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

    二楼西侧的窗户左右分开,引得赵无畏抬头望去,正见一条白生生的胳膊从里面伸出来,取了晾晒在外面的花肚兜,又麻利的带好了窗户。

    赵无畏的眼球,像是让那白胳膊一并扯了进去,又被窗棱给夹住了似的,好半响都没能拔出来。

    仇云飞在车辕上把腿一伸,在他后腰上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骂道:“不就是条胳膊么?瞧你那点儿出息!以后千万别说是我的手下,爷丢不起那人!”

    赵无畏被踹的往前一踉跄,捂着腰眼讪讪的笑着,正待顺势拍几句马屁,忽见孙绍宗那魁梧的身影,从回春楼里走了出来。

    “老爷!”

    他连忙迎上去,斜肩谄媚的问:“老爷,现在是不是能收网了?”

    孙绍宗顺手把那副《将进酒》往他手里一塞,吩咐道:“明儿记得替我裱起来,挂在刑名司的正堂客厅里。”

    仇云飞这时也凑了上来,好奇的问:“大人,那李秀才怎么说的?这案子当真还有幕后主使之人么?”

    “有是有。”

    孙绍宗略有些无奈的道:“但李秀才也只知道他身材高大魁梧,其它的就……”

    根据李秀才的交代,约莫在十几天前,因为一连几日,他那代写书信的摊子都乏人问津,结果便连最劣等纸墨都买不起了。

    那日傍晚,李秀才一时手痒的紧,便折了柳枝在院子胡乱划拉,正自娱自乐间,忽听身后有人吃吃发笑。

    李秀才愕然回头,就见一个黑衣黑袍的蒙面大汉,正抱着肩膀站在身后不远处。

    要说这李秀才也是个有胆量的,虽然瞧着对方不像什么好人,却并没有慌张失措,反而好整以暇的挺直了腰板,表示对方若是想求财的话,那便找错人家了。

    那汉子听了又是一阵发笑,笑罢多时,忽然问李秀才可想发一笔横财,改变如今这落魄的窘境。

    李秀才是个有原则的穷酸,故而当即表示,自己虽然穷困潦倒吃了上顿没下顿,却绝不会去贪图不义之财。

    那汉子闻言,又第三次笑了起来,然后将三年前马应爵和两个小厮,在城外踏青时J杀民女的秘密,告知了李秀才,并详细讲解了自己制定的杀人计划。

    就这般三笑留情之后,那汉子甚至都没等李秀才做出选择,便丢下一包毒药,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而且从此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此后又过了数日,那代写书信的生意每况愈下,眼见刘秀才便要揭不开锅了——他几经犹豫,终于决定要替天行道,顺便捞上一笔横财!

    不得不说,李秀才的执行能力还是不错的,几乎完美的实现了蒙面大汉的计划,只可惜遇到了孙绍宗,否则官府未必能查到他身上。

    却说听完这简短截要的复述,仇云飞挠了挠头,笃定道:“估计不是仇杀就是情杀,不过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为什么?”

    “这不明摆着吗!”

    仇云飞两手一摊,哂道:“马应爵那风骚婆娘,一瞧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尤其被咱们撞上的时候,我发现她嘴上的胭脂和脸上的水粉,都有些残缺之处,肯定是被哪个野男人啃了去!”

    “我估摸着她是从马应爵嘴里,听说了三年前的事儿,便勾搭奸夫弄了这么一出大戏,目的就是想借李秀才之手,谋杀亲夫!”

    孙绍宗点头道:“合情合理的推测。”

    仇云飞闻言刚露出点得意来,就听孙绍宗又道:“可惜观察的还是不够仔细。”

    “不够仔细?”

    仇云飞有些不服气的道:“我哪里观察的不够仔细了?方才我跟老赵聊的时候,他连那女人脸上的脂粉被人啃过,都没能瞧出来呢!”

    孙绍宗摇头道:“正是那残缺的脂粉,证明了她那情人与本案无关。”

    “这……这话是什么意思?”

    仇云飞愕然,能瞧出这等细节,他已经自觉得意的紧了,怎得这细节里竟然还出了纰漏?

    孙绍宗解释道:“你如果观察的再仔细些,就会发现,她脸上缺少胭脂水粉的地方,主要集中在下巴、脸颊、鼻子这些地方,额头上却并没有什么痕迹。”

    说着,他把矮壮的赵无畏拉过来,让其与仇云飞面对面站好,这才继续道:“譬如说你是那身材魁梧的幕后主谋,赵捕头是那马傅氏,你会将其它部位亲吻个遍,唯独放过她的额头么?”

    仇云飞与满脸胡茬赵捕头大眼瞪小眼,忽的恍然道:“我明白了,那女人的奸夫和老赵一样,是个矮子——想要亲吻额头有些费力,所以才不得不放弃的!”

    “而既然李秀才说过,那幕后主使之人是个身材高大魁梧的,两者自然不会是同一人!”

    顺手把赵无畏推到一旁,仇云飞便又陷入了冥思苦想模式。

    孙绍宗却不准备继续在这里耽搁下去,回头对赵无畏交代了一声:“等李秀才从里面出来,再把他带回府衙。”

    “等他出来?”

    赵无畏有些迟疑的道:“老爷,咱们不是该进去……”

    “好歹也是豁出命来,替个不相干的女子报了仇。”孙绍宗一边麻利的上了马车,一边随口道:“再说嫖资也已经给了,还是让他先痛快痛快吧。”

    眼见他钻进了车厢里,仇云飞也忙跟着爬到了车辕上,与车夫张成并肩而坐。

    正待吩咐发车,他忽然又想起一事,于是从怀里摸出两片金叶子,往赵无畏怀里一丢,嬉笑道:“去把刚才伸胳膊的小娘皮包下来,等办完了正经差事,你也过来干个痛快——走了,回府衙!”

    这小子倒还学会邀买人心了。

    孙绍宗在车里会心的一笑,随即面色却又阴沉了下来,方才他虽然没有透露,但其实对这案子,他心下也有些不成熟的推断。

    这案子幕后的原因,很可能既不是仇杀、也不是情杀!

    因为从李秀才的描述中,孙绍宗感觉那魁梧的蒙面人,与马应爵等人应该并无仇怨。

    至于他制定这个计划,又挑选李秀才来执行的原因么……

    暂时孙绍宗还推断不出来,只是隐隐觉得,这厮以后说不定还会卷入其它案子里!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