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出正月,这省亲别院的景色难免有些单调,故而也不值得赘述。

    却说一路寻到‘梨香院’,里面莺莺燕燕十多个少女,正在那里笑闹着什么,眼见贾宝玉领着孙绍宗进来,忙都上前‘宝二爷、宝二爷’的见礼,围着他小心翼翼的说些吉祥话。

    内中唯独有个身量纤细的女子,只上前粗粗一礼,便远远的躲到了角落里。

    这本也没什么,偏偏贾宝玉头一个便指着她道:“这个我认得,唱腔是极好的,连娘娘都曾夸过呢!好像叫什么……龄官儿,对就是龄官!”

    说着,他便招手道:“龄官儿,你快给孙二哥唱上一段儿,让他也听听看!”

    这家养的女戏子,其实比那家生子的奴才还要低贱些,贾宝玉吩咐她为客人演唱,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谁知那龄官却把身子一扭,带着三分小性道:“我嗓子哑了,唱不了!”

    那娇俏的嗓音,如何像是哑了的?

    而宝玉又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

    尤其还是在外人面前,于是当即便涨红了一张娃娃脸。

    若换了旁人,恼怒上来即便不一个窝心脚踹上去,少说也要发作几句,偏贾宝玉瞧见那颜色鲜艳些的女子,便先短了三分血性——往好了说是怜香惜玉,往坏了就是‘跪女’无数了。

    尤其这龄官的眉眼五官,又与林黛玉挂了三分像,他便愈发不知该如何以对。

    旁边有个年龄稍大些的戏子,忙上来小声劝道:“宝二爷别和他一般见识,只略等一等,等蔷二爷来了叫她唱,是必唱的!”

    贾宝玉听了心下纳闷,还追问贾蔷去了何处。

    孙绍宗在旁听了,却知这话其实是在告那龄官的黑状,指摘她仗着和贾蔷有非同寻常的关系,便持宠生娇,连贾宝玉这样正经的主子,也全然不放在眼里。

    啧~

    这一个小小的家养戏班,竟也少不了要明争暗斗!

    好在孙绍宗今儿也不是非听她唱戏不可,更懒得计较一群小丫头之间的彼此算计,便随口道:“她不肯唱就算了,随便选几个人唱上一折,让我瞧一瞧究竟差了什么,也就足够了。”

    贾宝玉听了,忙依样画葫芦的吩咐一声。

    为首的戏子便招呼姐妹们排演开来,虽少了装扮与道具,但那举止动作间却更显几分妩媚,瞧着倒确实比孙家那草台班子,要赏心悦目上不少。

    不过这倒不是说蒋玉菡教的不好,只能说荣国府一开始买人的时候,就是照着戏子买的,而孙家那些小丫鬟们,看重的却是身段和颜色。

    说到底,还是天资侧重有所不同。

    将这结论跟贾宝玉一说,他也没了主意,只能宽慰道:“二哥莫急,这学戏本就是水磨工夫,说不定工夫到了,你家那几个丫鬟就忽然开窍了呢。”

    “也只能期盼如此了。”

    听罢了戏,两人见贾蔷仍不见个影子,便自顾自的出了这梨香院,孙绍宗原本是琢磨着,半路上用尿遁脱身,好去瞧瞧平儿究竟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谁知还不等他用计,迎面便有个小厮匆匆的寻了过来,附耳上前对宝玉说了几句什么。

    却见贾宝玉一跺脚,恼道:“这狗奴才当真反了不成?我瞧着往日的情分不与他计较,他反倒闹起来没完了!”

    ‘狗奴才’三字说的不是旁人,正是当初贾宝玉身边最得宠的小厮茗烟。

    当初那赖大为了投鼠忌器,将贾宝玉身边贪了修别院银子的小厮丫鬟,一股脑全都抖了出来,其中涉事最深的就是这茗烟。

    原本照着处置旁人的惯例,合该将他重重责打一番,然后直接撵出荣国府了事。

    但贾宝玉念及往日情分,却只把他贬到柴房,做了粗使的仆役。

    然而茗烟在宝玉身边逍遥自在惯了,哪里耐烦整日劈柴挑水的劳碌?

    于是隔三差五的便上门哭诉,求宝玉让他‘官复原职’,只弄得宝玉不胜其烦。

    今儿宝玉不在院里,他却又不依不饶的找上了门,而且也不知怎么的,竟和大丫鬟晴雯撕扯起来,闹的那院里鸡飞狗跳,全然不成个样子。

    晴雯与袭人两个,原是贾宝玉屋里的心尖尖儿,眼下听说茗烟竟敢与晴雯撕扯,宝玉心下自是恼怒的紧。

    简单的与孙绍宗交代了两句因果,他便赔笑:“二哥千万别急着走,等我处理了家务事,响午还要请你吃酒呢,顺带也好听一听那忤逆案的内情。”

    孙绍宗也笑道:“怕是请我吃酒才是顺带的吧?”

    随即把袖子一甩:“你赶紧去吧,我就在这左近随便转转。”

    贾宝玉不疑有他,又郑重的告了声罪,这才匆匆随着那小厮去了。

    却说孙绍宗目送他远去之后,便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兜兜转转绕了几圈,确定这附近并无旁人之后,才一路寻到了那偏僻的山坡脚下。

    眼见坡顶的院门敞着半边,一瞧里面便是有人在里面的样子,孙绍宗忙紧赶几步进到了院里。

    进门之后,就瞧见有一窈窕的身影正背对着自己,他便准备喊出平儿的名姓。

    然而话到了嘴边儿,却忽又觉得不对,只因那女子身上大袖飘飘的,分明就是一件百衲衣!

    不是平儿?!

    这时那女子也听见了动静,疑惑的回头张望,与孙绍宗四目相对,却是讶然的惊呼了一声,又蹬蹬蹬的倒退了几步,双手交叠护在胸前,原本颇具出尘之姿的脸上,更满满的都是戒备之色。

    “是你!你……你想做什么?!”

    却原来这身穿百衲衣的女子,正是带发修行的女尼妙玉。

    本来瞧出不是平儿,孙绍宗就已经萌生退意,眼见她这防狼也似的模样,立刻二话不说,转头便又出了院门。

    “哎~你先别走!”

    那妙玉也不知怎么想的,见他转头救走,竟反倒追在后面喊了起来。

    孙绍宗本不想睬她,谁知刚出了院门,就见一条人影匆匆而来,眼见都已经到了坡下,却不是俏平儿还能是谁?

    糟糕!

    要是让那妙玉追出来瞧见平儿,说不定会生出些‘误会’来,届时……

    孙绍宗心念电转,忙冲平儿打了个速速离去的手势,转身又折回了院里,大声质问道:“你唤我何事?”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