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馆的主体是一栋六进大宅子,西侧还附带个独立花园,占地面积可说是极广,从孙绍宗的房间到前厅,一路弯弯绕绕的走了足有三里多地。

    那奇花异草、亭台楼阁、斗拱飞瀑、碧池假山什么的,孙绍宗也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款式,但‘奢侈’二字总是没跑的——按照脑海里的记忆显示,这使馆是茜香国国王专门拨巨款建造的,一应布置全都比照王宫的规格。

    啧~

    茜香国貌似也不怎么富裕,至少比起大周来差远了,却用民脂民膏造了这样一栋豪华的使馆——怪不得人家都说这茜香国,是大周豢养的一条忠犬呢。

    因为之前穿衣服的时候很是废了一番功夫,等孙绍宗拎着金丝大环刀赶到客厅时,院子里已经黑压压的挤满了人,少说也有上百之众。

    站在前排的,大多都面色凝重如丧考妣,应该是大周使团正式成员,也就是即将被牵连问罪的倒霉蛋们;而后面那些虽然也都噤若寒蝉,脸上却并不见有什么惊惧之色的,则是使馆雇佣的杂役们。

    孙绍宗先面无表情的环视了一圈,这才叫过冯薪问道:“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差不多吧。”

    冯薪砸吧砸吧嘴,补了句:“就只有厨房少了个帮厨的杂役,好像叫什么阮文浩来着。”

    厨房帮厨的杂役?

    果然不出所料!

    孙绍宗心下了然,随即提高音量大声问道:“你们之中,有谁知道阮文浩的去向吗?”

    话音未落,就见前排闪出个富态的胖子,拱手道:“启禀都尉大人,那阮文浩早上向小的请假,说是要回去处理些家务——眼下应该还在家中吧。”

    早上走的?

    孙绍宗抬头看看天色,很明显已经过了中午,心中顿时有些失望——这么长的时间,怕是来不及追捕了。

    “都尉大人。”

    这时冯薪凑上来,颇有些不解的问:“牛大人是在阮府遇刺的,您找这阮文浩有什么用?”

    孙绍宗横了他一眼,顺势将右手的污血亮出来,冷笑道:“牛大人是在阮府遇害的没错,可我却是在使馆里中的毒!”

    这些黑紫色的污血,正是从孙绍宗口鼻里流出来的。

    初时他因为脑袋里一团浆糊,并没有仔细验看,但后来听冯薪提及自己有可能会妨碍到行刺,便立刻把这些污血和‘穿越’联系在了一起。

    很显然,真正的孙绍宗已经阮文浩被毒死了,所以孙毅这个穿越者,才能借尸还魂成为这具身体的新主人。

    因此,他断定这使馆内必定潜伏着刺客的同党!

    而帮厨杂役,无疑是一个很适合下毒的身份——如果不是牛永信一直单独开小灶的话,说不定都用不着冒险行刺,一个阮文浩就能摆平他。

    冯薪倒也没蠢到家,看着那污血愣怔了片刻,一张脸便涨成了猪肝色,破口大骂道:“他奶奶个熊,感情这鸟文浩竟是刺客派来的奸细,要是让老子逮着,非生撕了他不可!”

    “那你还等什么?”

    孙绍宗向着大门虚劈了一刀,断然下令道:“选二十个精明能干的兄弟换上便服,随我一起去捉拿阮文浩!”

    “得令!”

    眼见自家上司豪气干云,冯薪受其感染也不禁亢奋起来,利落的答应了一声,就准备去点齐兵马。

    可刚要张嘴,突然想起门外还有重兵把守,他胸中那点豪气顿时便又烟消云散了,结结巴巴的道:“大人,外面可是有几百官兵……”

    “以咱们现在的处境,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等他说完,孙绍宗便抢过了话头,用刀尖指了指门外,又指了指脚下:“如果能抢在茜香人前面,抓到刺客余党,说不定大家还能有一条活路;可要是留在这里,怕是只能乖乖等死了!”

    说着,他陡然又提高了音量:“兄弟们,你们是愿意跟我出去闯一条活路出来,还是留在这里乖乖等死?!”

    “我们要跟大人闯一条活路出来!”

    “杀出去!”

    “谁敢拦老子,老子就剁碎了他!”

    但凡能有一条活路,谁乐意乖乖等死?!

    因此孙绍宗这番,堪称是一呼百应,几乎所有的护卫都被他激发起了血性,七嘴八舌乱吼着,更有人仓啷啷拔出佩刀,抽风死的乱砍,一副要与人搏命的架势。

    冯薪也不例外,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上前点了二十个人,谁知未被点名的护卫都不肯留下来,纷纷聒噪着,要跟着一起出去查案。

    冯薪弹压不住,只得又巴巴的望向了孙绍宗。

    这厮还真是不给力啊!

    要是自己手下那几个中队长,也能跟着一起穿越过来就好了。

    心中胡思乱想着,孙绍宗上前几步,大声道:“诸位兄弟,搜捕刺客虽然重要,但这使馆也不能没人照应——还请兄弟们替我守好这个家!”

    虽说那几个护卫还是有些不情不愿,但鉴于孙绍宗方才的强势表现,以及他超人一等的武力,众人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众人各自回房换上便装,冯薪又领着几个人去了马厩,不多时二十二匹骏马便被牵到了前院——当中有一匹体型高大、四蹄健硕的乌骓马,正是孙绍宗的坐骑。

    孙绍宗原本还担心,自己头一次骑马会有些不适应,谁知翻身上马,竟是熟练无比,就好像自己曾苦练过十几年骑术一般。

    他心中大定,双腿一夹马腹,那乌骓马便四蹄扬起直奔角门而去,身后二十一骑亦是如影随形!

    待到冲出角门,便见百步开外的街口处,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士兵,大约是因为听到了马蹄声,个顶个都是如临大敌一般,将手中刀枪并举。

    当中有一盔明甲亮的中年将军,扬声大吼道:“本将军奉王命保护使馆内外的安危,还请诸位速速回返,不要自误终身!”

    大周建国之初,曾兴兵攻占过茜香国全境,并驻兵长达十几年之多,在此期间,茜香国的语言、度量、乃至风俗习惯,全都被强制汉化。

    后来大周虽然撤回了驻军,但这汉化的痕迹却不见有丝毫削弱,时至今日,青麟府里几乎人人都能说一口流利的顺天府官话,反倒是本国本族的土语几近灭绝。

    因此这中年将军的一声大吼,所有的护卫都听得清清楚楚,再加上前面那密密麻麻的枪林、刀阵,众护卫心中难免都有些忐忑,马速也不由自主的降低了近半。

    便在此时,孙绍宗将手中金丝大环刀迎风一摆,也疾言厉色的喝道:“我乃大周使者,奉陛下钦命保护使馆内外安危,如今正要前去追捕刺客余党,谁敢阻拦便是藐视我大周、藐视我天朝陛下,休怪本将军刀下无情!”

    这一连几个大帽子扣下来,那中年将军顿时骇然变色,他虽然是奉了国王之命,但小小茜香国的国王,如何能与天朝上国的皇帝陛下相提并论?

    真要起了冲突,这大周使者万一再出个什么好歹,怕是不等大周皇帝兴师问罪,国王头一个就饶不了自己!

    越想越是心虚,眼瞅着孙绍宗纵马横刀飞驰而来,竟丝毫没有止步的意思,中年将军终于一咬牙,挥手下令道:“散开,放他们过去!”

    说完,似乎也觉得这般行径太过丢脸,忙又生硬的补了一句:“反正城门已关,他们就算想跑也跑不出去!”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