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晚上还有两更】

    俗话说琴由心生。

    昨晚上听到的曲子,虽然幽怨凄苦,技艺上却无甚瑕疵可言。

    然而今儿这琴声却凭空多了几分青涩,似是初学乍练不久新手一般,时不时还能闻得几声荒腔走板。

    一路将这琴声灌了满耳朵,孙绍宗便在心中,刻画出了个惶惶无依的小娘子。

    啧~

    王振那厮不会是用了什么威逼强迫的手段吧?

    这要是哭叫挣扎起来,场面岂不是尴尬的紧?

    虽说孙绍宗也没指望什么两情相悦,但要发展到霸王硬上弓的地步,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想到这里,他不觉在那门前停下了脚步,暗自琢磨着,是不是该把这荡漾的心肠收敛起来,顺势演一出英雄惜烈女的戏码。

    不过……

    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自己愿意演柳下惠,也得有人相信才行。

    一个闹不好,再传出什么柳下垂、孙不举的名头,岂不坏了自己半世英名?

    正在门外进退两难之际,那青涩的琴声却忽然停了下来。

    被那小娘子发现了?

    毕竟是一身的铠甲,举手投足就叮当乱响,被发现了也正常的紧。

    也罢~

    左右都已经被发现了,且先进去试探试探再说——要真是个强扭的瓜,说不得也就只好知难而退了。

    这般想着,孙绍宗便挑帘子进到了厅中,抬眼望向矮几后面的女子,却只见这小妇人约莫是刚刚梳洗过,头上未着钗环,一头如瀑青丝披散在肩头,与月白色的长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紧蹙着蛾眉,一手按在身前的瑶琴上,一手却举到了唇边,将跟青葱也似的指头含在口中吮吸着……

    呃~

    原来她并不是听到外面的动静,才主动停了下来,而是心不在焉之下,被琴弦伤到了手指。

    这就尴尬了。

    彼时那箐娘,也已然瞧见了全副披挂的孙绍宗。

    因入浴而红润的脸颊,先是骤然间褪去了血色,那紧抿着的红唇,也不自觉微微张开,扯出几条晶莹的银线,以及半截热腾腾的玉指。

    随即,她脸上却升腾起远胜之前的红润,慌忙将手往背后一藏,起身嗫嚅道:“民妇见过将军大人,失……失礼之处,还请将军见谅。”

    这反应……

    倒不像是被胁迫而来。

    孙绍宗心下微动,面无表情的冲她点了点头,便径自向着里间行去,边走边去解那鎏金山文甲上的锁扣。

    箐娘见状,先是有些愣怔,但眼见得孙绍宗进了里间,却也只得一咬银牙,提起月白长裙的裙角,快步跟了进去。

    到了里间,眼瞧着孙绍宗依旧在同那身盔甲做斗争,她便又默不作声的上前,伸手帮孙绍宗去解颈间的系带。

    这离得近了,才真正体会到孙绍宗的魁梧壮硕。

    箐娘在南方女子当中,也还算是高挑的,但从侧面伸手去解那系带,竟是力有未逮。

    不得已,那月白长裙里婀娜的身条,便在孙绍宗胳膊上挨挨蹭蹭的摩挲着。

    到了这等地步,其实也无需再探问什么,只消顺水推舟,共赴巫山云雨便是。

    但孙绍宗心中大定之余,却又嫌这聋夫哑妇的少了情调,于是一面任她卸甲,一面调侃道:“今晨听我那属下回禀,还当小娘子是个贞烈的,却怎得到了晚上,便行此瓜田李下之举?”

    箐娘的动作一僵,下意识的将臻首低垂,想要掩去面上的凄苦。

    不曾想两人正贴在一处,这一垂首之际,竟是把头埋进了孙绍宗胸口。

    触及到那冰凉的铠甲,她这才猛然间醒悟过来,慌忙又把头抬起,脸上却仿似被烫着了似的,红彤彤的羞不可言,那还顾得上什么苦涩?

    看她紧抿着樱唇的窘迫模样,孙绍宗只当是问不出什么来,正犹豫要不要把‘情趣’二字抛了,先解决完生理需要再说。

    谁知箐娘却忽然幽幽的叹了一声,轻启朱唇道:“大人可知,贱妾膝下也有一子?”

    这时候突然提起儿子干嘛?

    弄得孙绍宗也不禁想起了长子孙承毅,随即又想起了家中的几房妻妾。

    虽说依着时下的风气,男人外放为官,打些野食也是题中应有之义,那等守身如玉的反倒成了官场另类,为人所耻笑。

    可眼下思及家人,还是让他恍惚间生出了几分羞愧之意。

    因而对箐娘的话,一时也便没了应答。

    箐娘哪知孙绍宗心中所思所念?

    见他默然无语未曾追问,便又自顾自的倾诉道:“民妇为了大少爷奔波,甚至不惜来冒犯将军,在旁人眼里是不负恩义,便连夫人也因此对民妇大为感激,可……”

    她轻咬了一下朱唇,直压迫的那本就红嫩的唇瓣,恍似水润胭脂一般诱人,这才继续道:“可民妇想救的,其实并不是大少爷。”

    孙绍宗何等机敏?

    即便方才有些魂不守舍,此时听她所言,还是立刻恍然的点了点头道:“能推己及人、未雨绸缪,小娘子倒也是个有远见的。”

    如今这满城百姓恨屋及乌,对李家大公子袖手旁观,甚至巴不得他与父亲同赴黄泉。

    同样的情况,若是换到李家庶子头上,恐怕也是一般无二的下场。

    想到这种可能,怎不叫箐娘寝食难安?

    正是为了避免自家儿子重蹈覆辙,箐娘才会不计李夫人过往的排挤与打压,替大公子奔波求存。

    说白了,她其实就是想替自己的儿子,先趟出一条活路来!

    眼见孙绍宗一副了然的样子,箐娘又无奈的道:“虽承蒙将军援手,解了一时之危,可箐娘所虑的实是日后……”

    “因而在贵属提点之下,便希图以这蒲柳之姿,沾染些将军的虎威,也好让乡民能有所顾及,不管对我母子欺辱太甚。”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转为了苦笑:“何况擒下那努哈之前,老爷为了保住李家的富贵,已然有意让民妇屈就那蛮夷。”

    “既然屈就蛮夷都使得,如今民妇为了保存李家上下的性命,前来高攀将军虎威,想必老爷也是乐见其成的。”

    原来还有这一出。

    看来那李常顺的斩立决,还是判的轻了些,像这种把自家女人出卖给蛮夷的杂碎,合该先来个宫刑,去了他那没用的卵子。

    然后再弄个腰斩,最好是那种一刀切不死,还能写上几个‘惨’字的……

    正在心下炮制那李常顺,忽觉肩头一紧,却原来是箐娘诉完了心事,又默不作声的解开了鎏金山文甲的锁扣。

    孙绍宗配合着,让她把那铠甲卸去,又看着她略有些吃力的,将其挂在了衣架上。

    未等箐娘回头,孙绍宗突然猿臂一伸,环住了箐娘的腰肢,不由分说将她揽进了怀里。

    将满是胡茬的下巴,在她白净光洁的脸上蹭了蹭,嘿嘿笑道:“不说那些扫兴的,我方才听王振说,你要当面为我弹上去一曲?”

    虽是早有决心,但骤然间被揉进那宽广的胸膛里,箐娘还是慌的手足无措,听孙绍宗提起弹琴之事,忙顺势挣着身子道:“奴家也没别的本事,只有这琴技还算入得耳,烦请将军稍安勿躁,容我去取了琴来。”

    然而孙绍宗却哪肯放手?

    反揽的更紧了些,另一只手顺势攀将上去,只将那月白色长裙揉的贴了身,显出妇人丰熟紧致的婀娜。

    等到箐娘被撩弄的心如鹿撞,再生不出挣扎力道之际,孙绍宗又在她耳畔吐着热气笑道:“就算要弹一曲,也未必非要用到那死物件,不如小娘子与我通力协作,不假外物的弹上一曲如何?”

    箐娘恍惚间未解其意,却早被孙绍宗提起裙摆,将五根指头攀了上去……

    有词云曰: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绿腰》。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