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西客厅没多远,孙绍宗迎面便撞见了林德禄、周达等人。

    却原来孙绍宗与仇英讨论条陈时,林德禄等人也没闲着,都在不远处另外一座花厅里,与五城兵马司的参军文吏们议事。

    “大人。”

    林德禄呈上了谈判的笔录,又关切道:“您没事儿吧?”

    “这青天白日的,我能有什么事?”

    孙绍宗说着,随手将那笔录翻了翻,发现他们的进展,竟然大大超出了预料——几条还算难啃的细节,已然统统敲定,只剩下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鸡肋分歧。

    而且五城兵马司方面,竟还多有让利之处。

    按照原本预计,这些东西少说也要再吵上一整天的,现下却只用了半个上午就……

    瞧出孙绍宗脸上的讶异,林德禄忙道:“听说是仇太尉有过交代,说是看在大人您的面子上,五城兵马司这边儿便是多担些责任,也是无碍的。”

    啧~

    仇太尉果真也是个会算计的。

    早一天说这话,还有些重大干系没理清;晚一些说这话,便又彻底没了意思。

    也就是现在出手,才不大不小算个人情!

    “走吧。”

    将谈判记录丢回给林德禄,孙绍宗吩咐道:“回去之后,你把这东西交到韩府尹那里,跟他说我身体不适,要请两天病假。”

    按照规矩,孙绍宗本应该陪同韩安邦,把这‘最后一里路’走完才是。

    但孙绍宗却实在懒得看他那副嘴脸,因此决定干脆请假了事。

    既然开口请了病假,他自然不会再去衙门上工,因此出了五城兵马司的大门,就跟林德禄、周达等人分道扬镳,径自回了自家府邸。

    “二爷。”

    下了车,又将香菱煮的那两壶凉茶,原封不动的拎在手中,孙绍宗正准备进门呢,就见门房刘全迎了出来,嘴里聒噪道:“可巧姨太太方才有交代,说您要是回来了,就先去后院一趟。”

    “怎得了?”

    孙绍宗忙问道:“是不是姨太太觉得身体不舒服?”

    “怎么会呢!”

    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刘成忙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姨太太好着呢,找您过去,好像是为了荣国府的林姑娘。”

    为了林黛玉?

    孙绍宗心中纳闷、脚下生风,不一会儿便到了后院。

    进了堂屋一瞧,就见阮蓉正焦躁的挺着个大肚子,让香菱扶着满屋子乱转。

    “你这又是怎么了?”

    孙绍宗忙上前替下了香菱,责备道:“眼瞧着就是要当娘的人了,你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阮蓉瞧见他从外面进来,顿时大喜过望,也不满屋子乱转了,反手攥住的孙绍宗的胳膊,急道:“老爷,林妹妹那里出事了!”

    却原来,昨儿阮蓉让人分拣出一部分补药,今儿一早便差遣婆子送去了荣国府。

    往常送信送东西过去的时候,那婆子都是当面禀了林黛玉,再顺便捎上一封回信——毕竟比起阮蓉在孙府后宅说一不二的权柄,林黛玉要想传出个音信来,却是麻烦的很。

    这次婆子去了之后,自然也是准备面呈林黛玉的。

    谁知提出要求之后,却被贾府的下人果断拒绝了,甚至就连黛玉的几个丫鬟都不让见。

    “听张成家的说,荣国府那几个奴才,都是一脸哭丧的模样……”阮蓉说到这里,声音也禁不住有些发颤:“该不会是我那苦命的妹妹,突然得了什么急症吧?”

    “先别急着胡思乱想。”

    孙绍宗忙宽慰道:“要真是黛玉得了什么急症,也万万没有要跟你保密的必要。”

    阮蓉一想也是,便又跺脚道:“哪究竟是出了什么事?这不明不白的,当真把人急死了!”

    真不知那林黛玉牙尖嘴利的,怎么就投了她的脾气。

    孙绍宗无奈的叹气道:“我一会儿让人去荣国府递帖子,下午便过去帮你打听打听,这总行了吧?”

    自从那日在荣国府受了算计之后,他便再没去过贾家,本拟等到贾宝玉斗倒了赖大,再恢复正常往来的。

    但看阮蓉这样子,不去怕也不成了。

    于是孙绍宗便派人送了帖子过去,说是下午得空,准备去检校一下,武学学生这些日子以来的进展——毕竟他名义上,还担着个荣国府骑射总教习的名头。

    谁知那送帖子的匆匆回来,却说荣国府那群少爷们,很是病倒了几个,所以请孙绍宗过些日子再去检校。

    这下孙绍宗心中倒有底了。

    忙喊过阮蓉,把荣国府应对复述了一遍,又道:“瞧这意思,应该是荣国府自身出了状况,而且十有七八是因为贾宝玉查案引起来的——这节骨眼儿上,我还是避开比较合适。”

    阮蓉牵挂的只是林黛玉,捎带着还有几个有交情的姑娘,对整个荣国府是好是歹,却半点也不在意。

    因此听了孙绍宗这等说辞,念了几声阿弥陀佛,便也稍稍放下心来。

    只是她不关心荣国府的是是非非,却另有旁人求到了孙绍宗头上!

    这日傍晚,薛蟠风风火火的找上门来,头一句话便语不惊人死不休:“二哥,可了不得了,我那宝兄弟眼见就要断气儿了!”

    这没头没尾的,倒把孙绍宗吓了一跳。

    暗道莫非是那赖大眼见要翻船,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向贾宝玉下了毒手?

    要真是这样,倒是自己把他给害了!

    于是忙一把扯住了薛蟠,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宝玉兄弟怎得了?!”

    “嗐~!”

    薛蟠顿足道:“也不知怎么的,跟家里又闹起了别扭,说是要绝食自尽呢!眼下两天一夜连口水都没喝,谁劝都不听,连平日最受宠的丫鬟袭人,都给他给撵出去了!”

    这是怎么话说的?

    难道贾宝玉查出了真相,贾府的主子们竟还要护着那赖大,所以逼得贾宝玉只好绝食抗议?

    可现在宝玉都闹了两天一夜了,按理说贾府的态度,也早该有转变了吧?

    正捉摸不透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薛蟠却忽然反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使劲拉扯道:“哥哥,宝兄弟平日也是最服你的,快跟我过去劝上一劝吧!再这般下去,他那身子骨可撑不住劲儿!”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