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宋玉郎见三人的斗招激烈危急,父母的招式守多攻少而且渐落下风,却苦于自己的武功平庸,竟然无法插手相助父母,站在一旁只有空着急的份儿,这时见阿修罗的攻势强横狠辣,父母的处境实在危急异常,于是狠狠的咬了咬牙跃到三人相斗之处,手中短剑便往阿修罗的后腰间刺去。阿修罗正与宋天虹二人紧斗,浑身都束劲而发,这时宋玉郎的短剑刺到,阿修罗看也不看便很自然的往身后挥出长刀挡格了这一剑,并且还随势反刺了一刀,“噗”的一声长刀便刺入了宋玉郎的胸膛,而且从背心穿出,阿修罗的后腿随即扬起在宋玉郎的肚腹踢了一个后脚,宋玉郎惨叫了一声,随着阿修罗踢正肚腹一脚的劲力往后飞堕开去,“啪”的摔倒在地上,胸膛的刀创处鲜血泊泊狂涌而出。

宋天虹和宋夫人齐声惊叫道:“玉儿!”

宋玉郎这一声惨叫及宋天虹夫妇的惊呼声把阿修罗从已失去了理性的杀戮中惊醒过来,忽然擎刀呆立大厅,宋天虹急急跃到宋玉郎躺身之处,宋夫人却趁阿修罗这一呆之间猛下杀手,右手柳叶刀在阿修罗的背项砍了一刀,鲜血飞溅中阿修罗向前飞扑避过了宋夫人刺来的另一刀,马上回身半蹲在地举起长刀守护,背上的刀伤虽重,却仍有相当的攻击力,宋夫人见无机可乘,跺了跺脚走到宋玉郎的身旁。

宋天虹已然抱起奄奄一息的宋玉郎,挥手连点宋玉郎身上各处穴道为他止血,但见宋玉郎伤势太重,不禁面带忧色。宋夫人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了几颗红色的小药丸给宋玉郎吃下,并在伤口敷上金创药,瞧他已发白的脸色渐渐转红,两人的脸色才缓和下来。阿修罗无意之中重创了宋玉郎,心下大惊之余也焦急懊恼,见宋氏夫妇的脸色渐和,她虽然没看到宋玉郎的伤势如何,这是亦知宋玉郎没有性命之忧,不禁亦吁了口气。绷紧着的心松了下来,阿修罗马上感到背伤疼痛,忍不住哼了一声,宋夫人这时看见阿修罗受了重伤,自己与宋天虹尽可合力杀了她,便提了柳叶刀要再攻阿修罗。

宋天虹伸手截住了宋夫人,道:“慢来!”轻轻放下渐渐苏醒的宋玉郎,让他躺在地上,转身看着阿修罗沉声问道:“我和你师父之间就算是有点误会,你师父也用不着要你来杀我,也用不着去杀死白万豪!”

宋夫人插口道:“还有葛万江总镖头!”

宋天虹脸色下沉,却没有再说甚么。

阿修罗本来在看着宋玉郎,这时听宋天虹夫妇的说话,那美丽的大眼又再现出倔强和杀气,怒声道:“你还在装蒜!”

宋玉郎强忍身上痛楚,勉强支撑着坐了起来,问道:“爹,这是怎么的一回事?”

这时宋玉郎的妻子小翠在内堂已然醒转,听得侍婢说宋玉郎受了重伤,急急的走回大厅来扶伴着宋玉郎,阿修罗看在眼里,心里不期然又再绞痛,眼里的妒火更炽。

宋天虹沉思了一会儿,问阿修罗道:“你师父都跟你说了我们之间的事吧?”

阿修罗只在看着宋玉郎并不作声回答,宋天虹缓缓地道:“老夫师艺蓬莱剑派,在二十五年前艺成下山,在山东武林闯荡了两年后,奉母命回到了登州府靖海城这里成了亲,第二年玉儿也出了世,一家生活倒也悠悠的。大约在十八年前,我的授业师父因病去世了,做弟子的当然要回到蓬莱去拜祭的,可是我这一回去……”

宋夫人听宋天虹说到往事,哼了一声,走到大厅的大门坐在门槛上,两柄柳叶刀“嚓”的插在大门上,一脸的阴沉不悦。

宋天虹接着道:“就在师父的灵堂上我遇到了玉观音,那年的玉观音还只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她是师母的入室弟子,是我出了道以后师母才收的弟子,所以我从来没见过她,可是这一见面,我就禁不住被她的美貌吸引着,那时我已成了亲还有了孩儿,因此这种非份之想马上也被我否定了。师父的祭礼完了,我便在蓬莱派留了七天,这七天里我与众位师兄弟和师妹切磋剑法,七天后我便离去而且回到靖海来。”

宋天虹见众人凝神倾听,便道:“过了两年,山东武林就出了个‘第一美人’,就是远至直隶、河南等地也有人知道她的艳名,她就是玉观音了!玉观音迷倒了山东一带的公子名侠,到蓬莱派去求亲的人每天都有,可是就是没有一个被她看得上眼,求亲的人全部都要失望而归。”说到这里,宋天虹不禁叹了口气,继续道:

“这也是命该有事,十年前,老夫要到泰山派与掌门人云林真人商讨炼制‘小还丹’的事,刚好路过沂水河,听到了路旁的树林中传出了打斗的声音,好奇心驱使我入内察看,见树林中两个相貌凶悍的男子正在围攻一个美貌女子,并且不住口出污言。

我看那两个男子正是‘崂山双铁鹰’铁氏兄弟,那女子有些脸熟我却不认得,不过那个女子使的正是本门的剑法。同门遇敌,我当然拔剑相助,与那女子合力赶走了崂山双铁鹰,事后我们再聚门谊的时候才知道她就是玉观音。”

mpanel(1);

宋天虹转脸看着脸色不善的宋夫人和正在痴痴凝望宋玉郎的阿修罗,缓缓的接着道:“玉师妹听说我要到泰山去,马上便缠着要跟我一起前往,我无可奈何与她同往泰山去,可是这短短的一段路程竟使我俩生出情素来!”宋夫人忍不住又哼了一声,阿修罗却向宋夫人瞪了一眼,宋天虹仍然自话自说:“那时玉儿已然十三岁了……我想了两天,还是觉得我们是没法子在一起的,所以我便很决绝的要离开玉师妹。我为了要离开她,我跟玉师妹说得很清楚我已经是个有家室的人不能跟她在一起的……那天晚上她哭得很厉害,可是我仍然狠下心乘夜回到靖海,从此不想再见她的面。可是过了一个月,玉师妹竟然寻到靖海来,而且很倔强的跟我说她一定要与我在一起,而且她已经想好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

阿修罗这时也专注地听着宋天虹说出往事,因为玉观音并没有跟她说过这些事情。

宋天虹道:“那时我心想: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了,无论她如何坚决也是无济于事的,不过我对玉师妹的痴心真的也很感动!谁知过了几天她竟然在夜里偷偷的摸进这座庄院来要刺杀夫人……我在夜里听得门外打得乒乒乓乓,出外一看竟见师妹和夫人打得正烈,夫人本来武功颇不及师妹的,而且又是被攻其无备,情势危急得很,我便出手接了师妹的招数。师妹不是我的敌手,可是她仍是恶狠狠的发招要杀我的夫人,我为了要她停手,便将她的长剑打了下来,玉师妹瞪着眼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一声不向地转身离去,从此我再也没听到她的一点声息,想不到十年后她的传人竟然来到山东到处杀戮,而且还要杀我!她……她真的那么恨我吗?”宋天虹望着阿修罗那倔强凶狠的脸色眼神,仿佛就是当年玉观音离去前的神情。

阿修罗忽然怒叫道:“你说谎!你这个伪君子在说谎!”

厅里众人给她这一呼叫都吓了一跳,宋天虹更是莫名其妙,轻声问道:“老夫那里说谎了?”

阿修罗怒道:“当年师父在心伤之余便想回去登州府蓬莱山隐居,从此不出师门,想不到你这个禽兽、伪君子为了不让我师父再次寻你,你竟然派人在路上用下三滥的手段,用迷香将师父迷倒了后带到白马山庄去,沾污了师父的身子后还要想杀了她,若不是师父伺机放火烧了白马山庄,乘乱逃了出来,你这个禽兽的奸计便得逞了!”

宋天虹听得满头是汗,喃喃自语:“怎……怎会这样的?不是的……不是的……”

宋玉郎和小翠听得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阿修罗冷哼一声道:“你还要惺惺作态,你……”

宋夫人忽然冷笑一声道:“就可惜当年那个贱人没有死,否则我的哥哥也不会给你这个小贱人杀了!”

宋天虹恍然大悟,失声叫道:“是你!是你叫人将她掳去然后沾污她的……你……

你为甚么要这么做?”

宋夫人哼了一声道:“这贱人想要杀我,还要抢走你,我这样做又有何不对!”

宋天虹懊恼已极:“为什么?为什么……”

阿修罗见宋夫人承认了当年所做的事,心里一股报仇的冲动突然涌起,大吼一声便挥舞长刀扑向宋夫人,誓要将她杀了为师父报得大仇。宋天虹和宋玉郎见阿修罗一动,便想要阻止也来不及,只有齐声大叫:“不要!”可是阿修罗的身一闪已到了宋夫人面前,眼看宋夫人快要被劈成两片,宋天虹便急身跃向阿修罗的背后,长剑刺向她的背心,要她先挡这一剑。宋夫人的武艺本来比阿修罗差得很远,可是这时见阿修罗扑到面前,竟然不作半点闪避的动作,甚至脸上竟然没有一点惧色,阿修罗不觉呆了一呆,挥出的长刀就略为一慢,就在这时,宋夫人手中忽然发出“嗖嗖”两声,两支弩箭同时射向阿修罗的胸腹,原来她刚才故意走到大门口坐着,并趁着众人说话间偷偷地拾起地上的两张弩弓,暗中上好了羽箭,等待时机便可暗算阿修罗。

由于二人距离接近,机弩发出的羽箭劲道十足,阿修罗想要挡住也不容易,而且宋天虹的长剑已到背心,那也是无法分招挡格,危急间阿修罗身子一侧两手高举,长刀下竖身前再退两步,“嚓”的一声轻响,其中一支羽箭擦过她的左腰直射而过,手中长刀“叮”的挡了宋天虹刺来的一剑,避过了二人凶险的夹击,然后一翻身跃了开去退到大厅的另一端,以防宋夫人再放冷箭。可是宋天虹救妻心切,全力用剑刺向阿修罗的背心,没想到宋夫人会暗藏弩箭偷袭阿修罗,所以当阿修罗避过一旁的时候,宋天虹刚好迎上了射来的两支羽箭,想要避开也来不及了,“噗噗”两声,两支羽箭竟同时刺入了他的的咽喉,宋天虹哼也不哼一声便没了性命,“啪”的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宋夫人、宋玉郎和小翠同时大吃一惊,小翠再一次给骇得晕倒地上,宋玉郎挣扎着慢慢的爬到宋天虹身旁旁边,抱着他的尸首嚎啕大哭,宋夫人却是惊得呆了,坐在门槛痴痴呆呆的不作一声。

阿修罗用那冷峻的目光望住发呆的宋夫人,不住发出那充满复仇快意的冷笑,一步一步的走到宋玉郎和宋夫人跟前,长刀斜指宋夫人冷然道:“我今天就要为师父报仇!”

宋玉郎哭着道:“阿修罗,你……你别杀我娘!”

阿修罗看着宋玉郎俊俏的脸挂满伤心眼泪,心里不禁一软,但想起师父十年来郁郁寡欢,再想到宋玉郎已经成了亲……阿修罗看了晕倒一旁的小翠,那倔强、执着的性子便忍耐不了,狠狠的道:“你知道我的师父为甚么替我改了阿修罗这个名字吗?我本来就是为了报仇而来的……你也曾说过的,阿修罗是主宰人世间一切的嫉妒和仇恨的天神!”说罢又提了刀走上一步。

宋玉郎惊叫道:“阿修罗……我求求你……求你别杀我娘,你要甚么,我……

我都答应你!你就看在我曾经救过你……你……”

阿修罗听了宋玉郎的话,心里有一阵兴奋,猛然道:“好!你杀了你的妻子,然后跟我到关外去……”然后见到宋玉郎那张惊愕的脸渐渐现出了不屑,阿修罗的心便往下沉去,长刀又再高举,冷声问道:“既然你说你救了我的性命,好,我便赔还你一条性命,你的娘或是你的妻子,你说,你要我饶了谁的命?”

宋玉郎看了看正在发呆的母亲和晕倒在地的妻子,再定睛望住阿修罗想了好一会儿,眼里渐渐出现坚决的神色,沉声说道:“你杀了我吧!”

阿修罗眼里的倔强凝聚,柳眉渐渐倒竖,长刀指向宋夫人冷声问道:“你为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和一个你不喜欢的女人,竟然甘愿不要性命?”

宋玉郎看着母亲道:“她是我的母亲,做儿子的便要为父母献出一切……尽管他们有千般不是!”再看晕倒在地上的妻子道:“即使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但她毕竟是我的妻子,我有责任要保护她的性命!”然后看着阿修罗语音坚定安详地道:

“你动手杀我吧!”

阿修罗心下大怒,长刀高举,随时便可将他劈成两半,但看着宋玉郎那张安静的脸,阿修罗的心忽然再次绞痛,就像当初离开小渔村的时候一样,有一种莫名的悲伤,眼泪不禁夺眶而出,狂叫一声便夺门而去……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