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三十。

    孙绍宗人在府衙,心却已经飞到了北镇抚司——靳一川是不是血字案的最后一个死者,今儿晚上就要见分晓了!

    好不容易熬到散衙,孙绍宗正准备去北镇抚司走上一遭,探听探听虚实。

    却忽然接到家人的禀报,说是孙绍宗回城轮休,如今已经在府里摆下宴席,正等着他回去不醉不休呢。

    略一犹豫,孙绍宗便将周达派去了北镇抚司,只等那边有什么消息,便立刻去通知自己。

    回到府里,便宜大哥早等的不耐,正在酒桌旁亵玩一个新买的丫鬟。

    那丫鬟约莫也就十三四的年纪,被琥珀色的酒水洒了满怀,月白色的裙子前襟大敞,鸳鸯绿的肚兜卷起半边,任由便宜大哥那一脸毛胡子,钢刷似的乱拱着。

    眼见孙绍宗进来,那丫鬟顿时慌张起来,有心挣扎,却又实在不敢,一时只急的眼圈都红了。

    “大哥。”

    孙绍宗见此情景,便无奈的调侃道:“要不把怎酒撤了,给你换上两斤羊奶?也省得你白费功夫。”

    “哈哈……”

    孙绍祖这才把头抬起来,又顺手在那丫鬟心尖儿上掐了一把,哈哈笑道:“你小子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在军营里又不方便玩女人,足足素了十几日,憋也快憋死了!”

    这般说着,他还是放开了那丫鬟。

    那丫鬟这才得以掩住胸脯,受惊兔子似的冲出了客厅。

    孙绍祖却是立刻牛眼一瞪,破口骂道:“这没规矩的小蹄子,见了二爷也不知打声招呼!来啊,给我追上去抽她……”

    “算了、算了。”

    眼见他就要翻脸无情,孙绍宗忙劝道:“这才刚买来没几天,一时忘了规矩也在所难免。”

    “所以才更得用鞭子,让她们长长记性!”

    孙绍祖说着,却没在理会那丫鬟,提起酒坛给孙绍宗倒了一盏,颇有些神秘的道:“二郎,你可知那天落在五凰山上的是谁?”

    上次在军营里,兄弟两个猜了许久也不得要领,可看今儿这意思,便宜大哥倒像是探听到了些什么消息。

    孙绍宗抢过酒坛,也给他满上了一盏,嘴里却是好奇道:“是谁?”

    就见便宜大哥故作神秘的左右张望了几眼,这才压低声音道:“是那义忠亲王!”

    那个造反的王爷?

    难怪朝廷如此兴师动众呢!

    “那义忠亲王就爱鼓捣这些奇巧淫技,当初他私下里铸的火炮,听说威力比神机营用的还要大!”

    “那街上卖的西洋玻璃镜,就是他当初弄出来的,假托洋人所造只是为了往上抬价。”

    “还有咱家用的那肥皂,听说也是……”

    这越听,就越觉得义忠亲王是个穿越者!

    可他既然是穿越者,还是以皇子开局,为啥最后反倒混成了这步田地?

    “听说陛下当初倒是属意他来着,可这位义忠王爷忒能折腾,朝堂上诸位大人都担心,他继位后会穷兵默武,坏了祖宗的基业,因此一边倒的支持当今陛下,所以……”

    穷兵默武?

    说白了,还不就是怕那义忠王爷继位之后,会推翻重文轻武的格局!

    而那义忠亲王会有这种想法,孙绍宗倒也不奇怪——普通人骤登高位,又没经历过官场的打磨,会瞧不起这些旧官僚,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可惜,他还是小瞧了旧官僚们的力量。

    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不过也幸好这厮失败了,否则孙绍宗这个得罪过他的人,怕是要永远流亡海外了。

    酒酣宴尽。

    孙绍宗踉踉跄跄回到后宅,原本想去堂屋,寻阮蓉说些体己话,谁知一打听,阮蓉却撑不住劲儿,早已经睡下了。

    于是他便径自去了香菱的西厢。

    往那鸳鸯帐里一瘫,胡乱甩掉了靴子,立刻便有两只温润如玉的小手裹了上来,将他的双足引进一盆温水当中。

    孙绍宗醉眼惺忪的一瞅,见伺候自己的不是香菱,而是一个唤作莺儿的丫鬟,便挣扎起身,不由分说扯过香菱的小手,放在眼前细细打量。

    同时嘴里含含糊糊的问道:“今儿又扎了几次?”

    香菱想要挣开,却哪里挣的动?

    只得笑道:“也没几次,我就是想把那帕子绣完。”

    “绣完?估计还不等绣完那帕子,你这手就先扎成筛子了。”

    孙绍宗说着,干脆将她揽进怀里,耳鬓厮磨的嘟囔着:“既然有了家人的消息,你就该高兴才对,怎么倒整日里毛毛躁躁魂不守舍的?”

    “我……我现在一闲下来,脑子里就乱糟糟的。”

    香菱虽然没有把话挑明,孙绍宗却也晓得她这是‘近乡情怯’。

    原本十几年没有音信,想着念着都是家人的好处,可一旦得了消息,却又患得患失,生怕会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惨事。

    这两日,宽慰的话孙绍宗也说不知说了几箩筐,眼下倒懒得再说什么了。

    低头在银元宝似的耳垂上啄了一口,嘿笑道:“那老爷我今儿晚上就加个班,让你片刻闲不下来,如何?”

    听他当着丫鬟说起这等话,香菱顿时羞的满面通红,丰腴又不失紧致的身子,在孙绍宗怀里不依的乱扭着,却反倒更激起他一腔的邪火。

    借着酒意,他也不管屋里还有旁人,肆无忌惮便是一番磋磨。

    那兴致上来了,便连两只脚都不肯闲着,挑着水花,便往那莺儿胸前乱撩。

    等莺儿好不容易将那双足洗净擦干,自己的前襟却湿了一片,眼瞅着那两只脚依旧不依不饶,便只好期期艾艾的蹲在床前,也不知该退还是该进。

    “你先……先下去吧。”

    好在孙绍宗虽醉了,香菱却是清醒着的,逮着个空闲,便急忙吩咐了一声。

    莺儿这才慌忙捧着洗脚盆向外边走,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就听里面已是春声四起。

    她颤巍巍将那房门关了,靠在墙上、捧着心尖儿、也不知偷听了多久,才像是踩着棉花似的,去外面将洗脚水倒了。

    啪嗒~

    刚将那盆里的水倒了个干净,一块石头突然落在了身前不远处,直唬的莺儿低呼了一声,忙举目四望,却不见有丝毫的动静。

    正疑惑间,忽然发现那石头上竟还裹了张纸条!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