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

    听孙绍宗问起那林宗茂的风评,蒋老七有些吞吞吐吐的道:“老爷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难免会得罪不少人,所以这风评嘛,自然也就……也就……”

    这厮显然是想替林宗茂遮丑,不过这吞吞吐吐的一说,孙绍宗该明白的,自然也都已经明白了。

    于是他伸出三根手指,缓缓道:“第一名死者,是个喜欢撒酒疯的烂酒鬼;第二名死者,是个小有名气的泼皮无赖;第三名死者,则是个风评不怎么好的捕快。”

    “大人的意思是……”

    听孙绍宗一连用了三个负面评价,苏行方也有些回过味儿来了,脱口道:“他杀的都是恶人?!”

    “即便算不上恶人,至少也是被百姓厌恶的人。”孙绍宗耸肩道:“或许他认为自己是在替天行道吧。”

    顿了顿,他又道:“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他在不断给自己增加难度!”

    “增加难度?”

    “没错!”

    孙绍宗解释道:“第一个死者因为常年饮酒,身体素质很差,自身的社会地位就更不用说了。”

    “第二个死者是个泼皮,身上颇有些蛮力,至于社会地位嘛,勉强也算有一点儿。”

    “第三个死者身为巡街捕快,平时应该是兵器不离身的,社会地位也强于那泼皮。”

    “由此可以看出,他每一次选择的对象,都会比上一个更难对付。”

    听孙绍宗分析到这里,蒋老七的脸色已经彻底垮了下来,颤声道:“那小……小人我岂不是很危险?!”

    “你?”

    孙绍宗看看他那小鸡仔似的体格,无语道:“放心吧,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你应该安全的很!”

    蒋老七闻言顿时放下心来。

    可一旁的苏行方却仍是愁眉不展,苦笑道:“如此说来,那凶手岂不是很有可能,会向朝廷命官下手?”

    “有这种可能,不过更危险的恐怕……”孙绍宗说到这里,忽然眉头一皱,半响才又道:“恐怕还是四营一卫的武将,毕竟每次提升的不仅仅受害人的身份,还有受害人的武力。”

    却原来孙绍宗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了自家那位便宜大哥,他的名声貌似也好不到哪去,而且还是以武力出名的军中猛将,完全符合凶手的目标!

    不过他可是堂堂四品,出入又都有亲卫跟随,那凶手应该不会一下子,就把难度提的这么高吧?

    不对!

    这事还真没准儿,毕竟那凶手一直是在挑衅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比直接杀了自己的亲哥哥,更能激怒自己的?!

    想到这里,孙绍宗也顾不得别的了,忙拱手道:“苏大人,还请你去我府上通知一声,让我家哥哥最近警醒些,不要一个人上街!”

    苏行方一听这话,顿时也想到了类似的可能,忙郑重其事的应了,随即又苦着脸道:“可惜大人腾不出手来,否则那凶徒岂能如此猖狂?”

    案情有可能会涉及便宜大哥,孙绍宗又何尝不想亲自破案?

    可问题是考场里所有官员差役,在秋闱期间半步都不能踏出考场,即便是没有阅卷权利的巡阅使,也并不例外。

    于是此后两场考试,孙绍宗都一直处于焦躁不安之中。

    虽然还不至于因此耽搁了正事,但处罚力度却是大大增强,到了八月二十五这日,更是当场杖毙了两个企图协助作弊的衙役!

    整整一夜未眠。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下来的时候,孙绍宗也顾不得什么监考了,直接跑到正门外,等着苏行方带来最新的消息。

    然而一直等到天光大亮,都没有任何讯息传来。

    就在孙绍宗焦急不安,想随便喊两个路人,帮自己去县衙问话的时候,蒋老七终于匆匆而至,并带来了一个不知是好还是坏的消息——昨晚并没有任何人遇害!

    “老爷,您说……您说是不是那凶手怂了?”

    就听蒋老七道:“打从您的推断传出去,上面就增派了搜捕的力度,而且各位大人出行时,也都尽量成群结队——那凶手压根找不着下手的机会,所以就放弃了?”

    放弃了?

    按说,遇到这么大力度的搜捕,凶手认怂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孙绍宗总觉得,一个敢与连续作案,并在现场留下挑衅信息的狂徒,不像是会轻易认输的主儿。

    心中这般想着,孙绍宗嘴里却道:“如果是这样,那自然最好不过了——不过这案子总还是要破的,你们可不能因此就放松下来。”

    蒋老七忙道“大人放心,这案子如今闹得沸沸扬扬,小人等哪敢不尽力?”

    “那就好。”

    孙绍宗点点头,便准备回考场巡视一圈。

    谁知便在此时,长街尽头忽然奔来了十几骑,箭头似的横扫长街,唬的行人纷纷尖叫闪避。

    龙禁卫?

    孙绍宗眼力好,远远的,便瞧出来人是一队龙禁卫,而且领头的似乎还是老熟人——卢剑星与沈炼。

    当初在河北待了半个多月,孙绍宗和这兄弟三人处的倒是颇为融洽。

    因此前些日子受贾琏之托,打听那贺家少奶奶时,孙绍宗就找到了他们兄弟三人。

    结果还真让贾琏给猜中了,那贺家少奶奶,正是被北镇抚司的镇抚佥事【从四品】扣下,做了第六房小妾。

    龙禁卫南北镇抚司,都是直属于皇帝的特务机关,就算以荣国府的权势,想要虎口夺食也是休想,因此贾琏也只好死了……

    等等!

    为什么只有卢剑星和沈炼?

    靳一川呢?

    他们三人不是向来秤不离砣的吗?

    莫非是……

    孙绍宗心中闪过一丝不详的预兆,而这时卢剑星、沈炼带着那十几个龙禁卫也已经到了门前。

    眼见孙绍宗就在门洞里站着,两人急忙甩蹬下马,冲到台阶前扑通一声双足跪地,虎目含泪,悲声道:“大人,一川……一川他去了!”

    靳一川真的死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孙绍宗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脱口问道:“是那‘血字’凶徒做的?难道也是一刀毙命?!”

    “大人明鉴!”

    卢剑星哽咽道:“我那兄弟,正是被歹人一刀穿心而死!”

    还真是一刀毙命!

    孙绍宗又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卢剑星兄弟三人,号称侦缉司三犬,武力虽说赶不上有金手指加成的孙绍宗,却也算得上是难得的好手了!

    再加上他们常年干抄家灭门的买卖,警惕性比起一般人也不知强出多少倍。

    要是连靳一川都被一刀捅死,毫无还手之力,那凶手的身手岂不是……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