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半个时辰之后,孙绍宗姗姗来迟。

    刚在胡同里叫了声门,便见柳湘莲从里面窜将出来,泪汪汪揪住了他的胳膊,激动地道:“哥哥,我等你等得好苦啊!”

    “怎么?”

    孙绍宗诧异道:“莫非那尤三姐不合你的胃口?”

    想想又觉得不大可能,若真是瞧不上尤三姐,以柳湘莲那耐不住性子的脾气,怕是早就找好理由开溜了,如何还能磋磨到现在?

    “怎么会!”

    果不其然,听孙绍宗提起尤三姐,柳湘莲便两眼放光,摇头晃脑的道:“哥哥说的没错,此女果然是世间难得的尤物,尤其她那些喜好竟和小弟颇为相投,您说这不是前世修来的缘分么?”

    听他这般说,孙绍宗却更是纳闷了,奇道:“既然已经看对了眼,却又怎么见了我,便像是见了救星一般?”

    “这个……”

    柳湘莲面色顿时一垮,摊着手苦笑道:“我原以为这次过来相看,是以我为主,哥哥只是陪客罢了——可如今看来,若不是打着哥哥的名头,我怕是都未必能进的了这个门!”

    孙绍宗仍是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不等他继续发问,那门后便又闪出个干瘦的中年妇人来,一张老脸直笑的菊花仿佛,夸张的叫道:“哎呦~我就说那灶上的火,怎得就突然旺了许多,感情是贵人上门了!”

    说着,便又侧着身子,斜肩谄媚向里让道:“快快快,孙大人快里面请。”

    眼见她说话的时候,连眼皮都不夹柳湘莲一下,孙绍宗心下顿时也便恍然大悟。

    他原以为这尤三姐,将姐姐撮合给自己作妾,只是为了让自己在柳湘莲美言几句——可瞧这意思,要单单只是柳湘莲这一桩姻缘,那尤老娘怕是未必会答应。

    果然是个心机女!

    且不提心下如何,却说兄弟二人被那尤老娘引进堂屋,便见那桌上空空如也,只旁边俏生生立着一个尤三姐。

    那尤三姐见孙绍宗进来,便不慌不忙的福了一福,口尊:“见过孙家哥哥。”

    这称呼,明显是在以柳湘莲的屋里人自居。

    见一旁的柳湘莲并未反对,孙绍宗也只好认真的躬身还了一礼,等起身时,那尤老娘早将那上首的椅子擦了又擦,恭恭敬敬的请他坐了,又冲着屋里招呼道:“二姐儿,快出来瞧瞧谁来了!”

    要是正常的‘相亲’,这举动肯定是轻佻了些——但既是相看小妾,那便又另当别论,正所谓‘娶妻娶德,纳妾纳色’,若不瞧瞧长相身段如何,怎好拿定主意将她纳回家中?

    只是那尤老娘喊完之后,却许久不见有任何动静,直到二次开口催促,才见竹帘子一挑,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从里面走出个女子来,娇怯怯盈盈一礼,细声道:“民女见过孙大人。”

    说实话,上次在宁国府里,因被尤三姐抢了风头,她又是一直垂手而立,孙绍宗倒还真没看清楚她的五官模样。

    此时,坐在上首大刺刺的抬眼打量,却只见这尤二姐亦是细高挑的身段,身子较之妹妹还要稍显丰腴些——尤其眼下穿了件束腰紧口的裙子,那盈盈一拜之间,便更显得胸耸臀硕。

    至于那五官么……

    瞧着与尤三姐竟没多少相似之处,反倒同另一人有几分形似——这人不是别个,正是荣国府里二奶奶王熙凤。

    只是面目身段虽有六七分相似,这脾性却是天差地别,那王熙凤是何等彪悍泼辣,这尤二姐却是娇怯腼腆的性子,只被孙绍宗盯着瞧了几眼,便羞臊的满面红晕。

    不过她性格果真是极乖巧的,再怎么羞涩,那尤老娘一声招呼,她还是忙不迭的拎起了茶壶,替孙绍宗斟了杯茶,双手掐着兰花指托举了,娇声道:“请大人用茶。”

    那嗓子清脆之中,又杂着一股糯甜的气息,让人听了极是受用。

    孙绍宗伸手接过那茶水,见温度刚好合适,便一口饮尽了,随手放在了与尤二姐相对的远角处。

    那尤二姐见了,忙又拎着茶壶上前又将茶水蓄满了,这才垂手退到了一旁。

    这倒还算是个有眼力劲儿,会伺候人的主儿。

    孙绍宗心下便允了六分【有五分出自颜值】,这才问起她针线女红的手艺,平时都有什么喜好,以及有没有蒙学识字——毕竟那帕子未必真就是出自她之手。

    那边厢尤老娘见状,便识趣的退了出去,不多时便将早就备好的酒菜,统统送了过来,算上汤汤水水足足摆了十二道,将个桌子挤的满满当当。

    尤二姐便又乖巧的上前,帮孙绍宗和柳湘莲各自斟了酒水;尤三姐却只是忽闪着一双美目,片刻不离柳湘莲左右。

    等到酒菜上齐了,柳湘莲这才好奇的问道:“哥哥,你这半路上到底撞见什么案子了?不是说先把那人犯批捕了,押后再审么?却怎得耽搁了这许久才赶过来?”

    说起那桩案子,孙绍宗便忍不住长叹了一声,摇头道:“这案子说来,也当真算的上是一桩‘传奇’了,估摸着要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京城。”

    柳湘莲听了兴致更增,忙催问案情究竟。

    旁边尤家姐妹,也都有些好奇的模样。

    孙绍宗便道:“临近晌午的时候,有个进京述职的知府,在闹市当中被人当街袭杀,奇的是那杀人者非但不逃,反而举着那知府的头颅,请人立刻去报官法办……”

    却原来那知府是个天高三尺的贪官污吏,那杀人者与他并无私仇只有义愤,几次欲为父老乡亲除此祸害而不得,此次听说这贪官要进京述职,特地远随千里而来,终于在京城内一击得手。

    而他终于得偿所愿之后,也并没有要逃脱法律制裁的意思,只希望朝廷能吸取教训,委派个清正廉明的父母官过去。

    “好汉子!”

    柳湘莲听到了这里,便抚掌赞叹道:“当真是个好汉子,原以为这等侠义人物只在古书上有,想不到在本朝也能见到!”

    说着,他便又目光灼灼的道:“哥哥,这样的好汉子,可不该让他为了个贪官污吏,便丢了性命!”

    这话说得当真是轻巧……

    虽说是出于义愤,又杀的是个贪官污吏,可无论在哪朝哪代,怕也没有鼓励民众袭杀朝廷命官的道理!

    孙绍宗正待说些什么,却忽然心中一动,便又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们姐妹以为如何?这人是该重罚,还是该轻判?”

    尤三姐毫不犹豫的道:“自然是轻判!这样的英雄人物,如何能轻易杀了了事?”

    尤二姐却是先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孙绍宗的表情,这才嗫嚅道:“这等事岂是民女能评断的?还是要老爷秉公处置才是正理。”

    会察言观色,又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孙绍宗心下的满意度,便拔高到了七成——像阮蓉那样互相交心的小妾,有一个也便足够了,其它的还是要乖顺些,才好促进家中的和谐。

    心下这般想着,他却将两手一摊,苦笑道:“我倒是想秉公处置来着,但此案涉及贪腐弊案,死的又是外地官员,按规矩顺天府无权过问,因此我只稍稍查问了几句,便使人呈报到大理寺去了。”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