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可不是为太子那小口径兵器,沉【xing】痛【zai】哀【le】悼【huo】的时候。

    孙绍宗的目光稍稍上移,落到了李氏那一双翦水秋瞳上,身为义忠亲王的宠妾,又是风尘女子出身,李氏原本的姿容自是无可挑剔。

    但她毕竟被囚禁了三年,又在这方寸之地丝毫不得自由,难免肤色苍白、皮肉松弛,十成美貌到如今也不过余下了六七分颜色。

    唯独这一双眸子仍是灿烂夺目,与孙绍宗对视时非但没有半分畏缩,反而透着鄙夷与嘲弄,就好像被锁在墙上动弹不得的,其实是孙绍宗一般。

    与李氏对视了半晌,孙绍宗这才开口道:“在那‘嚼头’上做手脚的内侍,已经承认是受了义忠亲王余党的指示。”

    李氏的表情骤然,身子猛然往前一挣,直扯的几条铁链哗哗作响。

    看来果如刘銮伟在路上所言,她还不晓得这些消息。

    等那哗啦作响的动静停息下来,孙绍宗又道:“将太子断根消息四下里传播的人,也已经抓到了,他们也都自称是义忠亲王的余党。”

    “呜!”

    李氏将头摇的拨浪鼓一般,嘴里含糊不清的叫嚷着,红嫩的舌头上下翻飞,直搅弄的口水四溅,又有一丝银线顺着她下巴缓缓滴落,淋淋漓漓的沾湿了衣襟。

    瞧她听到对义忠亲王不利的消息,便激动成如此模样,孙绍宗心下倒对这位悲催的‘穿越者前辈’,愈发的好奇起来。

    要知道义忠亲王比广德帝还要大了几岁,如今已经是奔六十的人了,而这李氏再怎么看,也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到底是什么,让一个青春貌美的女子对半百老者,产生了至死不渝的感情?

    “眼下的形势对义忠亲王极其不利,所以你必须得活着,而且要好好活着!。”

    孙绍宗一边自顾自的上前,摘下了李氏嘴上的嚼头,一边继续道:“否则他们众口一词,这罪名肯定会落在义忠亲王头上——陛下本就忌惮义忠亲王,再加上这断子绝孙之仇,届时即便有太上皇出面,怕也保不住他。”

    李氏先闭上嘴巴,用力的吞了一口唾沫,然后蹙眉的打量了孙绍宗半晌,质疑道:“你是什么人?方才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孙绍宗转身把那嚼头搁在了方桌上,顺势扯过条长凳,一屁股坐了上去,好整以暇的道:“我必须在这里消磨些时间,又实在想不出和你有什么好聊的——左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听一听你和义忠亲王相识的过程。”

    这等做派,倒把李氏弄的无所适从起来,又蹙眉盯着孙绍宗打量了半晌,见他当真坐在那里,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忍不住银牙一咬,抗辨道:“我不知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但王爷手下尽是忠义之辈,断不会有人不顾他的安危,弄出这等险局!”

    “嗯。”

    孙绍宗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又好奇的问:“你和义忠亲王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地方?”

    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眼下都什么节骨眼上,他却来纠缠这等无关紧要的事情!

    李氏愈发不知该如何应对,有心不做理会,可想想方才孙绍宗话里,却似乎有包庇义忠亲王的意思——虽说这人未必能信得过,但同他说几句陈年旧事,总不会有什么干系吧?

    因此李氏终究还是闷声道:“奴家第一次与王爷相见,是在艳芳斋后院绣楼的外廊上,那时我因为想要逃走,正被妈妈揪住责打,忽然听到有人在楼下大喝了一声: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孙绍宗听到这里,差点没一屁股把板凳给坐穿——这满满的中二画风是怎么回事?就算是穿越者,好歹也是年过半百的主儿了,要不要表现的这么跳脱?

    李氏看孙绍宗那见了鬼似的模样,生怕他就此对义忠亲王生出什么不好的观感来,忙解释道:“那时正是昏……陛下登基不久,对王爷甚是忌惮,因此王爷才故意做出放浪形骸的模样,想要自污其名。”

    好吧,这个理由倒也勉强说的通。

    孙绍宗重新摆正了姿态,做出个继续洗耳恭听的架势。

    就听那李氏喃喃道:“我当时并不晓得王爷的身份和苦衷,因此一时恼怒起来,竟对王爷出言不敬。”

    “后来虽晓得了王爷的身份,但想到左右是难逃一死,又豁出去将好一番胡言乱语。”

    “谁知王爷非但不恼,反赞我敢于抗争命运,不类时下的凡俗女子……”

    “后来王爷便经常去艳芳斋,同我说些闲话……”

    “他每有震耳发聩惊世之言,有时却又天真的像个孩子……”

    “他曾斗酒诗百篇,醒来却推托是他人所作,自己不过是拾人牙慧……”

    “他为欢场女子设计的贴身小衣,旬月之间便风靡京城……”

    “他亲手将奴家捧上了京城花魁的宝座,又毫不留恋的将身契送给了奴家……”

    “那一日,他对奴家说:从今天起你就自由了。”

    “但奴家这一生这一世,却不想也不愿再脱出他的牢笼!”

    初时那李氏还有些不情不愿,但到后来,却早忘记了眼前的孙绍宗,那一声声皆是缠绵与追忆,直说的泪眼婆娑、腮带桃红。

    若是旁人听了,说不得也要为这玛丽苏的剧情而感动。

    不过孙绍宗却是越听越无语,抄诗、做内衣、捧花魁——这义忠亲王穿越之前,肯定没少看网文!

    眼见李氏终于倾诉完,自己与义忠亲王相识相知的过程,孙绍宗摸出怀表看了看,也差不多已经过了两刻钟,于是起身拿起那嚼头,歉意道:“不好意思,怕是要委屈你一下了。”

    李氏以为他是要给自己戴上嚼头,倒也没太过在意,反而继续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谁知孙绍宗把那嚼头给她套上之后,竟还不肯罢休,反而把三根手指硬生生的塞进了她嘴里,两根手指死死压住舌根,中指又在那扁桃体上来回的搔弄着。

    这又是要做什么?!

    李氏正惊诧莫名,就觉得好一阵恶心难耐,中午被强灌进去的汤汤水水,在胃里翻腾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喷将出来,将孙绍宗那身墨蛟吞云袍污了大半!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