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更,睡觉。】

    一夜大雪纷纷。

    直至天亮也不过稍稍减弱,并未真个守得云开见月明。

    但那稀稀落落的雪花,显然已经挡不住,早就按捺多时的少年男女了——薛姨妈还未从床上起身,就听得外面银铃也似的笑闹声不绝于耳。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身旁,却见李纨的被褥已然叠的整整齐齐,显然早就已经起身了。

    这样也好。

    薛姨妈暗暗舒了一口气,昨晚上辗转反侧到后半夜,她却是越发没把握,应对李纨那些歪理邪说了。

    处于某种难明的心思,她并未扬声招呼下人,而是默默的起身穿戴洗漱,可闹出的动静,还是惊动了外面当值的素云。

    于是便在素云的服侍下简单梳洗了,又坐到了到梳妆台前。

    眼见那铜镜上方,又镶了个鹅卵大小的玻璃镜,薛姨妈忍不住把眉眼凑了上去,细瞧那镜中的影像。

    即便离着近了,她眼角也不过显出几道淡淡的细纹而已。

    可薛姨妈却忍不住看了又看,越看越觉得辛酸,似乎那一条条细如毛发的纹路,其实是狰狞可怖的伤疤一样。

    此时又是一阵欢快的笑声,自窗外传了进来。

    那声音娇憨清脆,听着便似有青春气息扑面而来,可眼下落在薛姨妈耳中,却生生冒出些刺耳的味道。

    她身手抚弄着眼角的细纹,愈发的惆怅难解,冷不丁的,李纨昨晚那些话语,又似在心中回响起来。

    自己会后悔么?

    薛姨妈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坚决否认,毕竟她原本心中最惦念的,就是能够怡儿弄孙,享受天伦之乐。

    可是……

    真的不会后悔吗?

    脑海中不自觉的,闪过王夫人平日的影像。

    说到怡儿弄孙,自家这位姐姐明显已经达到了,可是……她真的已经满足了吗?

    即便是最疼爱的宝玉就在身边,即便是兰哥儿跟从名师,眼见得又是个读书种子,然而自家这位姐姐却又何曾真个开怀过?

    萦绕她心间,始终还是姐夫贾政!

    哪怕她平日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做为她最亲近的姐妹,又怎不知她每每午夜梦回的时候,总会咬牙切齿念及赵姨娘的名姓?

    真不要说起来,姐夫贾政虽然称不起长情,可也曾与姐姐恩爱长达十几年之久,比起自己仅有七年,还聚少离多的日子,也不知强出多少。

    然而即便是这样,姐姐也依旧是满怀怨念,满心都想回到曾经的影日。

    而自己呢?

    自己怕是连那死鬼的相貌,都快记不得了吧?

    “哪怕只有一回,让自己钟意的男人,一个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男人,填上那空落落的……”

    李纨被打断的那句歪理邪说,在心底是越发的清晰了。

    随着这段话不断回响,似乎有什么被封印许久的东西,正自薛姨妈心底破茧而出。

    “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

    她下意识的呢喃着,伸手攥住了胸前颇大的良心。

    “见过二爷、见过宝舅爷。”

    忽地,窗外传来了一串见礼声,薛姨妈心头微微一颤,下意识的站起身来,不过回首对上素云诧异的目光,却忙又坐了回去。

    拼命压抑着,却还是免不得臊了个面红耳赤。

    自己刚才究竟在想什么?

    真是荒唐死了!

    尴尬的拿起粉盒,遮掩着脸上的异样,但脸上的一样能够遮掩,心头升起的波澜,却又拿什么去抹平?

    眼见再这样下去,真不知要在人前露出什么来,薛姨妈忙忍着噗通乱跳的心思,挥退了身旁的素云。

    可独处之后,她虽然松了一口气,方才压下的荒唐心思,却也随着噗通乱跳的心肝,一起涌了出来。

    “哪怕只有一回……”

    “一个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男人……”

    “年华不再……”

    “你会不会后悔?”

    心头一声声的回响,似是魔鬼的诱惑,又像是无尽的拷问。

    薛姨妈再次轻触着眼角的细纹,一股时不我待的危机感,渐渐参杂了进来。

    转过年,自己就三十七岁了。

    这般年纪的妇人,即便再怎么保养,又还能有多少青春可言?

    说不准几场风雪下来,便要开始形容枯槁了。

    原本她虽对李纨颇为同情,却也不齿她自轻自贱的举动。

    可此时回想起隔墙听到的动静,再想想李纨那迷离眷恋的神情,悄无声息的,竟生出些嫉妒心思来。

    同样是寡居多年的妇人,自己小心翼翼的不敢越雷池一步,而她不但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还继续保持着名誉与地位。

    如果自己不揭穿的话,她或许还会这样持续许久,直到年华不再,再带着‘充实’的窃喜,去怡儿弄孙享受天伦之乐。

    凭什么?

    都是寡居的妇人,凭什么只有她可以这样?!

    惶恐、不齿、嫉妒、躁动……

    各种情绪纷杂而至,在薛姨妈心里似是开了锅一般翻腾。

    直到院子外面,再次响起男人的言语声,薛姨妈才猛地惊醒过来。

    她略略迟疑,便径自到了窗前,悄悄推开一丝缝隙,凑上去向外窥探着。

    院子里交谈的两个男子,自然是孙绍宗与贾宝玉。

    因隔着有些远,两人说话的嗓音又不大,薛姨妈听不到他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不过她也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就是了。

    薛姨妈的目光先是充满怀疑的,落在了侄儿宝玉头上,揣度了一番他究竟是不是奸夫之后,便又转移到了孙绍宗身上。

    那高大魁梧的身形,略有些凶恶的眉眼,让薛姨妈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当初那座密林之中。

    每每想起,就会羞窘不已的情景,此刻却仿佛染上了别的味道,就像是酸涩中杂了一丝甘甜。

    偏那一丝丝甜味,便勾的人不住往下深挖。

    若当时……

    自己和那孙二郎并未分头离开,又会发生些什么呢?

    这般想着,脑海中却是数年前初见孙绍宗时,他那无礼的目光……

    是了,他大约是会做出些什么来的!

    薛姨妈愈发的恍惚了,鼻息粗重面色酡红,当日在林中的记忆,却似乎与昨日隔墙所闻,生出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勾连。

    就好像后者是前者的延续,而她也不再是隔墙的旁听者,而是和一个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

    “姨母在看什么?”

    就在那幻想不可自拔的,滑向爱欲纠缠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自薛姨妈身后响起。

    薛姨妈霍然回首,却不是李纨还能是哪个?

章节目录

红楼名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悬疑推理侦探惊悚小说推荐排行榜免费在线阅读_悬疑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嗷世巅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嗷世巅锋并收藏红楼名侦探最新章节