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刚过,细雨靡靡。

    孙绍宗拾级而上,心不在焉的跨过了太子府的门槛。

    虽说眼下‘太子一案’已然陷入了僵局,完全查不出可以锁定真凶的线索,但专案组的编制却并未撤销,因此回京之后,孙绍宗于情于理都该过来点个卯。

    别说,这一别七八日光景,太子府前院的情况,倒是颇有些改善——原本积存的那些落叶荒草,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又搭上刚下了雨,那青石板被雨水冲刷的锃亮,瞧着极是整洁。

    “敢问可是孙大人当面?”

    孙绍宗正站在门洞之中,打量院子里的状况,冷不丁便从门房闪出个矮胖子来,小跑着到了近前,斜肩谄媚的自报家门:“卑职詹事府主簿王德修,前几日刚刚被调过来,负责伺候太子殿下以及诸位大人。”

    詹事府主簿仅是从七品官职,不过能在这风口浪尖上被塞进太子府的,恐怕未必是什么等闲之辈。

    因此孙绍宗也不敢过于怠慢,微微还了一礼,笑道:“王主簿一大早就候在门口,该不会是专程在等本官吧?”

    这本就是一句随口的戏言,谁知王德修却大点其头,正色道:“太子殿下听说大人回了京城,特命卑职在此迎候,说是您什么时候到了府里,就什么时候召见您。”

    啧~

    前前后后躲了半个多月,没想到太子还是这般的热络。

    这可不符合孙绍宗想要避嫌的心思。

    好在前两日去府衙时已经协商妥当了,节后贾雨村就会上书朝廷,以顺天府人手不足为由,将孙绍宗正式召回府衙。

    这倒也不全是借口,而是顺天府窘迫的事实。

    如今府尹的位置一直空缺,孙绍宗借调专案组,卫若兰又被羁押在大理寺【就算他日后能出狱,估计也不太可能继续担任刑名通判了】,单凭一个府丞两个通判支撑着顺天府的大局,实在是有些捉襟见肘。

    反正这专案组也处于停滞状态,想必用不了几日,应该就能顺理成章的抽身而退,眼下还是再勉力敷衍太子几日吧。

    这般想着,孙绍宗微微一扬下巴,正想请王德修前面带路,斜下里却又匆匆的跑来个小厮,一路踩着水花到了近前,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主簿大人,北静王王妃上门求见太子殿下,如今正在西侧门哪里候着,您看……”

    “北静王王妃?!”

    王德修闻言瞳孔一张,急的跺脚道:“你是傻了不成?!怎么能让王妃娘娘在门外候着?这……”

    “咳。”

    孙绍宗干咳一声打断了他的话,正色道:“如今不比寻常,这府里上下容不得外人私自进出——就算是北静王王妃来了,也该先通禀殿下知晓,再等殿下做决断。”

    王德修初时是被北静王王妃的名头给唬住了,听孙绍宗这一说,顿时也醒悟过来,忙不轻不重的在自己脸上抽了两巴掌,讪笑道:“瞧卑职这记性,一时情急之下,竟把府里的规矩给忘了——卑职这就去通禀殿下!”

    说着,他匆匆往前迈了几步,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身陪笑道:“还请大人随卑职一同前往。”

    这慌里慌张的模样,他应该并非是刻意伪装出来的。

    看来方才的判断出了差池,这厮被塞到太子府里,恐怕未必是有什么背景能耐,而是赶鸭子上架罢了。

    既然得出这样的结论,孙绍宗自然懒得和一个小小主簿多费唇舌,于是将头一扬,示意王德修前面带路,然后默不作声的跟着他往后宅行去。

    一边走着,他心里自然也没闲着,暗自琢磨那长腿悍妃,突然上门求见太子究竟意欲何为。

    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她这次上门必然和卫若兰的案子有关——可这案子貌似和太子扯不上多少干系吧?

    再说了,就算真能扯上干系,太子巴不得牛家和水榕来个狗咬狗,在旁边看热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出面调停,或者干脆偏袒某一方?

    还是说……

    那卫氏带来了什么筹码,有信心能说动太子出手保下卫若兰?

    既然是凭空乱猜,自然难以揣摩出什么结果,因此到了太子的居所,孙绍宗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等到了门前,那王德修正待上前请人通禀,几个内侍却都视他如无物一般,谄媚的围拢到了孙绍宗身边,没口子的道着喜:

    “恭喜孙大人升任四品参议。”

    “小人见过孙参议!”

    “这朝堂上的朱紫重臣,您怕是最年轻有为的!”

    领头的更是不住手的往里让,说是太子殿下憋闷了半个多月,就盼着孙绍宗过来,能说几句体己话呢。

    这话说的……

    把太子妃置于何地了?

    眼见王德修在一旁,尴尬的手足无措,孙绍宗只来得及使了个眼色,表示自己会帮他禀报北静王妃的事情,就被几个内侍众星捧月一般,簇拥了堂屋。

    等到了卧室门口,孙绍宗冲着那紧闭的房门微一躬身,正要自报家门呢,却听里面太子急吼吼的道:“可是孙爱卿到了?!快快快、快进来说话!”

    听这欣喜的语气,倒真像是憋了什么心事,要向自己一吐为快似的。

    孙绍宗推门而入,就见太子正外八字的撇着腿靠坐在床头,气色明显比之前好转了许多。

    其实宫里新阉的小太监,不到两个月就能下地干活了。

    而太子在衣食住行等方面,远远比小太监们强出百倍,又有太医整日里贴身伺候着,按理说伤势的复原速度,应该比小太监们还要快上不少才对。

    只是太子毕竟是娇生惯养,但凡有一点痛楚,就宁愿躺在床上挺尸,所以到现在,也还只是能在床上坐稳而已。

    “孙爱卿无须多礼!”

    孙绍宗刚上前见礼之后,就听太子心急火燎的问道:“你如今回京也有两三日光景了,却不知对那牛家长子被射死一案,可有什么像样的推敲没有?那卫若兰究竟是被人陷害的,还是真的不小心误伤了人命?”

    原来他想见自己,也是为了这案子。

    也对,虽说这案子乍一看,虽然和太子并无什么干系,但太子心下其实早就认定,必然是牛家下手害了自己,如今牛家长子突然暴毙,他也算是稍稍出了一口心头恶气。

    不过……

    孙绍宗稍一迟疑,不答反问的小心试探道:“这事也过去将近十日光景了,殿下一直坐镇京中,心下应该是早有定论了吧?”

    太子倒真不拿孙绍宗当外人,两手一摊,郁闷道:“本来孤倒是有些揣测,觉得可能是父皇为了替孤报仇,所以才……可孤让太子妃进宫探问了好几次,又委实不像是父皇所为。”

    说到这里,他目光闪烁不定,几次张嘴却又欲言又止。

    竟然不是广德帝的手笔?!

    而且看太子这样子,似乎还另有什么隐情在其中。

    左右连怀疑皇帝的话,太子都已经跟自己直言不讳了,孙绍宗自然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于是稍稍压低了嗓音,又追问道:“殿下可是还有什么其它的发现?”

    “这……”

    太子仍是犹豫不决,好半晌才正色道:“孤倒没有别的发现,只是有些担心父皇的身体,听说父皇派人搜罗了不少虎狼之方,近日在后宫中广施恩泽,丝毫不顾及身子……唉!”

    说到这里,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孤真怕父皇的龙体,会受不了这等消磨。”

    呵呵~

    说是担心广德帝的身体,但瞧太子那忐忑不安的模样,恐怕他真正担心的,其实是广德帝身体太好,当真又搞出个儿子来!

    届时在假太孙和真皇子之间,广德帝会做出如何选择,自是不言而喻。

    不过既然事关皇统,孙绍宗哪敢胡乱掺和进去——假皇孙的事情不算,那是在被逼无奈之下的应对,并非孙绍宗故意而为。

    因此孙绍宗只当是没听明白一样,恭声道:“陛下洪福齐天,身边又有诸位太医把关,想来龙体应是无碍的。”

    说着,他生怕太子会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于是忙又道:“至于牛家长子被杀一案,眼下先不必忙着推敲,请殿下先见过一个人之后,再与微臣议论此事也不迟。”

    “见一个人?”

    太子很是纳闷的道:“这世上莫非还有比孙爱卿更会查案的人?”

    “倒不是查案的人,其实是……”

    孙绍宗把北静王妃主动上门求见,如今正在西侧门外等候的事情,简单的告知了太子。

    太子却听得一头的雾水,蹙眉道:“这悍妇不在家中威逼水榕出面捞人,却跑到孤这里来做什么?”

    随即,他又昂首道:“不管了,既然她主动找上门来,见总还是要见的——孙爱卿,有劳你去走一遭,将她带来的人统统挡在门外,然后再命人将她好好搜检一番。”

    将北静王妃的随从挡在门外倒也还罢了,可这命人将她搜检一番,貌似就有些过分了。

    孙绍宗正准备劝说一二,却听太子又冷笑道:“王叔素来与孤亲近,这悍妇既然落了他的脸面,孤自然要替他讨个公道!”

    原来是想替忠顺王打抱不平。

    看太子这模样,就知道劝也没用,左右那卫家小娘子早就对孙家怀有敌意,再怎么得罪也就那样了。

    因此孙绍宗也就没有太过坚持,躬身退出里间,将太子的意思简单传达了,喊上两个太监四个宫女,前呼后拥的向着西侧门行去。

    一路无话。

    到了那西侧门外,就见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在外面,八个身着皮甲的娘子军侍立在一旁,就连赶车的车夫,都是个膀大腰圆的女子。

    这排场……

    北静王不是已经负债累累了么?

    “奉殿下口谕。”

    孙绍宗到了车前,不卑不亢的扬声道:“除王妃之外,闲杂人等一概不得入府——另外!”

    说到一半,那几个娘子军便鼓噪起来,因此孙绍宗不得不提高了音量,继续道:“因行刺一案未曾查明,入府者一概不准携带寸铁,所以王妃若是要拜见殿下,怕是要稍稍受些委屈。”

    话音未落,那马车的车帘霍然掀开,露出一张含煞的俏脸,冷言冷语道:“这太子府的看门狗,什么时候换了一条!”

    果然是个悍妇!

    孙绍宗与她总共就见过两面,第一次她拿弓虚射了一箭,这次却又被她贬损成了看门狗。

    孙绍宗的目光一凝,正待皮里阳秋的反唇相讥,身后忽然有人搭腔道:“这两个内侍是刚刚从宫里调拨过来的,姐姐没见过也正常的紧。”

    回头望去,却是身着一身雍容长裙的太子妃,在几个宫娥的陪伴下袅袅而来。

    到了近前,太子妃先郑重的孙绍宗道了个万福,柔声道:“卫家姐姐乃是本宫的旧识,还请大人通融一二,免了她的搜身。”

    她这番姿态,一来证明孙绍宗不是假传圣旨,而是有的放矢;二来凸显对孙绍宗的敬重,至于什么看门狗云云,自然只能落在两个小太监头上。

    “不敢。”

    孙绍宗忙躬身道:“微臣谨遵娘娘吩咐。”

    这一个低头,一个半蹲,本就是居高临下之势,尤其孙绍宗的海拔非同常人,登时便自那领口处窥见了一片诱人的白腻,以及宝蓝色的肚兜轮廓。

    也不知这件肚兜,那日可曾在衣柜里摆放过……

    这般想着,目光收回来的自然就慢了半拍,堪堪的被太子妃捉了个正着,顿时让太子妃闹了个红头胀脸,羞怒的横了孙绍宗一眼,又勉力压制住心头的恼意,转过头招呼起了卫氏。

    两人也不知窃窃私语了些什么,就互相挽起手臂,进到了太子府里。

    话说这太子妃与卫氏挽手而去,倒真是春兰秋菊各有胜场,一个英姿飒爽、一个雍容端庄;一个亭亭玉立、一个丰润有度;一个……

    呃,现在可不是YY这个的时候。

    孙绍宗摇了摇头,把那不合时宜的念头统统抛诸脑后,然后也远远的缀了上去,准备等北静王妃见过太子之后,再向太子打听她的来意和筹码究竟是什么。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