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竟是平儿当面,孙绍宗心下先是一愣,不过随即便恍然了。

    以阮蓉小妾的身份,荣国府的正经主子自然不好亲自上门探望,但阮蓉生的却是孙家的长子,又不好一点反应都没有。

    尤其这眼见得,孙家与荣国府就要结成姻亲了,王熙凤作为贾迎春的长嫂,就更不能没有半点表示了。

    因此她便派了平儿这样,有半个主子身份的奴婢过来。

    却说平儿见到孙绍宗,心下也是意外的紧,愣怔了半响,才想起要退避到一旁,恭恭敬敬的道了个万福:“奴婢见过孙大人。”

    后面两个小丫鬟,也忙学着见了礼。

    “平儿姑娘不必多礼。”

    孙绍宗笑道:“二嫂子倒真是有心了,还特意让你过来探望。”

    “我们二奶奶交代过,两家既然结了亲,自然要常来常往彼此惦念着。”

    平儿的目光略有些闪烁,却仍是一本正经的道:“不瞒孙大人,我家二奶奶前些日子给太尉大人写信时,还专门提起过大人您呢。”

    一听这话,孙绍宗顿时恍然,原来王熙凤不是毫无音信,而是已经在暗地里有了动作。

    也对,那赚钱的法子,归根到底还是要指着王太尉帮衬,王熙凤这做女儿的万没有这节越过他,便拿定主意与人合伙做生意的道理。

    而她在信里既然提到了自己,自然是想选择自己作为合伙人。

    不过瞧平儿这模样,王熙凤大概并不想让自己晓得此事,大约是存了先晾一晾自己,日后好多占些便宜的心思。

    想通了这节,孙绍宗心下顿时大定,便随口笑道:“二嫂子写家书,却提我作甚?”

    “自然是惋惜大人这般骁勇,却没有去军前效力。”

    “骁勇?”

    孙绍宗哈哈一笑,一语双关的道:“平儿姑娘知道我骁勇善战也就罢了,怎得二嫂子也晓得了?”

    这冤家!

    平儿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万幸那两个丫鬟都在后面垂手而立,倒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她恶狠狠的瞪了孙绍宗一眼,嘴里却恭声道:“孙大人的骁勇,京城中有谁不知?再说奴婢……奴婢也是曾亲眼见过的。”

    说到后面那话时,嗓音却不由自主的有些发起飘来。

    平儿顿时不敢再说下去了,忙又道了个万福:“奴婢还要回去向二奶奶交差,就不耽搁大人的正事了。”

    说着,低头领着两个小丫鬟,便出了院子。

    一直目送她那婀娜的身形消失在门后,孙绍宗这才迈开步子,进到了堂屋里。

    母子两个此时都在床上,孩子平躺在里面,两只小拳头聚过头顶,正睡得香甜。

    阮蓉侧着身子护在外面,眼见孙绍宗挑帘子进来,不觉有些纳闷,忙支起身子问:“老爷怎得这般时候就回来了?”

    孙绍宗晓得,自从上次自己被软禁在北镇抚司之后,她对那地方就多了些畏惧。

    因此便没有实话实说,只随口笑道:“这不是放心不下你和孩子,就赶回来瞧上一眼么——等守着你们母子吃了午饭,我再回去当值也不迟。”

    阮蓉心下顿时暖的一塌糊涂,小心翼翼的往里挪了挪,招呼道:“老爷坐过来歇歇脚。”

    “等我先让人去催一催午膳。”

    孙绍宗嘴里这般说着,出去却是小声吩咐香菱,把年前新做的龙禁卫千户战袍取出来,先拿到西厢准备妥当。

    他这才又回头进了里间,六九似的坐在那床上,与阮蓉说了些体己话。

    眼见石榴、芙蓉拎着食盒进来,刚要把那热腾腾的饭菜摆开,外面却又进来个婆子,通禀道:“二爷,大爷听说您回来了,请您到客厅去,瞧一瞧那满月酒的帖子。”

    满月酒的帖子?

    这才刚出生不到三天,急着搞什么满月酒?

    孙绍宗很是无语,但便宜大哥这一腔热情,却也不好不配合。

    于是只得将那饭菜匀了一份,直接拎到前厅吃喝。

    却说到了客厅里,就见那居中的圆桌上,放着两匣子金灿灿的粉末,旁边又摆着四五封喜帖,居中铺开一张宣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人名。

    孙绍宗把那食盒往边上一放,随侍在旁赵仲基,忙凑上来帮忙摆盘。

    “行了,这里就不用你伺候了。”

    孙绍宗伸手一拦,又吩咐道:“去取四百两银子,给程师爷与三位侄少爷每人送一百两过去,让他们在春闱前买些应用的物件。”

    赵仲基领命离开之后,孙绍宗一边摆开杯盘儿,一边无语道:“大哥,你弄这么些金沙做什么?”

    “写帖子啊!”

    便宜大哥这才从那宣纸上抬起头来,把那几张写好了的样板帖子,往孙绍宗面前一推,道:“你看这金粉是沾着朱砂比较喜庆,还是纯金色显得大气——还有这行书、隶书、正楷的,我也瞧不太懂,都得你来拿主意。”

    孙绍宗随手翻开一张,却不由皱眉道:“卫如松?这厮不是和你势同水火么,你怎么还下帖子请他?”

    “放心,那老小子指定不敢来!”

    孙绍祖大咧咧的道:“我给那狗娘养的下帖子,就是想让他知道,咱们老孙家已经有后了。”

    顿了顿,他把两排钢牙一咬,切齿道:“等贾氏生出儿子来,老子非敲锣打鼓的去请他赴宴不可,看那厮到时候还有什么说辞!”

    对此,孙绍宗只能报以沉默。

    不过便宜大哥却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伸手一把揽住了他肩膀,目光灼灼的道:“这事儿,哥哥可就全指望你了!”

    “不是……”

    孙绍宗无奈道:“大哥,这事儿谁也说不准,保不齐就算我真照你说的做了,也未必就能……”

    “二爷、二爷!”

    话音刚落,就见外面莽莽撞撞冲进个小丫鬟,喜笑颜开的嚷道:“大喜啊二爷,我们姨娘方才忽然干呕起来,两个奶妈瞧过之后,都说是害喜了!”

    不……

    不是吧?!

    香菱也怀上了?!

    孙绍宗正愕然间,脖子上忽的又是一紧,就听便宜大哥哈哈笑道:“我特娘就知道,你小子是个带种的!”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