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孙绍宗的话,王熙凤先是怔了怔,继而那丹凤三角眼里便布满了警惕。

    一手掩着衣领,一手捂着小嘴,咯咯娇笑道:“二郎这话倒把我给说糊涂了,嫂子何曾算计过你?”

    果然有其仆必有其主,这显然也是个爱多疑的!

    “自然是大大的好意啰。”

    孙绍宗送了耸肩,道:“不过贸然说出这话,嫂子怕未必信得过我也是常理,不如……”

    目光在王熙凤那略显憔悴,却更具狐媚的脸蛋上打了个转,这才继续道:“不如我先出些力气,帮嫂子拿回管家娘子的权利,咱们再来谈一谈这金山银山的事情,如何?”

    王熙凤闻言表情又是瞬息数变,最后却仍是咯咯假笑道:“二郎这话,我倒是越发听不明白了。”

    她如今在荣国府里,简直可以说是声名狼藉,莫说旁人,便是亲姑母王氏,也因儿子贾宝玉绝食自尽一事,对她颇多埋怨。

    这种情况之下,单凭孙绍宗一个外人,又怎么可能帮她重新夺回权力?

    因此对孙绍宗这番说辞,她是半点也不信的!

    “二哥、孙二哥?!”

    恰巧便在此时,贾宝玉的呼喊声又传了过来,王熙凤便趁机唯一颔首,道:“宝兄弟在寻你呢,我就不耽搁二郎逛园子了。”

    说着,漫摆腰肢自孙绍宗身旁绕过,又匆匆向着前院行去。

    “嫂子!”

    孙绍宗在后面略略提高音量唤了一声,待王熙凤讶然回首时,便又笑道:“你且先看我能不能帮到你,咱们再论其它如何?”

    王熙凤眸子里闪过些许狐疑,最后却是一言不发的加快了脚步。

    话说……

    目送着那水蜜桃也似的臀儿,仿似能抗拒地心引力般,一翘一翘的渐渐远去,孙绍宗却是越发不能理解贾琏了。

    难道几个小厮的后庭,能比得上这等尤物?

    基佬的世界,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弄懂的啊!

    咳咳~

    扯回正题,孙绍宗方才把事情挑明,又表示能帮王熙凤重新坐上管家娘子的位置,倒不是闲的蛋疼胡说八道。

    他这明着是要帮王熙凤,暗地里却是为了平儿。

    毕竟王熙凤一旦彻底落魄之后,身为她得力助手的平儿,处境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去。

    先不说自己的女人,怎么着也得照应着,单单从现实考虑,也不该让平儿这颗钉子,就此沦落为可有可无的闲棋。

    虽然……

    孙绍宗眼下也想不出,在搞定赖大之后,还要这奸细究竟有什么用。

    但用不用是一回事,有没有却又是一回事——有备无患总不会有错!

    再者说,他向王熙凤施以援手,也确实是想借助王家的关系,做些赚钱的买卖营生,免得老是花便宜大哥的钱。

    虽说孙绍祖向来只问够不够,从不管他拿钱做什么。

    可孙绍宗好歹也是快当爹的人了,总不能嘴里笑话旁人是纨绔子弟,自己却也一直干着败家子儿的勾当吧?

    “二哥!”

    孙绍宗正回味那臀……呃,是正琢磨着未来的宏伟蓝图,身后便传来了贾宝玉的抱怨声:“你可当真让我好找!”

    孙绍宗回头一笑,道:“怎么,已经哄的那小尼姑芳心暗许了?”

    “二哥莫要取笑我。”

    贾宝玉到了近前,忍不住又劝道:“其实不过是一场误会,二哥没必要非和妙玉姐姐……”

    “不说她了,反正以后也未必有机会再见面。”

    孙绍宗打断了他的话,正色道:“这园子我也瞧的差不多了,是不是也该透露一下,你找我过来的真正目的了?总不会真的,只是想让我在你家园子里逛上一圈吧。”

    贾宝玉脸上现出几分无奈,苦笑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二哥的法眼。”

    说着,他扫见一旁有几个石墩、一张石桌,便上前用袖子拂了两个石墩,招呼孙绍宗过去相对而坐。

    坐好之后,贾宝玉却又是一番长吁短叹,直到孙绍宗等的不耐,开口催促起来。

    他这才道:“二哥,我心里现在乱糟糟,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只能寻二哥讨个主意了。”

    孙绍宗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亏他还以为,贾宝玉是想把赖大捏住的那个秘密,私下里告诉自己呢。

    谁知这丫竟是把自己当成人生导师了!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是不是经过这次的事情,家里的长辈对你另眼相看之余,也多了不少的期许?”

    “正是如此。”

    贾宝玉苦恼道:“家父以前虽也颇为严厉,真正督促的时候却不多,如今却是一门心思想让我闭关苦读,日后好考个进士功名。”

    “母亲知道我不喜读书,便打算趁着这次我在府里立了威,顺势将府里的大事小情抓一抓,日后也好名正言顺的继承荣国府基业。”

    孙绍宗插口道:“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

    贾宝玉越发苦闷道:“我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一方面想振作起来,不说对得起列祖列宗,起码也不负焦爷爷的期望。”

    “可骨子里,我又实在厌烦这些俗事,更怕自己会做不好……”

    “怕什么!”

    孙绍宗不屑道:“考进士且不论,做个大管家而已,难道还能难得过焦老伯杀那焦大?他一个耄耋老者,都能杀伐果断,你一个青春少年,怎得这般瞻前顾后的?!”

    这话,自然是想激起宝玉的好胜心。

    谁知贾宝玉听了,竟是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我自然是比不上焦爷爷的。”

    无语……

    该说这小子是没有上进心呢,还是说他有自知之明呢?

    看来让他自己做出判断,是没什么希望了。

    不过这样也好,正可以趁机兑现自己方才的承诺!

    这般想着,孙绍宗便‘勉为其难’的分析道:“如果你真的想做个富贵闲人,那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

    “可你要想把府里事情管起来,就必然会得罪琏二哥夫妇——你确定想自己和琏二哥夫妇,反目成仇么?”

    “自然不想!”

    贾宝玉毫不犹豫的道,随即又有些郁闷的嘟囔着:“其实现在琏二哥和凤姐姐,就有些躲着我,我方才瞧见他们在亭子里,结果喊了几声,人却不见了。”

    “呵呵。”

    孙绍宗微微一笑:“如果我是你,就会去贵府老祖宗那里,替链二嫂子求情,给她个知错能改的机会!”

    “这样一来可以缓解你们之间的隔阂,二来也能借机稳定府里的人心——最近一段时间,你们府里的奴才们,怕都是惶惶不可终日吧?”

    见贾宝玉点头,孙绍宗又笑道:“至于读书上进,谁又能保证自己就一定能考取进士功名?左右不过‘尽力而为’四字罢了。”

    “而且你若真的厌弃科举,大不了求你那皇帝姐夫开恩,也荫庇个官职便是,届时一样可以逍遥快活!”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