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卫若兰身边那几个师爷,还是有些能力的,至少这半个月来的公务,就处理的井井有条。

    孙绍宗简单将誊录的公文副本翻了翻,虽说也瞧不出太出彩的地方,但胜在四平八稳,一看就是积年老吏的手笔。

    当然,必须要由治中处置的公文,还是不可避免的积累了一批。

    孙绍宗原本打算趁着今儿在府衙,先把那些重要公文搞定,可他毕竟是有伤在身,又东奔西跑查了半天案,此时再批阅公文时,便觉得一阵阵精神不济。

    算了~

    还是把公文带回去,等明儿有空的时候再说吧——正好也可以拿来做个由头,让那程日兴‘复工’。

    顺带一提,孙承业这次名落孙山之后,自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便准备把妻妾家眷都接到京城里,就近温习三年后再战考场。

    不过以孙绍宗看来,孙承业眼下最大的问题是心理素质不够,而不是学问不足,故而有意把他也招来府里,挂个师爷的名头。

    学些俗务倒还在其次,主要是趁机让孙承业经一经世面,开阔开阔心胸。

    当然,这事儿肯定急不得,起码要先得到其父母的许可,才好去征求孙承业的意思。

    眼见外面天色也不早了,孙绍宗从多宝槅上取了个软木匣子,把需要处理的公文一股脑扫进去,又大大的伸了个拦腰,便准备动身离开府衙。

    谁知刚出了里间,就见林德禄匆匆的赶了进来,躬身行礼道:“大人,荣国府的妙玉师父在外面求见,您看……”

    这假尼姑怎得又找过来了?

    见孙绍宗有些纳闷,林德禄忙又补充道:“其实她本来是想求见卫通判的,但卫通判响午便告病回家了,所以……”

    听林德禄一番解释,孙绍宗这才晓得,感情妙玉不是第二次来顺天府,而是已经来过十多次了!

    那次在孙绍宗的带领下,挨个见过三个尼姑之后,妙玉回去消停了没两日,便再次登门求见——恰好那时孙绍宗忙着办满月酒,于是便换了卫若兰出面接待她。

    据说卫少爷与这美貌的小尼姑相谈甚欢,当即便拍板决定,任其随意出入那‘软禁所’。

    于是从那日起,妙玉便经常去探望三个怀孕的尼姑,每次去了先都是大撒赏钱,让婆字们给‘寻死的一号女尼’清洁身子。

    而她自己,则是去寻那入了魔的二号淫尼,涛涛舌辩上半个时辰,然后再去嗜杀成性的三号尼姑门前,大声诵念清心普渡的经文。

    最后,等那一号尼姑清理好了身子,她折回去去与其闲话家常一番。

    啧~

    这假尼姑还真是……

    要搁在现代社会,就凭她这执著劲儿,做心理辅导医生或许差了点儿专业素质,但干个居委会大妈还是没问题的。

    原本孙绍宗并不准备见她,但听了她近日的所作所为,却临时改了主意,将那木匣子往桌上一丢,吩咐道:“去把人领进来吧。”

    林德禄立刻领命去了,不多时便将那妙玉引了进来。

    多日不见,这假尼姑仍旧是一身看似节约,实则价值不菲的百衲衣,上前口宣佛号躬身一礼,道:“贫尼妙玉见过治中大人。”

    呵呵~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她貌似都称不上一个‘贫’字。

    孙绍宗微微一颔首,便算是还了礼数,随即开门见山的问:“不知妙玉小师父今日来访,可是又有什么想求本官帮忙的?”

    虽然这个‘求’字,听的妙玉心下很是有些不喜,但她也晓得面前这位孙大人,可不像那卫公子那般对自己‘礼遇有加’,故而也不敢显得太过清高自傲。

    只板着一张欺霜赛雪的瓜子脸道:“实不相瞒,贫尼此来是希望大人能以慈悲为怀,让水月庵的三位同修,可以每日在院子里走动走动,免得终日不见阳光,滋生出许多的邪念来。”

    她这次前来,果然还是为了那三个尼姑。

    不过……

    孙绍宗眉头一皱,质疑道:“三位同修?难道连那智善——爱杀人的那个尼姑是这法号没错吧?难道你想让她也出来放风?”

    妙玉面不改色的点头道:“阿弥陀佛,为了进一步感化她们,使其重归我佛怀抱,自然要对其一视同仁——不过大人也不必多虑,经过贫尼这些日子的开导,她们都各自反省了许多,想来……”

    “还是不要再‘想’了。”

    孙绍宗大手一挥,毫不犹豫的拒绝道:“若她们只是触犯了佛门戒律,关在你那栊翠庵里,你爱怎么感化就怎么感化。”

    “但眼下她们触犯的却是朝廷法律,而朝廷要的也不是感化,而是以儆效尤。”

    “故而此事不提也罢!”

    那三个尼姑都是判的斩立决,眼下不杀她们只是因为有孕在身,等生下孩子左右都是要死的,她们是继续滋养邪念、还是立地成佛,对于孙绍宗而言又有什么区别?

    若只是顺水推舟倒也还罢了,偏这三个尼姑都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性。

    为了感化三个必死之人,让手下的差役去冒险?

    还是省省吧!

    “大人!”

    听孙绍宗说的决绝,妙玉也有些急了,趋前半步仰起臻首,激动道:“她们如今可都是有孕在身,这每天里憋闷在屋内,眼见身子骨儿越来越虚弱,你莫非想眼睁睁看着她们一尸两命不成?!”

    这大帽子扣的真是……

    不过这个理由,倒是比什么‘感化不感化’的要实在多了,毕竟真要让尼姑们三尸六命了,对孙绍宗的名声,多少还是会有些影响的。

    故而孙绍宗与她对视了半响,便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做毕竟有一定的风险,我总不能平白无故的让那些杂役……”

    妙玉毫不犹豫的道:“需要多少银子,我来出!”

    这小妞……

    不会是贪污了栊翠庵的公款吧?

    “也不都是钱的事儿。”

    孙绍宗砸了咂嘴,颇有些为难的道:“算了,师太慈悲为怀慷慨解囊,本官也不好继续拒绝。”

    “这样吧,你回去拟个条陈,把准备施舍多少银两,需要增派多少人手,希望她们每天能放风多久,简单的罗列一下。”

    “等你把条陈交到刑名司,该如何处置咱们再做定论。”

    妙玉见他松了口风,这才满意退回了原处,躬身道:“既是如此,那贫尼便先告辞了。”

    说着,毫不犹豫向外便走。

    这假尼姑倒还真是风风火火,绝不多说半句废……

    “大人。”

    正感慨妙玉的雷厉风行,谁知妙玉到了门口,却忽然将那雪颈一折,目光灼灼的问道:“您莫不是对我们佛门弟子,有什么偏见?”

    孙绍宗闻言一愣,待要回应时,她却早挑帘子步出了堂屋。

    莫名其妙!

    讨厌和尚难道不可以么?

    孙绍宗不爽的一甩袖子,卷了那装满公文软木匣子,便准备离开府衙。

    “大人,您真要按照这小尼姑说的做不成?”

    这时一直泥胎木塑般,立在旁边的林德禄,忍不住提醒道:“那三个尼姑可都是杀过人的,万一把她们放出来,再有个什么意外……”

    “谁说我答应她了?”

    孙绍宗混不在意的道:“打明儿开始,本官就要请假筹备兄长的婚礼了,届时这刑名司里自然是卫通判说了算——他不是和小尼姑相谈甚欢么?这事儿就交给他去处置吧。”

    说着,便也自顾自的出了堂屋,只留下林德禄在那里啧啧感叹:治中大人果然是治中大人,这云淡风轻的随口一拖延,就又给对手下了个套。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