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弯曲曲的土路,岑差不齐的门户。

    论构造虽称不上千篇一律,落入眼底的,却尽是斑驳与落寞。

    西便门左近这片贫民窟,孙绍宗足有两年没来过了,如今旧地重游,却着实没看出什么变化。

    看来贾雨村那些为人称道的政绩,并没有惠及此处。

    这倒也可以理解,贾雨村重点照顾的对象,主要是城里的中上阶层;次要关注的对象,则是那些没有立锥之地的赤贫流民。

    相对而言,贫民窟这些接近地层,却勉强能够养家糊口的,反而成了被忽视的群体。

    “大人!”

    正评价着贾雨村的政绩,前面带路的龙禁卫,在马上左顾右盼了许久,终于指着其中一个小巷叫道:“就是这里了!”

    孙绍宗自车窗向外往去,就见哪不足丈许宽的巷子口,竟还竖着个寸许高的小石碑。

    啧~

    竟还是位举人的故居。

    这是京中流行的习俗,若是那家寒门出了贵子,举家搬迁的同时,都会在门前立下碑文铭记。

    这倒不是刻意显摆,而是要钉住自家的文气,免得没人‘看管’之下,胡乱流窜到别家。

    按说这等‘贵人故居’,一般是不会外租,或者出售给旁人——而凶手又不太可能,会专门选在自家祖宅里作案。

    不过稍稍离得近了,孙绍宗便又释然了,因为瞧那石碑残破的模样,怕都未必是本朝的举人——若是富不过三代,祖宅流落到外人之手,也便再正常不过了。

    闲话少提。

    没等马车在巷子口停稳,早有赵无畏带着几个差役从里面迎了出来,老爷、大人的叫着。

    孙绍宗下了马车,见有幸跟在赵无畏身边的,都是些熟面孔,便挨个点出了名姓,这才在众人受宠若惊的簇拥下,进到了巷子里面。

    “现场勘查的如何了。”

    “回禀大人。”

    赵无畏斜着肩膀,恭声道:“里里外外都查了几遍,后门是锁死的,看样子至少有几个月没人从那里进出过,墙上也只有咱们留下的痕迹。”

    “基本可以断定,魏守根被杀时,凶手并不在现场……”

    旁人倒没怎的,柳湘莲却是忍不住质疑道:“凶手不在现场,又怎么能杀掉魏守根?难道你想说是他自寻短见?”

    赵无畏刚要解释,一旁的王振便抢着道:“约莫是提前布置了陷阱。”

    “没错。”

    赵无畏接茬道:“魏守根身边散落着几件衣服,以及一个敞开的藤条箱子——根据仵作老徐的勘验,他应该是被箱中暗藏着的某种毒虫咬死的。”

    “仵作老徐?”

    孙绍宗脚步一顿,诧异道:“他不是不习惯出现场么?”

    赵无畏笑道:“被通判大人威逼利诱了几回,也就变得习惯了。”

    这仵作老徐的验尸功底,孙绍宗还是信得过的,如此一来倒少了他许多麻烦。

    一行人前呼后拥的进了院里,就见四下里空荡荡,也没什么摆设。

    孙绍宗顺势问道:“房主是谁,查清楚没有?”

    “查是查清楚了,可那房主早几个月,就举家搬去了津门府,只知道他临走前把老宅租给了别人,却没人知道究竟是谁租下的。”

    几个月前租出去的?

    当时张彪可还好端端的,事情也没有要曝光的迹象——看来这院子,原本应该还有些其它用途才对。

    这般想着,便已经进到了堂屋里面。

    却见那屋里也是一览无余,仵作老徐正在面无表情的,在一具扭曲的尸首前擦拭着器械。

    见孙绍宗从外面进来,他才挤出些笑容,躬身施礼。

    孙绍宗把手一摆:“废话少说,先说说验尸的结果吧。”

    这等直来直去的,最对老徐的胃口,他当即也把笑容收敛了,指着地上的尸身解说道:“大人请看,尸体的右手明显肿胀,手背上有丘疹状的红斑,靠近中指地步的地方,有一部分肌肤呈现类似烧伤未愈的模样,但却找不到明显的伤口。”

    “以属下推断,死者应当是被针状的细小物体,刺入中指根部,并注入了毒液,而后又因皮肉抽搐收缩,彻底遮蔽了伤处——而毒液造成的窒息,应该就是他死亡的主要原因。”

    “因为四周并无什么蛇行痕迹,故而我便推断,那隐藏在箱子里的,可能是某种毒虫。”

    魏守根的尸体,是佝偻成S型,侧趴在地上的,左手死死掐住右手的小臂,约莫是想阻止毒性蔓延,却最终徒劳无功。

    孙绍宗一面听老徐讲解,一面俯下身去看魏守根手背上的红斑、死皮,不经意间对上了魏守根的面孔,不禁下意识的‘咦’了一声。

    他当然没有忘记,那日去大兴县衙撞见的‘冒失鬼’……

    不对!

    如今想来,不难推断出魏守根是有意为之的假设;而王谦那过于倨傲的回应,怕也和这厮脱不开干系。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莫非是以为,张彪之死同他们私底下的勾当有关,所以生怕自己插手?

    “除此之外,死者背上还有些较为新鲜的烫伤。”

    老徐嘴里依旧解说着,顺势却递给孙绍宗两根银筷子。

    孙绍宗也不问他怎么用,轻车熟路的把那筷子往死者背上划拉了几下,便撩开了里外四层衣服,露出背部的皮肉来。

    却原来那死者背部中央的位置,早被剪刀剪开了一条豁口。

    “这些灼伤……”

    孙绍宗打量着魏守根背上,那几处梅花也似的烫伤痕迹,口中喃喃道:“似乎是某种仪式留下的痕迹。”

    “不错,小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老徐点了点头,旁边的柳湘莲、王振等人,却都有些莫名其妙,时下梅花形的铁器并不少见,怎得就能断定是在进行仪式呢?

    旁人不好插嘴,柳湘莲却是没多少忌讳:“二哥,你们怎么就能确定,这是某种仪式留下的?”

    “简单的很。”

    孙绍宗指着那些梅花痕迹,道:“你仔细瞧,这些痕迹其实印的不深,但看上去却十分的均匀,若是非自愿的情况下,断不会如此。”

    “这又是为何?”

    柳湘莲还是不明所以,甚至是更糊涂了。

    孙绍宗无奈的叹了口气,向一旁的赵无畏讨了火折子,吹着了往柳湘莲脸上缓缓印去。

    柳湘莲急忙闪开,口中叫道:“二哥,你这是做什么?!”

    “你知道躲闪,他难道就不知道?”

    孙绍宗伸手一指魏守根:“若是用力烙印上去也还罢了,这般浅浅的一层,只要稍有挣扎就会糊掉,如今这般清晰,必然是自愿承受。”

    “而若只是为了做个记号,也不必一次烫这许多——因此我才推断,这必然是在魏守根自愿的情况下,进行某种仪式的痕迹。”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