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什么。。。因为大家都反应‘真相篇’太过重口,这章就来点治愈系的。】

    荣国府东北侧,一间镶着西洋玻璃窗的素净花厅里。

    “三二三四、五六七八,四二三四、五六……”

    就见李纨嘴里喊着拍子,屈身弓步向前,双臂与臻首同时向后高高扬起,那白皙雪颈下两团少人抚慰的恩物,便不甘寂寞的显出了惊心动魄的轮廓。

    可惜只是惊鸿一现,她便收起了弓步,同时将纤腰往下一折,彻底掩去了那傲人的弧线。

    但有句老话叫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她那素白小手努力伸向地面的同时,后面那一抹坚实的浑圆,便也如熟透了的水蜜桃般,绽放出了不为人知的真容。

    只这简简单单的全身运动,配上她那可乐瓶似的熟魅身段,效果竟不逊于一场艳舞!

    可惜在场的观众,却只有个不解风情的贾兰,实在有暴殄天物之嫌。

    呃~

    准确的说,其实连一个观众都没有,因为贾兰也正绷着小脸,专心致志的做着广播体操。

    做完了四节八拍的全身运动,李纨等儿子稍稍缓了口气,便又继续念道:“第七节跳跃运动,预备——开始!一二三四、五六……”

    贾兰一丝不苟的做着动作,两只鹿皮靴子在青砖上跺的啪啪作响,眼看已经到了第三节,却忽然发现母亲又只手上比划着,脚下却是纹丝不动,立刻便嘟着嘴嚷了起来:“母亲怎得又偷懒?快跳起来,不然兰儿也不跳了!”

    李纨闻言,也只得随着拍子频频跳起,虽说动作幅度不大,却怎奈那胸前却是热烈响应,此起彼伏波涛汹涌,便如同揣了两只狂躁的白兔一般。

    其实一开始,李纨对这套怪模怪样的锻炼方式,可说是十分的抵触。

    可无奈贾兰却执意要拉着她一起锻炼身体,考虑到儿子也是出于一片孝心,再加上练了半个月体操之后,贾兰的身体状况也确实有些改善——至少吃饭香了,晚上睡的也踏实了许多。

    于是为了防止打击到贾兰的积极性,她也只得强忍着羞臊,陪儿子每日早中晚锻炼三次。

    这一连几日操练下来,李纨倒也已经习惯了不少,唯有这跳跃运动,实在是……

    “呀!”

    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呼,打断了李纨的思绪。

    她慌忙将胳膊一横,遮住了那起伏不定的白兔,继而羞恼的循声望去,却只见丫鬟素云正掩着小嘴,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见这模样,李纨便知自己方才的羞态已被这丫头瞧了去。

    于是她脸上的酡红之色更盛了几分,半真半假的嗔怒道:“没规矩的小蹄子!我不是交代过,兰哥儿打熬身体的时候,谁都不准过来打扰的么?!”

    听她这一呵斥,素云这才想起了来意,忙道:“奶奶,方才老爷刚一回府,就使人来传咱们哥儿——听彩霞姐姐说,老爷脸色吓人的紧,怕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是什么好事情?

    李纨闻言心中就是咯噔一声,不及多想,忙将贾兰拉到了身边,喝问道:“兰儿,你最近莫不是在学堂里淘气了?”

    贾兰小小年纪,李纨又管束的极严,每日里基本就是在学堂、后院两点一线,所以李纨才琢磨着他是在学堂里淘气,惹恼了爷爷贾政。

    贾兰连忙大摇其头,李纨又追问了几句,却依旧不得要领——眼见外面彩霞等得不耐,已经开始探头探脑的向里张望,李纨也只得压下心中的忐忑,放贾兰去了荣禧堂。

    却说贾兰走后,李纨更是坐立难安。

    只因当初贾珠身死刚刚满月,李纨便诞下了贾兰,王夫人嘴上虽然没说什么,这几年来对贾兰却是不闻不问——很显然是将长子的死,与嫡孙的出生联系在了一起。

    当家主母这般态度,下面人自也少了几分用心,虽说不敢真个为难李纨母子,但比照贾宝玉的待遇,又差了何止一筹?

    如今若是再因为什么,恶了贾政……

    想到这里,李纨便不由又生出些凄苦自哀的心思,更将贾珠那短命鬼埋怨了千百遍。

    “奶奶、奶奶!”

    便在此时,就听外面脚步声匆匆而至,李纨忙到了门口,却见素云上气不接下气,的嚷道:“奶奶放心吧,不是咱们哥儿惹了祸,那边宝二爷、环三爷也都被叫了过去,听说是在讲什么阴阳之道!”

    李纨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忙合十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只是这好端端的,贾政怎么会想起把儿孙叫过去,讲什么‘阴阳之道’?

    她心中好奇,便追问素云了几句,可素云不过是在外面听了一耳朵,哪里就能晓得这里面的内情?

    因此李纨略一犹豫,便领着素云去了王熙凤的院子——要说这后宅之中耳目最灵的,自然非这凤辣子莫属。

    ——分割线——

    到了王熙凤屋里,就见她正侧卧在外间的榻上,听周瑞家的唠叨着什么,身上盖着件雪狐皮拼成的大氅,看似慵懒,那双眸子却仍是俏中含煞。

    瞧着倒像是一头卧在雪地里的雌豹,浑身上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见李纨从外面进来,王熙凤一骨碌爬将起来,却并不急着下榻,反倒笑语盈盈的打趣道:“我刚打算让人请了你来,却不想你倒等不及了——来来来,快来听听那孙家二郎又破了什么奇案!”

    妯娌二人常来常往,李纨倒也不和她客气,径自也上了矮榻,扯过半边狐裘盖在了自己腿上。

    因伸手的时候,凑巧摸着一只冷玉也似的嫩足,李纨便忍不住劝道:“要我说,你真该抽时间学一学那‘健身操’,但凡每日里活动一番,也不至于身上这般冰凉。”

    “你少蹿腾我!”

    王熙凤白了她一眼,晒道:“林妹妹她们倒也罢了,我这年纪,若也去学那怪模怪样的玩意儿,还不被下面的丫鬟媳妇儿们笑死?”

    李纨还待再劝,王熙凤却干脆将长腿一伸,直接捣在了她两股之间,嘴里说着:“行了行了,你不是最爱那孙通判破案的故事么?老老实实听着便是!”

    说到‘最爱那孙通判’六字时,几根玉如意似的脚趾,便在李纨大腿内侧的嫩肉上挠了起来,直挠的李纨一阵心慌气短,这才晓得自己近些时日那些荒唐心思,竟被这王熙凤瞧出了端倪!

    一时间莫说是再劝,便连搬开那只玉足的胆子都提不起来。

    殊不知,她这番怯懦退避,反倒坐实了王熙凤心中的揣测!

    就这般,两人各怀心思卧在榻上,听那周瑞家的绘声绘色,将天狗噬心一案娓娓道来,中间少不了要夸大其词,愈发将孙绍宗说得不似凡人。

    正听到那一盒**,暴露了惊世孽情。

    就见外面慌里慌张跑来个婆子,扯着嗓子嚷道:“大奶奶、二奶奶,可了不得了!二老爷把宝少爷摁在地上劈头盖脸的乱打,连二太太去了都遮拦不住!”

    王熙凤和李纨都是一愣,忙问宝玉挨打的缘由。

    “好像是因为刚死了没多久的秦家少爷!”

    为了秦钟?

    联想到刚才的天狗噬心案,李纨顿时就明白,贾政今儿讲的到底是什么‘阴阳之道’了。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