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孙绍宗叹了口气,放下了手里翻开个封皮,就再没有任何进度的《大周律》,望着旁边儿仙鹤踏灵龟的烛台,怔怔的发起呆来。

    打从贾府回来之后,阮蓉就闭门不出,听说连晚饭都没吃。

    孙绍宗也曾想过去劝劝她,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道要告诉她:正室的位置已经没戏了,还是乖乖做小老婆吧?!

    或许……

    当初真不该带她回大周的。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外间传来一阵琐碎的响动,初时孙绍宗还以为是外间的两个丫鬟又在嬉闹,便没有太过在意,谁知那动静却是越来越大,让他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这是做什么幺蛾子呢?

    虽说孙绍宗一直觉得,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给人当牛做马很是可怜,平时也对她们颇为照顾,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容许丫鬟们恃宠生娇。

    更何况他现在的心情本就不好。

    于是略略又忍耐了片刻,见外间依旧不见有丝毫消停,孙绍宗便长身而起,上前猛地拉开了房门。

    “你们两个……”

    一声呵斥眼见已经到了嘴边儿,却又孙绍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因为门外正俏生生站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却不是阮蓉还能是谁?

    “孙大哥。”

    四目相对,阮蓉有些羞涩的提了提裙角,喏喏的问:“妾身这身打扮,可还看得?”

    孙绍宗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寻来的这一身嫁衣,更不知道她从贾府回来之后,究竟经过了怎样的心理斗争,才终究卖出了这一步……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更不是深究的时候!

    他猛地一把将阮蓉揽入怀里,轻咬着她银元宝似的耳垂,呢喃道:“不管旁人怎么看,反正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阮蓉眼眶顿时便红了,忙埋进孙绍宗怀里,闷闷的唤了一声‘相公’。

    是夜。

    向来急色的孙绍宗反倒收敛了性子,拥着阮蓉倚在床头,楞是说了大半夜的体己话。

    眼见得已经过了四更天,就要奔着五更天明去了,反倒是阮蓉有些急了,生怕早上拿不出‘证物’,反惹得旁人猜疑,于是默默从怀里取出一方素帕,羞答答铺开在床上,半句话也不肯多说,却是无声胜有声的邀约。

    见此,孙绍宗顿时露出了男儿本‘色’!

    将阮蓉横放到了床上,手指勾住那系着大红蝴蝶结的束腰,轻轻几下挑弄,便分开了衣襟,粗糙的大手探进去好一番寻幽探密,直撩拨的阮蓉吁吁带喘粉面酡红,这才又解了自己的衣带,将那钢浇铁铸似的身子压了上去……

    正所谓:

    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

    ——分割线——

    虽说那日,孙绍宗极力收慑力道,无奈本钱太过丰厚,还是搅弄的阮蓉几度声嘶力竭,方才堪堪的爽利了一次。

    于是到了第二天,阮蓉瘫在床上爬不起来不说,便连外间伺候的两个小丫鬟,也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响午。

    等醒过来再看孙绍宗时,两个小丫鬟的眼神都变了,畏惧中又带了几分期盼,瞅着机会就要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便是打盆洗脸水的功夫,都要用那刚刚绽放的小胸脯,去撩一撩孙绍宗的肱二头肌。

    闲话少提。

    却说阮蓉确定下姨娘的身份后,最高兴的却不是孙绍宗这个正主,而是便宜大哥孙绍祖。

    他一面把自己房里那群莺莺燕燕,全都赶到阮蓉身边请安问好,并将内宅例钱发放权,也一并交到了阮蓉手中,以示阮蓉这姨娘与旁人不同。

    一面却又偷偷的找到孙绍宗,问他是想在武将勋贵中寻一门贵戚,还是文官里找个知书达理的小娘子,顺带改一改孙府的门风。

    孙绍宗自然懒得理会他这番算计。

    白日里和魏老管家做年节准备,晚上与阮蓉蜜里调油,不是夫妻胜似夫妻,抽空还要读一读《大周律》,好尽快熟悉大周朝的法律法规,一时间倒也忙的不可开交。

    腊月二十九上午,多日不见踪影的冯薪上门拜会,还拉来了好大一车干果,说是自家庄子上产的,值不得几个钱。

    因听他说起去兵部报道之后,一连等了几日都音讯全无,孙绍宗便托了便宜大哥帮忙过问——以孙绍祖现今的官阶,大事说不上话,这区区七品巡检的前程,倒还能帮上些忙。

    冯薪千恩万谢的去了,转脸又托人送来了一千两银子,孙绍宗这才晓得,丫竟还是‘地主土豪’出身。

    就这般,一家人红红火火过了个新年。

    到了大年初二,少不得要跟便宜大哥去拜会亲朋故旧,他原以为荣国府肯定排在头里,谁知便宜大哥首先去的,却是神武将军冯唐府上。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冯唐如今任着巡防营总领一职,正是孙绍祖的顶头上司。

    因如今孙绍宗‘片言破奇案’的名头,又已经传遍了京城,还未走马上任便名动顺天府,神武将军对他倒颇为亲热,还特意交代他以后与自家儿子冯紫英多多亲近,也好让那‘逆子’晓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从神武将军府上出来之后,第二个去的自然是荣国府无疑。

    原本兄弟二人是想去拜见一等将军贾赦的,谁知半路里却被二老爷贾政截了胡,又放过了便宜大哥,只将孙绍宗引到了正北的荣禧堂。

    那贾政约莫四十出头的年纪,生的颇为儒雅俊逸,看得出年轻时必也是一风流人物。

    只是如今文绉绉的方正至极,几乎句句都要引经据典,倒让人好生难以招架。

    万幸孙绍宗在现代时也算是看过些书,才没有当场露怯,只是这云山雾罩的瞎聊了一通,直到出了荣国府,他都没闹明白贾政找自己过去,到底有什么目的。

    倒是孙绍祖问过详情之后,便有些不乐意起来,很是怀疑贾政要把庶出女儿嫁给孙绍宗,于是在家一连抱怨了半日‘小妾养的贱蹄子,哪里配得起我兄弟’。

    谁知到了破五这日,贾琏竟大张旗鼓的送来了束脩、拜帖,要聘孙绍宗做荣国府的骑射教习,负责督导宝玉、贾环、贾琮、贾兰等一众公子哥。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