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要凑足万字,第三更估计要1点以后了。】

    三日后。

    五溪蛮族腹地曲銘山的一处缓坡上。

    刚得了原地休息的命令,巡防营百户韩帮便寻了那平坦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直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半晌他方缓过些劲来,艰难的褪去了靴子,见脚底板上已然磨出了几个水泡,就忍不住想要咒骂几句。

    可冷不丁扫见沈炼就坐在不远处,他忙又把到了嘴边的脏话,就着浓痰一起啐了出去。

    “呸~!”

    挨个把那水泡拨弄了个遍,发现有两个已经破了皮儿,他又拿肩膀去拱一旁的张巡检,逼着对方赶紧拿出疮药,帮自己敷在脚底。

    “先别把老皮揭下来。”

    这时忽听有人提醒道:“拿跟针穿些棉线进去,把里面的水控干了,等长出新皮来再揭也不迟。”

    若是旁人听了提点,怎么也该有道个‘谢’字。

    然而韩帮这厮却素来是个拧巴的,非但不领情,反而梗着脖子骂道:“特娘的,脚长在老子身身身……”

    一个‘上’字卡在喉咙里,愣是半天都没吐出来。

    原来这厮一梗脖子,却正对上孙绍宗冷峻的目光,当即就将一身倒刺儿,统统化作了柔顺的软毛。

    急切的跳将起来,也不顾那水泡硌在石头上,满面堆笑道:“多谢大人体恤、多谢大人体恤!”

    孙绍宗却懒得再理他,往沈炼对面坐了,又示意附近的几个将官无需多礼。

    “大人。”

    王振随后赶将上来,殷勤的递上一只水囊,等孙绍宗接在手中,胡乱饮了几口,这才禀报道:“卢百户放才捉了两个舌头,听说就是纳赫兰的探子,芭稞和几个向导眼下正围着问话呢。”

    顿了顿,见孙绍宗没什么指示,他便又自顾自的道:“卑职在旁边听了几耳朵,似乎附近的蛮人也已经得了警讯,这寨子怕不是那么好打下来的。”

    乌儿寨也还罢了,瓦楞寨被官兵攻破,甚至连佟溪蛮大头领雅哈默父子,都被官军先后擒获的消息一经传开,立刻引起了各部落蛮族的警惕。

    这一路晓行夜宿,途中经过的几座山寨,都不约而同的提高了警戒,据说有的还仿效汉人,在寨门上布置了守城的器械。

    旁的也还罢了,唯独那煮沸了的金汁,却是既简便又犀利,就算是孙绍宗这等非人猛将,怕也抗不住兜头一泼之威。

    好在这次官军也携了些攻城用的火器,虽说威力不足以轰塌城门,但压制守门的蛮人,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要照我说。”

    这时韩帮忍不住插嘴道:“咱们就不该在五溪城里休整,趁着蛮子们还没反应过来,多打下几个村寨才是正理!”

    旁人听了这话,倒也还罢了,王振却是把眼一瞪,冷嘲热讽道:“这世上的事儿,要都能靠您韩百户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解决个七七八八,倒还真是简单了。”

    “你且说说,人家罗宣抚使将城防拱手相让,咱家大人又怎好说走就走?!”

    “还是说,没了咱家大人这盖世的武勇,凭你韩百户率领数百人马,就能在这大山里以多敌少、横行无忌?”

    “你怎知不……”

    韩帮梗着脖子就待反驳,可看孙绍宗也把目光投递过来,当即就又一缩脖子,再不敢多言半句。

    这厮还真是个讨人嫌的!

    孙绍宗无语的收回了目光,心想着要不是看他有一手百步穿杨的本事,正堪在这山中施展,还真该把这搅屎棍,直接扔回五溪城去。

    算了。

    还是先说正事要紧。

    他冲王振使了个眼色,王振立刻会意的取出三张简易地图,交给四下里的将官们传看。

    却见上面非但标注着,这次长途奔袭的目的地‘纳赫兰’,还在四周的道路上描画了几处关卡。

    等众人都传看的差不多了,孙绍宗这才朗声道:“大家切莫掉以轻心,这纳赫兰非是之前那两座山寨可比,乃是五溪蛮族的祖廷所在,内中驻扎的蛮人虽不足千人之众,却都是各族精挑细选换的战士。”

    “另外,根据那芭稞所言,这纳赫兰中备有三座烽火台,一旦遇袭就会同时点燃,四下里的蛮人看到烽火,则会毫不犹豫的蜂拥来援。”

    “因此咱们必须分出一部分兵力,在这曲銘山周围拦路把守,免得一时打不下这纳赫兰,反而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这些事情,其实三名百户早就耳熟能详,今次主要是传达给下面的巡检、把总。

    有了之前突袭乌儿寨、瓦楞寨的先例,大家还以为又是一场烧杀抢掠之旅呢,如今听孙绍宗把这纳赫兰的情况细细道来,众人原本还算轻松的表情,顿时凝重了不少。

    虽说官军这次进山的,足有五百之众,对方的人数似乎也比瓦楞寨要少了不少。

    但完全脱产的专业战士,与普通山民青壮,如何能混为一谈?

    何况对方还是以护卫祖灵为己任,这有了信仰加持,承受损失的能力,自然远在普通蛮人之上。

    总之,纳赫兰无疑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但若是能成功啃下来,对五溪蛮族的震慑,也比劫掠几个普通山寨,要强出十倍不止!

    毕竟纳赫兰乃是五溪蛮族共同的祖地,刨去每年一次祭祀大典不提,蛮人内部起了纷争,或是要决定什么大事,也往往会来这里请求祖灵裁断。

    数月前,那康溪蛮的大头领奎仑,也正是在这里,说服了其余四支蛮族的头领,才成功发起了叛乱。

    可惜湖广巡抚找的那几个汉人向导,对纳赫兰的事儿都是一知半解,还是那芭稞投降官军后,才将此地的重要性点了出来。

    否则的话,孙绍宗当初肯定会放弃外围的佟溪蛮,率军直捣纳赫兰!

    如今后悔是来不及了,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孙绍宗第二次进山,便选定了这纳赫兰做目标。

    将接下来官军要面对的形势,掰开揉碎了讲解了一遍,孙绍宗最后却又话锋一转,笑道:“虽都是挑选出来的,可说到底不过是一群蛮夷罢了,难道还能与咱们这些护卫天子的精锐相提并论?”

    说到这里,他猛的攥拳一挥道:“依着我的意思,就是要挑着蛮人的精锐打,才能显出咱们京营的威风!”

    众人一听这话,登时也都来了精神,纷纷鼓噪道:

    “大人说的是!”

    “咱们就算当不得五胡,抵三个蛮人总还是不成问题的!”

    “再说蛮人之中,哪有咱家大人这般盖世猛将?”

    正说笑着,冷不丁就见芭稞带着几个向导,慌里慌张的寻了过来。

    到了近前,几个向导就待七嘴八舌的说些什么,却被那芭稞伸手拦住,小心翼翼的凑到孙绍宗面前,低声耳语了几句。

    孙绍宗听完之后,却是不置可否,反而打了个手势,道:“既是情况有变,就该让弟兄们都心里有数。”

    芭稞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孙绍宗这是让自己把刚才的话转述给众人听,于是只得苦着脸道:“诸位官爷,小人刚才审问那纳赫兰的蛮子,却探听到个不利的消息。”

    短短几日功夫,这厮非但举止言谈皆是汉人模样,连这立场也完全站到了汉人这边儿,竟还学着官军叫起了蛮子。

    众人正有些忍俊不禁,却听他继续道:“就在三天前,康溪蛮的奎仑突然赶到了纳赫兰……”

    “什么?!”

    沈炼霍然起身,目光灼灼的盯着芭稞问道:“如此说来,那奎仑眼下就在纳赫兰?!”

    众人闻言,也不禁都是一阵骚动。

    这康溪蛮乃是五溪蛮族中最强大的一支,而奎仑又因为促成了叛乱,并亲率蛮人攻下了五溪城,如今俨然有成为五溪蛮人共主的声势。

    若是能将此獠擒获,这五溪蛮乱几乎就等于平定了一大半!

    这哪里有什么不利了?

    分明是就是大吉大利的好消息!

    可惜就在众人摩拳擦掌,恨不能立刻赶赴纳赫兰,生擒奎仑之际,芭稞又摊手苦笑道:“沈百户怕是白高兴了,那奎仑是因为些事情,要求助于祖灵决断,所以才去了纳赫兰——而在得到祖灵启示之后,他就立刻折回康城去了。”

    众人顿时都有些泄气。

    那康城远在深山腹地,再说那附近足足聚集着近万蛮人,也不是三五百官兵就能够打下来的。

    如此看来,倒真是个不利的消息——白白让奎仑躲过了一劫!

    谁知就在众人失望之际,那芭稞又给大家添了些堵。

    “那奎仑是走了,但他走之前听说了佟溪蛮的事儿,特地把身边的三百亲卫留在了纳赫兰!”

    “这三百亲卫皆是康溪蛮中的精锐,据说多有甲胄在身——那领头的哈萨姆,更是号称五溪第一勇士,据说曾徒手扼杀过一只猛虎!”

    这番话说完,周遭顿时安静了不少。

    且不说什么五溪第一勇士,单这三百精锐,就使得纳赫兰的实力陡增,妥妥的突破了千人之众。

    至于甲胄什么的,不消说,肯定是从官军或者府库里缴获的。

    而这又进一步抵消了官军的优势。

    “哈哈哈……”

    就在众人愁眉不展之际,孙绍宗却忽然爽朗的大笑起来。

    等到众人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身上,他才停住了笑声,哂道:“你等只看到了不利之处,却怎得看不到有利的地方?”

    “原本那纳赫兰里的蛮人,皆是为祖灵而战,互相之间并无什么统属,反倒因此少了可以针对的要害、关键。”

    “偏偏那奎仑画蛇添足,非要留下什么护卫,更有个什么五溪第一勇士。”

    “如此一来,蛮人必然会以这哈萨姆为主,届时只需先将这哈萨姆斩杀,纳赫兰必然军心大乱!”

    “所以在本官看来,纳赫兰的势力非但没有增强,反而是多了个插标卖首的把柄!”

    “诸君!”

    说着,他环视了周遭一圈,断然道:“且随我去称量称量,看那蛮人第一勇士的头颅,究竟与别的蛮人有何不同!”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