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这一走,屋里的气氛就显得有些尴尬。

    虽说平常和阮蓉提起黛玉时,彼此好像是蛮熟悉的样子,而且也确实曾经一起坐了大半个月的船。

    但当时林黛玉极少走出舱门,因此孙绍宗与她见面的次数,也只能用屈指可数来形容。

    再仔细想想,两人连说过的话也不超过十句。

    这种关系,貌似比纯粹的陌生人还要尴尬上几分——以至于孙绍宗一时之间,都不知该跟她说什么好了。

    好在今儿是林黛玉主动找上门来,倒也不同他来挑起话头。

    因此孙绍宗便巴巴的望着黛玉,等着听她究竟要说些什么。

    却见那黛玉紧咬着唇儿,将那帕子搅了又搅,足足酝酿了两分钟,才目光游移的问道:“孙……孙大哥,听说你前些日子,曾对宝哥哥说过一句‘以后也未必能轮得到你说’,却不知究竟是什么意思?”

    请期那日,孙绍宗托贾宝玉送寿礼时,听宝玉开口道谢,确实曾隐晦的点过这么一句,却没想到他竟然告诉了林黛玉。

    而黛玉为此找上门,显然就是为了那字面下隐含的意思。

    “这个嘛……”

    孙绍宗略一犹豫,还是摊手道:“那话的意思,大约就跟你想的差不多。”

    这话一出,林黛玉脸上便少了三分血色,身子摇摇如风中飘萍,那眸子里的秋水也有要溢出眶外的趋势。

    但林黛玉终究还是忍住了,她虽是个泪人儿,却向来是个要强的,错非是宝玉那样亲近之人,也断难见她日日啜泣的模样。

    不过忍归忍住了,再说话时却难免带了几分鼻音:“敢问……敢问孙大哥,你又是因何得出了这等结论?”

    ‘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这八个字,当真便是为此时的林黛玉而设!

    那低沉的嗓音微微发颤,更仿似能直如心窍,让人觉得若是任由那泪水落下来,便是十恶不赦的大罪!

    偏在同时,心里又隐隐期盼着那泪水立刻落下来,好趁机欣赏她凄美到极致的容颜!

    不对!

    眼下可不是欣赏美色的时候!

    “咳……”

    孙绍宗清了清嗓子,勉强把自己的注意力拉回了正规,肃然道:“我知道你心里大概也有些揣测,比如是因为‘自己无依无靠孤寡一人’之类的,这种想法虽不能算是有错,但最主要的原因却不在于此!”

    “不在于此?”

    林黛玉诧异的抬起头,显然孙绍宗的说法,还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落下来、那眼泪落下来了!

    只可惜现在表情、眼神都已经变了,错过了黄金搭配时间,没能体现出她最完美的病娇气质。

    孙绍宗心下不无遗憾的想着,面上却是肃然道:“没错,其实以荣国府的现状,外有王太尉、内有贤德妃,实在没有必要再寻什么强力的姻亲。”

    “尤其宝兄弟那跪……咳,怜香惜玉的性子,真要娶个强势的豪门贵女,八成就要被岳家牢牢的攥在手心里了。”

    “若是普通土财主家的儿子,被岳家拿住倒也没什么,但放在宝兄弟身上,却可能会牵扯到朝堂上的争权夺利。”

    “故此,这府上并不会反对宝兄弟,娶个没有依靠的女子为妻——相反,或许还有些乐见其成。”

    林黛玉听到这里,心下已是欣喜不已,她原本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身世,会影响到与贾宝玉的最终结局。

    眼下听孙绍宗信誓旦旦的表示,这些非但不是减分项,甚至还有可能是加分项,胸中的块垒自然便消了大半。

    只是……

    既然孙绍宗认为这最大的缺陷,并不是什么障碍,却怎得还不看好自己与宝玉的未来呢?

    “孙大哥,既然这些都不是问题,你那日为何还对宝哥哥说那句话?”

    “这个嘛……”

    到了这份上,孙绍宗也只能把话挑明了:“你的身世,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你的身体,就真的成问题了!”

    “我的身体?”

    林黛玉到底是个冰雪聪明的,一听这话,立刻想到最近数月以来,阮蓉送来的那些补品,在质量和数量上都明显远超以前,还专门在信里叮嘱,让她一定要好好锻炼身体……

    于是恍然道:“你是说因为我体弱多病,所以……”

    “没错。”

    孙绍宗两手一摊:“既然不考虑娘家的势力,这身子骨就成了最重要的标准之一。”

    “可是……”

    黛玉忍不住抗辩道:“可是薛家姐姐也是胎里就带了病根儿的,如何就……如何就……再说了,我如今这身子也比以前好了许多,今年开春以后都没怎么咳过!”

    她终究还是把‘情敌’点明了。

    不过那薛宝钗竟然也是个病秧子,这就有些出乎孙绍宗的意外了。

    他挠了挠头,支吾道:“其实我说这身子,不仅仅是身子骨儿硬朗不硬朗,而是别的……”

    “别的?”

    林黛玉再怎么聪明,却如何晓得这其中的道理,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等着孙绍宗公布答案。

    跟小姑娘说话真是费劲!

    孙绍宗一咬牙,干脆也豁出去了,两只手很是荡漾的在半空中划出一个猥琐的葫芦形:“实话说了吧,我指的其实是身段,你瞧着府里的夫人、少奶奶,有哪个不是身段丰腴好生养的?”

    林黛玉终于恍然,脑海中接连闪过李纨、王熙凤、尤氏,以及那秦可卿的模样,最后又定格在了薛宝钗身上。

    将这几人一一比过,她眸子里便渐渐失了神采,口中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都说她是杨妃……”

    哗啦~

    便在此时,那门帘猛的挑起老高,贾宝玉从外面冲了进来,一把扯住林黛玉的胳膊,急赤白咧的嚷嚷着:“管她杨妃不杨妃的,需知我却不是唐明皇!”

    “你是知道我的心思的!若老爷,太太为了什么传宗接代,当真要逼我娶她为妻的话,我宁可去庙里当和尚,让环老三继承这家业!”

    林黛玉正满心惶惶,忽听他这般剖白心声,当即那一颗冰心也便化了大半,却偏不肯表现出来,反跺脚嗔怪道:“谁让你在外面偷听了?再说你若做了和尚,岂不是要再盖一座水月庵,好把你那些心尖尖、情姐姐,一股脑都塞进去!”

    贾宝玉憨笑:“我若要盖,也是再盖个栊翠庵,届时你便似妙玉姐姐一般,做个神仙也似的方外人,我即便只能做个木鱼,每日里被你捶打上千百次,心里也是乐意的紧、欢喜的很!”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