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口器上做手脚的人,已经招供了——他自称是被义忠亲王的人要挟收买。”

    “将消息四处散播的人,也已经抓到了——的确是义忠亲王的余党。”

    因韩安邦突然被撤职查办,孙绍宗把调拨兵马的公文转呈给贾雨村之后,便风风火火的赶赴北镇抚司。

    一路之上,他还琢磨着该如何调查这‘龙根案’,谁知道刚到了北镇抚司的内厅里,镇抚使陆辉就先说出了上面那两句话。

    乍听之下,这案子似乎已经可以结案了。

    但陆辉那狰狞中带着嘲弄的表情,又摆明了并非如此。

    孙绍宗略一沉吟,也摇头道:“好一招借刀杀人的妙计,只可惜用力过猛了些——既然是义忠亲王的余党策划了此事,事后散播谣言时,又怎会如此的不谨慎?这岂不是把他最后一丝生机,都白白断送了么!”

    要说花了一番心血,好不容易查出是义忠亲王的手尾,孙绍宗或许会将信将疑,可眼下只用了区区半日,那传播谣言的人就落网了,而且还轻易的招供出了义忠亲王。

    这要么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要么就是义忠亲王有一批211、985的粉丝。

    呃~

    后面这当然是在说笑,义忠亲王搞的是争权夺利,又不是街头嘻哈,真要有这么一群脑残余党,也早就应该落网了才对。

    却说陆辉听了孙绍宗这话,嘴角微微往上一扬,冷笑道:“不管这件事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但他们既然敢把主意打到陛下身上,就该有夷灭九族的准备!”

    顿了顿,他阴森的目光钉在了孙绍宗脸上,扬声道:“孙千户!”

    “下官在。”

    “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幕后主使之人给我揪出来,给陛下一个真相!”

    “下官一定竭尽所能!”

    孙绍宗口中郑重的承诺着,心下却颇有些不以为然,追查出幕后主使固然重要,但眼下广德帝要想扭转局面,单凭一个所谓的真相怕是于事无补。

    就算届时能杀个人头滚滚又如何?

    已经动摇的‘国本’,难道还会因为血腥杀戮而重新长出来不成?

    当然了,要是能连太上皇一起宰了,这场危机倒还真能勉强度过。

    可问题是这年头,人们对子嗣的重视程度,远超现代人的想象,太子的龙根这一断,动摇的可不仅仅是‘根本’,还有这朝野上下的人心!

    不说别人,就拿便宜大哥举例吧。

    他若不是被忠顺王拉上了贼船,面对一个没有‘未来’的皇帝,能不能继续保持忠诚,还真是难说的紧。

    就连忠顺王,若非是心下忐忑不安,又怎肯把白花花的银子退还给便宜大哥?

    而仇太尉之所以会一夜白头,恐怕和内心的动摇和惶恐,也是分不开干系的!

    真要想暂时平定这一场风波,怕也只有剑走偏锋、兵行险着了!

    话分两头。

    不提孙绍宗临危受命,如何又马不停蹄的赶奔太子府。

    却说在一座奢华府邸的后院密室之中,两个华服中年正在大肆的庆祝着。

    “哈哈哈……”

    六十年的状元红陈酿,在癫狂的笑声中洒出了近半,酒水顺着胡须淋淋漓漓的沾湿了胸襟,那酒杯的主人却是丝毫不以为意,将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摔,高声叫道:“痛快、真是痛快!那昏君怕是再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会落得如此境地!”

    “他自然是想不到的。”

    另一人却要文雅许多,端起那北宋官窑的酒盏轻轻抿了一口,托在手心里轻轻旋转着,口中冷笑道:“他搞出什么省亲的把戏,又故意抬举荣国府那群窝囊废,以为就能糊弄住咱们,却哪知咱们早就窥破了他的狼心狗肺!”

    说到这里,这人又脸上也忍不住浮出些得意之色:“也是苍天有眼,偏在咱们准备动手的时候,出了天狗吞日的异象——如今我倒要看他还有什么法子,能挽回败局!”

    那豪放中年砸了咂嘴,摇头道:“说实话,要不是大哥您花重金买通了御书房的内侍,我还真没想到,他平日里蔫不秋儿的,竟早就憋着要把咱们四王八公一网打尽呢!”

    说到这里,他却禁不住又忐忑起来,将身子往那儒雅之人身边凑了凑,压低嗓音道:“大哥,那昏君毕竟也准备了这么多年,真要是拼个鱼死网破,咱们会不会……”

    后面的话实在有些不吉利,因此他便打住没有继续往下说。

    不过那儒雅之人,也早听明白了他在担心什么,于是不慌不忙把酒盏往桌上一放,嗤鼻道:“这正是我要选在最近,发动此事的原因——那昏君被义忠亲王的火器迷了眼,一门心思想把神机营攥在手心里,因此从城防营、巡防营抽调了不少人过去。”

    “如今城防营、巡防营里,亲近太上皇的勋贵子弟反而占了上风,偏那神机营一时半刻的,也还没有多少新式火器可用——如此一来,他就算想要跟太上皇翻脸,又哪来足够的本钱?”

    “不是还有虎贲营……”

    “哈哈哈……”

    儒雅中年听到‘虎贲营’三字,忍不住也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摇头道:“也是他聪明反被聪明误,因那虎贲营有拱卫皇宫之责,又是京城中唯一一只野战精锐,所以他特地挑了老成持重的仇英坐镇,以免被人拉拢了去。”

    “可正因为仇英向来求稳,行事不够明朗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帮那昏君对付太上皇的——当然,反之也是亦然,太上皇要想对这昏君下手,仇英怕也不会乖乖听命。”

    “不过,这昏君既然失了子嗣,又恰逢苍天示警,太上皇又何必要诉诸武力?只消推动朝野舆论,逼那昏君从几位王爷或者皇孙中,选一人出来继承大统,也就是了。”

    “那忠顺王膝下无子,又素来声名狼藉,自不在立储的考虑范畴之中。”

    “义忠亲王更不必说,即便咱们这次没有借他的名号行事,他也万难东山再起。”

    “而余下的忠信王、义顺王二人,一个是你我的妹夫,一个同你是儿女亲家——你说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着,儒雅中年又斟满了一杯酒,高高擎起道:“来,为咱家能与国咸休饮上一杯!”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