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鸳鸯如何行事。

    却说平儿装成没事儿人一般,匆匆进了怡红院里,正待往西厢房里赶,却恰巧遇见王夫人自东厢房里出来。

    她忙停下脚步,恭敬的福了一福:“二太太。”

    王夫人睡眼惺忪的打量了她半响,这才疲惫的一笑:“是平儿啊,难为你这几日跑前跑后的——但凡宝玉屋里能有个像你这般懂事的,我也就能松心了。”

    王夫人以前没怎么注意,直到这几日不分昼夜的伺候着,才发现宝玉屋里那几个大丫鬟,竟有一多半都已经破了身子!

    可宝玉到如今也才满14岁,哪经得起这般孟浪?

    故而王夫人心下恼的不行,偏在这节骨眼上又不好发作什么,只能暂时忍了下来。

    此时撞见平儿,想起她平日恪守本分、绝不争宠献媚的做派,便忍不住有感而发。

    只是王夫人却如何晓得,平儿虽没在贾琏面前争宠献媚,昨儿却是把这娇滴滴的身子,在孙绍宗床上舍了又舍、献了又献!

    不过即便没有这断私情,平儿也不好应下她这话——否则岂不是显得,自己有心跳槽到宝玉屋里?

    于是平儿便笑道:“不敢当太太谬赞,宝二爷屋里的袭人、晴雯,论模样、论性情,那个不比奴婢出息十倍?”

    “出息?我看是太出息了些!”

    袭人倒还罢了,听平儿说起晴雯,王夫人心下更是不快——那区区一个大丫鬟,在众人面前指手画脚的,竟比正经主子还气派些!

    这还没身份呢,以后若真做了宝玉的小妾,岂不又是一个赵姨娘?!

    不过这话,却不好跟平儿掰扯,于是王夫人便摆手道:“行了,去伺候你们奶奶吧,有什么处置不来的事情,别忘了让人去知会我一声!”

    等平儿乖巧的应了,王夫人便领着一众丫鬟婆子出了怡红院,直奔前院大厅而去——经过连续几天的活体实验,也终于到了要见真章的日子了!

    书不赘言。

    却说半个时辰后,那荣禧堂里稀稀落落的坐了七八人,基本都是荣国府祖孙三代的嫡系亲属,唯一例外的,就是孙绍宗这个‘官方代表’了。

    事实上孙绍宗并不想参与这场家庭会议,怎奈贾政再三邀请,实在是推脱不过,他便也只好来敬陪末座。

    他正眼观鼻鼻观心,回忆着最近一连两夜,在缀锦楼上的盘肠大战,就听贾政沉声道:“该试的法子,眼下都已经试的差不多了,紫菱洲那边儿传出消息,说是有七成的把握能治好……”

    “七成?!”

    不等他说完,王夫人便忍不住嚷了起来:“死了四个人,竟然才有七成的把握?!不成,我断不会让宝玉和凤儿冒这个风险!”

    这几日里,因贾政只是把赵姨娘关在后院小佛堂,并未对其严加惩治,王夫人与贾政颇闹了几场。

    而贾政心虚之下,不得不节节败退,却也早窝了一肚子的憋闷

    如今讨论起正事,眼见这‘婆娘’竟还是胡搅蛮缠的,贾政顿时便恼了,眯着眼睛道:“那照你说该怎么办,难道继续找人试药不成?!”

    “哼!”

    王夫人嗤鼻一声,虽然没有做出正式回应,但那表情却分明是默认了。

    啪~

    贾政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怒目圆瞪道:“简直荒唐至极!你真当那大牢是咱家开的不成?如今这几个人死在咱家,刑部、顺天府那里就已经不好交代了,你竟然还想……”

    “那又怎得?!”

    王夫人也恼了,针锋相对的质问着:“莫非为了不得罪人,便要拿儿子的性命去冒险?你舍得,我却舍不得!”

    “你这……”

    “好了、好了!”

    眼见这夫妻二人吵闹起来,贾母将龙头拐杖往地上一顿,呵斥道:“都一把年纪了,还吵什么吵?要让我那乖孙儿听见,魂魄岂不是更不愿意归位了?”

    见老太太发了话,贾政、王夫人忙都俯首帖耳的听了。

    这时贾母却又话锋一转,向贾赦征询道:“老大,你也说道说道,这事儿究竟该怎么着。”

    贾赦本来正在一旁看热闹,冷不丁问到自己头上,顿时便有些慌乱起来,先支吾几声,这才道:“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宝玉和琏儿媳妇断然出不得差池,怎么着也该想个万全之策。”

    亏这等毫无营养的话,那邢夫人竟还使劲的点头,一副夫唱妇随的架势。

    再看那贾琏,更是魂游天外的模样,也不知究竟在琢磨些什么。

    贾母暗暗叹了口气,只得把目光投向了孙绍宗,和煦的问:“孙家哥儿向来是有主意的,却不知你的意见如何?”

    不是说好了只列席旁听的么?

    孙绍宗无奈的腹诽着,其实要按他的意思,七成把握已经不算低了。

    更何况那些巫医僧道们,为了以后推卸责任,肯定会把成功率向下修订一些,因此实际的成功率说不定有八成以上。

    只是看王夫人的意思,肯定是不会同意这种说法的。

    故而他稍稍一琢磨,便换了种方式道:“其实这两天里我一直想弄明白,那陈博究竟是被治死的,还是毒气攻心救无可救?毕竟前面几个中毒的人,也是疯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这话虽然没有明着表明态度,但内里的意思却是浅显易懂:谁能保证,再拖下去两人会不会毒发而死?

    大厅里静默了片刻,贾母忽的又一顿龙头拐杖,乾纲独断道:“让那些人准备准备,今儿响午便开始驱邪治病!”

    贾政立刻起身应了,王夫人欲言又止了半响,却也终究没有阻止。

    至此,孙绍宗觉得应该没自己什么事了,正等着散场呢,谁成想贾母却又冲着他堆笑道:“孙家哥儿,有件事儿怕还是要麻烦你一下。”

    “对对对!”

    贾政也忙跟着一拱手:“根据几位大师的说法,驱邪治病的时候,最好能请个身带煞气的人在一旁护持着,这人怕是非贤侄莫属了。”

    这还真是什么招都用上了……

    孙绍宗正自无语,却冷不丁想起一事——祛毒的方式里,好像包含着药浴的过程吧?

    这岂不是说……

    “贤侄放心。”

    大约是‘看出’了孙绍宗内心的‘顾虑’,贾政忙又补了句:“你只需看顾好宝玉一人便可,琏儿媳妇那里,我们另请了旁人照应。”

    靠~

    孙绍宗满心的澎湃,顿时被浇了个透心凉,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反要装出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道:“既是如此,小侄自然是恭敬不如……”

    “老爷!”

    恰在此时,就见周瑞匆匆的到了门外,扬声道:“北镇抚司来了两个百户,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面禀孙大人!”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