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将近。

    车轮碾在尺许深的积雪里,发出吱吱嘎嘎的脆响。

    孙绍宗揣着手炉,仰躺在车厢里,咂摸着方才同陈行之的对话,心理委实不知是什么滋味。

    保下苏行方的妻儿,出乎意料的容易。

    但其间的过程,却让孙绍宗颇为无语。

    当时孙绍宗拐弯抹角的,提起苏行方的妻儿,原是想先探一探陈行之的口风,再确定该如何分说。

    谁知这试探的话,都还没说全,陈行之就一脸猥琐的表示:那苏家小娘子,的确是个好颜色的。

    特娘的!

    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当下孙绍宗就恼了,一咬牙一瞪眼,然后来了个直接默认——再怎么着,先把人救下总不会有错。

    再然后,苏行方的妻儿就被留在了大理寺,只等文书在教坊司走一遭,就能以官卖奴婢的名义正式纳入孙府。

    单论结果,其实还是可以接受的。

    可这过程……

    算了,过程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已经完成了约定。

    至于要不要‘汝妻子,吾养之’,就看那苏家娘子如何抉择了。

    “吁~!”

    正思量着,就听前面张成忽然来了个‘急刹车’,虽说马车速度不快,却还是在雪上划出老远,才堪堪停了下来。

    “怎得了?”

    孙绍宗挑开车帘,探头向外望去,却见前面不远处横着辆马车,车上一个俊俏的公子哥,正抄着手满脸的无奈与尴尬,却不是贾宝玉还能是哪个?

    此地离着孙府不远,贾宝玉会出现在这里,十有八九是去自家。

    可他这横在半路上,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有什么隐秘,不敢去衙门或者家里分说,所以才在必经之路上等着?

    可他一个半大小子,能有什么天大的隐秘?

    除非……

    事关德妃娘娘!

    心下提高了警惕,孙绍宗抓着车厢跳下了马车,踩着积雪一边迎上去,一边疑惑的探问道:“宝兄弟,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宝玉回头见是孙绍宗,脸上却是愈发尴尬起来,急忙也从车上跳下来,却不慎险些摔个仰倒。

    他手忙脚乱的稳住身形,正待上前见礼,斜后方忽有个几个小厮吵吵嚷嚷,七手八脚的从巷子里抬出个人来。

    “放、放开老子!老子……老子是荣国府的……荣国府的舅爷!谁敢、谁敢……”

    等离得近了看个真切,那人赫然正是邢忠。

    “这是……”

    孙绍宗点指着他,满面的疑惑。

    按理说,就算邢忠在外面闹出什么来,也该是大房处置才对,却怎会轮到贾宝玉出头?

    宝玉无奈的解释道:“方才正欲寻哥哥商量一件要紧事,半路上忽然听到有人大喊什么荣国府的舅爷,小弟让李贵进去一瞧,却原来是邢家舅舅喝得大醉,却一时找不到钱袋,于是同那店家撕扯起来。”

    “我原是想派人送他回府,哪成想他死活不肯上车,趁着下人们一个不注意,就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巷子里。”

    孙绍宗一边听他解释,一边扫量着那醉醺醺的邢忠。

    他以往也经常感慨,自己穿越以来日渐堕落,但和这位邢大舅相比,怕还算是意志坚定的了。

    月前见到他时,还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小商贩,可不过裁短短十数日,就自姐夫贾赦那里,学了一身的纨绔秉性。

    偏这么个东西,却生出个秀外慧中的女儿来——这算不算基因突变呢?

    唏嘘感叹过后,孙绍宗也就将邢大舅的事儿,先行抛诸脑后,继续追问道:“你说有要紧事,想跟我商量?却不知究竟是什么要紧事,不会是你家里又……”

    “硬要说是家事也成,不过……”

    贾宝一脸的欲言又止,好半晌才叹了口气,回头招呼道:“琪官,你先下来见过孙二哥吧。”

    琪官?

    孙绍宗抬眼望去,就见那车帘一挑,自里面探出张白皙的瓜子脸,却正是忠顺王的爱宠蒋玉菡!

    “蒋班主?”

    孙绍宗斜了宝玉一眼,皱眉道:“你不是已经同宝玉断绝往来了么?现如今怎得又……”

    要不说物是人非呢。

    当初孙绍宗碍于忠顺王,对他的面首蒋玉菡,也是礼敬有加。

    可现如今孙家兄弟先后立功,又已然同忠顺王翻脸,这态度自然就大不如前了——说到底,孙绍宗对这等出卖色相的男人,一直就存着歧视的心思。

    倒是宝玉听他口气不善,忙遮拦道:“二哥莫要误会,琪官这次却是被逼无……”

    他想说‘被逼无奈’,可转念一想,似乎又不太贴切,于是又临时改口道:“他这次是终于挣脱了囚笼,再不用担心王爷责问了。”

    挣脱了囚笼?

    这又是怎么个意思?

    孙绍宗还待细问,那边厢邢大舅却又闹腾起来,将荣国府的奴才,当成了酒家派来的打手,颠颠倒倒的耍起了醉拳,一时竟无人能靠近他左右。

    眼见得四下里,围拢上来不少看热闹的,孙绍宗也只得收住了话头,回头吩咐一声,让张成取了平时暖身子用的烈酒,兜头给那邢忠灌了半葫芦。

    当下那醉猫就彻底实了,躺在马车上鼾声如雷。

    “走吧,先到我府上再说。”

    …………

    一路无话,却是到了孙府,先把那邢忠安排到了客房之中——再怎么说,也算是贾迎春名义上的舅舅,自然不好太过慢待了。

    等把他安置下,孙绍宗又同贾宝玉、蒋雨涵两个,在前厅里分宾主落座,这才继续方才的话题。

    “你说蒋班主挣脱了囚笼,再不用担心王爷责罚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

    贾宝玉看看蒋玉菡,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倒是蒋玉菡颇为坦荡,拱手笑道:“实不相瞒,王爷已经把我送给了宝公子,以后琪官是生是死,全凭他一人做主。”

    忠顺王竟然舍得把他送给贾宝玉?

    这还真是……

    嗯~

    仔细想想,倒也合情合理。

    忠顺王近年来虽未彻底失宠,权势却大不如前——尤其刚刚闹出剜心一案,就算皇帝肯替他遮掩,圣眷怕也会因此再打些折扣。

    而贾迎春如今怀有身孕,又因为方士的言论,不少人笃信必是一名皇子。

    这一升一降,高低贵贱之势逆转,忠顺王会放下架子,弥补当年同荣国府的龃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

    孙绍宗皱眉道:“当初周谟上门讨人,你家闹的鸡飞狗跳,家中长辈恐怕未必能够忘怀。”

    说着,扫了蒋玉菡一眼。

    依照孙绍宗对王夫人、贾母的了解,这两人是绝不会容许蒋玉菡入府,带坏自家儿孙的。

    “正因如此。”

    却见贾宝玉长身而起,对着孙绍宗一躬到底:“我才特得前来,求二哥帮着拿个主意!”

    说是帮着拿主意,可他那一脸期盼,却分明是……

    “怎么?难道你是想让我收留蒋班主?!”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