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铛、铛……

    悠扬的钟声接连响过三轮,兄弟二人在书房里面面相觑,好半晌孙绍祖才狐疑道:“好像是二十七声?”

    的确是二十七声没错。

    大周制,景阳钟七声一轮,宣告早朝正式开始;十六声一轮,则是遇到紧急情况,召集文武百官入宫议事。

    至于二十七声一轮和三十六声一轮,则预兆着帝后去世的国丧,若无特殊情况,京中五品以上的官员,都要服缟素前往宫中吊孝。

    皇帝和太上皇驾崩都是三十六声,眼下既是二十七声,自然和广德帝父子无关。

    应该是太后、皇后、太子【成年】之中,有人突然辞世。

    呃~

    皇帝的生母若是去世,应该也在二十七声国丧之列。

    “应该不会是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

    孙绍宗沉吟道:“就不知是皇太后,还是太妃哪里……”

    说到这里,他与孙绍祖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些忐忑不安。

    这两人一个是陪伴太上皇六十载的结发妻子,一个是当今皇帝的生母,若是病入膏肓而死,倒也还没什么。

    可眼下突然不明不白的暴毙……

    说不定恐怕朝堂内外,又要掀起一场滔天巨浪了!

    “走吧。”

    孙绍祖当机立断道:“你先去换一身衣裳,我让赵仲基去街上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确定,到底是哪个贵人去了。”

    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眼下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孙绍宗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家中,阮蓉已经向香菱问明白钟声代表的意思,因而早就准备好了素色的衣裳。

    匆匆换罢,孙绍宗又折返回了前院,却见那二门廊下,大哥正同赵仲基说着什么。

    “如何?”

    他忙紧赶了几步,上前问道:“可曾打听清楚,究竟是宫中哪位贵人去了?”

    便宜大哥一脸的古怪,冲赵仲基扬了扬下巴,赵仲基忙应道:“回二爷的话,并非是宫中的贵人……”

    “什么?!”

    孙绍宗大惊:“难道是太子殿下出事了?!”

    这不应该,前两天太子还好的,眼下又在重重保护之中,按理说不过应该会出什么意外……

    “也不是太子。”

    赵仲基摇头道:“听说是义忠亲王死了。”

    义……

    义忠亲王死了?!

    孙绍宗像是突然挨了一闷棍,云里雾里的恍惚着,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义忠亲王就无时无刻不在昭示着存在感,先是逼迫原主远走他乡,继而又渐渐暴露了穿越者前辈的身份。

    再加上他那些隐藏在暗中的朋党,孙绍宗可一直是把他当作BOSS看待的!

    尤其是前两天去王府之后,义忠亲王那种种诡异的表现,更是让孙绍宗暗惊不已,俨然将他的危险程度,提升到了终极BOSS的程度。

    可谁曾想到,才过去短短几天的功夫,这位终极BOSS就直接领便当了!

    恍惚了半晌,他才想起了不对劲儿的地方,皱眉狐疑道:“义忠亲王就算真的死了,也算不得是国丧吧?”

    “听说是太上皇的意思,让比照着太子的规格治丧。”

    这就更奇怪了!

    如此处置义忠亲王的身后事,岂不会给某些人一种错觉,以为太上皇真正属意要传位的人,其实是义忠亲王。

    这等事关名位正统的事儿,广德帝怎么可能同意?!

    莫名其妙的琢磨了半晌,依旧不得要领,孙绍宗只得继续追问道:“那你可曾打听到,义忠亲王是怎么死的?”

    “听说是服用道家丹方不得法,结果毒发身亡了。”

    依着那天义忠亲王神神叨叨的表现,倒真有几分寻仙问道的痴人模样。

    可自从闹出热气球事件之后,王府就开始进出口设限,药物铅汞什么的,更是禁忌中的禁忌,就算义忠亲王想要服用丹药自尽,也压根没有机会。

    总之,这事里里外外都透着蹊跷!

    “二郎,现在想什么也没用,先到了宫里看看情况再说吧。”

    这时便宜大哥招呼了一声,当先向着马厩行去。

    孙绍宗见状,也忙快步跟了上去。

    一路无话。

    到了午门前,那广场上已然站了不少官员,正三三两两的议论着什么,孙绍宗支着耳朵听了半晌,却发现众人不是讨论公务,就是说些家中琐事,没一个敢议论当下的国丧。

    也是。

    能做到五品官儿的,又怎么会不明白趋吉避凶的道理?

    恐怕也只有那些勋贵二世祖,才会头脑发昏拎不清状况。

    想到这里,孙绍宗不由伸长了脖子往前排扫量着,想找出四王八公中的人物,凑过去听听看,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

    谁知还没等他看清楚,斜下里忽有一人凑上来问道:“孙千户,你可曾瞧见咱们镇府大人了?”

    却原来是掌刑千户陈行之,副千户赵嘉义等人寻了过来。

    孙绍宗见状,也只得放弃了原本的打算,迎上前小声道:“我也是刚到——说不准镇抚大人还未曾赶过来呢。”

    陈行之等人互相使着眼色,面上却都透出些凝重之色。

    这又是怎么了?

    孙绍宗正莫名其妙间,就听赵嘉义小声道:“镇抚大人昨天天不亮,就奉旨进宫去了,我等听说您昨儿也在宫里,还当是在一处呢。”

    陆辉昨天天不亮就进宫了?

    这孙绍宗倒是头一回听说。

    他心下暗自琢磨着,陆辉奉旨进宫会不会和义忠亲王的死,有什么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口中却道:“我昨儿上午就出宫了,倒是没撞见镇抚大人。”

    赵嘉义听了这话,又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估摸着也是在怀疑,陆辉卷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国丧之中。

    众人正在这里大眼瞪小眼,忽听有人尖声呵斥道:“北镇抚司的人到了没?怎得也不知道敦促诸位大人,在午门前列好队伍?!”

    这喊话之人赫然正是戴权。

    而他这话明着是呵斥自己的手下,实际上却是讲给文武百官听的,因此众人忙都依照官职大小,在那午门前整齐排列起来。

    至于孙绍宗等人,因有戴权那话在前面,自然要装模作样的,在旁边维持秩序。

    因顶着从四品的官衔,孙绍宗负责的自然是最前排。

    刚同薛蟠的岳父王尚书打了声招呼,一个小太监便悄没声的到了身边,压着嗓子传话道:“孙大人,戴公公让您过去说话。”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