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林黛玉那日一花锄,葬送了茗烟的性命,转过脸便因惊悸过度大病了一场。

    若按照她以前那病秧子的体魄,说不得便要提前香消玉殒了。

    也幸亏这半年多里,她先是在阮蓉的敦促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锻炼着,到正月里听了孙绍宗的剖析,更是每日里勤练不辍。

    虽说时日不长,但到底还是将筋骨打熬的结实了些,勉强度过了这一劫。

    到了三月二十五这日上午,林黛玉虽说还是四肢乏力面色苍白,但体温却已经恢复了正常,也终于能提起精神,靠在那软垫上与宝玉说笑。

    只是还没等说上几句体己话,就见袭人匆匆的赶了来,道:“大老爷昨儿便觉得身子不适,特意喊了迎春提前归宁,眼下姑娘们都已经去问安了,老太太让你也过去走上一遭。”

    贾宝玉听了还有些犹豫,黛玉忙催促道:“为了我这场病,连二姐姐大婚你都错过了,就算二姐姐为人厚道,不挑你的礼数,我这心里也十分过意不去——眼下你若还是不肯露面,我以后岂不是更没脸见二姐姐了?!”

    贾宝玉前几天一心拴在林妹妹身上,这两天黛玉病情转之后,他每每回想起来也觉得对不住贾迎春

    故而林黛玉这一劝,宝玉便也顺势起身,喊过紫鹃等人仔细叮咛了一番,这才恋恋不舍的出了潇湘馆。

    书不赘言。

    却说贾宝玉到了那东跨院里,先去探望了抱病的大伯贾赦,这才晓得他不过是偶感风寒而已,昨儿喝了些汤剂,今儿瞧着便跟没事人似的。

    尤其手里盘着几个金灿灿的元宝,那嘴角便止不住的往上翘。

    见他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宝玉问过安之后,便又去了邢夫人那里,还没等进门呢,便见里面莺莺燕燕聚了许多姐妹,有身份的大丫鬟更是一个不缺——反倒是邢夫人并不在其中。

    宝玉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张望了半响,待要进门时,却又总觉得有些情怯。

    正迟疑间,却已经被史湘云瞧了个正着,她便拍着巴掌嬉笑道:“大家快都出去瞧瞧,看这太阳是不是打从西边儿出来了——不然宝哥哥怎么舍得从潇湘馆里出来?”

    随着她那有些咬舌的娇俏嗓音,众人便都把视线投到了贾宝玉身上,眼见他在门外窘迫的样子,不由都银铃也似的哄笑起来。

    贾宝玉更是羞惭,却咬着牙蹬蹬蹬奔到了贾迎春跟前,一躬到底:“千错万错都是弟弟的错,二姐姐打也打得、骂也骂的,只千万别记在心里就成!”

    王熙凤、湘云、鸳鸯等人都在旁边起哄,说是千万不能轻饶了他。

    贾迎春却早慌了手脚,忙不迭上前将宝玉扶起,怯笑道:“你今儿能来,我心里便高兴的很,还有什么错不错的。”

    听她丝毫没有要责怪自己的意思,贾宝玉更觉羞惭,不由脱口关切道:“姐姐在孙家,过得可还如意?”

    “自然是如意的很!”

    不等贾迎春说话,一旁的王熙凤便先抢着答了起来:“才嫁过去几日,便大包小包的拎回了这许多堆东西!”

    她往那茶几上礼盒一指,又夸张的道:“方才你是没瞧见,司棋拿了袋金豆子,天女散花似的见者有份——若不是我往外赶人,太太这几间屋子,怕早被讨赏钱的奴才给掀翻了!”

    王熙凤这一说,贾迎春却是更局促了,不安的扭着帕子支吾道:“也没……也没嫂子说的那般……”

    其实方才她一直想拦着司棋的,可司棋跟着憋屈了几年,这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了一番,自是可着劲儿的炫耀,压根也不管迎春如何劝阻。

    “怎么没有?”

    王熙凤眉毛一挑,又道:“太太方才都没口子的夸,直说是养了这些年,可算是指望上你二姐姐了!”

    听了王熙凤这几句卖弄,贾宝玉对孙绍祖的印象分,倒是蹭蹭的往上涨,忍不住便又打听道:“那姐夫人呢?可曾跟着二姐姐一起过来?”

    贾迎春听他问起孙绍祖,便忙按照昨晚上跟司棋、绣橘商量好的说辞,道:“老爷今天要在城外的军营里轮值,因是昨晚上才得了消息,要提前在今天归宁,他那里实在脱不开身,便央了二爷送我过来。”

    “孙二哥来了?!”

    宝玉听说来的是孙绍宗,立刻兴冲冲的追问道:“那他人在何处?”

    就听王熙凤答道:“因你二哥眼下不在家,也没个合适的人能招待他,所以他便陪着那阮蓉去潇湘馆探病了。”

    去潇湘馆了?

    贾宝玉略一犹豫,便熄了追过去的念头。

    一来他是怕自己去了,会搅了阮蓉与林妹妹时隔数月的再度相逢;二来他刚刚赶过来,若是就近在客厅里陪孙绍宗说上几句话,倒还没什么,这转脸就走了,却算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贾宝玉熄了心思,这屋里却另有一人动了念头。

    这人不是别个,却正是俏寡妇李纨。

    她因迟来了一步,原本并不晓得孙绍宗的行止,此时听说竟是陪着阮蓉去了潇湘馆,便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那林黛玉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少女,孙绍宗便是陪着去了,怕也只能在外面候着——而阮蓉与林黛玉数月未见,肯定有不少体己话要说。

    这般一来……

    李纨越想越是躁动,眼见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正热闹,并无哪个注意到自己,便瞅了个空子悄默声的出了堂屋,喊上贴身丫鬟素云,离了东跨院,直奔那潇湘馆而去。

    等到了潇湘馆左近,眼见那朝思暮想的雄壮汉子,正独自那大门外的回廊里徘徊着。

    李纨只觉一颗芳心,恍似被人塞满了热腾腾的炭火,只烫的那葫芦型身段都要化开了一般。

    她平日里本算不得是什么伶俐人,但此刻却是福灵心至。

    一边与那素云手挽手,踩着棉花似的往前趟;一边用不大不小正合适的嗓音,娇声道:“左右无事,你陪我去那大观园附近转转,听说哪里最是清净不过了。”

    而素云瞧见孙绍宗也早便没了骨头,都分不清主仆二人究竟是谁扶着谁,齐齐夹紧了四条腿儿,一步慢似一步的挪了许久,方才离了这潇湘馆左近。

    啧~

    却说孙绍宗自然也瞧见了那这主仆二人,又在回廊里听了李纨那话,如何还不知她的心思?

    心下不觉便为难的紧。

    当初他本以为是‘一锤子’买卖来着,谁知这还带申请‘售后服务’的。

    有心不去赴约吧,又怕那李纨在那大观园里久等不至,又返回头来继续纠缠——倒时候万一被有心人瞧出破绽,岂不更是麻烦百倍?

    再者说……

    那主仆二人方才的模样,也着实让人心头乱跳!

    故而略一犹豫,孙绍宗便隔着房门喊过了石榴,交代说自己打算在附近随便走走,若是阮蓉问起,就让她再稍候片刻。

    寻了这借口,孙绍宗便貌似不经意的,兜兜转转绕了半圈,这才循着一条偏僻小路,直奔那大观园。

    这里因是贾元春归宁时住过的,故而平日都是紧闭门户少人问津。

    不过这次孙绍宗刚到了近处,便见那大门前的拱桥上,俏生生的立着主仆二人,正指指点点假作观赏风景。

    见孙绍宗果然赶了过来,李纨一颗芳心刚要落回肚里,紧迎了几步,却又随着那颤抖的声音‘吐’了出来:“你这冤家,素日里总在奴家梦中折磨人,今儿……今儿可算是又见着了!”

    眼见她便要扑入自己怀中,孙绍宗忙低声道:“这里也不是说话的所在,不如……”

    他抬头看看那院门紧锁的‘大观园’,这才又道:“我带你们翻进去,瞧一瞧贵妃娘娘的龙床如何?”

    说是瞧一瞧,李纨却哪里不晓得他的意思?

    自是无可无不可的,又陪他做了那翻墙的红杏……

    有诗云曰:

    纤袿一抹限红墙,暗里温柔别有乡。

    浴室喜无通德侍,壁衣偷把彦回藏。

    莲房久禁閒蝴蝶,桐树新栖小凤凰。

    今日分明转惆悵,山峰如雪射窗光。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