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字断不开章,只好3000一章了。】

    众人顺着那小厮的指引望去,只见西南一席的末座上,一个身形枯瘦、脊背佝偻的男子,正极力缩在旁人的阴影之下。

    “姜云鹤?怎么会是你?!”

    看清那人的样子,朱鹄不由脱口质问道:“我家三弟如今正为你起复之事奔波,你却为何要下毒害他?!”

    “哈……哈哈……哈哈哈……”

    话音未落,便听那姜云鹤凄然狂笑起来:“起复?奔波?哈哈哈……我呸~!当初老子是瞎了狗眼,才信了这王八蛋的鬼话,结果被他骗的倾家荡产不说,竟然还莫名其妙的背了一屁股烂债!”

    “前几天我去找他讨说法,他竟然连面都不肯露,只让下人给了我一吊铜钱,说是‘我这些天扮小丑逗他开心的赏钱’!”

    “这还不算,他竟还惦记上了我那一对儿女,要收入房中做个玩物啊!”

    “哈……哈哈……没错,是我在他酒碗里下了毒,可那也是他自找的!他该死、他特娘早就该死了!”

    他咆哮着、嘶吼着,那一直佝偻的身板也渐渐挺了起来,众人也是此时才发现,这片刻前还暮气沉沉的男人,竟也是个宽肩细腰、身高八尺的昂藏汉子!

    想想这姜云鹤也够倒霉的,苦练武艺多年,好不容易混了个一官半职,结果下属坑进了大牢,接着又被同年骗走了所有积蓄,还莫名其妙背上了一堆烂账——这种事儿换到谁身上,怕也忍不住要报复一下吧?

    因此众人便都是默然以对,便连那朱鹄,一时也不知该不该上前替朱鹏讨回‘公道’。

    “原来是你下的毒!”

    这时却有一人上前指着姜云鹏的鼻子,怒斥道:“你要杀朱鹏,尽管动手便是,为何要牵扯我身上?!”

    这人不是别个,却正是那王炳贤。

    众人闻言,这才想起了‘匿名信’的事儿,看来这王炳贤果然是被人利用了。

    “哈……”

    却听姜云鹤怪笑一声,斜藐着王炳贤,满面不屑的道:“王炳贤,你这厮倒还真会恶人先告状!你且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张写满字的帕子,猛地抛向了王炳贤。

    王炳贤正想接在手中,却被朱鹄抢先一步抓过那张帕子,从头到尾的诵读了一遍。

    却原来这也是一封匿名信,上面满篇激愤之词,先是将那朱鹏痛骂了一通,接着又透露说,朱鹏正在觊觎姜云鹤的双生儿女,打算借讨债人之手,将这对儿只有七岁大的姐弟收入房中做个玩物!

    后面话锋一转,那匿名人又表示希望能和姜云鹤一起动手,除掉禽兽不如的朱鹏,并且随信附赠了一瓶毒药,以及一份行动计划书。

    说是行动计划书,其实内容也简单的紧。

    不过就是表示,自己在同年聚会开始前,有办法先引开厨房里人,而姜云鹤只需溜进去,将毒药涂在那坛三十年状元红旁边的酒碗上即可,届时自然会有人将毒碗送到朱鹏面前。

    等朱鹄念完这封‘匿名信’,姜云鹤便又冷笑道:“我本来只是半信半疑,结果转天果然有人上门,逼我卖儿卖女还债!就因那朱鹏实在是欺人太甚,我才豁出命去,打算按照王炳贤的谋划行事……”

    王炳贤急忙分辨道:“什么我的谋划,你别血口喷人!”

    姜云鹤压根不理,继续道:“傍晚时,我早早的守在厨房附近,果然发现后厨所有人都被王炳贤喊出来训话,于是我便偷偷进了厨房,果然又发现最显眼的位置上摆着一坛状元红,而其它几坛却都是十年份的女儿红!”

    一连说了这两个如果,姜云鹤目光一厉,咄咄逼人的喝问道:“王炳贤,试问除了你这个酒楼少东家之外,还有谁能将这两桩事,安排的如此天衣无缝?!”

    “我……我我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王炳贤又慌了,手足无措的乱嚷着,还试图上前与姜云鹤撕扯,只是还未等如愿,便被朱鹄一把扣住了手腕。

    “诸位年兄!”

    只听朱鹄沉声道:“无论他二人谁主谁从,这共谋下毒害死舍弟一事,如今都已是铁证如山——还请诸位年兄与我做个人证,将这二人送到刑部候审!”

    虽说朱鹏不得人心,但看在他便宜老丈人面上,这个人证却是不能不当。

    因此众人都轰然应诺,就待押了姜云鹤、王炳贤二人,送去刑部归案。

    谁知便在此时,忽听后面有人朗声道:“诸位年兄先请留步!”

    众人疑惑的回头望去,却见孙绍宗不知何时,竟坐在了朱鹏原本的位置上,身边还站着一个名唤徐守业的六品都尉。

    “啊!”

    大家正不知孙绍宗在搞什么花样,朱鹄便一拍脑门,满是歉意的躬身道:“孙兄莫怪,我适才一时情急之下,却有些越俎代庖了——这两个人犯,原该由孙兄送去刑部,才算是名正言顺。”

    众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随即便都生出些不屑来。

    孙绍宗方才简直就跟透明人一般,除了证明那毒药是下在碗里的,便再没说上半句有用的,亏他现在还有脸抢功劳!

    莫非以前的案子,也是这般摘了别人的果子?

    面对众人鄙夷的目光,孙绍宗却是飒然一笑,摊手道:“要送人犯去刑部,也不用急于一时嘛——不如请朱兄先替我解开一些心里的疑问,如何?”

    朱鹄迟疑道:“却不知是何疑问?”

    “说来也简单!”

    孙绍宗伸手拨弄了一下桌上的酒碗,笑着问:“我头一个想知道的,就是这涂了毒药的酒碗,到底是如何准确的让朱鹏选中的?要知道,这碗可是他自己分的,而且他给自己的还是第二只碗!”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随即心中都不禁生出些疑惑来——朱鹏主动分碗明显是临时起意,难道王炳贤、姜云鹤连这种事都能提前预料到?!

    朱鹄也是眉头紧皱,试探着问:“以孙兄高见,这其中究竟有何机关?”

    见他没有逼问王炳贤、姜云鹤,反倒直接问起了自己,孙绍宗笑意顿时浓了几分,随即侃侃而谈道:“以我推测,设计这套下毒计划幕后主使,怕不是什么精细人!他想当然的以为姜兄,会把毒药涂在第一个酒碗里,这样一来,有毒的酒碗顺理成章,就会被送到位置最尊的人面前!”

    “可惜的是,他的计划出了一些意料之外的误差——姜兄并没有将那毒药放在第一个碗中,而是放在了第二个碗里!”

    “至于选择第二个碗的原因嘛……”

    孙绍宗将目光转到姜云鹤身上,笑问道:“大约是因为那毒药在灯光下有些显眼,姜兄怕被人提前发现,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姜兄,我猜的可对?”

    姜云鹤点头道:“确实如此!在外面倒还不显什么,可被旁边的灶台一映,那毒药便显得十分扎眼,因此我只好把有毒的酒碗,和下面那只对调了一下。”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因为信上写着,届时自然有人把毒酒端给朱鹏,我便以为那席上有内应——谁知最后竟是朱鹏主动分碗,当时我还以为肯定要害了旁人呢!”

    “哈哈,所以我才说,那幕后策划之人是个不仔细的!”孙绍宗哈哈一笑,又道:“就因为出了这种意料之外的状况,那幕后策划人逼不得已,只得也临时更改了计划,主动站出来,将那毒碗放到了朱鹏面前。”

    “等等!”

    朱鹄惊愕的叫道:“主动站出来分碗的,不就是我家三弟本人吗?!你……你的意思难道是说……”

    孙绍宗笃定道:“没错!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人,正是朱鹏自己!因为当时除了他之外,没人能准确的选出那只涂了剧毒的酒碗!而且也只有他,才能如此准确的引导王炳贤和姜云鹤,迫使他们联手下毒!”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朱鹏竟然是自杀的?!”

    “他费这么大的力气,难道就是为了死在王炳贤、姜云鹤手里?!”

    大厅里顿时一阵哗然,众人都觉得难以置信,可除了这种解释之外,又无法解释方才发生的一切!

    王炳贤和姜云鹤一时间也懵了。

    两人禁不住异口同声的问道:“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唉~!”

    这次出面回应的却不是孙绍宗,而是他们身边的朱鹄。

    只听朱鹄长叹一声,悠悠的道:“舍弟近年来的遭遇,你们也是知道的,他一面因此变得乖张跋扈,将所有不满发泄在了旁人身上;一面却又因此心怀愧疚,偶尔和我提起来,也常说自己中了魔障,总是控不住要作孽。”

    “那时,我就已经觉得他活的很是苦闷,却没想到他最后竟会……竟会……”

    这次他又是说了半截,不过在场众人却都已经脑补出了那未尽之言。

    左右不过是朱鹏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最后竟想出了这种疯狂的计划,好让自己死在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两个人手中。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场荒诞至极的闹剧!

    “既然朱兄认为令弟是自杀的。”

    然而就在所有人认为真相已然大白的时候,却听孙绍宗又笑吟吟的道:“那我这里,便还有几个疑点,要向朱兄请教一下了!”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