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般做,算不算是在助纣为虐?

    不~

    这也是为了太太着想,否则就凭她那性子,如何能在这家里生存下去?

    可是……

    嘎吱~

    司棋正在门口接受良心的拷问,身后房门忽的左右一分,孙绍祖从里面雄赳赳的走了出来,给司棋使了个眼色,便朗声道:“都特娘的给我出来一下!”

    这些姨娘们,都以为是老爷太太闹了矛盾,哪个不是在翘首以盼,等着瞧贾迎春的笑话?

    故而甭管是在屋内,还是在屋外,都支着耳朵、斜着眼睛,探究着堂屋里的一举一动。

    故而听到这吆喝声,二十几个姨娘便潮水似的涌了出来,一个个的秋波荡漾媚眼乱飘,可惜回应她们的,却是孙绍祖一声厉喝:“都给老子收拾好包裹,哪来的滚回哪去!”

    众姨娘不由都是一愣,那机灵些的,便揣摩着肯定是夫妻俩又和好了,于是忙悄默声的去收拾了行李;那心眼不活动的,却是一时反应不过来,呆愣愣的望着孙绍祖。

    啪~

    孙绍祖随手一巴掌,便将最前面的小妾抽了个跟头,又厉声喝道:“怎么?老子说的话,都不管用了是吧?!”

    轰~

    剩余的姨娘瞬间便也散了个干净,将行李收拾妥当之后,便背着大包小包,逃荒也似的出了正院。

    等这些人都跑的没影了,孙绍祖便也大踏步到了门口,回身意味深长的瞟了司棋一眼,这才跨过门槛扬长而去。

    司棋心中五味杂陈,那绣橘却是瞧的莫名其妙,忙东厢里转转、西厢里看看,见院子里果然又只剩下了自己主仆三人,便疑惑的凑到了司棋跟前,奇道:“司棋姐,刚才那到底是怎得了?”

    “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司棋恼羞成怒的横了她一眼,转回身推门走了进去。

    就见贾迎春正木然的坐在地上,目光仍旧望着孙绍祖方才坐过的椅子,瞳孔里却是半点焦点也无。

    “太太?”

    “太太,您这是怎么了?”

    司棋与绣橘忙上前将她扶到了秀墩上,又是抚胸又是捶背的,好一番忙活之后,迎春才像梦呓也似的应了一句:“放心,我……我没事的。”

    绣橘压根不晓得究竟出了什么事,见她这般模样,方才刚刚放下的小心肝,反倒又提到了嗓子眼,连问是不是又出了什么祸事。

    司棋却是心知肚明的紧,略一犹豫,想到自己已然把身子交给了孙绍祖,实在是没有回头路可选,于是便按照孙绍祖的吩咐,先呵斥了绣橘一声:“莫要胡说八道!”

    说着,她便又故作好奇的打探道:“太太方才都跟老爷说了些什么,怎得老爷一出去,就把那群狐狸精给打发走了。”

    “老爷……”

    贾迎春先是有些迟疑,随后脸上飘起两团酡红,紧咬着银牙,那一双美目里却又仿佛蒙了层迷雾,也瞧不出是喜是忧、是恼是怨。

    绣橘看了,自是越发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司棋冷眼旁观,却瞧出迎春心下怕是有些松动之意,于是忙趁热打铁的劝道:“甭管是怎么回事,方才那些狐狸精的猖狂劲儿,太太也是瞧见了的!”

    “以后可千万别再恼了老爷,否则被那些狐狸精爬到头上,怕是非百般羞辱折磨咱们不可!”

    “这大宅门里糟践女人的路数,太太大该听说过一些,真要到了那时,老爷方才说的难堪事儿,怕都还是轻的呢!”

    听到这里,贾迎春便激灵灵打了寒颤,那脸上的酡红也褪了几分,显然是想到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绣橘虽然仍是不明所以,但听她们两人的对话,却也猜出老爷方才当着司棋的面,怕是没说什么好话。

    又想起院里那些姨娘的放浪形骸、落井下石的样子,她便也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连声附和司棋的说辞,劝贾迎春千万顺着孙绍祖的意思,万万不敢再恼了他。

    贾迎春又何尝愿意惹孙绍祖不快?

    但那件事情却委实……

    “可老爷……老爷他方才……”

    贾迎春支吾着,却终究不好意思将那等事说出口。

    正左右为难间,便又听司棋正色道:“太太,老爷可是提出了什么,让你觉得为难的要求?”

    这话却是‘凑巧’碰在了迎春心上,她忙点了点头,又露出满面的苦恼迷茫之色。

    司棋又问:“这要求,可是比让您一辈子都被老爷随意糟践,还要让那些下贱坯子百般欺辱,要更加难堪?”

    这个……

    那件荒唐事儿虽也难堪的紧,但与之相伴的,却是一辈子顺风顺水的好日子——而且只要消息不走漏,于名声其实也是无碍的。

    而若是刚进门就失了宠,反被那些姨娘们踩在脚下羞辱,非但下半辈子痛苦不堪,还会被传成街头巷尾的笑谈!

    这般想着,贾迎春便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既是如此,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司棋立刻跳了起来,风风火火的道:“我这就去寻老爷,就说太太您已经答应了!”

    “司棋、司棋!”

    迎春大惊失色,忙追上去拼命扯住了她的胳膊,哀求道:“你先别这样,再让我……再让我好生想一想。”

    “太太!”

    司棋虽然乖乖站住了,嘴上却质疑:“你哪次说要再想想,最后不是拖到无疾而终的?可问题是老爷那脾气,如何会让你一直拖下去?反正早晚也是要答应,还不如我现在就去帮你应下呢!”

    顿了顿,她又冷笑道:“还是说,太太真打算任由那些狐狸精作践糟蹋?一辈子窝窝囊囊的活着?!”

    说话间,就觉得贾迎春手上的力道,渐渐的轻了几分,于是司棋便不慌不忙的,把她那十根青葱似的手指一一扯开,然后在迎春复杂的目光下,大踏步出了院门。

    一个时辰后……

    顺天府前衙大堂。

    啪~!

    孙绍宗将拿惊堂木重重一拍,肃然道:“综上所述,少年何宾之死,皆系白、王两家为了一尺之贪,纠众私斗所致,如今他家中母寡弟幼、生计无依,你等于心何忍?!”

    “故而本官判决如下,凡两日前参与私斗者,每人罚交纹银三两,补与何宾家人——若无银可缴者,改判服贱役两载。”

    “其舅白家,割西厢一间;疑凶王家,割让东厢两间——合计堂屋三间,交与何氏母子安身,并分摊将其改造成院落的一应开销!”

    “你等,可有异议?!”

    说着,孙绍宗那一双鹰鹫也似的眸子,便在堂下众人脸上来回巡视着。

    这明显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举动,而白家更自认是苦主,如今竟也要付出一间屋子的代价,心下自然是不服气。

    只是……

    那白家家主看看泪眼婆娑的亲妹妹,再想想外甥也是为了自家出头,才惨遭不幸的,这‘不同意’三个字到了嘴边儿,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而其它人只是被罚银三两而已,还不至于伤筋动骨,自然是无可无不可。

    “好!”

    孙绍宗等了片刻,见并无人开口抗辩,便又肃然道:“既然你等并无异议,卫通判,让他们当堂画押!”

    被他随意指使,卫若兰心下虽然不爽的紧,却也不得不领命行事。

    待堂下众人一一画押,孙绍宗又拿起惊堂木重重一摔:

    “退堂!”

    “威~武~!”

    到了后堂,孙绍宗正待吩咐卫若兰,把本案的卷宗整理归档,却见赵仲基从外面走了进来,点头哈腰的道:“二爷,老爷说晚上要开一席家宴,与您痛饮几杯,让您晚上记得早点回去。”

    孙绍宗闻言,心下便‘咯噔’了一声。

    虽说昨晚便宜大哥已经打过预防针了,但他却哪里想到,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一时间那心脏便如擂鼓似的狂跳不止,彷徨、忐忑、纠结、抗拒——却又隐隐生出那么一丁点不该有的‘期待’来!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