼泽田有路可以进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超把车骑到医学院,放好,随后来到医学院后面的那条河边。

    此河是沼泽和学校的分割线,窄的地方只有三四米,宽的地方也不过是五六米。但河上没有桥,不是超人,当然过不去。

    他沿河走了一段,看到,河最西南面的地方,几块又长又厚的木板,搭在了河上,直接贯通前面的沼泽地里。

    原来真的已经搭好路了。

    张超看了看旁边,周围寂静一片,半个人影都没有,这种情况下,我要一个人走进沼泽?

    他犹豫了一下,回想起过去医学院教学楼的经历。而且自己眼睁睁看到过古装女和山魈儿跑进沼泽田中。

    就算僵尸、山鬼,都是怕人的,可人如果面对面遇到,能不怕吗?

    尤其对面沼泽田里,茂密的杂草丛生着,如果,如果我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旁边的草堆里,就是古装女,那……那该怎么办!

    张超心中纠结着,不敢往那边进去。

    这时,短信再度响起,拿过来一看,还是长串的号码:“只有卖力表演,才能获得最后的奖励。”

    这明显是个圈套。说不定,圈套里的人,正在沼泽田里等着他呢!

    但就算是个圈套,设计者就在沼泽田里等他,又能怎么样!

    张超摸了摸口袋中的电击棒,心中下了个决定,让事情做个最后了结!有电击棒在,就算对方有什么武器,也不用怕!

    随后,他从河上的木板,快速跑了过去。一进沼泽田中,就踏进了一片腰高的杂草丛中。脚下的土地有点软,但还不至于像电视里的那种沼泽,能让人陷进去。

    周围望了一圈,寂静无声,只有无边的杂草和乱树,还有沼泽田中一个个零星分布的水塘,幽幽泛着光亮。

    张超深吸一口气,随后手里开始紧紧握住电击棒,谨慎地注意着身前身后的一切,继续向前走去。

    走出十几步,前面的杂草,有明显被人砍过的痕迹,中间现出一条小路。

    看来李峥和王红,应该已经到过这里了。

    张超点点头,顺着小路,继续向沼泽田的更深处走去。

    走了将近五分钟,已经到了沼泽田的深处。身后的医学院,远远地立着,有些模糊了。

    正当他顺着路,继续要往前走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大片低矮的草地,草地中间,出现了两个东西。

    张超定睛一看,吓得忙趴下身,躲进了草丛中。

    白衣古装女,正一动不动地站在草地正中,背着他。古装女旁边,有一只看似大猴子的动物,也直着身体,一动不动地立着。两个东西,都昂着头,对向了天上的月亮。

    银白色的月光,静谧地洒落下来,照亮着整片的草地,也照得整个沼泽,都显得异常的幽深、诡异。

    张超缩在草丛中,大气不敢出,只是凝神地看着这两个离他百米外的东西,昂头对着月光,一直没有动,像是雕塑一样。

    可正当他在凝神关注前方的时候,身后,一道浮影,却在悄然无声地向他靠近。

    “官人好比天上月。”一声悠长的诡异乐声,响了起来。

    张超一惊,一愣,随即,一丝冰凉,从背上,掠了过来。

    古装女和山魈儿,突然转过身,望向了这边——

    第一百二十二章现金佚事

    (131)

    一声越剧唱腔,悄然在耳边响起,随后又重归寂静。但古装女和山魈儿,却是转过头,望着草丛的方向。

    背后一丝冰凉的触觉,像蛇一样,缓慢地,缓慢地,悄悄爬上了脊背。

    张超一慌,连电击棒也忘了拿出来,本能地要跳出来。

    突然这时,还没等他跳起,背后一声女人大喝“滚开”,同一时间,一只手一把蒙住了他的嘴,不由分说地把他飞速向后拖去。

    张超竭尽全力地挣扎着,但背后的人力气非常大,牢牢捂了他的嘴,一口气拖出几十米远,才停下来,将他放在一堆草丛上。

    张超惊慌地转过头一看,却发现了依然黑衣白脸装扮,满脸怒气的王红,正盯着他看。

    张超迟疑一下,道:“是……是你把我拖出来的?”

    王红冷声怒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今天晚上我要收拾这两个东西,又被你破坏了!”

    张超道:“我……我也不知道,我……我怎么破坏了?”

    王红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突然出现,把僵尸和山鬼都吓跑了,我们怎么处理那两个东西?你是人,好不好,鬼东西都是怕人的。你这么靠近,气息迟早要被他们发现的!一发现就跑了,我守了好几夜了,都是你害的!”

    她拳头微微捏起,似乎准备着往张超脸上揍过去。

    张超害怕道:“那……那刚才越剧的声音,还有我背上冰凉的感觉,是……是你?”

    王红冷哼了一声,道:“不是!”

    张超道:“那……那是什么?”

    王红道:“阴魂!”

    张超一惊,道:“阴魂,阴魂不是怕人的吗?”

    王红道:“谁告诉你阴魂就一定怕人了?怕人,那你两个同学就不会跳楼了!这个阴魂又不是一般东西,你靠近她妹妹和她儿子,她不来找你,找谁呀!”

    张超又惊又慌,道:“那,那今天跑了,该怎么办?”

    王红道:“先出去,你找李峥说吧,哼,我可不像他那么好人,多看你一眼,我就想揍你一顿!”

    张超被她吓得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站起身,悻悻地跟着她,离开了沼泽田。

    走到了医学院东面的路上,前面停着那辆宝马730的大型商务车。王红让他滚上车,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

    李峥坐在驾驶位上,看见先上来的是张超,有些惊讶,再看后面的王红,脸上都是怒火,想了一下,露出个无奈的表情:“小王,他……你没处理掉?”

    王红怒道:“都是这小畜生,居然会冒出来。阴魂都找上他了,僵尸和山鬼也发觉了。我真不想救这小鬼!”

    张超颇有些内疚,低着头,道:“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王红突然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冷声道:“三番两次破坏我们,你到底要干什么!”

    李峥忙叫道:“小王,快放手!他只是个学生,我调查过了的。你听他自己说吧。小张,你说说,为什么今天晚上你会出现在沼泽田里?”

    张超被王红这么一恐吓,有点语无伦次,结巴道:“我……我收到……一条短信。说……说求是会在沼泽,叫……叫我去看看。”

    王红道:“手机拿来。”

    张超只好把手机拿出,交给她。

    她把短信都翻了一遍,又把手机交给李峥看了遍。李峥低头想了下,又抬头道:“真是有人跟踪,只是不知道跟踪的是谁。”

    王红冷哼道:“谁知道是有人跟踪,还是就是他在跟踪呢!”

    李峥道:“他确实是个学生,你放心好了。小张,说句不好意思的话,其实,你我没见面前,我就找人,一直在跟踪调查你,还让人在你寝室装了针孔像头。”

    张超一听,大惊,道:“你……原来是你装的?”

    李峥坦然地笑了笑,道:“怎么,你发现了吗?实在很抱歉,当王红说好几次遇到你跟踪时,我就开始找人调查你了,你的所有一切,我全部清楚。对于你的突然出现,我必须要顾及一下我们会里的秘密,怕你是什么其他势力的。但是通过录象和其他人跟踪,对不起,我错怀疑你了。”

    张超急道:“你们找谁跟踪我的,又是谁安装的针孔像头?”

    李峥犹豫了一下,道:“林一昂。”

    张超愣了一下,随即想明白了,林一昂怎么会抽中华烟,他又哪来的钱。原来是和这李大老板做了交易。

    李峥继续道:“小张,希望你能谅解。毕竟,涉及我们会中的秘密,我必须保证不能让外人,尤其其他势力知道。其次,调查你,也是因为你多次遇到王红的结果,我有理由相信,多次遇到王红,不会只是巧合。现在从短信看来,果然有其他人,正在利用你,要做某些事。这人用的号码,虽然是虚拟号码,但我会找警察朋友调查一下,看看能否查出号码的发送地点。”

    张超想了想,虽然被人跟踪是件很不爽的事,但从李峥他们角度出来,确实有理由怀疑自己遇到王红不仅仅是巧合,调查自己也是应该的。

    只是幕后发短信的人到底是谁,以他一个学生的能力,当然是没法查出来的。但李峥一个大老板,肯定认识警察的人,如果真的去调查,世上应该没什么虚拟号,是查不出的。

    随即对李峥点点头,道:“我能理解,你们调查我,也是出于你们立场,应该的。”

    李峥叹口气,道:“今天计划失败了,看来幕后人不想让我们处理脏东西。恩,只能另挑日子了。”

    张超好奇道:“听王红说,古装女是阴魂妹妹,山鬼是阴魂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李峥道:“据我查了余杭县志,清末的时候,有对感情很好的姐妹,姐姐嫁给了当地的一户有钱人。后来不知发生什么事,姐姐和妹妹都吊死在家中。一般来说,吊死者的怨气比较重,而且当时姐姐快生了,孕妇的怨气,更强于一般人。后来家里人给两个死者做丧事,结果还没下葬,就出现了尸变,到底是怎么情况的尸变,不太清楚。总之,后来请了道士,在棺材外涂了特别材料,还画上符。没想到去年挖出来,两具都是干尸,姐姐居然成了阴魂中的厉鬼,妹妹成了僵尸,没出生的小孩变成了山鬼。这种尸变,实在是少见,极其少见。”

    张超想了一下,道:“那你们准备怎么去处理这几个脏东西?”

    李峥神秘一笑,道:“这自然有我们自己的办法。”

    张超道:“对了,上次忘了问,你们穿黑衣服,把脸化成白色,是为了什么?”

    李峥道:“上次也跟你简单介绍过,鬼魂或者其他脏东西,只有觉得黑色或者白色,才是可以安全靠近的色彩。我们脸上涂成白色,也是为了让自己减少人气,减少人的那种气息,你懂吗?只有穿黑色或白色衣服,把脸涂成白色,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人散发的气息,才能让僵尸和山鬼把我们是同类,更好地靠近他们。等到靠近到一定距离内时,他们还是会发现的,但那时,我们就会直接处理掉他们,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所以,你穿正常的衣服,僵尸和山鬼远远感觉到,就会跑了,只有我们这样的,才好靠近。”

    张超道:“那……那刚才我看那两个东西,抬头对着天,是……是干什么?”

    李峥道:“光合作用。”

    张超吃惊道:“光合作用?他们是植物?”

    李峥摇了摇头:“不管是鬼魂,还是僵尸、山鬼,都是符合科学上的能量守衡定理的。就像你能动,是因为你吃饭,消化后提供了能量。僵尸、山鬼、阴魂不吃东西,但他们的行动,同样是需要能量,他们不会借助阳光,只能借助月光,借用某种尚未知道的转化原理,将月光的能量吸收储存到体里。就相当于他们是玩具,只有放上电池,才能动。月光,就是他们的电池。所以,绝大部分的遇鬼的新闻,都是发生在天气晴朗的夜晚,农历月初月末,天上没有月亮时,或者连续阴雨天气时,几乎都不会遇到脏东西。因为脏东西都躲起来积蓄能量了。即便遇到了,脏东西的能量也不会太强的。”

    这时,王红道:“李哥,看来接下去,我们要到5月21号再来了。”

    李峥点了点头,道:“恩,农历四月十七,小满,鬼物活动最旺盛的时候。到时把沼泽里的老东西也解决了,僵尸、阴魂、山鬼就算不处理,在天罡缚魔阵的校园里,也活不长了。”接着,他叹口气,道:“不过那天,会里人手不够,几位同志这几天都去外地出差了。如果实在不行,等下个月了。”

    王红道:“我查了天气,5月21日天晴,难得的日子。万一下个月下雨,就难办了。”

    李峥叹口气,似乎很为难,有意无意地看了眼张超,随后道:“小张,既然你也知道了这么多我们的事,不如,你帮我们个忙。当然,这事我会付报酬的。”

    张超道:“帮什么忙?对了,沼泽田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李峥犹豫了一下,缓缓道:“其实,按照学校的五行布局,本该没有任何脏东西的存在的。但就因为西面沼泽里,当初我们没料到还埋了个极阴的东西,才会破坏了整个吸阳镇阴的风水布局。所以,挖出的两具棺材,正是由于这极阴东西的存在,才会尸变成三种东西,这么离谱。这极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还不清楚。我用金属勘探设备,发现沼泽田一处下面,有个长形的棺状物,猜测下面是个包了铁皮的棺材,阴的东西,应该就在里面。我们准备趁5月21号晚上的时候,把棺材挖出来,用火烧掉,就可以解决了。只是现在我们人手不够,我有设备把棺材挖出来,但开棺时,按照仪式,需要四个人,站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同时打开,并且口中念咒语,才能防止出现某些意外情况。会里的其他几个同志,正在外地办事,只有我和王红两人。这事是我们会中的秘密,不能找其他人帮忙。所以我看,小张,你已经知道了许多我们的事,也替我们保密了。我对你,是信任的。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找上林一昂,一起来帮我们凑人数?”

    张超想了一下,犹豫道:“开棺材?这……会不会……”

    李峥道:“不会有危险,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们会里,绝对不会让学生做有危险的事。至于报酬方面,你和林一昂,每人5万,怎么样?但是一定要保密!”

    “5万!”张超张了张嘴,5万可真不是小数目了,他家虽是做生意的,但还远没做到对5万不屑一顾的地步,别说5万了,就算5千,也很吸引人啊。林一昂家里条件不怎么样,看他那副德行,要是知道抬下棺材盖就能赚5万,还不知乐成什么样了。思索一下,道,“好吧。”

    李峥笑了笑,直接翻开车柜,拿出十叠银行包扎好的整齐钞票,让王红拿了个黑袋子,塞进去,递给张超。

    张超假装客气了一下,最后,自然是收下了。

    李峥开车送张超到了寝室楼下,末了又突然想起,道:“小张,你手机号码给我一下。5月21号,不要忘了,到时我会再联系你的。”

    张超忙应着,报了手机号码,高兴地拎着钱走回寝室——

    第一百二十四章卖力表演,这就是你的奖励(终结)

    (133)

    5月21日,农历四月十七,小满,天气晴朗,月亮滚圆明亮。

    张超的心情也很愉悦,5万块钱落袋,抬一下棺材盖,说不定李大老板良心发现,再送他5万,钱多,人傻,这是他对李大老板的评价。

    现在已经是晚上,奇怪,今天朱晓雨怎么没打电话叫他一起?

    林一昂坐到张超寝室,两人一边闲聊,一边等待着李大老板的指示,到了晚上8点,李峥果然打来电话,道:“小张啊,你和小林一起吗,你们俩现在悄悄到医学院后面来吧,注意,不要被人发现了。”

    张超道:“我们过去要骑车,不如你开车过来带我们一下吧?”

    李峥犹豫一下,道:“我没开车,今天晚上事情保密,要低调进行。你们过来吧。”

    张超心中奇怪,没开车,那挖棺材的工具怎么拿的?李峥看上去人很瘦,再加王红一个女人,就算加上他和林一昂,一口铁皮包着的棺材,也挖不动啊,更不用说抬出来了。

    但想了一下,李峥既然这么说了,总会想到这么简单的事的,他根本用不着替李峥担心。

    挂完电话,张超便和林一昂两人,没有骑车,直接快步朝着医学院那里走去。

    一路上观察着有没有人跟踪,张超还惦记着发他短信的那人,所以格外留心。

    没有异样,没人关注这两个非常普通的学生。

    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终于来到了医学院后面,他们前方,正是那条小河,木板架着,一直通到沼泽田中。

    四周看了圈,什么人也没有。

    正当张超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时,林一昂手一指,医学院里面,李峥和王红悄悄走了出来。李峥全身穿着漆黑的衣服,王红倒是穿着平时的衣服,只是手里还提着个大包裹。

    到了面前,张超道:“李哥,什么时候开始?”

    李峥看了眼张超和林一昂,笑了笑,道:“现在吧,我们一起进去了。对了,手机拿出来给我。”

    张超道:“手机做什么?”

    李峥道:“电磁波信号会影响的。”

    张超和林一昂都把手机拿出来,李峥转身把手机交给王红,道:“你处理一下。小张,小林,完事了再还给你们。”

    张超和林一昂点点头,他也不会怀疑给了5万的人,会去骗个手机玩玩。

    交到王红手中后,四人一起顺着木板走了过去。

    到了对面的沼泽。王红转身,用力把木板拉了上来。

    张超奇怪道:“我们等下不是要回去吗,拉上来,再放下去,多此一举啊。”

    李峥解释道:“通过你那些短信,我们怀疑,有人跟踪我们,所以先把这里移了。免得到时再受人干扰,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张超点点头,想他说的也有道理。便抬步向前走去。

    李峥走在最前面。

    走在最后一个的王红,拉起最后一块木板时,顺手,把张超的手机扔进了河里,而林一昂的手机,她并没有扔,也没有关掉。

    跟在李峥后面,张超感觉李峥身体不仅瘦,而且腿也很细,一般男人除了穿韩服的,很少能有这么细瘦的腿。不过这也不算特别稀奇的事情,他并没有多想。

    走了五六分钟,并不是沿着他上次走的那条路,而是另外更朝西南方的一条小路走。很明显,这条小路也是开过的。

    不对,小路前面,怎么会有这么多脚印?

    张超感到有些奇怪了。草地上,都是比较湿软的土地,脚印非常明显。但一眼看过去,各种杂乱的脚印交织在一起,似乎很多人走过,显然不只李峥和王红两个人来过的迹象。

    张超不禁奇怪地问:“李哥,你看地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脚印?”

    李峥停下脚步,过了片刻,转头笑道:“我跟王红来了很多次了。”

    随后,继续向前走,走了十多分钟,来到前方的一块空地上。这块空地有些高,也比较干燥,更奇怪的是,上面居然寸草不生。

    莫非是极阴的东西,就在那里,才会寸草不生?

    等走进了这块空地。

    张超看到,空地中间,已经放好了一具大棺材,外面都包了铁皮,一看就知道非常厚重,因为下面的泥地,都因棺材的重量,而陷进去了。棺材陷入地面,至少有半米深。

    棺材旁边五六米的地方,有个大坑。张超走到坑旁一看,下面至少有六七米的深度。

    这李峥和王红,哪来的本事,把这么大一口棺材挖出来的?就算有工具,凭他们两个人,除非坐在大型施工吊车上,否则也挖不动,更不用说挖出来了吧。

    张超奇道:“李哥,你们什么时候把这么大口棺材挖出来的?”

    李峥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说话,而是抬头,仰望着天上的月光,深深呼了一口气,脸上肌肉颤抖着,抑制不住地激动道:“这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了!”

    张超不解地看着他,道:“什么这一天?”

    李峥显然已经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了,狂热地看着张超,道:“张超,张超,我要谢谢你,我要谢谢你啊。你猜我是谁呢?你猜我是谁呢?哈哈,你猜我是谁呢?谁发你短信的?谁呀,就是我,哈哈,我的名字叫——李家明!”

    (134)

    张超倒退了两步,吃惊地盯着面前的李峥,吃惊地听着他口中说的这句话。

    他就是李家明!

    李家明还活着!

    张超一惊,瞬时明白过来,这是个圈套,是个极大的圈套!忙对林一昂道:“老林,快跑!圈套!”

    他正想跑,王红走到了他面前,拦住他,道:“林一昂,看好他。”

    张超一愣,差点趴倒,万分惊讶地看着林一昂,道:“你……你……”

    林一昂低着头,道:“老张,没办法,我答应他们了。”

    张超道:“为什么?”

    李家明笑着道:“为了钱。林一昂家里并不富裕,他爸爸赌博,欠了三十多万高利贷。只有我,可以替他解决,我已经替他爸还了10万了,剩下的,等做完这件事,再支付。林一昂,还等什么呢,快和王红一起,给张超换衣服。”

    张超道:“换衣服?换什么衣服?”

    李家明笑起来:“一件黑色的寿衣,为你准备的。”

    张超道:“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你要杀人!”

    李家明摇摇头,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因为你之前卖力的表演,所以我准备把最后的奖励,送给你。”

    接着,王红从大包里,拿出一件黑色寿衣,任张超挣扎着,她和林一昂,把张超的衣服裤子都脱了下来,换上了寿衣,之后,拿出绳子,将他捆绑了起来。

    张超一边挣扎,一边破口大骂着。

    李家明笑着看着这一切,等张超穿着寿衣,被捆了个结实,放到棺材旁边,对王红道:“现在几点了?”

    王红看了看手表,道:“9点35分。”

    李家明抬头看了看月亮,道:“快了,今天10点50分,是月亮最正的时候,也是阴气最盛的时候,再等一个多小时吧。”

    此时,张超手机被拿走,人被捆着,根本没有反抗求救的机会。人在最危险的时候,反而会逐渐冷静了下来。

    张超盯着李家明,道:“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李家明看着他,笑了笑,道:“好吧,反正还有1个多小时,才到仪式举行的时间。我……我实在太激动了,等了很久,等了很久啊,我以为没有希望了,谁知,谁知你出现。哈哈,我真的太激动了一些,抱歉。在那一刻即将到来前,我愿意将我的故事,告诉你。”

    李家明抬头,眼中光芒不定,似乎在压制着心中的激动。跺步着,缓缓道:“故事应该从哪里开始呢?对了,应该从03年开始吧。首先告诉你,我,王红,不是求是会的。不过,我爷爷,是求是会的。”

    他继续道:“我爷爷,是老浙大的学生,也是过去求是会的成员。六十年代动乱,只身到了南洋,借助所学的阴阳玄学,为富人看风水,或者治病,当然,为了钱,还干过害人的事。很快,我爷爷的名气传遍了南洋,许多大富豪,都会因为各种不容易解决的事,来找他。于是,大量的财富,也开始积累起来。如果你要问我爷爷,为什么有这么大本事,不仅能看风水,还能治病,甚至害人。呵呵,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养小鬼这种事?”

    张超一愣,随即想到,在精神病院,老头向自己介绍过养小鬼的事。养小鬼不仅能算命,还能看病,当然,厉害的也能害人。能养成害人的小鬼,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便道:“我知道养小鬼,又怎么了?听说养小鬼会克死亲人,你怎么会存在的?”

    李家明道:“没想到你居然知道养小鬼。呵呵,没错,养小鬼确实会克死亲人。所以我奶奶,我爸爸,我妈妈,全都得了怪病早死。爷爷也知道这点,但他一直想办法来保护我。谁知,我那时,是这么不珍惜生命。老天没要我的命,我自己差点给丢了。”

    他继续道:“我爷爷是求是会成员,但他养小鬼,还是被会里其他人知道了,所以一致决定,开除他的名字。但是,我爷爷知道求是会的一些秘密。抗战时期,浙江两位乡绅大富,陆开物和陈前民,为什么捐给求是会这么多钱?研究风水?研究风水要什么钱?他们是在研究另一种东西,所以需要非常多的人力、物力支持。至于什么东西,没必要告诉你。我03年来Z大留学,一方面是爷爷让我远离身边,免得被克,另一方面,爷爷让我来查查,求是会是否依然存在,那东西现在藏在哪里。我一向很低调地查着这件事。谁知,我会遇到陈蓉。呵呵,可能是天注定,我过去没有谈过恋爱,遇到她之后,我彻底爱上了她。谁知,她会拒绝我。我绝望了,真的很绝望。回到新加坡后,我想不开,结果我真的会因为失恋,跳海自杀了。”

    他吐了口气,继续道:“谁知道,我并没有死成功,而是被救了上来,可惜,海水里泡太久,一个魂没了,整个人跟傻子一样。爷爷想了很多办法招魂,最后魂虽然招回来了,但因为魂在外游荡了太久,伤到骨子里的神魂。人依然像傻子一样,恢复不了。最后,爷爷想出一个办法,就是让小鬼,住进我的身体里。这样一来,小鬼借助法力,会修复我的神魂。我神魂,虽然在不久后,就修复了,但这件事,也留下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小鬼住进我的身体后,他要吃血气。而我吃的东西,都消化掉了,小鬼只能每天吸我的血气了。并且,小鬼一旦住进我的身体,想赶出去,呵呵,那是不可能的。这也意味着,我的寿命,没有几年了。爷爷当时考虑了很多,但想着就算我没几年寿命,也总比做一个长命傻子好。于是就动用了仪式,把小鬼住进我的身体中。此后的这几年,我每天吃最好的滋补品,但我消化下去生成的血气,显然是不够小鬼吃的。我,已经没多少日子好活了。你看——”

    他把衣服领子和裤子一拉,张超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这……这还是人吗?

    整个就一具骷髅。完完全全的皮包骨头。难怪,这李峥,不,是李家明,看上去会这么瘦。他的裤子里,还夹着厚厚的棉裤,但依然能看出腿很细瘦。

    张超道:“那你设计这个局,把我弄进来干什么?你没多久好活了,我难道还能帮你续命啊!”

    李家明的回答,让张超极度意外:“不错,就是续命。”

    张超睁大了眼睛。

    李家明继续道:“爷爷在做完仪式后,精力消耗太多,知道自己天命不久。接着的一个月里,他把所有知道的风水玄学知识,全部教会了我。我身上有小鬼,不但能算命,同样,也能做其他养小鬼的事。等爷爷去世后,我故意安排了一个葬礼,其实是我爷爷的葬礼。又找人刻意通知陈蓉,让她心中悔恨我的自杀。接着,我就去了整容医院,完全换了一副容貌。当然,后来我又去过几次整容医院了,因为我身体越来越瘦,脸上一定会被人看出奇怪的,所以,我的,都是假肉。你看,呵呵,我笑起来,上面两块肉,是不是不会动的?”

    张超感到反胃了。一想到他的骷髅身体,一阵恶寒。

    李家明继续道:“对于这件事,我心中一直记恨着陈蓉。你可以告诉我,陈蓉拒绝我,不是我自杀的理由。我也可以这么对自己说,但有时候,心中的恨,不是那么容易修补的。所以,处理完南洋的事,我就回到杭州,创建了一家建筑设计公司。我不但资本足,公司开得大,而且我确实比普通的风水师,更懂得多。很快,公司迅速发展,杭州几个大项目,都是我公司接手的。当然,这只是我的工作,我的目的,还是想报复陈蓉。但我通过对陈蓉详细地调查后,直到去年,才知道了一件事,陈蓉有极其严重的病,会忍不住害人。此时,我也完全理解了陈蓉为什么拒绝我。我不怪她了,还是像过去那样,迷恋着她,一直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李家明继续道:“几个月前,我观察她时,你,落入了我的视线。”

    张超道:“我那时和陈蓉,只是病人和医生的关系,你为什么会注意我?”

    李家明笑道:“她接手了Z大一个病人,病人的表现是,居然能看到已故女友,并与其交谈。以我的经验判断,你这种,不是精神病,而是你,确实看得到。我知道,一般人是看不到鬼魂的,而能看到鬼魂,并与鬼魂交谈,那么问题就大了。出于我职业本能,我自然要去调查了解,很快,我就知道了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学校西面沼泽,有个极阴的东西,正因为极阴东西存在,挖出两具棺材,才会发生三种都是罕见的尸变。如果没有那个东西存在,就算发生尸变,在学校建筑布局下,这三个东西早完蛋了,不会一直游荡在学校中。而你见到了已故女友的鬼魂,也是因为极阴东西的力量,将鬼魂的磁场大幅加强了,才会看得到,甚至听到声音。”

    他继续道:“白秋的死,我听林一昂说了大概情况,反正是移情别恋,又被抛弃之类的,至于跳楼,一方面是她心理压抑,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阴魂的力量,实在太强了,全拜沼泽凶物所赐,阴魂的力量,几乎快达到厉鬼了。李伟豪的自杀,更印证了我的判断。偷了你的钱,心中害怕,总还不至于跳楼吧?他心中惊恐,恍惚,所以,只有接近厉鬼的阴魂,才有机可乘,害死了他。”

    他继续道:“之后,我了解到,你还失忆了。这让我非常兴奋,我在怀疑,Z大是不是还有僵尸的存在。因为据我所知,吸了僵尸的尸气的人,都会对这一过程失去记忆。所以我推断,你昏倒在医学院上,是因为,你走得太快,僵尸来不及逃,结果你和她面对面了。才会吸了尸气,才会不记得了。结果,居然真的被我发现了僵尸。你知道吗,当时我就想到了爷爷降头术中的一种转移小鬼的办法。转移小鬼的仪式,需要两个条件。一是要有极阴的东西,二是要有一个接受小鬼的人,接受小鬼的人,必须是半尸生。所谓半尸生,就是吸了僵尸的尸气的人。僵尸的尸气非常独特,只有吸了僵尸尸气,才能成为半尸生。你说现在这个时代,哪里会有僵尸?我找了几年,深山老林都去过,半个僵尸影子也没有。结果,居然在这里被我找到僵尸,还有一个现成的半尸生,你说我兴奋不兴奋?”

    张超狠狠得瞪着他。

    他笑了笑,继续说:“后来我一直跟踪你,调查你,认为你能看到白秋,不光是因为沼泽凶物,你是半尸生也很有关呐。你和白秋这样的鬼物,呆一起时间久了,体内的尸气就沉得更厉害,所以,后来你自己,是一个人,却能招惹到鬼物。”

    他歇了口气,继续道:“这就更加深了我的判断,你是半尸生无疑。原本我准备快点整个圈套,对你下手,把你弄到这里来,进行移除小鬼的仪式。谁知道,陈蓉一直陪在你的左右,我实在拿她没办法。只能先让王红,设计出一个求是会的圈套。你为什么几次三番遇到王红?不是因为你跟踪她,是她跟踪你。从我通过林一昂,朱晓雨,对你的了解,你看到王红后,一定会好奇地跟上去的,结果果然不出所料啊。”

    张超大惊道:“朱晓雨也被你收买了?”

    李家明笑着道:“有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通过从你周围人调查入手,很惊讶地发现,朱晓雨这么一个大学女生,居然会在外做兼职。她家并不算贫穷,只为了更奢侈地生活,会选择出卖肉体,我想不到啊。当然,这是个好机会。我派人跟她做生意,并把她所有照片拍下来,作为威胁,又加上了金钱的利诱,她当然会对我言听计从了。你想一想,朱晓雨在医学院要跳楼记得吗?她没事干嘛跑医学院去?就是因为演戏,让你对鬼怪的事情更好奇,才方便我们后面设计求是会的假戏,欺骗你入局。”

    张超张了张嘴巴,道:“原来,朱晓雨跳楼,是假的。那,那白秋,为什么当时还叫我去救她?”

    李家明道:“鬼魂只是一些念头,智商低得很,鬼魂哪里晓得是演戏。不过白秋的鬼魂,自然是知道医学院里的那个厉害的阴魂的,她见朱晓雨过去,自然会想着去救她。其实,即便白秋不叫你去,我也会打电话给你,让你去的。至于第二天,你重感冒了,是因为你招惹了阴物太多了,朱晓雨呢,她其实只不过是因为那时刚开始演戏,她觉得欺骗你了,心里很难受。一夜没睡,第二天就生病了,倒并不关脏东西的事。”

    李家明又道:“故事发生到你进了七院,我担心,你半尸生的状态,如果不接触多一些脏东西,照得太阳多了,就会逐渐消失,恢复成正常人。那我去哪找下一个半尸生?正当我想办法,怎么把你弄出七院时,居然,你出院了,哈哈,真是太合我心意了。接着的故事,就是王红上场了。正是前面医学院的事情的铺垫,让你对谜底欲罢不能。我们呢,故意装成保守一个大秘密的样子,利用你好奇心强的性格,越是神秘,你越想知道究竟,一步步把你引到求是会这个大圈套中。当然,你这人,不是我说你,好奇心强,但胆子却小得可怜,几次居然都半途而废,不想继续探究了,差点把我急死。我也只好通过发恐怖短信的方式,让你不要放弃,坚持到底啊。”

    张超呸了一声,骂道:“那黑猫也是你杀的,你杀黑猫做什么!”

    李家明道:“黑猫能看到脏东西,脏东西就不敢靠近你了,我当然是更希望你招惹的脏东西越多越好,所以黑猫,不得不杀。况且,林一昂准备去你寝室装摄像头,好全天候观察你,但黑猫对于陌生人进入他地盘,都有攻击性。林一昂这胆小鬼,居然因为一只猫要跳上来抓他,装了几次,都没装好。最后,只能由王红动手,半夜引出黑猫,本要宰了的,结果第一次居然让猫跑了。第二次杀了猫,顺便剥了皮。吓你一下。呵呵,你知道吗,你和陈蓉在一起,我真的很嫉妒,我非常希望在游戏结束前,看着你们惊恐的表情,那样我就,呵呵,很变态得开心。送你们骨灰盒,一样的道理,就是让你们害怕,当然,因为我的嫉妒,我也忍不住向陈蓉暗示我的存在。还有王红那句‘你们不怕报应吗’,其实,是替我说的。”

    张超道:“那,王红为什么把求是会本子留下来?”

    李家明道:“你还想不明白吗?我们就是演出一场求是会的戏,来把你引进来,最终目的是为了今天。求是会是个正义组织,对你们年轻人有吸引力。第一次,留下本子,让你含糊地知道求是会这么个组织。没想到,下一次见面时,原本我想找机会,告诉你求是会的事,尤其是校歌中的解释一说,你一定对我们身份深信不疑。没想到,你居然知道了求是会的事,我以为你见过求是会的人,怕这场戏坏了,才追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原来是那个陈德茂,只是认识求是会的人,本身并不是求是会的。我才放心了。”

    张超狠声道:“那陈蓉的病历,也是你拿出来的?你为什么这么做?”

    李家明道:“其实我对陈蓉,还是比较痴迷的,但是为了我的重生,不得已把她的秘密告诉你。因为我一直跟踪着陈蓉,所以她去北京看病,我才知道。我也想了很多办法,花了一些钱,才拿到她的病历。那时,我才知道过去她拒绝我的原因。你和陈蓉去她老家后,我非常担心,因为你出了我的视线,我无法监视你,万一你每天晒太阳,又没脏东西招惹你,你在那边呆的时间一长,半尸生状态消失了,我该怎么办?所以,只能找林一昂,把这东西告诉你,迫使你快点回来。并且,只有你和陈蓉分手,你单独一个人了,我才方便设计对你下手。说句实在话,陈蓉这么聪明的人,如果当着她的面,我看,也未必能成功吧。所以离间你们,是迟早必须要做的。”

    张超冷声道:“所以你一把陈蓉和我分开,颇不及待地进行着计划,这个月就要施行?”

    李家明点点头,道:“没错,我已经等不及了。看到你和陈蓉分手,我自然迫不及待要进行了。这也怪你太无知,对风水玄学一点也不懂。抓鬼驱除凶物,自然是在没有月亮的时候才好进行的。今天小满,月光大盛,正是鬼物活动最旺盛的时候,这种日子里,尸变最会发生,谁会挑这日子处理脏东西呢,哈哈!”

    张超颤抖道:“那朱晓雨为什么最近要和我——”

    李家明大笑了起来,道:“你应该很爽吧?我羡慕你,以我的身体,是不可能有力气和女人那个的。我到现在,还是个可怜的童男,从来未体验过男女之事。呵呵,不过今天以后,就相反了。之所以让朱晓雨勾引你,让你疯狂和她进行着,主要是耗着你的精气,让你半尸生的状态更加厉害。精、气、神,是一体的,精消耗太多,神自然也弱了,你的灵魂才会很不牢固。说句难听点的,你这样几天的疯狂性爱,现在吓你,很容易把你魂给吓跑了。哈哈,你这种状态下,和你进行小鬼移换的仪式,更能确保万一。怎么样,毕竟让你爽过了,你该知足了吧。”

    张超突然想到,在陈蓉老家,正因为和陈蓉发生了性行为,之后魂才这么容易就被吓跑了。原来,精是本源,中医不是骗人的。

    但如今,一切已经这样了,又能怎么办呢?

    李家明笑道:“为了今天,我确实耗费了很大的精力、财力、物力。王红是我的徒弟,也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你的林一昂和朱晓雨,都是我的人。我花尽心思,让你对医学院的谜底感兴趣,又演绎了一场求是会的大戏,还让你来帮求是会除掉脏东西,真是很大的一个工程呀。但是为了我的重生,一切,都是值得的,哈哈!”

    张超骂道:“你不要疯了,什么小鬼转移!你不怕害死我,警察难道会查不出?”

    李家明笑道:“你不会死,只是会成为小鬼的主人。当然,这也是因为你的卖力表演,我送你的奖励。我还愿意把我所有知识交给你,还会送你一笔钱。当然,你就算每天吃再多的补品,身体也会逐渐虚弱,在几年后死去。但是,你可以很有钱,让你们家人都过上很有钱的日子。如果你运气好,找到下一个接受小鬼的半尸生,那我也会恭喜你。怎么样,这个奖励,开心吗?”

    张超破口大骂道:“你完全是个疯子!”

    李家明笑着道:“不管我是不是疯子,总之,我快成功了,王红,准备仪式吧。”

    张超看着林一昂,骂道:“畜生,你就这样害我吗?”

    林一昂得意地一笑:“老张,你算了吧,就认命了吧。”

    随后,王红从包里,拿出香、黑布、碗、旗子等一些古怪的法器,林一昂帮她在整理。

    突然间,林一昂一把抓过王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三下五除二,拉过去一推。

    王红大叫了几声,随后倒退着往旁边的大坑里掉了下去。之后,传出她的叫骂声。

    如此大变,李家明慌道:“林一昂,你干什么!你家里欠的高利贷,还没还完,你替我做了今天的事,我……我再……我再给你一百万!”

    林一昂对张超眨了下眼睛,道:“兄弟,听到没,一百万,可惜,我不要!哈哈,李家明呀李家明。我陪你演到现在,就是想看看,你到底准备干啥。实话告诉你吧,张超是了解我的人,我呀,满嘴跑火车,我说的话,可不靠谱。你调查清楚我家欠了高利贷,可你不知道欠了多少呀。其实,只欠了十万。你想利用我,问我欠多少,我开口,当然是说三四十万咯,做生意讨价还价都不懂呀?欠的钱,你之前给的十万,已经够了,后来你又给了五万,其实已经多出五万啦。我又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已经摆脱危机了,别说一百万,一千万我也不出卖老张呀。老张,你还认我这兄弟不?”

    张超感激道:“认,认,你赶紧把我放开呀。”

    林一昂忙跑过去,解开张超的绳。

    王红还在坑了,李家明想去救她,林一昂立在前面,他不敢跑过去。

    林一昂大笑道:“李疯子,你自己找了一帮工人,挖了半天,才把这么个大棺材搞上来,结果却没有填坑,哈哈,怎么样,后悔吧。”

    李家明看着他们俩,又惊又慌。

    这时,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他们转头一看,杜学民,林教授和杨牧师正朝这边跑过来,三个人衣服裤子都又脏又湿,显然他们是游过河的。

    张超奇怪地看着他们,道:“杜老师,林老师,杨哥?”

    杜学民喘着气,道:“啊,安然无恙,总算来得及,来得及。你到底是谁?”他指着李家明。

    李家明看着他们,突然笑了起来,道:“你们……求是会的?”

    张超和林一昂,都惊讶地朝他们三个看去。

    杜学民犹豫着没说话,林教授替他开口,道:“没错,你就是假冒我们的?”

    李家明疯狂地笑了起来:“真的来了,那我假的,也自然不用演下去了。”

    杜学民转头对张超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超道:“具体的说来话长,就是他小鬼养在自己身上,想转移到我身上。”

    杜学民道:“杨牧师,幸亏你想到了这事,否则,我们还都忽略了。”

    杨牧师道:“我也是听你们说起了张超的事,才想到,南洋降头术里,会寻找半尸生的人,进行各种古怪仪式。”

    李家明道:“那你们怎么会今天来的?”

    林教授道:“你假求是会的,会挑日子,我们真的,难道还不会算日子吗?况且,你跟着张超,我们就不会跟着他吗?反正总算没出大事,我看,你还是自己了断一下吧?”

    李家明一愣,道:“让我自行了断?”

    杜学民道:“反正你出来后,我也是把你带七院关着的。对了,好像坑里还有个女人,也一起关着。”

    李家明不屑笑道:“我一个有社会地位的老板,你说我是精神病,就能把我关起来?开玩笑。即便今天我没成功,我活不长了,但我也不会去七院。”

    杜学民很得意地笑着:“你有钱,大老板,还能大过我们的会里的同志?呵呵,我们后台,比你硬得多,你就放心吧。”

    李家明一愣,倒退两步,道:“以前听爷爷说,中央,你们……真的?”

    杜学民笑而不语。

    李家明似乎有些失神,脚步站立不稳,沉默半晌,道:“在我进七院前,再问一个问题,求是会40年代发现的那个东西,是否……真的在医学院里?”

    杜学民道:“你果然知道这个!”

    李家明自己惨笑一下:“难怪,阴魂会有厉鬼一样的能量,原来,不只是因为这口棺材啊,哈哈!”

    这时,手表上的时间指向了10点50分。

    突然,周围没一个人说话,沉寂了几秒钟,不一样的几秒钟。

    身后的黑色厚重的铁棺,里面传来一声沉闷的低叹。

    李家明看了一眼棺材,神色有些紧张。

    而杜学民三人,却更加紧张。杜学民忙道:“小张,你们赶紧先出去!”

    张超犹豫一下。

    杜学民喝道:“你们两个快点走呀!我们来处理这棺材!快走,不然危险了!”

    张超和林一昂看了眼,点点头,两人赶紧朝来的方向跑去。

    跑到外面时,发现河上又架了木板,想必是杜学民三人过来时,重新弄好的。张超和林一昂跑了出去,两人大口喘气着。

    林一昂内疚道:“老张,你……你不会怪我吧?”

    张超一把把林一昂抱住,哭道:“别说了,兄弟,也是你,救了我,咱们是好兄弟!”

    林一昂点点头,也跟着一起哭。

    两人哭完,张超回头看沼泽田,杜学民他们还没出来,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张超道:“老林,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铁棺材里,到底放了什么?还有医学院仓库,听着说起来,好像还放了求是会40年代找到的什么东西呀!”

    林一昂想了想,道:“这种事情,不知道啊,也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们还是继续等一会儿吧。毕竟这种玄学的事,我们两个去了也帮不上忙。那个王红掉坑里了,没人拉,绝对上不来,放心吧。”

    张超点点头,和林一昂一起等在旁边。

    这时,前面陈蓉走了过来。

    张超经历了生死大难,知道朱晓雨是在骗他的,此时见到了陈蓉,极为感动,想着也是因为自己,陈蓉的病历才会被拿出来的,还有陈蓉爷爷,更是因为自己而死。这么多事情经历了,才觉得,陈蓉,才是世上最美好的。

    此时见面,顿时急得跑了上去,道:“陈蓉,你……你怎么来了?”

    陈蓉也是急切地看着他,道:“你……你没事?”

    张超道:“对,没事,都结束了,没事!”

    陈蓉感动道:“太好了!”

    张超道:“是你,是你通知杜老师他们的吗?”

    陈蓉疑道:“什么,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

    张超转头对林一昂道:“老林,你先等会儿,我和陈蓉说完再一起吃夜宵吧。”

    林一昂皱眉骂道:“随你!”

    张超笑了笑,拉过她的手,沿着河边走着,向她讲述刚才的事情。

    说着说着,两人走到了河边的一个陡坡上。

    张超面向河,道:“陈蓉,我发现,过去我真的做错了许多事。真的,对不起你。”

    陈蓉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他。

    张超转过头,看着陈蓉,觉得她眼神有点不对,红,而且,是血红血红!

    正当他要问陈蓉怎么了时。陈蓉嘴角诡异地裂开一道缝,伸手一推,把张超送入了河中。

    “陈蓉,你干什么!”张超掉进河里,手脚挣扎着。

    这时,胸前,突然,浮出了一双惨白,被水泡得浮肿的手,一把圈住他,往下拉去。

    “啊!救命啊!”张超惊恐地叫着。

    而岸上的陈蓉,脸上,逐渐变成了白秋,随后,又变成了李伟豪,接着,又变成了猴子,最后,变成一个长发的骷髅头。

    “我想起来了,我见到的,就是古装女!”心中这个意识瞬间恢复起来,断层的记忆也快速合上。但他,却在挣扎着下沉。

    岸上,传来林一昂的呼声:“张超,张超!”

    张超醒来,发现自己正躺一张床上,白色的房间。

    第七人民医院!

    他大惊,刚想下床,突然发现,手脚都被锁住了。

    门开着,门外,正站着杜学民。杜学民对着他视线看不到的方向说道:“你们儿子的病,看来又发作了。5月9号晚上,陈蓉吃药自杀了。你们儿子居然又说见到她,还对着空气说话,这回,看来,病得更厉害了。”

    外面,传来了他妈的哭声。

    杜学民转过头,看向张超,偷偷对他眨了下眼睛。(全文终结)

    后记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全文终,连载刚好1个月,平均每天更新接近1万字,算是很速度了吧。

    此小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朋友的喜爱,并且通过各种平台,替我宣传,衷心感激大家。

    在天涯上,1个月点击600多万,回复2万多帖,红袖上也有100多万,并成为新书榜第一,还上了天涯首页大标题的推荐。这些成绩,都是我没有想到的。

    原本,写这小说,只是个副小说,目的是为了为我的武侠小说做宣传。结果这小说红了,武侠那本尽管宣传了,但效果还是很差,只能暂时先太监了。

    前后建了10多个群,居然都能加满,非常出乎意外。

    小说红了,有人夸,有人骂,是没办法避免的,但是还有这么多朋友支持我,是我的最大动力啊。

    这小说,我是没赚1分钱的,因为没打算出版,也没放到网络上,进行VIP连载。所以骂我赚钱了,就大牌的,可以收回去了。其实加我QQ群的都知道,我基本上有话,一般都会回的,根本谈不上什么牌。连载里的回帖,我每个都仔细看过,刚开始的时候,大部分帖都回的。后来因为帖子多了,大家也催进度,所以很多帖子都没时间回复。希望谅解。

    此小说结束后,以后继续进行惊悚悬疑类小说的创作。

    这本《浙大夜惊魂》,自我感觉也有许多缺点,在以后会得到纠正。

    下一本小说,大概会在一两个月后开始连载,题目暂定《午夜寿衣》,这个题目还得征求一下其他人的意见,怕题目太恐怖,吓的人不敢看了。

    这中间,我有写一些中短篇小说的想法。当然,也是几天后的事了,这几天,我想休息放松一下。因为这1个月来,我没有休息过一天哦,比上班还累,当初没想到哇。可怜的股票跌得又这么惨,悲哀啊。

    希望朋友能够继续支持我。

    当然了,一本完了,毕竟会有许多人走的,QQ群也会有许多人退了的。不管有没有散的朋友,还是非常感激你们。

    QQ群的更名,还得征求群里朋友的意见,能留下几个是几个哈。

    最后,还是非常非常感激所有点过、回复过的朋友,谢谢了,希望以后诸位大大们,也能多多支持老陈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