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李纨那葱段儿也似的小手,刚将那粗长的门闩捧住,还不等如何发力,忽听外面有人奇道:“那侧门向来是锁着的,今儿怎么倒开了?”

    随即又有一人浑不在意的应着:“你管那么多干嘛?我还巴不得以后天天这样开着呢,到时候再进这大观园可就省事儿多了。”

    竟是有两个小厮,从平儿打开的侧门里进了这大观园,而说到最后,那两人分明已然到了近前!

    李纨当即就吓的花容失色,虽说她并没有与孙绍宗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但身为一名守节的寡妇,与外男大门紧闭独处一室【素云显然不能算‘旁人’】,怕是再怎么无辜也说不清楚!

    心慌意乱之中,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却忘了那门前是有个台阶的,结果一脚踩空,顿时仰面便倒!

    “啊……”

    饶是孙绍宗眼疾手快,扑上来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又伸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儿,却仍是有半声惊呼传了出去!

    这事儿闹得……

    孙绍宗心下无语,却知道这个时候万万慌乱不得。

    忙冲一旁的素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压低声音道:“放心,他们若是过来敲门,我便翻墙出去,从山后绕着走——届时你们只说是逛累了,在这里歇脚便是。”

    咦?

    这个理由好像有些熟悉的样子。

    说着,就想放下怀里的李纨,谁知这俏寡妇慌张之下,却是紧抱着他的胳膊不放。

    这当口,就听外面那两人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刚才那是什么动静?怎么好像是个女人在尖叫?”

    “我听着倒像是鸟叫,哪来的什么女人?你小子该不会是发春了吧?”

    “你才发春呢!是人是鸟你都听不出来?”

    “就算是人也正常的紧,这大观园里圈了好些个女戏子,可那都是东府蔷哥儿的禁脔,你就是再惦记也勾搭不上——我说你赶紧的行不?这好不容易抄个近路,瞧你这墨迹的!”

    耳听得那两人说说笑笑渐行渐远,院里三人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嫂子,已经没事了。”

    孙绍宗嘴里宽慰着,试探着往回抽了抽胳膊。

    谁知这一动不要紧,李纨干脆把整个人都贴了上来——感受着那两团不可名言之物,就连孙绍宗的肱二头肌,都不安的躁动起来。

    “二郎还说不是来成就好事的。”

    李纨却不管这姿势有多不合适,仰着头一脸幽怨的道:“旁人不晓得,我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自从那赖大死后,这大观园侧门的钥匙,就全在王熙凤手上攥着呢!”

    除了儿子这一点之外,她几乎处处输了王熙凤一头,在长辈面前不如王熙凤受宠,在小辈面前不如王熙凤亲近,在权利的争夺中不如王熙凤得势……

    即便是王熙凤最不如意的婚姻上,她也是远远不如——毕竟贾琏再怎么龌龊,好歹也是个活生生的男人!

    现在倒好,就连她心里惦记上个野男人,竟也被那王熙凤抢了先!

    这让李纨如何能接受的了?

    那许多怨气一起爆发出来,再加上长久以来的相思之苦,才让她做出了紧紧抱住孙绍宗,死活不肯撒手的大胆举动!

    苦也~

    孙绍宗一边不由自主的蠕动着肱二头肌,一边勉强维持住正人君子的嘴脸,正色道:“嫂子可不能空口白话的污人清白,我可以对天发誓,今儿绝对没见过链二嫂子!”

    “所以说,还是我搅了你的好事对不对?”

    李纨那眸子里的幽怨,就仿佛是刚被人遗弃了一般。

    可天地良心,孙绍宗以前最多也就偷瞄过她几眼,万万可没有做过始乱终弃的事儿!

    再说了,这还有旁人在瞧着,她就……

    孙绍宗这里刚想到‘旁人’,就见那素云期期艾艾的凑到了近前,竟学着李纨的样子,一把保住了他另一条胳膊,还猫儿似的,把个瓜子脸贴在孙绍宗肱二头肌上,哼哼唧唧的磨蹭着。

    那表情、那腔调,就好像是在说:是男人、是男人,是真正活的男人耶!

    这……

    到底是有多饥渴啊?!

    看来给寡妇当通房丫鬟,心理压力也挺大的呢。

    话说~

    这根本已经是赤裸裸的勾引了,可这送上门的一对儿肥肉,到底是吃还是不吃?

    吃掉吧,说不定会有什么后遗症。

    不吃吧……

    肯定会有后遗症!

    而且不吃的话,要这雄赳赳的铁棒还有何用?

    又有什么脸面,去面对本章说里发了红包的兄弟?

    罢了~

    索性再荒唐一回!

    反正看院子周围的地形,只要不是两面合围,以他的身手肯定能从容逃走!

    到时候反正生米煮成了熟饭,就不信这主仆二人会拼了性命与名声,跟自己同归于尽!

    想到这里,孙绍宗一咬牙,反手托起这主仆二人的后臀,风也似的冲进了屋内。

    将两人往地上一放,便又低头狠狠噙住了李纨饱满的双唇,细细与平儿的比对了良久,这才恶狠狠的道:“嫂子今儿不是坏了我的好事,而是要送我一桩好事才对!”

    说着,轻轻推了推那素云,不容置疑的吩咐道:“你先去里间,把窗户打开一条缝隙,盯着那西南那条小路。”

    素云还有些依依不舍,但孙绍宗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她便兔子也似的,慌忙逃进了里屋。

    这时李纨冲动过后,倒又有些迟疑起来,眼见素云去了里间,便也忙松开了孙绍宗的胳膊,慌张的退了半步,支吾道:“我……我……”

    然而到了此时此刻,却那里还是她能掌控的?

    孙绍宗二话不说,上前便又是好一阵耳鬓厮磨,直到李纨软的如同没了骨头一般,这才拉着她到了窗前,略略推开一条缝隙,又寻了个能看到路口的角度,然后附耳向李纨交代了几句。

    李纨初时有些犹豫,被孙绍宗一巴掌拍在臀上,便娇怯怯的放低了身子,乖巧的伏在了那窗前的花架上,努力将身子折成了九十度,甚至是七十五度……

    有诗云曰:

    舱门轻叩小窗开,瞥见犹疑梦里来。

    万种欢娱愁不足,梅香熟睡莫惊猜。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