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岭后山。

    远远的将坐骑栓在密林深处,孙绍宗想了想,又把外袍也褪了下来,塞进了马腹袋中。

    将衣角裤腿捆扎齐整了,他这才大步流星的向山顶赶去。

    有看官大致会觉着,孙绍宗如今身边又不缺女人,为何还一门心思的,非要冒险再去偷那尤氏一回呢?

    其实说白了,不过是‘环肥燕瘦’四字作祟罢了。

    这二女一个高挑丰腴,一个较小玲珑,若没什么干系也还罢了,偏还担着个姐妹干系,总让人忍不住想放在一处比较。

    如果尤二姐没提起这事儿,也倒还罢了,左右孙绍宗也不敢胡乱冒险,偏尤二姐还上赶着要帮他撮合……

    闲话少提。

    却说孙绍宗趟过密林到了山顶,眼见那栖霞庵白墙朱瓦延绵不尽,竟是占地颇广的样子。

    他心下不由的打了突兀,暗道那尤氏等人,不会被安排在居中的禅房里吧?

    要真是这般,自己这次怕是只能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了。

    当啷~

    正这般想着,左前方忽然传来一声脆响,孙绍宗循声望去,见一条彩带犹自在半空中飘飘而落,登时眼前一亮。

    他忙快步赶将过去,拾起那铜环彩带,在那墙上拍了几下。

    嘶~

    拍完之后孙绍宗就后悔了,这手心上被那铁胎弓硌的肿起老高,这一巴掌拍上去,就跟拍在针板上似的,说不出的酸爽。

    最重要的是……

    这手都肿的发木了,待会岂不是要大大的影响触感?

    果然是装逼需谨慎啊!

    “老爷?”

    正自怨自艾着,墙内便传出了尤二姐的呼唤。

    于是孙绍宗再不迟疑,探手扒住墙沿——万幸手指头没啥大碍——借力便攀到了上面。

    低头望去,却见尤二姐正附耳在墙上,试图听到外面的回应。

    他便直接跳到了尤二姐身后,笑道:“你这回倒真是与爷心心相印,我刚到了外面,你就把东西扔了出去。”

    尤二姐先是吓了一跳,待瞧清楚是孙绍宗之后,忙抚弄着胸口道:“爷快随奴去屋里吧,小心莫让人给瞧了去。”

    孙绍宗自是无可无不可,于是跟在她身后一起进了禅房,谁知那厅中却是空无一人。

    等到了里间之后,才见尤氏同继母正在床前,抖开了件软毛皮褥子,要往那乌木床上铺。

    眼见孙绍宗从外面进来,尤氏脸上腾一下子便红了,原是要把褥子展开,却偏往胸前一裹,拧麻花似的捏弄着。

    尤二姐见状,立刻上前替下了她,一边配合着母亲,尽量用那皮褥子包裹住乌木床上下,一边又叮咛道:“到底不是自家,爷待会儿千万节制些,莫把痕迹弄在旁处,尽量在这褥子上折腾便是。”

    尤母在一旁赔笑道:“老爷尽管放心,这褥子防潮隔水,倒时候咱们卷一卷拿回去洗了,保准儿没人能瞧出什么。”

    说着,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忙从怀里摸出块鸡蛋大小的香片,献宝似的放在了床头。

    “还有这玩意儿,事后点上熏一熏,莫说是庙里的尼姑,便是牵了几条好狗来,怕也闻不出什么别的。”

    其实这些事前事后的预防措施,都是孙绍宗想出来的,尤母也不过是听尤二姐复述,跑来班门弄斧罢了。

    不过眼见她如此殷勤的模样,孙绍宗自也不好点破,只是不断点头称是。

    眼见继母和妹妹说的如此自然,好像接下来二人是要坐下喝茶论道一般,尤氏哭笑不得之余,那局促不安的心思,倒也凭空消弭了几分。

    于是她渐渐的,便把目光往孙绍宗身上游移,隔着月白色的内衬,细细拂过每一块结实紧致的肌肉。

    越看越觉得心下空落落的,似是不知被饿了多久,只恨不能一下子吃个满涨,最好下半辈子都不用再想……

    “好了。”

    这时尤二姐忽然开口道:“褥子已经铺好了,我和母亲在外面守着,若是有人来就先打发了——爷有什么要同姐姐掰扯清楚的,不妨一气说个通透。”

    这通透岂是说出来的?

    眼见尤二姐作势要同母亲一气出去,孙绍宗忙横臂将她拦住,笑道:“这孤男寡女的,怎好独处一室,你且留下来在旁边伺候着就是。”

    姐妹两个在这些方面,都是极有悟性的,一听这话那还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

    虽彼此都有些羞怯与慌张,却到底不敢违了孙绍宗的意思。

    而那尤母最是看得开,二话不说,径自到了外面,将门悄无声息的关了起来。

    这下姐妹两个更是没了退路。

    正扭捏着,不知该如何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尤二姐却忽然瞧见了什么,脱口叫道:“呀!爷的手这是怎的了?!”

    说着,便忙抓了孙绍宗的手腕,放在眼前细瞧。

    眼见那掌心里红胀胀的,似是裹了半片馒头似得,不觉心疼的声音都变调了,急问究竟是怎么弄的。

    孙绍宗哪好说是胡乱逞能的结果?

    只飒然一笑道:“在将作监试兵刃时,力气稍稍用的猛了些,不碍事的。”

    说着,就待把手抽回来,尤二姐却哪里肯依,指着那皮褥子底下道:“姐姐快在那角上翻一翻,我放了两块药膏在下面。”

    “药膏?”

    孙绍宗诧异道:“你怎得还随身带了那玩意儿?”

    “还不是怕爷太……”

    尤二姐翻了个白眼,到底没把下面的话说完,又用下巴点了点姐姐道:“姐姐生的娇弱,若是不小心伤到那里,也好悄悄处置一下。”

    呃~

    孙绍宗秒懂了这话的意思,很想告诉她,其实尤氏很有容人之量,只是终究不好泄露当初的隐秘。

    眼见尤氏慌里慌张取了药膏,便要和妹妹通力协作,帮自己处置伤口,孙绍宗忙顺势将两人圈在怀中。

    一边感受着那环肥燕瘦的天壤之别,一边嬉笑道:“这节骨眼上,哪有时间上药?且等都通透了,再去管它也不迟!”

    说着,便拥着姐妹两个,直往那乌木床上走去。

    有诗云曰:

    催客闻山响,归房逐水流。

    野花丛发好,谷鸟一声幽。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