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说‘女扮男装’的兄弟,柳湘莲是红楼原著人物,妥妥的纯爷们。】

    若是搁在现代,这三条证据或许还算不得铁证如山,但在大周朝却足够给人定罪的了!

    因此那位新科举人,登时便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颓然坐倒在地,哭丧着脸喃喃道:“我本来只想找他商量一下,明天结伴参加鹿鸣宴的事儿,谁知这厮竟突然点破了,我与家父小妾私通之事,我一时惶恐……”

    啧~

    最近因为伦理悲剧引发的案子有点多啊,莫非是因为暖秋导致的‘第二春现象’。

    孙绍宗一边信马由缰的胡思乱想着,一边示意林德禄处理剩下的手尾,然后便准备下楼离开。

    谁知刚往前走了几步,便被那柳湘莲拦住了去路。

    就见他满面叹服的拱手道:“世兄这‘神断’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世兄?

    孙绍宗本来还有些纳闷,一听这话忙也还礼道:“却不知柳兄府上是?”

    “家父柳川峰。”

    柳湘莲把抱拳的双臂向上一举,道:“当初征讨高丽时,曾在尊公麾下担任副先锋一职。”

    便宜老爹的副手?

    貌似也是在鸭绿江畔,被勒令自尽了的。

    虽说孙绍宗有些搞不清楚,这一起掉脑袋的老两位,算不算是生死与共的交情,但他对柳湘莲的好感,却是又增添了不少。

    若是一般俗人的话,怕是早在被列为嫌疑犯的时候,就主动过来攀关系了,又怎会等到此时才透露身份?

    于是孙绍宗便在走廊里与其攀谈了几句。

    结果发现这柳湘莲,虽然名字和相貌都娘的很,内里倒是个豪爽男儿,脾气秉性与冯紫英颇有些相似之处,只是比冯衙内少了几分跋扈而已。

    可惜孙绍宗响午之前要回衙门交差,实在没时间与柳湘莲细谈深交,便邀请其过几日去家中做客——又琢磨着到时候把冯紫英叫上,这两人必定投机的紧。

    别过柳湘莲,孙绍宗施施然下了楼,却只见大门外已是密密匝匝围满了人,看这架势倒比方才上楼时,还要热闹了好几倍。

    一见他从楼上下来,前片立刻有人伸长了脖子嚷道:“大人、大人!您又发现了什么线索没?!”

    “是啊大人,再给咱们讲一讲呗!”

    追星也不过如此了吧?

    古代民间的娱乐活动,果然还是太少了啊!

    头一次可以说是下不为例,这要是再巴巴解释一回,估计就要变成‘惯例’了。

    孙绍宗可不想以后破案的时候,一边冥思苦想案情,一边还要给路人科普。

    因此只淡然的道:“此案业已告破,内中隐情楼上几个客人都曾亲眼所见——本官公务在身,却不便在此久留。”

    说着,将两只袖子往身后一背,迈着官步昂然而出。

    门外的路人先是震惊于,他上楼不过一刻多钟,便侦破了这桩杀人案,紧接着又被孙绍宗的气势所慑,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通路。

    等到有人反应过来,想要追上去询问究竟的时候,孙绍宗却已经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众人正扼腕叹息,忽听一人道:“对了,孙大人不是说楼上的几个客人,都亲眼看到他破案了吗?咱们去楼上问一问,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众人一听这话当真有理,立刻便潮水般涌了进去。

    这熙熙攘攘的,莫说是桌椅,便连柜台都被挤垮了半边……

    且不提那文心阁经历了怎样的浩劫。

    却说孙绍宗到了府衙,刚跨过那半尺多高的门槛,便见一个矮壮的中年妇人急匆匆迎上来,道了个万福:“民妇见过通判大人。”

    她虽然自称民妇,却显然是个有些身份的。

    因为府衙里但凡是白身,即便是赵无畏那样握有实权的,也习惯以‘老爷’称呼孙绍宗。

    反之,府里的文吏或者官员们,无论手上实权大小,都惯以‘大人’相称。

    “你是……”

    孙绍宗正待发问。

    旁边却忽然闪出了程日兴,劈头盖脸的呵斥道:“你这婆娘,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家里说,怎得跑到府衙来了?!”

    原来这女人是程日兴的老婆。

    既然是家务事,孙绍宗自然懒得掺和,留他夫妻二人在门口说话,径自去了韩安邦那里回禀差事。

    打从前几天接了那道圣旨,这位韩大人便又焕发出了勃勃生机,腰也不驼了、腿也不酸了、听说一口气批阅公文到半夜,都不带打瞌睡的。

    怪不得都说权利是男人的春药呢!

    而且这一站稳脚跟,那勾心斗角的心思便也随之卷土重来,言语间对孙绍宗颇有拉拢之意。

    不过按照孙绍宗的推断,这厮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总的来说仍是大势已去,眼下也只能说是回光返照罢了。

    因此自然不愿与他牵扯过深,只随便敷衍了几句,便急忙起身告辞离开。

    等到了刑名司东厢小院,却见程日兴沉着脸迎了上来,压低声音道:“东翁,那妙玉死活不肯答应去府上教书,还……还……”

    他老婆找上门来,原来是为了这事。

    孙绍宗默不作声的进了堂屋,这才问道:“还怎得了?”

    “她还把您和孙将军挖苦了一番,说是去您府上教书,没得污了她的名声!”程日兴说到这里,愤愤然道:“东翁,这小娘皮如此不识好歹,要不要给她些教训瞧瞧?”

    “教训?”

    孙绍宗玩味的看着他问:“你准备怎么教训她?”

    见他似乎有些意动,程日立刻兴胸有成竹的道:“近些日子,那醉金刚倪二常到学生府上,言说想为东翁效劳,不妨便把此事交给他来处置!”

    “呵呵。”

    孙绍宗不置可否的一笑,忽然问道:“我如今官声如何?”

    “自然是极好的!”

    程日兴虽然不明白,他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立刻挑起大拇指道:“东翁‘神断’之名可说是响彻京城,论名声在这顺天府一众官员当中,那绝对是首屈一指!”

    “既然如此……”

    孙绍宗眉毛一立,冷冷的盯着程日兴道:“她一个弱女子,即便不愿意上门教书,委婉拒绝也就罢了,何必平白无故的得罪我?

    “这……这……”

    程日兴支吾了两声,在那刮骨钢刀似眼神逼迫下,终于还是讪讪道:“是我家那婆娘多嘴说了句‘若是被东翁看上,说不定也能抬举做个姨娘’,那小尼姑便恼了……”

    “哼!”

    孙绍宗冷哼了一声,道:“人家不乐意做小,一时口不择言也算不得什么——倒是你,在我面前如此歪曲挑拨,却是把本官当成了什么人了?欺男霸女的高衙内么?”

    噗通~

    程日兴终于忍不住跪了下来,急道:“东翁恕罪,小人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万没有要坏东翁名声的意思!”

    孙绍宗又等他告饶了几句,这才一甩袖子道:“起来吧,念在是初犯,我便饶过你这次——下次若再敢在我面前胡乱搬弄是非,莫怪我容不得你!”

    程日兴连道了几声‘不敢’,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小心翼翼的探寻道:“那请女先生这事儿……”

    “照旧由你负责,尽量寻那上了年纪、性子稳重的,免得外面以为我是在搜罗美女呢!”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