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孙绍宗与薛蟠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的黑暗之中。

    贾宝玉幽幽的叹了口气,只觉的自己这十几年浑浑噩噩的经历,都远不如这几日来的惊险荒诞、峰回路转。

    叹完了气,他转头望向袭人与晴雯,见两个平日花枝招展的女子,如今也早如那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憔悴不堪言。

    “爷~”

    袭人见他望过来,忙以头抢地,哽咽着唤了一声,却又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嘤嘤的啜泣起来。

    那晴雯却是个暴脾气,梗着脖子嚷道:“二爷,我与舅哥哥平日都没什么来往,他虽打着您的牌子,却万万不是我指使的,凭什么……”

    袭人忙扯了扯她,小声道:“快莫说了,小心又激的他犯了痴病。”

    晴雯这才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

    贾宝玉又打量她二人半响,往日种种涌上心头,一来对她们充满不舍,二来却又有些意兴阑珊,觉得不如趁早散去了事,也省得日后两相看厌。

    最后只颓唐的挥了挥袖子,吩咐道:“你们回各自屋里歇着吧,我如今……如今这心里乱的紧,实在不知该如何对你们。”

    晴雯还在犹豫,袭人却从这话里听出了松动,忙扯起袭人,向着住处行去。

    走了几步之后,袭人却又忍不住回头小声道:“要是心里不痛快,就找林姑娘说说话。”

    林妹妹……

    是啊,这阖府上下几百人中,怕也只有她与自己一样,是无辜卷入其中的受害者了。

    贾宝玉心中涌起些许暖意,有心立刻去寻黛玉说话,但想到自己明天要做的事情,却又不禁长叹了一声,失魂落魄的回了屋里,反手闩了房门。

    他虽然心里焦躁,但毕竟两天一夜没睡,因此躺在床上不片刻功夫,便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叩叩叩~

    迷迷糊糊中,隐隐约约听到有人敲门,但贾宝玉却实在提不起兴致起身,便含含糊糊的喊了声:“睡下了,莫吵!”

    那敲门声果然便停了。

    一夜无话。

    等到鸡鸣三遍朝霞破晓,宝玉胡乱披衣而起,踉踉跄跄的到了门前,正待挑开门闩,却忽然发现门缝里竟塞着个宣纸叠成的方胜。

    宝玉疑惑的拆开来瞧了,却见里面是一首李白的《行路难》,看那娟秀的行书字迹,分明就是出自林黛玉的手笔。

    原来昨晚她又来过一趟!

    反复咀嚼着最后那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贾宝玉眼眶一红,却险些落下泪来,忙用袖子抹了,珍而重之的将那方胜贴身放好,然后挑开门闩,大声招呼道:“来人,通知前面备下马车,我要去外面散散心!”

    只这一嗓子,外面就跟开了锅似的,丫鬟婆子们全都凑上来伺候。

    不多时,便连王夫人也到了,直劝儿子休息几日,莫要再生出什么事端来。

    但贾宝玉执意要出去散心,王夫人遮拦不住,又恐阻的狠了,这讨债鬼再寻死觅活的,也只得随他去了。

    只是贾宝玉挣命似的,闯出了那荣国府的大门,迎面却见赖大正守在马车前!

    “宝二爷。”

    见宝玉出门,他便拱手道:“老太太怕您在外面出什么意外,便让我跟在您身边照应着。”

    苦也!

    贾宝玉一时便有些不知所措,有心闹着换人,但眼见赖大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却是心慌气短手足无措,却哪里还闹得起来?

    “二爷,上车吧。”

    赖大笑一扬下巴,立刻有小厮挑起了车帘。

    眼瞧着宝玉牵线木偶一般,乖乖的钻进了车厢里,赖大心下越发得意。

    暗道这府里的主子果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以后若是这贾宝玉做了老爷,荣国府怕就该他赖大爷说一不二了。

    心下这般想着,赖大表面却是不漏声色,恭敬的问:“二爷,不知您想去哪儿消遣,可是要去薛大爷府上?”

    “去……去城外……城外的庄子转转吧。”

    贾宝玉吞吞吐吐的说了,眼见车夫便要抖开马鞭,忙又补了句:“咱们府上的都看腻了,这次就去东府的庄子好了。”

    说完,偷眼去瞄赖大,见其并无多少警惕的意思,这才松下心来。

    一路无话。

    却说两辆马车先后出了这四九城,眼见得到了宁国府的庄子,早有小厮赶过去知会了,乌泱泱的迎出十几个奴才。

    宝玉见其中并无上了年岁的,便问道:“听说东府的焦大在这里,怎得没瞧见他?”

    却原来,他昨日跟孙绍宗说的那个忠仆,正是宁国府的焦大!

    说起能为贾家豁出命去不要的人,他能想到也就只有这焦大了——虽然他也隐隐觉得,指望一个老人家不太靠谱,但又实在想不起旁人来。

    而众庄客听他提起焦大,忙分了两人出来,从田里寻来了一个须发皆白、手脚乱颤的老翁。

    “东府的哥儿在哪呢?”

    那老翁努力撩着眼皮巴望了半响,目光才落到了宝玉身上,咧开参差不齐牙床,含糊道:“呦,这不是政老爷家的哥儿们,难得你竟还知道来看我焦大。”

    一年多不见,这焦大竟似又老了十岁!

    贾宝玉见他那风烛残年的模样,心下顿时又凉了三分,昨儿孙绍宗说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眼前这个老翁,怕是还不如自己呢!

    若换成是个老成持重的,此时必然不会胡乱冒险,而是选择从长计议。

    但贾宝玉却向来是个冒失的,又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便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因此他一咬牙,还是按照原计划道:“前些日子,我听人提起您老的经历,就想着过来瞧瞧——您能不能给我仔细讲一讲,当初跟着老太爷打仗的事儿?”

    那段峥嵘岁月,本来就是焦大最乐意提起的事情,因此一听这话,他立刻眉开眼笑的道:“那感情好!来来来,哥儿随俺回屋,我从头到尾讲给你听!”

    眼见这一老一少进了庄子,赖大略一犹豫,终究没有跟上去,而是喊过两个小厮,让他们远远跟着,莫要让贾宝玉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却说贾宝玉被焦大拉着走出没多远,便觉手上力道越来越沉,焦大脚下也是越来越踉跄,于是忙伸手搀住了焦大。

    “这球囊的身子骨,越来越不中用了。”

    焦大自嘲的一笑,回头看看后面跟着的两个下人,忽然压低声音问道:“哥儿寻我,莫不是有什么事情?”

    贾宝玉原本就在惶恐,这行将就木的老者,如何能帮自己除掉赖大,正魂不守舍间,忽听焦大探问,竟一下子将心事脱口道出:“我想杀了赖大!”

    说完,他立刻便又后悔了。

    孙绍宗明明交代过,不要把事情说得太透……

    “呵呵。”

    就听焦大咧嘴一笑,浑浊的眸子里闪过些许了然,又压低声音道:“那哥儿等上一刻钟,再叫那赖大走人,到时候瞧咱爷们给哥儿宰了他!”

    贾宝玉正自后悔不迭,忽听焦大说的云淡风轻,竟好似那赖大是纸糊的一般,不觉更是悔恨,唯恐这老人家糊涂误事。

    但他又不好明着质疑,只讪讪道:“老人家,您怎得连原因都不问一声。”

    焦大努力一挺胸膛,道:“咱爷们跟着太爷时,从来只问杀谁,不问为什么!”

    随即他又驼了腰背,咕哝道:“再说了,我这耳朵倒还没聋,哥儿在府里查账,闹出人命的事儿,我可是早就灌了满耳朵。”

    说话间,便已然到了焦大的住处,却只见那矮**仄的屋子黑洞洞,又隐隐透出一股腐朽的老人味儿,素来喜洁的宝玉当即就有些畏缩。

    “去吧。”

    焦大忽的挣开了贾宝玉的扶持,扯着嗓子道:“既然嫌俺的屋子脏,那哥儿就别听故事了!”

    说着,搔下几根枯白的头发,慢腾腾的走进了房间。

    瞧他那动作慢的,仿佛时间都凝固了,贾宝玉心中的不安与后悔,便愈发的冲上了顶点。

    “二爷!”

    两个下人听到那一声喊,却是忙凑了上来,宽慰道:“您别理这不识好歹的老东西!要真想知道两位老太爷的事儿,您去茶馆听上几回书,就全都有了!”

    贾宝玉盯着那黑洞洞的屋子,幽幽的长出了一口气,颓然道:“走吧,陪我去田里转转,然后咱们就动身回府。”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