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嫩葱昨晚上没睡好,大概凌晨的时候有几个炸街党骑着改装的机车在街上呼啸而过,街边的摩托车报警声连成一片,配上南腔北调的叫骂声,完全解释了为什么有个词叫“激情杀人”。

    王珏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早饭,但没关系,清迈这地方,别的不一定多,酒吧和食档却真的满街都是。

    下了二楼,班加沙已经规规矩矩的坐在侦探事务所里了,每天早上他都会帮着打理一些事务所的卫生,之后就在事务所里等着委托上门,倒是也真被他等到了几个委托,不过都是类似寻人或抓奸的。

    作为清迈特殊事务科特别顾问,享受国王特殊津贴的知名玄学侦探,王?不装不舒服斯基?珏认为,那种小案子就不要再接了,掉逼格。

    叫上班加沙,关了事务所,王珏准备去吃碗燕窝。

    没错,早上起来就吃燕窝,因为吃燕窝最好是空腹,关键是真的很便宜。

    在杜妈妈的燕窝档,一碗普通的糖水燕窝只要50铢,最贵的牛奶白果燕窝也就70铢而已(14软妹币)。

    有游客人曾经问过杜妈妈:“怎么你们卖的那么便宜”,她回答:“在暹罗燕窝就是平常的小甜点而已,不明白华夏为什么卖的那么贵~”

    杜妈妈的燕窝档离王珏家不远,走路过去也就六七分钟,但王珏依然把小摩托推了出来,带着班加沙骑车过去。

    驾照?

    怎么说也算混进权力阶级了,清迈总长都要客气的打招呼好不好。

    好吧,其实驾照有拜托孟卜帮忙,走了他的后门(请正确理解),现在小嫩葱已经可以合法的骑车出行了,而且作为一个清迈土著,就要有一种过条街买包烟都要骑摩托去的Feel。

    推车点火三分钟,骑行两分半,小嫩葱带着班加沙到了燕窝档,先再旁边的蛋糕店买了两碟椰子糕,进了燕窝店最贵的来两碗,一共花费180铢。

    杜妈妈的燕窝档和旁边的蛋糕店都算是多年的老店,两家店比邻而建,卖的东西也互相填补,很多暹罗小妹妹,就是一碗燕窝、一碟20铢的蛋糕就搞定一顿饭。

    吃了燕窝王珏就准备去履行特别顾问的义务,去警队帮助封印一下特殊物品。

    ......

    骑着小摩托超过了一辆明显超载的双条车,又躲开了几个唧唧咋咋横穿马路的小姐姐,王珏有点怀念以前的清迈了。

    那时候这里真是一座悠闲的小城,街上没有辣么多人也没有辣么多车,

    那时候这里100元软妹币可以吃遍整个夜市,

    那时候这里的人们岁月静好地生活不急不抢,

    那时候这里的餐厅看到你自带饮料会主动给你冰块儿,Pad Thai(炒粉)只要50铢元还给你超多虾。

    现在的话,以前20铢一兜的炸鸡倒是还卖20,但请问,说好的炸鸡为什么没吃到鸡肉只有面团!

    当然啦,城市发展旅游么,这种事儿也要两面看,以前王老爷子总是担心小嫩葱说不好汉语忘了祖宗,现在就不必担心了,满街都是说汉语的,让想出国后在小伙伴面前飚英语提升一下level的同学完全没了机会,你买个东西问“How Much”卖家会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告诉你:“十块一个,二十块俩”。

    人多了这种事儿,好坏参半吧,人多了自然坏人也多,一些心黑的就会以次充好欺骗顾客,但能立住口碑的店铺自然也会精益求精,最最关键的是,以前没有辣么多穿着清凉的小姐姐......

    ......

    王珏把小摩托停到警局门口,顺便在旁边买了两杯鲜榨果汁,这里有三种水果可以选,卖果汁的老妈妈现卖现去皮挑籽,30铢一杯,真材实料,只兑很少的水。

    有趣的是,按老妈妈榨果汁的量,一个杯子装不完,需要客人先喝半杯,再把剩下的倒满,王珏认为这个果汁摊子算是全清迈最良心的了。

    也不用怀疑为什么摊位会开在警局门口,周日夜市的时候,警局会被小贩们包围的,局里的警员有时候还会出来帮把手。

    走进警局后王珏直奔特事科的办公室,这次不像以前办虫师案那样需要无关人员回避,班加沙也是可以跟着进入的。

    特事科办公室里,依然是一片乱糟糟的样子,各个桌面上堆满了宗卷,墙上贴着各种案件的照片、简报,几个探员围着孟卜的桌子在讨论什么。

    最先发现王珏的是白雅娜,她的一声问好引得其他探员停止了讨论,望向了门口。

    “好了,阿贤你带队去现场看一下,如果真有情况再通知我。”孟卜警长安排了手下去出警,自己站起身迎着王珏走了过去。

    “先等等。”王珏叫住了准备出警的探员后,从兜里掏出了两小瓶眼药水递给孟卜,“牛眼泪,家里的存货,下一批能多一点,不过要等半个月。”

    孟卜接过药水,直接递了一瓶给正准备出警的周志贤高级探员,嘴里还不住的嘱咐这让他“省点用......”

    “有这个药水,能节省我们很大的精力,很多案子都只是现场有点奇怪而已,但重案科那边一有点特殊的案子就往我这边推,浪费了特事科很多警力。”孟卜向自己的顾问抱怨着。

    王珏一个编外人员也不好对警队内部的职责多加议论,只能打着哈哈提出会尽快去处理那幅油画。

    ......

    封存特殊物品的房间建在地下,这里班加沙就不能跟着了,王珏只能把他拜托给白雅娜照顾,去的路上,孟卜向王珏介绍说,“一般来讲对这类特殊物品我们是能销毁就尽量销毁的,但问题是警队都只是普通人,很多物品用常规手段销毁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比如一些本身封印了厉鬼的物件,如果被贸然毁坏的话,里面封印的厉鬼就会冲出来,特事科的上一任警长就是这么死掉的......”

    “他干了什么?”王珏好奇的问。

    “他准备把一些阿赞装死婴的棺材直接火化......”孟卜唏嘘的说。

    【这可真是作死啊......直接火化古曼的盛器,还一些,真是无知无畏。】

    “然后呢?”

    “死了不少人......当时我命大,没跟着去火葬场。”孟卜的声音有点低沉。

    气氛一时间有点沉闷。

    王珏主动挑了个话头问道:“现在警队都怎么处理特殊物品?”

    “分了几个等级,一、二、三,分别在不同的房间,一级物品都是要销毁的,攒够一定的数量就请龙婆来处理掉,或者碰上重大的法会就直接带过去,让庙里的高僧借着法会销毁。

    二级物品就类似一会儿要处理的油画了,回头要作为证物转交给花旗国。这种物品有一定的危险,但因为特殊的原因又不能直接销毁,只能先封印住。

    三级的物品比较特殊,被认为无害或可控的特殊物品都被算在这个等级。”

    说完话,拐个弯,进了一条走廊。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玻璃房,房间里坐了两名警员。

    孟卜站在玻璃房门口和里面的警员核对了身份,就带着王珏走了进去。

    王珏看到玻璃房左边有一面巨大的显示屏,上面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各个位置的监控视角,右边有一个栅栏门,后边连着一个走廊。

    “这儿就是个登记室,同时也负责监控各个封存间的状况。”孟卜介绍道。

    这时候一名警员放下手里的电话向孟卜报告说:“长官,您可以进入了,授权进入二级和三级封存间。”

    “谢谢。”孟卜道谢后,带着王珏通过栅栏门走进了走廊。

    走在走廊上王珏才发现,这条走廊是由钢铁搭建的,头上脚下应该都是实心的钢板,他用力的跺了跺脚。

    看出王珏有些好奇,孟卜笑着解释道:“确实是钢板,大概三十厘米厚,一会儿我们会到中转区,从那儿开始钢板会曾厚到半米,另外每个封存间还额外包了半米厚的铅板。”

    中转间和登记室类似,也是一个玻璃房,但里面有四个荷枪实弹的警员,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一个类似银行保险库那种大门。

    “这些警员隶属特殊保卫科,专职看守封存间。”孟卜向王珏介绍了保卫科的警员后,又向对方介绍了特事科发顾问。

    特殊保卫科的警员应该已经接到了命令,并没有过多废话,一个警员取出一个托盘,上面摆了几个制式的佛牌,孟卜示意王珏挑一个带上,另外两个警员输入密码打开了大门。

    大门里是一个金属房间,三面各有一个银行同款的钢制大门。

    本来王珏还觉得这个封存间的设计也就能防防普通人,但看到房间里的一个柱子后,却不这样觉得了。

    那是一个金属柱,直径能有一米,高一米半左右,上面放了一个陶土的娃娃,背对着中转间。

    打从看到那个娃娃,王珏的手环就在飞快的旋转,Abby似乎感到了什么危险。

    “这是什么......古曼吗?”王珏问道。

    “这是龙婆素留下的看守。”

章节目录

玄学侦探事务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中年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年咸鱼并收藏玄学侦探事务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