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估计三更完又要凌晨三点左右了,大家可以明天再看。

     PS:本来以为今儿老婆不用去闺蜜的学校小卖部帮忙,想白天先搞出两章的,谁承想今儿孩子们不放假,我还是要陪儿子玩儿,然后负责做饭,真是悲剧。】

    永宁宫配殿,明德堂内。

    看着书案上堆积如山的账册,孙绍宗一时只觉得头大如斗。

    其实听说这些账册上记录的,都是皇帝近期有可能会接触到的东西,他心下就已经有了明悟。

    后来私下里向戴权一打听,果然不出预料,那什么驱除邪祟云云,不过就是个幌子罢了,真正的意图,是希望排除宫中可能存在的隐患。

    看来通过周家灭门一案,广德帝也已经意识到,义忠亲王的党羽正在酝酿着什么阴谋,所以才会本着防患于未然的态度,从身边开始排查风险。

    而之所以要打着驱除邪祟的幌子,一来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二来么,事情毕竟也还没有实证,万一只是杞人忧天的话,假托鬼神之说,也比较容易下台阶。

    其实这正是孙绍宗之前意图栽赃陷害,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

    然而他当初可没料到,这排查风险的任务会落到自己头上!

    虽说只负责检查死物件——宫中的嫔妃宫女什么的,由戴权的副手裘世安负责暗中调查——可这成百上千件东西,要想逐个甄别清楚,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而一旦迁延日久,南下平叛的差事自然也就付诸东流了。

    唉~

    这可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孙绍宗心下无奈的叹了口气,视线越过书桌,先在采买总管周太监身上略作停留,然后果断的转向了另一侧的药监局监正陈半夏。

    这药监局是隶属于太医院的分支机构,名字是义忠亲王取的,职权自然也和后世的差不多,主要负责对市面上贩卖的药材,进行一定程度上的质量监察。

    而陈半夏出现在这里,自然是要在专业领域上辅助孙绍宗。

    除了陈半夏和周太监之外,暂时被调拨到孙绍宗旗下的,还有十二名内卫,十二名采买太监,以及药监局下辖的六名太医。

    顺带一提,御医属于太医院的中高级职称,太医则是太医院下辖医生的统称。

    “陈监正。”

    点了陈半夏的名,孙绍宗先往前探了探了身子以示尊重,这才继续问道:“不知宫中常用的药物,都有那些种类?”

    虽说和后世的职权差不多,可这年头的药监局别说高官,连县处级也算不上,陈半夏这个监正只是小小的从八品衔,还不如他本身御医的正七品官职。

    因而听孙绍宗发问,陈半夏忙从矮几后起身,恭声禀报道:“回禀孙大人,宫中列入监察范畴的,约有十一个门类,三百八十四种……”

    不是吧?!

    孙绍宗先问陈半夏,一是因为潜意识里不愿意同太监打交道;二来也是觉得药材毕竟不同于别的东西,平日就受到严格的管控,日常所需的数量也不会太多,因而调查起来最是方便。

    谁承想这随口一问,就冒出几百多种之多!

    要知道,这问的可是常用的药材!

    难道说宫里这几千人,个顶个都是药罐子不成?

    那陈半夏听了孙绍宗的质疑,忙又躬身补充道:“大人有所不知,除了医用的药材和药膳食材之外,宫中常用的胭脂水粉、香料染料等物,也都归药监局负责监察。”

    这还差不多。

    宫中最多的就是女人,更何况还有不少尿道受损损的太监,也需要大量脂粉香料进行遮掩,林林总总加在一起,数量和品种能少得了?

    不过这对孙绍宗而言,倒是个好消息——多和陈半夏打交道,总好过同没卵子的太监夹缠不清。

    因而孙绍宗便自嘲的一笑道:“原以为药材平时用不了多少,所以打算先从这方面查起,却不想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

    陈半夏点了点头,又顺势科普道:“其实无论那种脂粉,都离不开药材……”

    “其实大人说的也没错。”

    便在此时,周太监忽然在一旁插嘴道:“真正内服外敷的药物,宫中一向用的不多,能呈送到陛下面前的就更少了——毕竟是药三分毒嘛。”

    太监果然是太监,比陈半夏这种技术官僚,要会来事儿的多。

    “的确是这样。”

    陈半夏经他这一提醒,也觉察出自己方才的做法有些不妥,忙讪讪的改口道:“陛下素日里,就连培元固本的补药都甚少服用的,直到最近才用上了那豹胎易筋丸,除此之外……”

    豹……

    豹胎易筋丸?!

    听到这熟悉的药名,孙绍宗险些脱口叫出声来!

    “孙大人?”

    虽说孙绍宗已经极力忍耐,却还是让周太监瞧出了些端倪,就听他小心翼翼的问:“您难道认为这豹胎易筋丸,难道有什么不妥之处?”

    当然不妥!

    简直是大大的不妥!

    只凭这恶意满满的名字,压根不用再查,孙绍宗就能断定其中必有猫腻!

    话说义忠亲王还真是皮的紧,搞蕾丝内衣、宣扬低胸装【仿唐宫群就是他大力提倡的】、随意泄露未来剧情、提前搞出通灵宝玉送给人……

    眼下又搞出个豹胎易筋丸!

    若这这世上只有他一个穿越者,自然是百无禁忌,然而现在么——怕是只能送他一首‘凉凉’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孙绍宗虽然从名字上,判断出‘豹胎易筋丸’有问题。

    可这么大的事儿,肯定是要刨根问底的,到时候他总不能说:自己同义忠亲王一样,都在另外一个世界看过‘鹿鼎记’吧?

    “这个么。”

    因而皱眉沉吟了半晌,孙绍宗才忖量着道:“那周家被灭门一案,以及臧亮受人指使私纵白莲教匪,都是最近才发生的,偏偏这‘豹胎易筋丸’,陛下也是近日才开始服用,本官怀疑这其中或许有什么关联……”

    “大人。”

    周太监听他果然在质疑这药,忙提醒道:“这可是忠顺王进献的方子,而且洒家还听说,王爷已经用了将近一年,确定有益无害,才敢进献给陛下服用!”

    “是啊大人。”

    陈半夏也忍不住道:“这方子太医院试了一个多月,的确是滋阴补肾的好药,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

    原来是忠顺王进献的药方!

    怪不得向来谨慎的广德帝,会放心服用这‘豹胎易筋丸’。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眼下求子心切,若换在太子没有出事之前,广德帝未必……

    等等?!

    按照这个逻辑推断,难道太子一案,的确是义忠亲王的手笔?

    又或者说,牛家和义忠亲王的余党,其实已经勾结在了一起?

    那当时放出风声指向义忠亲王,到底是他的死党欲擒故纵,还是牛家翻脸不认人。

    孙绍宗心下正回忆着‘龙根案’的细节,一旁周太监见他半晌没有言语,却只当他心下已然怂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台阶,才僵在那里。

    “大人。”

    于是又体贴的开口问道:“您看咱们从什么地方开始查起?”

    谁知孙绍宗回过神来,却是立刻脱口道:“就从这‘豹胎易筋丸’开始查!”

    周太监顿时傻眼了,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可王爷那里……”

    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孙绍宗说不定还要考虑一下风险问题,然而眼下的局面,还要什么好犹豫的?

    他不容置疑的道:“咱们查的是‘豹胎易筋丸’,又不是要查忠顺王爷!”

    这话其实有点强词夺理,但周太监眼下生怕孙绍宗给自己穿小鞋——譬如顺带查出些贪腐弊案什么的——因此心下虽不以为然,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大人。”

    陈半夏却没这方面的顾及,又素来是个心直口快的主儿,当下就从矮几后面出来,据理力争到:“这方子是秦院正亲自查验的,还有两位御医从旁协助——该试的都已经试过了,大人就算让下官再验,怕也验不出什么花样来。”

    这话倒是让孙绍宗处于亢奋状态的大脑,稍稍降低了些温度。

    的确,这豹胎易筋丸如果有什么明显的副作用,太医院不可能察觉不出来。

    再说了,忠顺王已经吃了快一年了,即便是小剂量的慢性毒药,也该显出些效果来了——真要是吃上好几年才有效果的话,义忠亲王恐怕未必能熬到毒发。

    至于像原版豹胎易筋丸那样,一年后才会突然毒发……

    不用问陈半夏,孙绍宗自己就先否决了——这样的毒药莫说是在古代了,即便是化工业发达的现代,也是不存在的。

    又或许……

    是要在某种特定条件的刺激下,才会发生毒化反应?

    然而陈半夏依旧摇头:“秦院正也已经尝试了,宫中食用的各种膳食,同这方子并无药性冲突之处。”

    “那胭脂水粉、香料之类的呢?同娘娘们所用的胭脂水粉,有没有冲突?”

    “也试过了,皆无药性冲突。”

    这可真是奇了!

    若非孙绍宗先入为主,认定这‘豹胎易筋丸’必有猫腻,此时说不得也要信心动摇了。

    他一时也想不到其它的可能性,却又不肯也不能放弃追查,于是沉吟半晌之后,干脆道:“陈监正毕竟不是经手人,不如先派人请了秦院正来,我也好当面向他请教。”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