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铛~铛~

    听到那箭楼里传来示警钟声,孙绍宗心下直恨的牙都痒痒了。

    怪道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呢!

    当初听向导说,这寨门前有一条崎岖难行的羊肠小道,孙绍宗就已经尽量往困难里考虑了。

    谁承想真到了眼前,竟比想象中的还要麻烦许多!

    一脚低一脚高也还罢了,谁见过弯弯曲曲的石头路上,竟然还生有不少倒刺儿的?!

    莫说是发起冲锋,就算正常走路,都怕会一不小心栽到山脊底下去——虽说看这坡度,跌下去也未必会摔死,可要想再爬上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于是乎,原本预想中攻其不备的突袭,就这样夭折在了路上。

    孙绍宗引着十几个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汉,却只能眼睁睁瞧着,那围墙后面渐渐填满了张弓搭箭的身影。

    眼瞧那密匝匝的,少说也有上百人,孙绍宗身后的某个巡检,便忍不住屯着唾沫道:“大人,咱们是不是先退回去,从长计议一番?”

    “从长计议?”

    孙绍宗一手擎着滕盾、一手拎着擂鼓翁金锤,大步流星的向前赶了几步,头也不回的道:“眼下还有什么好计议的?左右不过是狭路相逢勇者胜罢了!”

    咄~

    话音未落,一支箭便突兀的钉在了滕盾上。

    “呜~呜呜~呜呜呜!”

    围墙上、箭楼上、寨门后面,同时爆发出了一片欢腾喝彩。

    紧接着,又有人用含糊不清的官话笑骂道:“汉狗、快滚,饶了你们!”

    孙绍宗充耳未闻一般,擎着那硕大的滕盾,继续向前逼近。

    这是他领军南下的第一战,无论如何都不能半途而废。

    既然没法按照预定计划那样,打一个漂亮的突袭战,那就干脆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正面强攻好了。

    反正早晚,都是要啃上几根硬骨头的!

    “特!”

    这时随着箭楼上一声喝令,百余只乱箭立刻雨点似的落了下来。

    但听得身前‘咄、咄’之声不绝于耳,间或还杂了些闷哼与惨叫,显然突袭的队伍中,已经有人不慎中箭。

    但孙绍宗却并未回头查看,只是默默顶着箭雨,稍稍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越是离着那寨门近了,脚下似乎越是平坦起来,但孙绍宗却并未因此放松警惕,依旧时刻注意着脚下的状况。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这乱箭之下保持冷静的,尤其周遭还时不时的,响起同伴爱好之声。

    因此在发现脚下渐趋平缓之后,几个官兵便忍不住嘶吼着展开了冲锋!

    “不要急!小心有陷……”

    “啊!”

    孙绍宗急忙提醒,却还是晚了。

    并肩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官兵,正狼奔猪突之际,忽觉脚下一绊,登时摔了滚地葫芦,还不待挣扎着爬起来,又被乱箭射成了刺猬一般,当即就没了生息。

    这几个没脑子的!

    那路上凸起的石刺,分明是乌儿寨故意留下的。

    既然前面的都设了绊子,却怎得到了最要紧的地方,反而变得平坦起来了?

    这分明就是有诈!

    不过那两人也不算白白牺牲,至少为众人探明了究竟。

    “用兵刃试探着向前!”

    孙绍宗喝令一声,顺势把擂鼓翁金锤,拐杖似的拄在身前,沿路果然又探出了几个浅浅的陷坑。

    与此同时。

    契力普看着下面那几个狼狈的官军,离着寨门越来越近,心下的惶恐却早已经丢到了爪哇国。

    如今寨子里的勇士已经到了大半,头人更是亲自带人把守在寨门两侧,莫说是十几个打头阵的汉狗,就算是后面那些一起冲上来,又能如何?

    须知道寨门后面顶着的五根原木,可不是样子货!

    也不知这些个明晃晃的铠甲,有没有自己的份……

    “给我开!”

    正贪婪的琢磨着,忽听寨门前传来一声暴喝,却原来是当先那个雄壮的汉狗,隔着丈许远,便抡圆了手里的家伙,狠狠地向着寨门砸去。

    这汉狗莫非是个憨儿?

    半寸厚的大门,再加上五根原木支着,岂是人力就能……

    轰~!!!

    震天动地的巨响,瞬间摧毁了契力普的轻蔑,同时也在那厚达半尺的寨门上,开出了个西瓜大小的窟窿!

    这……

    这怎么可能?!

    原本还人声鼎沸的寨门内外,忽然陷入了一片不可思议的死寂。

    直到……

    门前又传来了第二声巨响!

    轰~!!!

    在原本的基础上,又是一大块松木绑成的门板,被砸成了稀巴烂!

    就连顶在门后的五根原木,竟也在地上拱起几道凹槽,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阻止他、快阻止他!”

    此时乌儿寨的蛮人之中,也终于有人惊醒过来,扯着嗓子一声大吼,便扑向了那井口大小的破洞。

    更多的人被他感召,也纷纷嘶吼着扑了上去。

    然而到底该怎么阻止,又拿什么去阻止,却没有一个人能说的清楚!

    轰~!!!

    也就在这纷乱之中,第三声震天巨响又如约而至。

    无数的木片四下飞溅,首当其冲的,自然便是那些扑上前来的乌儿寨勇士们!

    当先几人,几乎个个头破血流,甚至有人被刺穿了眼睛,疼的掩面栽倒,不住在地上惨嚎滚动。

    然而此时此刻,这失明的剧痛却反倒是一种幸运。

    因为就在下一秒,孙绍宗那雄壮的身躯,便从新开的门洞里钻了进来,而他手中的兵刃,也自擂鼓翁金锤,换成了一直背在肩头的霜之哀伤!

    只是从右至左的简单一挥,那狰狞可怖的双手巨剑,便扇面似的画出了一片修罗场!

    足足四个蛮人被这一剑拦腰斩断,另外还有几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那残肢断臂、肝肠心肺,煮杂碎似的黏在一地血浆上!

    在场的众多蛮人之中,基本都参加了数月前的叛乱,更有不少人亲手屠戮过山下的汉民。

    那时面对血腥场面,他们感受到的是亢奋、是狂热、是身为强者的愉悦!

    但眼下,面对同样血腥的画面,带给他们的却是无尽的颤栗与惶恐!

    然而就如同当初,蛮人对待那些惶恐无助的汉民一样,孙绍宗与他手中的巨剑,并不会因为对方的惶恐与颤栗,停下收割生命的步伐!

    就见他踩着那残肢断臂,如虎入羊群一般,扑向了堵在门前的蛮人!

    凄厉的惨叫声。

    兵器的碰撞声。

    惶恐的尖叫声。

    愤怒的喝骂声。

    仓皇的逃奔声。

    无数的声音汇聚在一处,形成了一首屠戮的交响曲——一个人对数百人的屠戮!

    虽然有一些蛮人,试图靠着人数的优势进行反击,但事实证明,在金手指级的强大力量面前,区区十几个蛮人所能做到的,也不过就是螳臂当车罢了。

    当仅有的抵抗被荡平之后,方才还耀武扬威的蛮人,便在这疯狂的杀戮面前,化作了一群怯懦的绵羊。

    以至于外面的突击队员,自那门洞中钻进来时,便只看到了一地残尸,以及无数四散奔逃的背影!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