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达和赵无畏很快便人赃并获而回,七千两银票更是一张不少。

    因贾大老爷以及某些看客老老爷们,不喜欢听凶手袒露心声,执意要尽快离开案发现场。

    故而孙绍宗也只能遗憾的错过了,顺丰镖行的长腿人妻【正是因为和丈夫大打出手,她才会半夜跑来借宿】,以及一段可歌可泣的百合悲剧。

    当天下午,鼎香楼。

    贾赦身上毛病众多,但却从来不是个吝啬的,因此顺风顺水的结案之后,便在这鼎香楼里摆下了酒宴。

    孙绍宗、贾雨村、刘崇善、傅试……

    顺天府的高层来了一多半,几乎个顶个都是酒经考验、口舌便给的主儿,不过三五句话的功夫,便哄的贾赦弥勒佛似的咧嘴笑个不停。

    不过孙绍宗却一直难以融入这欢乐的气氛当中,因为除了这些人之外,在座的还有闻讯赶来的贾琏。

    想想那酷肖王熙凤的吕慧娘,再看看眼前这‘父慈子孝’的场面,孙绍宗心下当真是别扭非常。

    也幸亏他不是那没城府的小年轻,才没有在众人面前露了心思——不过有些嗨不起来,就在所难免了。

    “二郎。”

    酒过三巡,贾琏隔着酒桌遥遥的向孙绍宗举了举酒杯,道:“这次可是多亏了有你!来,咱们兄弟且饮上一杯,就当做哥哥的向你致谢了!”

    其实以孙绍宗的看来,若是贾赦被查出是杀人凶手,他才该向自己道谢呢!

    不过这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他也端起酒杯遥遥一举,笑道:“二哥跟我客气什么,我自小便跟着家兄在你们府里厮混,现在既是世叔有了麻烦,我岂能袖手旁观?”

    说着,两人各自饮了一杯,旁边立刻有提壶的女子帮忙斟满——贾大老爷摆下的宴席,怎么可能没有女人助兴?

    就听贾琏半开玩笑的道:“上次二郎说要查验众兄弟侄儿们的武艺,几个不争气的东西便纷纷告假,此后二郎便有日子没去府上教习过了,莫不是恼了那群猴崽子?”

    他要不提醒,孙绍宗还真快忘了自己‘骑射教习’的头衔了。

    要说这原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事儿,毕竟贾府还请了其它几位教头,按日子开堂讲武。

    不过既然贾琏提起,他倒不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便笑道:“实在是最近忙的紧,好不容易去了一趟,光顾着瞧你们家那大园子了,那还顾得上什么武学堂?”

    顿了顿,他又道:“还请二哥带个消息回去,就说下月初一,我要好好考校考校他们的进展!”

    反正这事儿又不用贾琏头疼,他自然是没口子的应了。

    此后众人又推杯换盏,说些不三不四的荤笑话,直笑闹到日薄西山,这才堪堪酒酣人散。

    又因孙绍宗破案时出力最多,故而贾赦又在酒楼门口单独拉住了他,大着舌头好一通夸赞。

    瞅瞅左右无人注意这边儿,孙绍宗也忙问出了一直压在心底的疑惑:“世叔,昨晚你与家兄不知都商量了些什么?”

    “昨晚?”

    贾赦晃着脑袋想了半天,这才记起自己那七千两银子的来历,面色变了几变,忽又打着哈哈道:“倒也没说什么,不过就是随便闲扯了几句。”

    竟然还不肯说实话?

    最多不过就是嫁【mai】女儿罢了,有必要瞒着自己么?

    夜,

    孙府客厅。

    “瞒着你?我呸!”

    孙绍祖恶狠狠的啐了一口:“干特娘的,那老狗分明是想反悔了!”

    说着,他一拳砸在茶几上,愤然道:“拿了老子一万两银子,转脸就特娘……”

    孙绍宗好奇的插嘴道:“不是七千两吗?”

    “以前还拿过三千两呢!”

    经过这一打岔,便宜大哥也懒得再骂了,从袖袋里取出张纸条,得意洋洋的道:“幸亏老子留了字据,他便是想抵赖也没用!”

    孙绍宗凑上去瞧了瞧,见上面大致的意思是:贾赦收了一万两彩礼,愿将女儿许配给孙绍祖为妻。

    还真把女儿给卖了!

    堂堂荣国府的大老爷,就为了一万两银子……

    好吧,这种事发生那贾赦身上,倒也不是什么稀罕。

    问题是……

    “大哥,那贾赦不要脸惯了,可未必在乎这什么字据。”孙绍宗无语道:“届时你这一万两银子,岂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

    “嘿嘿!”

    便宜大哥狞笑两声,得意道:“老子早防着他这一招呢,他若是真敢反悔,等过几日寻个合适的机会,我便拿这字据给忠顺王过目。”

    “他素来不屑这四王八公,但凡有机会让其出丑难堪,就绝不会放过——到时候忠顺王亲自出面,我看那老狗如何敢赖!”

    这彼此算计的……

    “就算能成,那荣国府的千金也不是随便就能摆弄的。”孙绍宗劝道:“听说那也是个好颜色的,大哥你不如踏踏实实与她过日子算了,说不准就能喜得……”

    “放心!”

    便宜大哥却是不等他说完,便信誓旦旦的道:“我今儿也使人仔细打听过了,那女子最是木讷寡言、胆小怕事!届时我自有法子,让她乖乖就范!”

    “其实完全没必要冒险……”

    “好啦。”

    孙绍宗还待再挣扎一番,便宜大哥干脆伸了个拦腰,不容置疑的道:“我要沐浴更衣了,你也回自己院里歇着吧。”

    说着,便把他轰出了正院。

    “唉~”

    孙绍宗叹息一声,正待回自己的住处,却见赵仲基巴巴的凑上来,道:“二爷,紫金街的薛爷来了。”

    薛蟠?

    他这个时候跑来干什么?

    好奇的到了前厅,便见那薛蟠也是红光满面,显然亦是刚从酒桌上下来。

    “二哥!”

    一见孙绍祖,薛蟠便急吼吼的道:“你早上让人送过去的那几首诗词,当真是你家侄女婿所作的?”

    “这我还能糊弄你不成?”

    孙绍宗翻了个白眼,那于谦又不是穿越的,他就是想做文抄公也没那资本啊!

    随即,又好奇道:“你那老丈人看过之后,怎么说的?”

    “倒没说别的。”

    薛蟠挠头道:“老头儿就交代说,让写诗的人明儿响午到他府上去,他要亲自考校一番!”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