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洪九心下正暗自叫苦不迭,聋老大却不耐烦再跟他掰扯下去了,粗声大气的下令道:“过来两个人,把这孙子给我摁住了。”

    他这一声令下,立刻有两个手下上前,把洪九死死的抵在了墙上。

    “九哥!”

    “快放开九哥!”

    二子、黑头惊慌大叫着,想要扑上来阻拦,却早被另外几人用棍棒逼住,压根无法凑到近前。

    此时就见聋老大自怀里摸出个铁榔头,狞笑道:“聋爷我挨了三记耳光,原本是准备要打断你三根手指的,不过看在那贝壳的份上,就饶你一根好了!”

    说着,便扯过洪九的左手,往墙上摁去。

    洪九哪里肯乖乖就范?

    拼命的攥着拳头,死活不肯将手指伸展开。

    聋老大见状,将榔头在洪九脸上蹭了蹭,阴测测的笑道:“既然你攥着拳头,那老子就只能从根儿底下开始砸了——到时候伤到手掌,可别怪聋爷我不仗义!”

    说着,又拿榔头在手指与手掌交汇的关节处比了比,抡将起来,就要一榔头砸个骨断筋折!

    “等等,先等等!”

    就在此时,洪九突然大吼了一声。

    “哈哈哈哈……”

    聋老大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斜藐了他一眼,哂笑道:“怎得?想跟聋爷我服软了——可惜已经晚了!”

    说话间,那铁榔头已然抡圆了招呼上去!

    谁知洪九又大喊了一声:“我要去见官!”

    砰~

    就听一声闷响,那榔头砸了个结结实实,不过却是在最后时刻,稍稍偏离了方向,一榔头砸在了墙上,只见尘土飞扬,掉下来好大一块墙皮!

    “你方才说什么?”

    聋老大把脸贴到了洪九的额头上,凶相毕露的道:“你这狗入的,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官老爷们个个贵人事忙,能有空见你这等下三滥的东西?再者说,就算见到了官老爷,你当人家会关心叫花子之间,究竟起了什么冲突?”

    这一只耳嘴里虽说的不屑至极,却到底没敢一榔头抡将上来,显然吃了衙役的苦头之后,也让他对官府多了些忌惮。

    “聋老大误会了!”

    洪九忍受着他嘴里那令人作呕的味道,强笑道:“不是我要去见官爷,是那人命官司还没审完,官爷让我傍晚时再过去一趟——虽说官爷未必会在乎咱们乞丐如何,可兄弟我要是血淋淋的过去,怕是也不好交代。”

    聋老大听了这话,半信半疑的打量了他几眼,终于还是往后退了半步。

    可就在洪九松了一口气的当口,他却又狞笑道:“洪九,别以为拿官爷就能唬住老子!我特娘的警告你,你小子要敢在官爷面前胡说八道,累的老子再吃了什么苦头,聋爷我一定加倍报答在你们身上!”

    说着,他回头扫量了二子和黑头两眼,忽然伸手一指妞儿,道:“这小丫头片子我先带回去做个保,若是你小子敢动歪心思,老子就先拿她开刀!”

    洪九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这聋老大贪花好色也是出了名的,若是妞儿被带回家中,难保不会露出真面目来,届时……

    于是他急道:“聋老大,这怕是不成!”

    “不成?”

    聋老大故作惊讶的张大了嘴,随即一耳光重重抽在洪九脸上,顺势捏着洪九的脸颊,嗤鼻道:“不开眼的狗东西,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洪九被打的眼冒金星,却仍是大声叫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她刚来了天葵,实在是晦气的紧,怕不方便去您家中做客!”

    聋老大听了这话,目光往妞儿胯间扫了一眼,见果然有些殷红的颜色,心下也不由暗骂了几声晦气,于是目光便又落到了二子和黑头身上。

    只是还不等他指定人选,黑头便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拍着胸脯道:“我跟你回去!”

    二子慢了一步,却也忙道:“不!还是让我去吧!”

    “呦~”

    眼见两人你争我夺,聋老大夸张的叫了一声,拿腔拿调的赞道:“这两个小兔崽子,还挺讲哥们义气的呐。”

    随即他却把手一挥,不容置疑的道:“既然都想去,那就一起吧!”

    说着,他留下三名手下盯住洪九,免得洪九不讲义气的逃之夭夭,然后就押着两个小乞丐,趾高气昂的离了城隍庙。

    “聋老大、聋老……”

    洪九追了两步,却被那三个恶丐团团围住,也只得眼睁睁瞧着他们渐行渐远。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看?!去去去,里边好生待着!”

    而聋老大这一去,三个恶乞丐便如同抽去了脊梁一般,把洪九赶到角落里,就软趴趴的瘫坐在门前。

    其中一个还甚至脱了草鞋,顺手拿起放在木盆里的白布,将两只满是油泥的老脚胡乱搓弄。

    看着自己好不容翻找出来的白布,就这般被糟蹋的不成样子,洪九满肚子火气直冲到了嗓子眼,正待不管不顾,与这几个恶乞丐理论一番,却忽然有个软软的身子靠在了他背上。

    “九……九哥。”

    回头见妞儿满脸的关切,洪九又如同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如果在庙里和这三个恶乞丐冲突起来,岂不是平白连累了妞儿?

    罢了~

    先把他们引到外面去再说吧!

    下定了主意,洪九立刻在妞儿耳边交代了几句,嘱咐她等自己离开之后,就先藏到其它地方,等自己带着二子、黑头回来时,再到庙里汇合不迟。

    然后洪九陡然扬声吆喝道:“都起来,跟我去见官!”

    三个恶乞丐闻言皆是一愣,其中一个诧异道:“你不是说傍晚的时候……”

    “一瞧你就是个不会来事儿的。”

    洪九不屑藐了他一眼,哂道:“既是官老爷相召,像咱们这样的下贱坯子,还不得提早赶过去候着?”

    那乞丐虽不满的他口气,却也觉得这话在理。

    于是三人前呼后拥的围住洪九,也在妞儿担心的目光中,离了这城隍破庙。

    一路无话。

    却说到了顺天府门外,洪九身上早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臭汗,这一半是因为酷暑难当,另一半却纯是因为忐忑慌张所致。

    他说要来见官,不过是逼急了敷衍聋老大罢了,谁知聋老大竟派了人贴身监视——这赶鸭子上架,却如之奈何?

    眼瞧着那八字门前,两个差役正按刀而立,洪九腿肚子都转筋了,离着二十几步远,便死活不敢再往前凑。

    “怎么?”

    那三个恶乞丐见状,不由都起了疑心,冷笑道:“你不是说要去见官么?快过去通名报姓啊!”

    洪九却哪里肯动?

    只嘴硬道:“如今离傍晚还有个把时辰,先在这里等一等也好。”

    然而三个恶乞丐既起疑心,却哪里肯信他这推托之辞?

    先是起哄架秧子,后来干脆连推带搡,非要逼他去自讨没趣不可。

    “干什么呢?!”

    洪九正拼命挣扎,忽听一声怒喝,抬头望时,却见一名衙役已经大步流星赶了过来,两只手都搭在腰刀上,似乎随时准备出窍伤人!

    那三个恶丐当即吓的落荒而逃,洪九倒也不是不想跑,只是他腿上旧伤未愈,实在是逃之不及。

    于是只好拼命挤出笑脸,奴颜婢膝的道:“差爷莫要误会,小人只是……”

    谁知还没等他解释清楚,那衙役便脱口问道:“你这乞丐可是姓洪名九?”

    洪九一愣,诧异道:“差爷怎知道小人的贱名?”

    “跟我来吧。”

    那衙役却不同他解释,不容置疑的把手一招,便向着府衙大门行去。

    洪九心下忐忑不已,却又不敢违逆官差的命令,只好缩手缩脚的跟在了后面。

    而那衙役到了府衙门前也不住脚,直接将洪九领到了里面,兜兜转转寻到一处狭小的耳房附近,扬声呼喊道:“赵头儿,那叫洪九的乞丐,果然找上门来了。”

    里面却并无动静传出,直到那衙役又喊了几声,才听到一声咕哝,随即房门被人从里面重重推开,一个马脸汉子赤着膀子从里面出来,睡眼惺忪的打量了洪九几眼,忽然哈哈笑道:“行啊小子,倒真是个有胆量的,没枉费咱们大老爷点拨你一番!”

    说着,伸手在洪九肩头轻轻的拍了两下。

    只这两下,洪九浑身的骨头都酥了大半——倒不是说这马脸汉子,使了化骨绵掌之类的阴损招数,而是洪九已然认出了他的身份!

    顺天府总捕头赵无畏!

    虽然在孙绍宗眼中,赵无畏也不过是条门下走狗,而且还是自己身边比较不起眼的一条。

    可在洪九这样的乞丐心中,掌管着京城上千号差役【连县衙的白役也算上】的赵无畏,却无疑是个遮奢人物!

    被这样的大人物拍着肩膀称赞,洪九以前也只在梦里经历过,如今在现实里遇到,怎能不让他浑身酥软?

    赵无畏倒也是个爽利的,挥退了那守门的衙役,立刻对洪九交代道:“你等我把衣服穿上,咱们再去求见大老爷。”

    说着,便又自顾自的钻回了耳房里。

    “求……求见大老爷?”

    洪九在门外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问:“莫非是……莫非是孙治中孙老爷?!”

    虽说之前在公堂上,也已经见过青天大老爷了,可那是在审案子——这私下里去求见孙老爷,以自己这卑贱身份,可怎么担当的起?!

    “自然是咱们孙大老爷。”

    赵无畏耳朵倒是好使的紧,在里面随口答道:“你小子既然有胆子来毛遂自荐,这天大的好机缘怕是没跑了!”

    毛遂自荐?

    天大的机缘?!

    洪九将这几句话翻来覆去嚼了几遍,忽然间脑中灵光乍现!

    难道说……

    孙老爷在堂上提点自己去看告示,其实是想让自己毛遂自荐,出任这乞丐保长一职?!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