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就在邢岫烟左右为难之际,外面廊下却早有人听了个真切。

    这人自然正是鸳鸯,她方才见这主仆二人,似都有隐瞒之处——尤其那坠儿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虽不好细问究竟,却终究是放心不下。

    于是出门行了几步,一咬银牙便又折回来躲在窗外廊下,正好将主仆两个的对话收入耳中。

    等听明白前因后果,鸳鸯暗自斟酌了片刻,便又悄没声的出了院门,一路沉吟着径往贾迎春院中行去。

    因心里存着事儿,没留神险些与迎面赶来的晴雯撞个满怀,她这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晴雯便半真半假的啐了一口:“呸~这是怎得了?大白天就丢了魂魄似的乱撞。”

    鸳鸯此时却无心同她斗嘴,略一犹豫,便将晴雯扯到了角落里,把方才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晴雯素来个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听那坠儿竟如此猖狂,立刻没口子的骂道:“好个没脸子的小娼妇!当初我就瞧她是个刁滑的,不曾想竟还生了一身的贼骨头!”

    当初这坠儿的母亲,还想着把她送到宝玉身边伺候来着,走的正是袭人、晴雯的门路。

    原本袭人已经允了,谁知正赶上宝玉查账,两人都被家人牵连着吃了挂落,后来虽被宽恕了,可到底不好再往屋里引人。

    于是这坠儿便分派到了邢夫人身边。

    故而晴雯对这丫头,倒也还算是有些印象。

    随即晴雯又忍不住埋怨:“你既知她是个欺主的刁奴、养不熟的家贼,怎得不闯进去责骂几句,也好替那邢姑娘讨个公道!”

    鸳鸯无奈道:“你这急惊风想的倒简单,她能说出‘拿贼拿赃’的说辞,想来早就钗头藏稳妥了,我若是贸然闯进去,最后却拿捏不住她,岂不更令邢姑娘难做?”

    晴雯一想也是,邢岫烟没有在鸳鸯面前点破此事,明显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到尽人皆知。

    可若不把事情闹大,依着那坠儿如今的嘴脸,金步摇却如何讨要的回来?

    总之,这事情说来不大,可要想刀切豆腐两面光,却着实不怎么容易。

    于是两人相顾无言,都是愁眉不展,

    其实这事儿和她二人关系不大,若是冷心冷面的,说不得也便任凭邢岫烟吃暗亏了。

    可晴雯与鸳鸯,却哪里是这等性情的人?

    尤其这几日相处,邢岫烟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的态度,也是颇合二人的脾性。

    聚在一起商量了许久,两人终于拿定了主意:这事儿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摆平,怕也只有借助‘鬼神之力’了。

    好在这‘鬼神之力’,孙府之中却是不缺的。

    于是两人又仔细忖量了,确认计划有七八成把握之后,这才各自分头行事。

    …………

    孙府的梅园,是今年春天才改建的,那几十株梅花,自也是春夏之交,才移载过来的,因而至今从未展露过颜色。

    可巧今儿一早,就听看守园子的婆子来禀,说是有几株虎蹄梅已然提前绽放,又满嘴跑马的胡扯,把那黄中带姿的花骨朵,同什么祥瑞挂上了钩。

    这才引得贾迎春起了兴致,邀约着邢岫烟、阮蓉等人一起过来吃茶赏花。

    却说邢岫烟失了金步摇,自不好再提归还首饰的事儿,于是拣选了半副首饰装扮上——瞧着虽不如整副头面齐整,却反显出些俏皮、素净来。

    再加上她言谈举止间,没有半点勉强之色,莫说是贾迎春阮蓉几个,便是知根知跟的鸳鸯,竟也不瞧不出半点破绽。

    正暗中对邢岫烟的沉稳啧啧称奇,把守花园的婆子,忽又上前禀报,说是坠儿的母亲找上门来,要同女儿说话。

    鸳鸯听了这话,便先一步出了园子。

    却说那坠儿听闻母亲登门,倒也并不以为奇,只以为她是来探听后事的——毕竟昨天傍晚,坠儿正是借助母亲探访的时机,把那金步摇夹带了出去。

    于是她也没多想,装模作样的向邢岫烟高了假,便径往前院去寻母亲。

    谁知刚出了花园没多远,就听得前面风声大作,却偏又不见那大风扑面而来。

    坠儿心下好奇,紧赶几步出了三门夹道,却见那庭院正中,一条雄壮如山岳的身影,正将一柄形貌狰狞的双手巨剑,耍的水泼不进!

    而那呼呼作响的动静,正是巨剑破空之声!

    这般威仪,坠儿在荣国府里几曾见过?

    当下直看的目眩神迷,心道怪不得这孙大人,被称做神鬼莫敌——那偌大的怪剑被他抡起来,就算是佛陀当面,怕也抵挡不了几剑。

    正不转眼的打量着,冷不防几声议论忽然传入耳中。

    “二爷这是怎得了?舞剑也就罢了,怎还开了额头的血目?这……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听那声音,却竟是鸳鸯在说话。

    不过坠儿听了这话,却哪还顾得管什么鸳鸯?

    忙踮着脚仔细打量,果然发现孙绍宗眉心处,正竖着一只殷红的血目。

    她哪知这是气血上冲所致?

    当下就想起了种种传闻,一时腿肚子都有些软了。

    正要赶紧绕开此处,免得被殃及池鱼,却忽又听人愤愤道:“可说呢,二爷原本好好的,那只血目也不知怎的,竟被歹人身上散发的邪气给惊动了!”

    这回发话的,却分明是晴雯。

    “嗐!”

    鸳鸯吃惊的叫道:“咱们府里怎么会有歹人的邪气?!”

    “谁知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来咱家兴风作浪?就算不怕被官府拿住问罪,难道还不惧死后被二爷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永不超生么?”

    晴雯顿了顿,又道:“二爷也觉着,咱们府里不可能有人如此胆大包天,琢磨着兴许是过路的歹人——所以才演练剑术压一压身上的血气,若是晚上还能感应到那股邪气,才要在咱们府里仔细搜捡!”

    一番话,只听的那坠儿心惊肉跳。

    暗自琢磨着,这冲撞了孙二爷血目的邪气,莫非便应在自己身上?

    心虚之下,她再看那血目时,便觉愈发狰狞可怖起来,顾盼间,更似是隐隐瞧向了自己这边儿!

    当下坠儿直惊的肝胆欲裂,转头奔出百余步远,方才心有余悸的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鸳鸯、晴雯却是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了她原本立足的地方。

    晴雯纠结道:“你说她会不会把那钗头还来?”

    “说不准。”

    鸳鸯摇了摇头,苦笑道:“咱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能不能成,还要看邢姑娘的运道。”

    正说着,冷不防回廊往忽有人一人问道:“如此说来,方才那个做贼心虚的,便是邢姑娘的贴身丫鬟?”

    二女皆是吓了一跳,循声望去,才发现孙绍宗不知何时已然收招定式,正拎着‘霜之哀伤’打量她二人。

    鸳鸯和晴雯忙喊了声二爷,却支支吾吾的,不知该不该透露邢岫烟的事情。

    “爹爹舞剑!爹爹快舞剑!”

    “爹爹剑!”

    这时不远处两个稚嫩的声音,忽然接连鼓噪起来。

    却原来晴雯和鸳鸯定下狐假虎威的计划之后,并未直接寻孙绍宗分说,而是借了两个小家伙的名头,让孙绍宗在此舞剑。

    不过孙绍宗何等精明?

    一早就瞧出是有人怂恿的,方才边舞剑边观察着周遭的情势,故而才能及时凑上来,堪堪听了个尾巴。

    见两个小的齐声吆喝,孙绍宗无奈的把那大剑往肩头一抗,吩咐道:“我眼下没工夫同你们理论,且等把两个小祖宗哄欢喜了,再听你们究竟弄的什么鬼。”

    说着,便又到了当中摆开架势,虎虎生风的挥斥起来。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