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贺家被满门抄斩的时候,孙绍宗还觉得广德帝是在借机敛财。

    直到经历寿宴那晚的乱战,他才终于晓得,这义忠亲王甭看已经被圈禁起来,手底下还真就捏着不少牌面!

    北镇抚司就不必说了,皇宫里怕也少不了他的余党!

    有这等生死大敌在卧榻之旁,偏又因为有太上皇护着,不能将其杀掉一了百了,想想还真够让广德帝憋闷的。

    却说万寿节过后,孙绍宗本以为针对那晚的救援行动,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谁知等了几日,这朝堂上下却是风平浪静。

    非但如此,广德帝还下了不少加恩封赏的旨意,弄的满城都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其中最吸引眼球的,自然是恩准宫里十三位嫔妃,明年正月十五回家探亲的旨意了。

    至于不怎么起眼的旨意,那可就多了。

    譬如孙绍宗升任北镇抚司千户【寿诞过后,军职已经改制】的消息,除了孙家的亲朋故旧外,就没几个人关注。

    当然了,即便是注意到了也未必会在意,毕竟谁不知道那顺天府治中的位置,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了?

    相比之下,一个没实权的千户虚名,也委实算不得什么。

    故而孙绍宗也并没有要大肆庆祝的意思。

    就这般平平静静过了几日,这日傍晚孙绍宗散衙回家之后,照例在堂屋榻上与阮蓉躺成六九闲聊,顺带帮她按摩水肿的双腿。

    聊着聊着,孙绍宗就发现阮蓉有些欲言又止,略一琢磨,便无奈的许诺道:“你要非去庙里走上一遭,才会觉得心里踏实,那等下次休沐的时候,我陪你去拜一拜也就是了。”

    “这可是老爷自己说的。”

    阮蓉掩嘴一笑,却又冲着两旁侍奉的丫鬟摆了摆手,道:“都先回屋歇一会儿去吧,有什么事情再叫你们。”

    石榴答应一声,便领着几个小丫鬟退了出去。

    这下孙绍宗却当真好奇起来,坐直了身子问:“怎么,你要跟我说的,莫非不是这事儿?”

    若只是聊一聊去庙里求子的事儿,压根也用不着把几个丫鬟支应出去。

    “我想说的自然不是这个。”

    阮蓉微微摇了摇头,正色道:“老爷有没有发现,大爷最近似乎闷闷不乐的?”

    便宜大哥闷闷不乐?

    这孙绍宗还真没看出来,前两天为三个小辈儿接风洗尘的时候,瞧着他好像挺欢喜的,直说这下府里就热闹多了。

    “是那些过来探望的姨娘,跟你说了些什么?”

    要说阮蓉与大哥有交集的渠道,自然就是那些每天晨昏定省,过来探望的小妾们了。

    阮蓉摇头道:“说倒是没说什么,可那一个个的身上都挂了伤,我追问她们几句,也只是哭鼻子。”

    便宜大哥平日里虽然喜欢耍些重口味,但搞到个顶个带伤这么夸张,却是相当罕见的事儿。

    再加上哭鼻子……

    孙绍宗立刻撑着扶手下了软塌,一边穿鞋一边道:“我去大哥那里转转,晚上就不回来吃了,让香菱和她母亲陪着你便是。”

    阮蓉自不会有什么异议,只是侧着身子交代了句:“莫说是我瞧出来的,不然那些人怕是又要捱一顿好打了。”

    “我理会的。”

    孙绍宗应了一声,便径自出了房门。

    两兄弟住的不远,他紧赶几步到了正北的主院,恰巧赶上几个小丫鬟在布菜,便直接让她们添了副碗筷,又问:“大哥人呢?是在里间还是……”

    “在东厢倪姨娘哪儿呢,奴婢们这就给您请来。”

    小丫鬟们出去没多一会儿,就见孙绍祖衣衫不整的从外面进来,只将上面的衣服歪七扭八的掩了,下面却连裤腰带都没系好。

    见孙绍宗打量自己,他大咧咧的把裤子往上扯了扯,浑不在意的道:“那骚蹄子最近越发不成样子,连伺候人都伺候不好,老子一生气便拿腰带抽了她几下,谁知竟特娘的断掉了!”

    孙绍宗听得无语,顺势从丫鬟手里接过了酒壶酒杯,又示意她们都退了下去,这才一边斟酒一边道:“大哥,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不妨说出来,咱们兄弟一起参详参详。”

    便宜大哥上前拿起酒碗,一口干了个底掉,又往孙绍宗面前一摆,示意他继续满上。

    嘴里这才骂骂咧咧的道:“南边那老哥几个一窝一窝的生,儿子中了举人、女婿也特娘的中了举人,就连孙子都特奶奶的快成人了,偏我这屋里一群废物,别说儿子,连个丫头片子都下不出半个!”

    感情还是为了子嗣的事儿!

    八成是前几天见了孙承业兄弟和于谦,便又想起自己膝下无子的凄凉了。

    只是……

    孙绍宗也实在不知该如何劝他,只能又拿出‘春秋正盛’那一套说辞来敷衍。

    “什么狗屁的春秋正盛!”

    谁知这次便宜大哥却恼了,一巴掌震的杯盘狼藉,愤愤道:“魏老伯的续弦,前儿响午都特娘诊出了喜脉,这事儿压根和年纪一点狗屁关系都没有!”

    我去~

    魏老管家都六十二了,没想到还是这般老当益壮!

    孙绍宗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便宜大哥却是没完没了的倒起了苦水:“你说哥哥我不就是想要个儿子么?怎么就这么费劲呢?!”

    “这些年单单生过儿子的小寡妇,我就领回家五个!还特娘有一个生过双生子的!”

    “为了怕咱家这风水不好,我另外置办了四个外宅,东南西北都特娘的买齐了!”

    “清虚观里的张道士、紫金寺的圆真禅师,还有那马道婆,刘神汉……哪路神仙老子没上门求过?”

    “可特娘的直到如今,却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唉~

    不得不说便宜大哥为了这事儿,也当真是煞费苦心。

    看这意思,他八成是有什么先天性缺陷,要搁在后世或许还能想想办法,但如今嘛……

    孙绍宗只好道:“大哥,咱们不是说好了嘛?要实在不行,我就过继一个孩子……”

    “不成!”

    谁知孙绍祖却又是断然摇头道:“自打那姓卫的龟孙儿挑了头,就常有人拿这事儿撩拨老子,老子万不能把这绝户头的名声坐实了,让他们逞心如意!”

    说到这里,他一把攥住了孙绍宗的肩膀,目光灼灼的道:“我这几日琢磨着吧,既然你瞧不上那几个庸脂俗粉,我便去寻一大户人家的女儿,娶来做个续弦,届时咱们来个偷龙转凤、李代桃僵……”

    孙绍宗苦笑道:“大哥,你别……”

    “你放心,哥哥保证不动她分毫!”

    “我不是这意……”

    “什么这、哪的,就这么定了,你等我仔细打听打听,寻个木讷寡言、胆小怕事的女子,断不会走漏了半点儿风声!”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