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儿吓的面色一白,还以为他怎么样了呢。

    好在宝玉转脸便又爬了起来,失魂落魄的嘟囔着:“好个功勋贵胄公侯之家,这骨子里竟原是一窝子强盗!”

    平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忙上前帮他拍去身上泥土,嘴里半是埋怨半是叮嘱道:“这话也是你能说的?你但凡还有一丝善心,出了这门便莫要再胡说八道,只当没听过此事便罢!”

    “姐姐放心。”

    贾宝玉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便是死,也绝不会牵扯到你身上。”

    说着,行尸走肉一般出了王熙凤的院子,浑浑噩噩的也不知该去何处,便只在那内宅中瞎蒙乱转。

    “你这又是怎得了,怎么好像丢了魂似的?”

    忽的,一个笑吟吟的声音传入耳中,贾宝玉抬眼望去,便见前面闪出一主一仆,却不是林黛玉、紫鹃还能是谁?

    乍见林黛玉当面,贾宝玉又是羞惭又是委屈,微微一低头,几滴‘金豆子’便落在了地上。

    “呀!”

    这下黛玉却当真是被他吓了一跳,忙上前柔声探询道:“你这是犯了什么痴病,还是与那个丫头恼了?快把那眼泪擦一擦,不然旁人瞧见了,还以为是我招惹的呢。”

    她这里越是宽慰,贾宝玉却越是哭的厉害。

    到最后林黛玉也不耐起来,顿足道:“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好歹也跟我说一声呀!这不言不语的,倒把人急死了!”

    说着,那眼圈便也有些红了。

    眼见她就要陪着自己一起落泪,贾宝玉这才胡乱用袖子抹了一把,不由分说便把黛玉拉到了假山后面,又将紫鹃支到了一旁。

    然后他便将贾府为了修别院,挪用了林家六十万两银子的事,一股脑都告诉了黛玉,只隐藏了‘一男许两家’的说辞。

    说完,他又咬牙切齿的赌咒发誓,自称便是拼着一死,也要把这笔银子还给黛玉!

    林黛玉怔怔的听了半响,又见他赌咒发誓寻死觅活的,两条细眉微微一蹙,晒道:“这钱又不是你花的,哪个要你还了?再说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便是把你卖了怕也值不得几个钱。”

    谁知这个‘卖’字,却正中宝玉的心结!

    于是他痴痴的望着黛玉,泪水又是滂沱而下。

    黛玉那晓得还有‘一男卖两家’的戏码,只以为他是替自己着急伤心,心下自是十分慰贴,便叹道:“其实不用你说,我也早就知道银子的事儿了。”

    “你……你知道这事儿?!”

    贾宝玉顿时惊了个目瞪口呆,便连眼泪都一下子止住了。

    林黛玉又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去年南下时,扬州那边儿还有不少好物件,比这府里的摆设也是不差的,等到回京的时候,却只剩下两车不值钱的杂物……”

    “那你为何不说出来?!老祖宗最疼你了,肯定……肯定……”

    话说到半截,贾宝玉忽又想起,用这笔银子修别院的事,怕也是经过贾母首肯的,一时间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林黛玉苦笑道:“那可是几十万两银子,多少双白眼珠子都瞪红了,老祖宗便是再疼我,难道还能把这一大家子人全给得罪了?”

    眼见林黛玉满面凄楚,小小一个人儿,竟似已然看惯了世态炎凉,贾宝玉心中越发的憋闷烦躁,却偏又不知该如何发泄出来。

    半响,他忽然抬手一巴掌抽在了自己脸上!

    啪~

    只这一下,半边脸颊便肿了起来!

    贾宝玉却恍似没有痛觉一般,又对准自己那娃娃脸提起了巴掌。

    “你这是做什么?!”

    黛玉慌忙扯住了他的胳膊,急道:“这又不是你的错!”

    “谁说不是我的错?!”

    贾宝玉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哭道:“我若是有本事的,他们岂敢问都不问咱们一声,便把事情定下来?!我若是个有本事的,也断不会任他们这般欺负你,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见他这般自责,林黛玉也不由动了真情,捧着宝玉的手,正色道:“这件事情,本来是闷在我胸口的一块大石头,但今日见你这般向着我,却叫我心里敞亮了许多,什么银子不银子的,倒也没那么要紧了。”

    随即又笑道:“若是这六十几万两银子,能免了这阖府上下的欺君之罪,依我看倒也值了!”

    说着阖府上下,眸子里却分明只有一个宝玉!

    “林妹妹……”

    贾宝玉感动的无以复加,恨不能立刻便娶了她过门,但想到‘一男许两家’的说辞,心下却又如同刀割一般。‘

    “对了。”

    林黛玉半是真心好奇,半是为了转移话题的问道:“这番话你是从哪儿听来的?”

    宝玉支吾道:“我……我答应了人家,绝不会出卖她的。”

    “你不说我也一样猜的到!”

    林黛玉捻起食指,轻轻在嘴唇上敲了敲,忽的脱口道:“是孙家二哥,对也不对?!”

    “孙二哥?”

    贾宝玉却是一愣,愕然道:“他……他也晓得这事?”

    看他这表情,林黛玉便知自己猜错了,不过还是点头道:“当初他可是跟琏二哥一起从扬州回来的,这些猫腻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也正因为晓得爹爹的银子都被掏空了,我过生日时,蓉姐姐才送来了一堆金叶子。”

    说着,她忍不住瞪了宝玉一眼,愤愤道:“那时你还说蓉姐姐村俗,只会送些没用的东西呢!”

    贾宝玉尴尬的直挠头,半响却忽的恍然道:“我明白了!孙二哥让我查账,其实就是想让我自己查出此事!”

    林黛玉狐疑道:“孙家二哥让你查账?这又是怎么回事?”

    贾宝玉忙把前因后果,一股脑讲了出来。

    黛玉听完沉吟半响,却是摇头道:“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再说他也未必晓得银子已经被挪用了——我瞧着,这倒像是在针对旁人。”

    “针对旁人?什么旁人?”

    “自然是你家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好奴才啰。”

    林黛玉小嘴一翘,不屑的道:“听蓉姐姐说,当初孙家兄弟在荣国府打秋风时,可是受了你家奴才不少的委屈!”

    “竟有此事?”

    贾宝玉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孙家可是咱们府上的世交,下人们有这么大的胆子?”

    “世交?”

    林黛玉嗤鼻一声,有心拿自己举例,却又唯恐宝玉闹腾起来,于是略一犹豫便道:“莫说是世交,东府的焦大你可记得?”

    “莫不是那个喝多了,就喜欢乱骂人的老头子?”

    “老头子?”

    林黛玉瞪了他一眼,道:“当初若不是他舍了性命,把宁国公从战场上背回来,怕是压根也不会有什么宁国府了!”

    “听说当初逃回来的时候,没有饭吃,他饿著肚子去偷东西给主子吃;没有水喝,他自己喝马尿,把得来的半碗水给主子喝!”

    “老宁国公在世时,对这焦大比亲儿子还要强上几分——可如今又怎样?一朝失了依靠,便连府上的二等奴才都敢作践他!”

    “孙家兄弟落魄时,在你家这些奴才眼里,怕还远不如那焦大!”

    林黛玉说到这里,稍稍一顿,又扯回了正题:“我猜,孙家二哥大概是得了什么消息,知道你家这些好奴才们,在修园子的时候动了手脚,却又不方便点破,才哄骗你这傻子来捅马蜂窝。”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依我看你还是做做样子,千万别较真儿……”

    “不!”

    她还待劝说,贾宝玉却已然怒不可遏,咬牙切齿、指天誓日的道:“这事我定要一查到底!甭管是那个奴才贪了银子,我都要他一分不少的吐出来!”

    ‘卖身’的银子都被奴才给贪了去,也难怪他会如此怒发冲冠。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