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听得刺客大喊‘放箭’,孙绍宗心中一紧,忙将那马尸舞的风雨不透,又快步的退入了龙禁卫们保护圈。

    不过……

    他这刚往后退了几步,几十个龙禁卫便哗啦一下子散开大半,只剩下小猫两三只咬牙护在了他身旁!

    靠~

    这群贪生怕死的蠢货!

    孙绍宗气的差点破口大骂,这些鸟人也不好好想想,一旦他中了毒箭失去战斗力,还有谁能抵挡得住刺客们的攻势?

    到时候义忠亲王出了差池,在场的又有那个能活?!

    嗤、嗤嗤……

    便在此时,凌厉的破空声已经趁着夜色突袭而至,听那密集如雨的动静,射来的弓箭竟似比方才又多了数倍不止!

    这到底是来了多少刺客?

    再者说,刚才他们难道还特意手下留情了?!

    心中纳闷,孙绍宗手上动作却又加快了几分,那未冷的马血便如瓢泼也似,洒的满街都是。

    然而那预料之中的箭雨,却并未如期而至!

    “呃~”

    “怎么回事?!”

    “是谁在胡乱放箭!”

    正疑惑不解,反倒是对面的刺客们却纷纷惨叫、怒吼起来。

    却原来方才这一波箭雨,竟全都落在刺客们头上,结果当场便有十来个人被射成了刺猬,余下的也几乎人人带伤!

    “呵呵呵呵……”

    长街上空荡漾起一阵尖细的笑声:“洒家本来想多抓几个活口,谁成想竟有人大呼放箭,洒家又怎好意思不成人之美呢?”

    这声音貌似是……

    戴权?!

    “可是指挥大人当面?!”

    孙绍宗只在心里念叨,身后的龙禁卫里却有人惊喜的叫了起来:“卑职刘邦昌护卫义忠亲王在此,还请指挥大人速速施以援手!”

    啧~

    竟然是北镇抚司的刘镇抚亲自带队!

    方才他躲在人群里,孙绍宗还真没瞧出来。

    不过这位镇抚大人,貌似有智商欠费的嫌疑。

    只看戴权突然领着人马出现在这里,又悄默声的解决了两侧屋顶的刺客们,就不难猜出他是有备而来——而这刘镇抚,妥妥是被当成了鱼饵!

    这般想来,那轿子里的人怕也……

    孙绍宗下意识的回头望去,正瞧见那轿帘一掀,走出个白面无须的年轻人,手里似乎还攥着些胡须、假发之类的零碎。

    果然是个替身!

    而这转眼的功夫,两侧屋顶上已然点起了数百只火把,将整条长街照得透亮不说,更映出了街头街尾,无数披坚执锐的士兵。

    “与我统统拿下!”

    随着隐藏在黑暗中的戴权一声令下,两侧的士兵立刻架起了丈许长枪,迈着坚实的步子缓缓压上。

    看来是用不到自己出手了。

    孙绍宗心下一松,正待把那马尸丢掉,却忽然发现那刘镇抚面目狰狞似鬼,竟扬天大吼了一声:“指挥使大人有令,龙禁卫所有人等,且随本官一起捉拿逆贼!”

    喊罢,擎着单刀便越众而出。

    这一瞬间,也不知有多少龙禁卫的表情,像是突然发现上司日了条狗!

    对面的刺客们是受了重创不假,但龙禁卫这边也是强弩之末——何况两下里已经有大军压上,真的有必要过去拼命吗?

    但镇抚使大人都亲自带头冲锋了,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又如何能退缩?

    没奈何,大家伙也只得一边在心里问候刘镇抚的母亲,一边硬着头皮冲杀向前!

    就连孙绍宗也不能例外,谁让他还兼着北镇抚司的官职呢?

    好在与旁人相比,少了毒箭的刺客对他而言,也只能算是会移动的功劳,并不能造成多大的威胁。

    于是等到两侧大军压境的时候,他那马锤之下,又已经添了八个残废、三条亡魂!

    而随着数百军汉的加入,这场乱战便也飞快的进入了尾声。

    一刻钟后……

    “卑职刘邦昌【孙绍宗】,见过指挥使大人!”

    刘邦昌与孙绍宗,并肩向戴权行了个单膝军礼。

    戴权和煦的伸手虚扶了一把,笑道:“邵宗先起来吧,今儿你表现的不错,没给洒家丢脸。”

    “大人谬赞了,卑职也只是适逢其会而已。”

    孙绍宗直起了身子,在戴权的示意下退到一旁。

    随即便见戴权面色一沉,冷笑道:“刘邦昌,你心中可有怨愤?”

    刘邦昌立刻改成了双膝匍匐,以头抢地道:“卑职万万不敢!”

    “只是不敢么?”

    “不不不,卑职绝无半点怨愤之意!”

    刘邦昌将屁股撅的比脑袋还高了半头,颤声道:“卑职先是失察,致使北镇抚司出了钱宁、靳一川这等狂悖逆贼,后又不慎泄露了义忠亲王回府的路线……”

    “若不是指挥大人明察秋毫,设下了诱敌之策,卑职怕是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因此大人在卑职心中,直如再生父母一般,又怎会有半分怨愤之意?”

    “也正因此,卑职刚刚才准备拼着一死,以报指挥大人的恩情!”

    方才孙绍宗还觉得这位刘镇抚有些智商欠费,现在看来,他非但不是什么弱智,反倒是聪明的有些过了头!

    “拼着一死?”

    戴权嗤鼻一声,道:“怕是想用手下人的血,重新染红你那身袍子吧?”

    “大人!卑职万万不敢……”

    “莫在这里跟我嚼舌了。”

    戴权赶苍蝇似的一摆手:“回去麻溜儿的上个辞呈,我便在万岁爷面前保你一条狗命!”

    “多谢指挥大人、多谢指挥大人!”

    等刘邦昌千恩万谢的退了下去,戴权才有把目光转移到了孙绍宗身上,笑吟吟的道:“邵宗,你是个聪明人,今晚这事儿该如何处置,想必不用我再叮嘱了吧?”

    “指挥大人放心。”

    孙绍宗忙拱手道:“卑职一定守口如瓶,绝不泄露会对外半句!”

    “哈哈哈……”

    戴权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走到孙绍宗面前,缓缓的伸出了左手。

    孙绍宗会意,忙把肩膀又放低了些。

    戴权轻轻在他肩头拍了拍,笑道:“放心,有洒家在,这功劳谁也昧不下你的!再说我如今也已经老了,以后咱们龙禁卫的招牌,还得靠你这样的年轻人撑起来。”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