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补完】

    唉~

    终究还是被薛蟠拉上了贼船【车】。

    眼见马车已经朝着荣国府驶去,孙绍宗便也收敛了心里的纠结,趁着还有些时间,便试着探听到:“你知不知道,宝玉到底跟家里闹了什么别扭?”

    薛蟠连同车里的靠枕,一并被孙绍宗赶到了犄角旮旯,连个腿脚都伸展不开。

    听孙绍宗发问,便颇委屈的嘟囔道:“这我那晓得?我家早从荣国府搬出去了,今下午过去找宝兄弟耍,才晓得出了这等事儿。”

    “再仔细想想!难道你去了这一趟,就没听见只言片语?”

    “这个嘛……”

    薛蟠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直到那马车奔出六里多地,他这才猛的一捶大腿喜道:“我想起来了,姨母好像说过句:那狗奴才死便死了,何苦扯出这许多事情来?”

    死了个奴才?

    莫非是赖大?!

    “你方才在荣国府,可见着赖大了?”

    “这却没见着。”

    薛蟠说着,自己也奇怪起来:“对啊,按理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大管家应该在场才对。”

    还真有可能是赖大!

    可赖大又是扯出了什么事情,弄得宝玉如此寻死觅活?

    孙绍宗沉吟半响,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忙又问:“你方才说有个丫鬟被赶了出去?可知道是为了什么,又被赶去了哪里?”

    “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

    薛蟠苦着一张脸,道:“只听说被赶走了好几个丫鬟,其中就有大丫鬟袭人——对了,还有个叫晴雯的,平时也颇为得宠。”

    袭人、晴雯?

    这两个好像是宝玉最宠爱的丫鬟了。

    那她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被赶出去的呢?

    莫非是赖大临死前,暴露了她们什么不为人知的阴私?

    也不对!

    两个丫鬟罢了,能有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再说要真有天大的隐情,也不会仅仅只是被赶出去那么简单了。

    也许……

    是受了什么人的牵连?

    “那袭人和晴雯,是不是都有家人在荣国府当差?”

    “晴雯好像有个舅哥哥在府上做厨子,袭人家里倒是没有。”

    这就又不对了……

    孙绍宗又沉吟了半响,继续追问道:“那这次修园子,袭人的父母家人有没有趁机揽下什么好处?”

    “二哥,你就饶了我吧!”

    薛蟠两只手捧着脑袋,将一张大脸搓圆又揉扁,苦恼道:“我又睡不到那几个丫鬟,吃饱了撑的,才会去打听这许多事情!”

    这货真是……

    孙绍宗叹了口气,也只好停下了询问,反正马上就到贾府了,看来只能等见到宝玉之后,再想办法验证自己心里的推断了。

    于是接下来便一路无话。

    到了那荣国府门外,因有薛蟠这半个主子带领,孙绍宗又是常来常往的,几个门房自然不敢上前阻拦,只是分出一人飞也似的进去禀报。

    两人轻车熟路的绕过了前院,正待穿过那抄手游廊,去贾宝玉屋里寻他,却见几个贾府的仆人快步迎了上来。

    等看清楚为首那人,孙绍宗却不由的一愣,却因那人不是别个,正是荣国府的总管赖大!

    这厮竟然没有死?!

    既然不是他的话,那害得贾宝玉寻死觅活的奴才,又会是谁呢?

    “表少爷。”

    赖大上前先冲薛蟠施了一礼,又对孙绍宗躬身道:“想必孙大人定是被表少爷请来,宽慰我家宝二爷的,不过您迟来了一步……”

    “什么?!”

    薛蟠听到这里,惊的一把薅住来的衣领,大吼道:“宝兄弟已经死了?!”

    “这怎么可能!”

    就听赖大道:“还请表少爷慎言,宝二爷如今好得很,正让几位姑娘陪着吃东西呢。”

    “吃……吃东西?”

    薛蟠愕然的松开了赖大,不敢相信的道:“他不是要绝食自尽吗?这怎得我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吃起东西来了?”

    “呵呵。”

    赖大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和蔼的笑道:“宝二爷毕竟年纪小,一时想不开闹上两天也是有的,可这大好的日子,谁又真舍得去饿死呢?”

    薛蟠听着有理,却又觉得哪里不对,正挠着头不知所措,就听孙绍宗道:“宝兄弟既然没事,那自然最好不过!可我这大老远跑来了,总不能连宝兄弟的面都不见,就回去吧?”

    薛蟠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忙道:“二哥慢些走,我去前面让几位妹妹先避上一避。”

    说着,便急吼吼的去了。

    孙绍宗与赖大对视了半响,这才拱手道:“赖总管,那我就先行一步了。”

    赖大也不卑不亢的一躬身:“孙大人请自便,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一声便是。”

    他竟丝毫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是因为他不知道宝玉查案,是受了自己的蛊惑吗?

    有这种可能。

    但孙绍宗却总觉得并非如此,他隐隐能感觉到,赖大出现在这里,其实是在向他示威,或者说是在炫耀……

    总之眼下有太多的谜团,需要一一解开了!

    这般想着,孙绍宗便略略加快了脚步,眼见到了贾宝玉的院子附近,正瞧见一群莺莺燕燕打着灯笼出来,挑头的恰是林黛玉。

    孙绍宗忙远远的避到了一旁,却仍被黛玉那桃子般红肿的眸子,恶狠狠的瞪了几眼。

    另外还有一个体态丰满肤白如雪的姑娘,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孙绍宗几眼。

    孙绍宗依稀记得,当初第一次和薛蟠见面时,也曾远远的瞧见过这姑娘——好像就是她扶起了薛蟠。

    不过当时光顾着与王熙凤说话了,倒是没有细瞧她的模样。

    莫非这就是薛宝钗?

    但薛家不是已经搬出去了吗?

    可惜这大晚上的,离着又有一段距离,实在看不清这位与林黛玉并称的红楼女主,究竟是何等风采。

    心下正遗憾着,那一群莺莺燕燕却已然渐渐远去,孙绍宗连忙迈步进了院子。

    刚一进门,便见两个丫鬟正直挺挺的跪在角落里,貌似正是那袭人、晴雯。

    孙绍宗犹豫了一下,忍住要上前询问几句的冲动,径自走进了堂屋。

    就见那花厅里亮的如同白昼一般,几个丫鬟婆子正簇拥着一个举案大爵的少年,却不是贾宝玉还能是谁?

    初时孙绍宗只以为这富贵闲人饿狠了,也和难民没什么差别。

    但走近了一瞧,却又发现了异状——那贾宝玉脸上非但没有半点饥不择食之感,反而眉宇间积着些郁愤。

    与其说他是在充饥,不如说是在用暴饮暴食,来宣泄心中的苦闷!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