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人证洪九!”

    随着一声抑扬顿挫的吆喝,洪九战战兢兢到了大堂门口,眼见两下里皆是如狼似虎的官差,中间更坐着位雄赳赳的大老爷,那腿脚不觉又软了几分。

    再加上旧伤未愈,他试了几次,愣是没能跨过那一尺高的门槛,直尴尬的满脸油泥都起卷儿了。

    正准备扶着门框再试一次,他却忽然间感觉到了一道异样的目光。

    彷徨、无助、热切、乞求!

    这些复杂的情绪,搭配上许氏那张娇俏的脸蛋,便传递过来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洪九轻松的跨过了门槛,又一步步稳健的走到了许氏身旁,屈膝跪倒道:“小人洪九,见过青天大老爷!”

    就连他的嗓音,也比平日里洪亮清脆了几分。

    “洪九。”

    就听孙绍宗在公案后肃然问道:“你在宋长庚家门外,都听到了些什么、看到了些什么,速速如实道来!”

    洪九闻言心下就是一动,想想许氏之前那喃喃自语的模样,便急忙道:“回禀青天大老爷,我原是凑巧路过,因听这妇人说自家相公是个冒牌货,心下觉得十分有趣,就凑上去听了几耳朵。”

    “当时那男人口口声声,要赶她净身出户,结果也不知怎得,忽然间惨叫了一声,然后这妇人慌里慌张出来,见了小人也不知道要遮掩,直哭喊着说不是故意要杀那冒牌货的。”

    他这话虽基本都是事实,立场却完全偏向了李氏。

    李氏听得喜不自胜,那田大海的幺儿田彪,却又忍不住跳出来大声质疑道:“她家又不是粥棚,你怎得就这么凑巧,偏在她杀人的时候赶了过去?!”

    说着,又疾言厉色的逼问道:“说,是不是你被这小贱人收买,与她合谋害了长庚哥的性命?!”

    若是许氏被他这般疾言厉色的质问,怕立时就要支吾难言起来。

    但洪九却向来是靠嘴皮子谋生的,想也不想便叩头喊冤道:“冤枉啊老爷,还请大老爷明鉴,先不说小人从未与这妇人有过瓜葛,单凭小人有伤在身,也断不会有人收买我做杀人的同谋。”

    田彪又抢白道:“说不定你这伤,就是方才……”

    “是新伤还是旧伤一看便知!”

    洪九将裤腿一提,又道:“说起来,小人这伤还和大老爷有些干系呢。”

    说着,他三言两语将自己去尤家讨喜,又被恶乞丐围殴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叩头谢恩道:“若非是被老爷爱妾的家仆所救,小人如今已是名副其实的洪九指了。”

    “这之后,小人在家养了好几日,直到今天才出来讨饭,谁知又被那聋老大的手下盯上了,因此也不敢正经讨要东西,只好四下里胡乱走动。”

    “大人若是不信,派人去寻那聋老大的手下一问便知——在发生命案之前,他是一直跟在我身后的!”

    他是唱惯了莲花落的,这洋洋洒洒一气惯之,竟丝毫不给那田彪插嘴的机会。

    而听完了这番话,孙绍宗也是毫不迟疑,拿起惊堂木‘啪’的一拍,沉声道:“既然案情尤有疑点,此案便暂且押后再审——来人啊,将许氏先行收押!”

    “大老爷!”

    田彪一听这话,又跳起脚来:“这银妇都已经亲口认下,是自己杀了长庚哥,您怎的还要……”

    “来人。”

    孙绍宗略略提高了音量,从签筒里抽出两只红漆竹签甩到地上,淡然道:“将这几次三番咆哮公堂的狂徒掌嘴二十,去一去他嘴里那些污言秽语。”

    左右立刻闪出几名衙役,拢肩膀的拢肩膀,揪头发的揪头发,把田彪摆成了个‘跪地仰望星空’的造型,又有一人抄起三指宽的戒尺,抡圆了便是一通猛抽。

    只几尺下去,那田彪两瓣嘴唇就肿的香肠仿佛,满口黄牙也不知掉了几颗,却压根来不及吐出,只能混着血水一股脑吞进了肚里!

    伴随着田彪含糊不清的惨嚎,孙绍宗又淡然问道:“洪九,听你方才谈吐,可是曾读书识字?”

    那声音虽然没有夹杂任何情绪,却还是唬的洪九一缩脖子,颤声道:“小人、小人做过两年书童,书没读过多少,字倒还认得几个。”

    “既然识字,那就好生瞧一瞧府门外的告示。”

    孙绍宗说完,起身施施然到了后堂。

    刚将那‘乞丐保甲制’的告示贴出去,就遇到这么个口齿伶俐、条理清晰的乞丐,偏又正好受了丐头的欺辱,倒正好拿他立个榜样。

    当然,孙绍宗也并没有完全把话点透,若是洪九是个不开窍的,糊里糊涂错过了这天赐良机,那也只能怪他自己没福气了。

    “退堂!”

    仇云飞替他喊了一声,也忙跟着到了里间,三下五除二把那官府扒了下来,赤着膀子抄起条湿毛巾,正待好生擦一擦身子,忽然发现孙绍宗正瞪着自己,忙将那毛巾双手奉上,陪笑道:“大人先请。”

    这小子整日里与赵无畏搭档,倒是学的越来越狗腿了。

    孙绍宗心下吐槽着,不客气的接过毛巾,一边擦拭着额头的汗水,一边吩咐道:“待会你去……”

    “大人放心!”

    仇云飞将个汗渍渍的胸脯拍的山响:“我回头就派人去查问那什么聋老大的手下,看洪九是否说了谎话。”

    “这事儿倒不用太急。”

    孙绍宗摇头道:“我的意思是,趁着证人们都还在外面,你再去仔细查问一番,看宋长庚回来之前,田家与许氏的关系如何,可曾起过什么纷争。”

    “大人的意思……”

    仇云飞皱眉迟疑半晌,方试探道:“莫不是真的怀疑,那宋长庚是个冒牌货?而且还和田家有关!”

    还真让他猜中了,其实这件凶案本身,并没有多少值得查证的地方,真正决定许氏罪行轻重的,反而是死者的身份。

    如果死者确系是宋长庚本人,无论许氏是否故意,都难逃一死。

    可若死者是冒名顶替之人,按律就属于劫财劫色的歹人,许氏先窥破他的身份,再失手将其格毙,只能算是防卫过当,至多不过交些赎罪银子,判的轻了甚至可以直接无罪释放。

    所以孙绍宗打从一开始,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冒名顶替’四字之上,一边中规中矩的问案,一边暗中观察许氏和田家众人的反应。

    观察许氏的原因自不用说,而田家是宋长庚唯一的亲戚,也只有田家众人在幕后主使,才能让冒牌货对宋长庚的事情如数家珍。

    而经过方才的一番试探,那许氏先是要孙绍宗提醒,才说出了‘冒牌顶替’的事情,后面又期期艾艾,直到被逼急了才道出冒牌货的破绽,偏还是个无从查证的破绽。

    这种种迹象,都表明她并非处心积虑要借此脱罪。

    反观田家众人,几乎个个都恨不得制许氏于死地,尤其是那田彪,看似咄咄逼人气势汹汹,暗地里却透着心慌气短,实在是可疑的紧。

    将这一番分析,简单的给仇云飞解释了一遍,孙绍宗又道:“如果确定那许氏与田氏,之前就有纷争或者利益冲突,你立刻加派人手,查访在宋长庚回家之前,田家几个男丁各自的动向。”

    “这……”

    仇云飞挠头道:“这怕是很难查出什么吧,毕竟都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孙绍宗又摇头道:“如果只是一两次,当然难以查到蛛丝马迹,但要想在短时间里,让一个人完全融入另一个人的生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因此那幕后主使之人,在冒牌货开始行动之前,必然会与其经常联络——只要查出有谁多日行踪不明,再深入调查一番,必然会有所收获。”

    说到这里,孙绍宗忙又补了一句:“对了,趁着尸体还算新鲜,赶紧挑几个画技好的,将他的相貌临摹下来,免得到时候不好查证!”

    仇云飞听到这里,早已经耐不住性子了,丢下一句‘属下这就去办’,便风也似的冲了出去。

    不过马上他又风也似的折了回来,讪讪的披上官服,这才再一次的出了内堂。

    啧~

    才区区半年光景,这纨绔子弟竟比自己还爱岗敬业了!

    话分两头。

    不提仇云飞如何盘问许氏的邻居。

    却说洪九出了府衙大堂,想起许氏最后向自己躬身道谢时,露出的白皙丰润,心下竟忍不住有些依依不舍。

    暗暗祈祷着许氏能平冤昭雪【看到那两团物事之后,洪九就认定她必是被冤枉的】,转回头,他又忽然惆怅起来。

    就算许氏日后真能平冤昭雪,她和自己怕也是两个世界的人——再怎么样,许氏也不会因为这点儿恩情,就下嫁给一个乞丐。

    不过话说又说回来,如果能做到聋老大那样,手下掌管着百十个乞丐,一月入账七八两银子,又置办下了自己的宅院,即便是乞丐之身,也未必不能一亲芳泽……

    正想些有的没的,洪九目光冷不丁扫见西墙上的告示栏,登时记起了孙绍宗最后那句话,忙颠颠的跑了过去,将上面的告示挨个扫了一遍。

    西域胡商哥尔迪罗杰,于广德八年秋感染时疫而亡,并遗下货物若干,与其熟识者,可代为联系其家……

    肯定不是这个。

    沈万三其人并非本衙书吏,实系冒名顶替的江湖骗子,未免民众受其蒙蔽,特此通告……

    也不是这个!

    东海杨波、皇恩浩荡,兹有御窑烧制……

    教坊司走失犯官之女……

    乞丐保甲制……

    义庄招聘……

    等等!

    洪九的目光往回一转,死死钉在了‘乞丐保甲制’的告示上,将那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气息也随之渐渐粗重起来。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