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初六那日,孙府很是热闹了一回。

    蒋玉菡、贾蔷、冯紫英、柳湘莲应邀而至,贾琏、贾宝玉、薛蟠不请自来,再加上两个侄儿与于谦,满满当当凑了一大桌。

    贾宝玉来时还有些闷闷不乐,后来与那蒋玉菡聊开了,便一股脑把什么二姐姐抛在了脑后,连上厕所都是与蒋玉菡结伴而行。

    而那薛蟠眼瞧着蒋玉菡与柳湘莲并肩而坐,眼珠子就跟黏上了似的,几乎没就没从二人身上挪开过,一张大脸满是躁动的荷尔蒙。

    也就是席上有孙绍宗震着,他才没敢露出更多丑态来,否则怕是早就不管不顾的扑上去了。

    这些且不论。

    在席上,孙绍宗与蒋玉菡、贾蔷二人,商量下了筹建戏班的事儿,蒋玉菡抽空会过来指导唱腔,贾蔷则负责帮忙置办各种器物,顺带把戏班子的章程,与孙绍宗一起拟定出来。

    作为回报,孙绍宗也得抽空把破案过程汇总出来,好让蒋玉菡去排演那什么《孙公案》。

    这事儿贾宝玉也跟着掺和了一脚,央孙绍宗让他也抄录一份,回去仔细研读。

    至于贾蔷,他既然是来攀交情的,倒并不图什么回报。

    闲话少说。

    却说那日散去之后,孙家便紧锣密鼓的,走起了三媒六聘的程序。

    虽说贾迎春是庶女,又不得父母看重,但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千金,该有的礼数总不能缺——当然了,这主要是便宜大哥与二管家赵仲基的任务。

    而为了这桩婚事,孙绍宗也有一个重要的准备工作要完成,那就是提前演习在前院书房里过夜,免得到时候分身乏术,不小心露出破绽来。

    说实话,到了如今这份上,他也基本已经放弃挣扎了。

    眼下便宜大哥逢人就夸贾迎春生辰八字好,娶过门定能生下个一儿半女来,就便宜大哥那死要面子的性子,指定容不得他临阵退缩。

    有句话说的好:既然无力反抗,就要学会享受。

    何况这事儿本来也属于‘享受’的范畴——只要不泄露出去的话。

    不过这到书房过夜的‘新习惯’,却给孙绍宗带来了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香菱还以为是自己最近,只顾着和母亲交流感情,没能伺候好他,才让他宁愿睡在千元书房,于是等到他回东厢过夜时,便加倍的小意殷勤温存讨好……

    如此种种,一晃就又是半个多月过去了。

    眼见到了十一月底。

    孙绍宗这日到衙门当值,路上还在琢磨着,王熙凤为何一直到现在也没个消息,等到了刑名司里,却发现气氛很是有些诡异。

    那官吏们一个个交头接耳的,瞧见他又都忙收敛了行迹,倒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

    于是他进了堂屋之后,便先喊过程日兴询问究竟。

    “东翁。”

    程日兴诧异道:“您难道忘了,今儿是那仇家的小衙内最后的上任期限,大家都等着瞧稀罕呢。”

    得~

    这些日子不是泡在温柔乡里,就是张罗戏班的事情,偶尔休沐,也都忙着帮阮蓉改善心情,竟那仇云飞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小子的任命虽然月初就下来了,但他却直到如今也没见个鬼影。

    不过仇太尉既然是想要锤炼儿子,断不会任由他拖黄了这份差使,估计今儿应该就……

    “老爷、老爷!”

    刚琢磨到这里,就见赵无畏慌里慌张的闯了进来,指着外面道:“仇小衙内到了!”

    不用他说,其实孙绍宗也已经瞅见了——诺大的一顶四人抬轿子,晃晃悠悠进了东跨院,看不见才有鬼呢!

    孙绍宗冲赵无畏一瞪眼,呵斥道:“什么衙内不衙内的,咱们这里又不是五城兵马司!”

    赵无畏唯唯诺诺的退到了一旁,孙绍宗却并没有要出门相迎的意思,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巡检,也值不得他出门迎接。

    却说那轿子稳稳落在了院子中央,抬轿子的四个壮汉七手八脚,从里面扯出个五花大绑的青年,却不是仇云飞还能是谁?

    那四人小心翼翼的,把仇云飞抬到了堂屋大门前,其中一个向里面拱手道:“敢问那位是孙大人?老爷让我们把公子,亲自交到孙大人手上。”

    这还真是赖上自己了!

    孙绍宗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告诉他们,新官上任都要先去经历司验过正身,上前扯过那仇云飞,小鸡崽儿似的拎在手里,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你们回去交差吧。”

    “这……”

    四条汉子大眼瞪小眼,半响没个言语,显然没想到孙绍宗竟真的把仇云飞‘接到了手上’。

    孙绍宗也不管他们走是不走,把那仇云飞随手丢到地上,拽出他嘴里的毛巾,问道:“仇巡检,你因何拖延到今日,方才……”

    “我呸~!”

    不等把话说完,仇云飞便恶狠狠的啐了一口,梗着脖子咆哮道:“姓孙的,要不你现在就把老子弄死,要不你就让人把老子好生送回家,想特娘的耀武扬威,拿你云飞爷爷当孙子使唤,那是门也没有!”

    这什么狗屁小衙内,分明就一泼皮无赖!

    不过像这样的泼皮,孙绍宗也不知见过多少,自是不会放在眼里。

    顺势踢了他个四脚朝天,便扬生吩咐道:“来人,将这目无尊长的东西拖出去,先重责四十大板以儆效尤!”

    只是这一声命令喊出去,半响却不见有人应答,赵无畏更是缩在角落里,假装自己是一尊沙雕。

    倒是那四个抬轿子的壮汉不干了,又上前拱手道:“孙大人,我家衙内身子骨儿弱,怕是经不起大人的责打,还请看在太尉大人人面子上,高抬贵手。”

    呦~

    感情这四人不但是抬轿子的,还是仇云飞的贴身保姆呢!

    孙绍宗晒笑道:“怎么,这也是你们太尉大人交代的差事?”

    那汉子不吭不被的道:“这是我家主母的意思。”

    果然是慈母多败儿!

    孙绍宗心里暗骂一声,那仇云飞却又来了精神,老龟似的伸着脖子嚷道:“姓孙的,有种你再动我一下试试!看老子不拆了你这狗屁衙门!”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