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论官阶,北镇抚司衙门其实还矮了顺天府一头——即便是官阶最高的镇抚使,也不过是正四品官职。

    不过要论起实权,以皇帝亲军身份,掌控缉捕审判、风闻奏事权利的北镇抚司,却又强出顺天府不止一筹。

    故而这北镇抚司的衙门口,也便比那顺天府显得要阔绰许多。

    尤其今儿还是新任镇抚使第一次点卯,门前的阵仗自然更不同往日。

    孙绍宗骑在马上,远远的便瞧见十六个龙禁卫在门前雁翅排开,个顶个都是雄壮高大的身板,在那石阶上按刀而立,说不出的威风煞气。

    而那守门的龙禁卫,远远望见孙绍宗过来,也忙分出两人迎了上来,其中一个恭敬的拱手道:“敢问可是孙千户当面?”

    虽然都是墨蛟吞云的战袍,但肩膀上的云纹却各有不同,再加上这衙门里的千户一共也就那么老几位,常年不在衙门里走动的,更是只有孙绍宗一个。

    故而他们能一眼认出孙绍宗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孙绍宗一边甩蹬下马,一边道:“正是本官,本官奉命前来应卯,却不知是要在何处等候?”

    “大人直接去议事的大厅便可。”

    那人忙恭声道:“指挥使大人还没到,不过掌刑的陈千户已经在里面候着了。”

    掌刑的陈千户?

    那不就是侦缉司的该管上司么?

    记得当初‘血字’一案时,孙绍宗也曾怀疑过他,后来才晓得这位陈千户当时正在南边儿公干,故此并无半分嫌疑。

    随手将缰绳丢给迎上来的龙禁卫校尉,跟着另一人直奔那议事大厅。

    没进门之前,听里面静悄悄的,还以为是没什么人在,但跨过那道门槛之后,才晓得里面岂止是有人,简直可说是人山人海!

    看大不忍人肩膀上的云纹,估计在京正八品小旗以上的龙禁卫,应该差不多都在这里了。

    也难为他们站的站、坐的坐,却静悄悄的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孙大人。”

    却说孙绍宗刚在那门前停住脚步,立刻便有一名总旗凑上来,恭声道:“您的位置在前面,请随卑职来。”

    这大厅里最多的,是七、八品的总旗与小旗,加起来约莫能有百十人,均是在两旁侍立。

    再往里走,则是十来张普通的乌木椅子,上面几乎已经坐满了人,看装扮应该都是百户的职衔。

    到了最里面,却只有六张黄梨木的太师椅,其中两张摆在正中间,无疑是镇抚使与镇抚佥事的座位。

    而两侧的四张,则应该是北镇抚司四名实职千户的位置。

    眼下这六张太师椅上,也只有右手第一张,坐了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想必就是那掌刑千户陈行之了。

    孙绍宗正不动声色打量那陈行之,却见带路的总旗指着左首第一张太师椅道:“孙大人,您请落座吧。”

    竟然是左首第一位?

    孙绍宗眉头一皱,陈行之的脸色也顿时垮了下来,其实方才他心里就在嘀咕,掌刑千户素来都是镇抚以下的头一把交椅,什么时候排到第二了?

    眼下见这坐在上首的,竟还是孙绍宗这个‘新晋后辈’,心里顿时老大的不乐意。

    于是未等孙绍宗落座,他便冷哼了一声:“原来这位就是孙大人,当真是久仰大名了——本官手下好不容易历练出两个人才,却被孙千户拱手送去了巡防营,如今您孙大人荣升了千户,不知又准备从咱们北镇抚司,挖多少墙角过去?”

    孙绍宗原本还有些犹豫,但一听他这冷嘲热讽的,便坦坦荡荡坐到了左首的太师椅上,微微一笑道:“我确实把一个在侦缉司里蹉跎了十几年,却仍继承不了祖传百户衔的庸碌之辈,送去了巡防营当差。”

    “不过这等庸碌之辈,应该算不得什么人才吧?还是说在您陈大人手底下,人才就是被如此重用的?”

    “你!”

    陈行之猛地起身,怒视孙绍宗半响,却又冷笑着坐了回去,晒道:“孙大人这耍嘴皮子的本事,莫不是跟那些酸丁们学的?咱们北镇抚司,可没这等爱耍嘴皮子的习惯。”

    “怎么?”

    孙绍宗故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听陈千户的意思,莫不是想跟我手底下见个真章?”

    陈行之张了张嘴,目光在孙绍宗雄壮的身躯上打了个来回,最终却只是嗤鼻一声,便转过头不再理睬他了。

    这厮倒真是个能屈能伸的。

    孙绍宗既然占了上风,便也没有穷追猛打,端起茶杯装作品茶的样子,却是偷眼观察下面众人。

    这几句话的功夫,百户们基本上已经到齐了,却唯独不见另外两个千户的影子。

    莫非真的是……

    孙绍宗正沉吟间,就听外面有人拖长了音大吼道:“镇抚大人到~~~!”

    众人忙都肃然起身,等到外面闪出一个身穿明黄麒麟袍的身影,立刻都行了半跪军礼,齐声道:“标下见过镇抚大人!”

    那身穿麒麟袍的身影,不慌不忙的进到了议事厅内,一路行到孙绍宗与陈行之面前,却稍稍顿住了脚,紧接着便从他身后闪出两人,分别半跪在了孙绍宗与陈行之下首。

    得~

    果然是被当成了立威的背景板!

    这二人不用说,正是另外的两名千户。

    而两个千户都跟在镇抚使陆辉身旁,偏陈行之这个最重要的掌刑千户,孤零零一人候在此处,还刻意被安排在了孙绍宗之下,这打压排挤的意思简直是溢于言表!

    陈行之也不是个傻子,那脸色当即就铁青一片,两只肥大的拳头抱在一起,画着圈的乱颤,也不知心里是恼怒多些,还是恐惧多一些。

    这一幕,显然才是整个会议最重要的环节,除此之外,也不过就是些老生常谈罢了。

    眼见该说的都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孙绍宗正等着散戏走人呢,却忽听那镇抚使忽然扬声道:“好了,除了孙千户之外,其它人就先行散去吧。”

    咦?

    难道今儿这出戏,还单独给自己准备了续集不成?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