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三,孙府大厅。

    “那水鳖最好一辈子都富贵着,千万别有个马高镫短的时候,否则若是给老子寻着机会……”

    听便宜大哥絮絮叨叨的咒骂着,孙绍宗心下不由得一阵苦笑,谁能想到,这陶朱金贝引发的风波,最后竟还波及到了自家大哥身上?

    这事儿,还要从前些日子水榕吐血昏迷开始说起。

    却说水榕倒下之后,王府里就是一场大乱,不过很快就在王妃卫氏的弹压下,重新归于平静。

    而弹压完王府的混乱之后,这卫氏又做了两件事:

    其一,将忠顺王府的长史周谟及其随从统统拿下,然后亲自掌刑,挨个抽了个遍体鳞伤,又抹上盐水,命人送到了顺天府里!

    其二,她带着一票娘子军手持刀枪棍棒,冲进忠顺王府好一通乱砸,临走之前,又一箭射落了王府的牌匾!

    经此一事,双方也算是彻底撕破了脸。

    一边儿是太上皇和太后最疼爱的嫡亲外孙,一边儿是当今陛下最疼爱的胞弟;一个自觉吃了暗亏,一个恼恨被女人扫了颜面,因此谁也不肯退让半步。

    从宗人府一直闹到金銮殿上,最后更是闹到了太上皇哪里,却仍是堪堪打了个平手。

    几番争斗之后,双方自知都难以彻底搬倒对方,于是又不约而同的迁怒起旁人来。

    北静王刚让人举报,忠顺王的党羽贪腐害民;忠顺王立刻还以颜色,揭发北静王的堂叔在宗人府里欺压皇亲。

    前几日,就连孙绍祖也受了牵连,刚升任的指挥使,愣是添了个‘权’字,意为‘权且充任指挥使’。

    而这也意味着,原本在四大指挥使里排行第二的孙绍祖,忽然间比三个同僚都低了半头,实权虽然没有多少减弱,却是大大的栽了面子,怎能不让孙绍祖恼怒非常?

    故而眼下他再提起水榕来,都是以水鳖二字代称。

    当然,也不乏有人从这场争斗之中得了便宜,比如说贾政,原本他谋求外放还有些难度,如今正赶上一批官员受了牵连,轻轻松松就谋了个学政的差事,过不了几日就要去走马上任了。

    先不提贾政如何。

    却说孙绍宗正陪着大哥边骂边喝,就听赵仲基在外面扬声禀报道:“老爷,荣国府那边儿派人送了一份花名册来,不知老爷和二爷可要先行过目?”

    这所谓的花名册,自然是荣国府准备和这边交换的家仆名录,好让孙家先进行筛查,剔除不合适的人选。

    至于孙家这边儿的花名册,老早就已经送到了荣国府里,如今就等着双方确认之后,连人带身契一并交换呢。

    孙绍祖正满肚子窝火,哪有兴致看什么花名册,随口就骂道:“过目个屁!赶紧送去太太那里,让太太自己拿主意就成。”

    孙绍宗对这花名册也是兴致缺缺,因为除了主动申请调职的鸳鸯,荣国府里那些出彩的丫鬟小厮,估计一个都不会出现在花名册上。

    而外面赵仲基听两位爷的意思,似乎都对这花名册没什么兴趣,忙又匆匆赶到后院,托守门的婆子把东西送到了内宅之中。

    却说这花名册送进内宅的时候,贾迎春正在同阮蓉商量,到底是按惯例发放布匹,让家中奴仆自行量体裁衣;还是按照时下大宅门里的习惯,为低端奴仆们制作统一的服装,借以区分尊卑贵贱。

    眼见外面送进来一份花名册,贾迎春接到手里,却是先向阮蓉苦笑道:“虽都是我娘家的下人,可我平时也不爱理会这些琐事,怕未必能有几个能认得的。”

    嘴里这般说着,她将花名册放在两人中间,随手翻开了封皮儿,等瞧清楚那头一个名字,却是忍不住‘咦’了一声。

    “咦!”

    非但是她,阮蓉在一旁瞧见了,也忍不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错愕道:“那鸳鸯也就罢了,怎得连她也在花名册上?”

    这引得两人惊愕不已的,却正是那册子上红艳艳的‘晴雯’二字!

    即便是阮蓉这样的外人,也晓得那晴雯与袭人一样,是贾宝玉屋里最得宠的丫鬟,日后八成是要抬举了做姨娘的主儿——偏生眼下这花名册上,却明晃晃写着他的名字,岂不是让人古怪的紧?

    两人胡乱猜疑了半天,仍旧是不得个要领,只好先将这晴雯按下不提,继续往下翻看。

    谁知翻到第二页,贾迎春却又是吃了一惊,盖因那白纸红字上,赫然正写着‘彩霞’的名字。

    彩霞是王夫人身边头一等的大丫鬟,却怎么也在这在花名册上?

    如此一来,从鸳鸯到彩霞再到晴雯,这祖孙三代身边的大丫鬟,岂不都被囊括在里面了?!

    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把?

    贾迎春心下顿时有些不安起来,嗫嚅道:“这……这份名单,该不会是弄错了吧?”

    “这也不是琏二奶奶一个人就能定下来的,想来应该不会有错才对。”阮蓉摇了摇头,却又道:“不过大太太不妨先派人去问个究竟,也免得这不明不白的,再牵扯上什么撕罗。”

    贾迎春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于是喊了绣橘进来,嘱托她回荣国府一趟,问清楚这份名单上的‘晴雯、彩霞’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闲话少提。

    却说绣橘匆匆赶到荣国府里,也不用旁人带路,自顾自的寻到了王熙凤院里,刚迈步跨过门槛,就觉迎面一股香风袭来。

    绣橘原本以为是这院里哪个丫鬟呢,正自腹诽这味道太过浓郁妖艳,仿佛青楼女子一般,却忽见对面走来之人,竟是这院里的男主人贾琏。

    “琏二爷。”

    绣橘忙闪身避到了一旁,就见贾琏目不斜视的出了院门,只留下两袖浓郁的香风,久久难以散去。

    这琏二爷……

    什么时候也喜欢涂脂抹粉了?

    还弄出了这般冲鼻子的味道?

    绣橘愣怔了半晌,这才想起了正事儿,忙到堂屋前通了名姓,由平儿领着,到了王熙凤面前。

    而王熙凤听了绣橘的来意,就忍不住苦笑道:“别说二妹妹纳闷,就连我刚瞧见时,也吓了一跳——不瞒你说,宝玉还专门过来大闹了一场,可这晴雯的名字是二太太亲自定下的,我又能怎敢不从?”

    接着,把晴雯因在主子面前颐指气使,被王夫人所厌弃的由头,简单的提了一提。

    不过说到彩霞时,王熙凤脸上却透了三分寒意,冷笑道:“至于那彩霞么,她倒真是菩萨心肠的,竟然敢瞒着二太太,私下里替环老三送东西给赵姨娘!”

    “如今事情败露,二太太瞧着以往的情分,没将她直接赶出家门,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